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第二章 地府奇遇 (大叔以书会友)

这身影却是石天生的魂魄,石天生看着自己的尸体,确定自己已经死去,泪水不禁潸然而下,注目望向北归的金兵队伍,愤怒不已,想要迈步去追赶时,顿觉项颈一紧,压迫和窒息感窜至全身,面部不禁扭曲,五官汇聚,随即双手摸向项颈,但觉双手触碰之时冰冷异常,不由转动眼珠向下看去,却见是一条锁链锁住了自己的项颈。

石天生下意识的用双手抓住铁链,用力外掰,铁链却也毫丝不动,兀自紧锁。

此时,石天生又觉项颈一紧,待要转身回望之时,铁链却突然向前拉动,石天生也不由自主的跟随向后退去,片刻之后,铁链向前拉动变急,石天生也跟随着越退越快,又过一时,石天生迫不得已向后退跑起来。

少刻,来到一阴暗之地,铁链停止拉动,石天生也跟随停了下来,只觉项颈上的铁链也松了些许,双手抓住项颈上的铁链,用力向外掰动些许,转头望去,霎时全身阴凉,不禁打了个冷颤。

映于石天生眼帘的是一斗拱交错,黑瓦盖顶的门庭,‘鬼门关’三个黑字深刻在中间。

移目看向牵扯铁链之人,也是只能看见背影,却看不到面容,却见头上戴着一顶黑帽,全身黑衣,又见黑衣人旁边并排站着一头戴白帽,全身白衣之人。

石天生寻思:“莫非我现在到了地府中,前面这两位也必定不是人,想必是人们常说的黑白无常是了。只以为这一切都是神话,却不知,人死后,这些却也都是真实的。”

想到这里,又想到刚才的杀身之仇,又寻思:“我倘若现在不报杀身之仇,待得投胎转世以后必是不能在报的。”

寻思完,紧要嘴唇,双手握住铁链,用力外掰,头顺势从链套中滑了下去。

铁链落地,黑白无常微微转身,见石天生向前迅疾跑动,白无常随即飞身到石天生面前。

白无常诡异笑道:“你这要去哪里?”

石天生但觉黑无常阴森恐怖,只是此时内心被仇恨蒙蔽,却也并不畏惧,愤然道:“当然要去报杀身之仇。”

黑无常在其身后,讪笑道:“你已经死了,魂魄自然不能在人间逗留太久,只怕你到时错过投胎转世时间,一辈子要在地府中做那孤魂野鬼。”

白无常讥讽道:“那道也未必,不在地府中做孤魂野鬼,倒也可以入魔界做魔头,只是他不知魔界入口是入不得魔界的。”

白无常说完哈哈大笑,黑无常也随即大笑道:“就算他知晓魔界入口做了魔头,也不定比做孤魂野鬼要好的。”

石天生未顾他们言语,只顾纵身向前奔去,白无常左手瞬时抓住石天生手腕,向后一甩,石天生凌空旋身向黑无常而去。

待到黑无常面前之时,黑无常左手手腕一转顺势一接,石天生缓缓落地,脑中眩晕,脚下步法踉跄,黑无常大笑一声,迅疾又用锁链套在石天生的项颈上。

石天生只见豪无反抗之力,便只有跟随他们进入门庭,向前走动一时后,又经过了黄泉路,见了彼岸花后进入一狭小的走廊里。

石天生但见走廊两旁设有大大小小的暗房,从中传出一阵阵悲叫声,声音凄惨,听闻后顿觉头皮发麻,不禁又打了一个冷颤。

穿过走廊,又见一大厅,厅上方木匾上写着‘阎王殿’,石天生放眼望去,只见大厅最里端正中央摆放着一个判官桌,桌上趴着一戴判官帽,黑面黑皮肤之人,双眼紧闭,嘴里打着鼾声,胡须在鼾声一起一落间飘荡着。

石天生寻思:“这必定就是阎王了,听说阎王有审判人生前的行为并给予相应的赏罚之责,我在战场上杀人如麻,却也不知会是怎般定夺?”

黑白无常押解着石天生,却也不叫醒阎王,只是静静的在殿下守候着。

阎王兀自打着呼噜,口水顺着嘴角流下,偶尔嘴唇吧嗒几下,眼角微微上扬,像是做了个美梦。

这时,欢跳着进入一个瘦矮的小鬼,到得黑白无常面前之时翻了一下白眼,做了一个鬼脸,又望向石天生,也做了一个鬼脸,然后微微收面,径直向阎王走去。

黑无常轻声骂道:“马屁鬼果真是马屁鬼。”

马屁鬼走到阎王身旁,轻轻摇晃了几下阎王的肩膀,道:“阎王,石天生已经带到。”

阎王慢慢的眯缝起双眼,睡眼朦胧,惺忪的扫射了一眼李云飞,微微晃头问道:“你是石天生?”

石天生方才只想报杀神之仇,心中也并不畏惧,但此时却也生胆怯,颤抖着挤出了一个“是”字。

阎王已然清醒,又问道:“你已来了多久?”

石天生略显茫然,回了回神,脱口道:“刚刚到来。”

阎王道:“你前生所做之事,我也是全都知晓的,你虽然忠心为君,却是遇到了昏君,才导致如此下场,你的品性也是很好,前生并无做过大罪大恶之事,虽然战场上杀人如麻,但两国交战之事,各为其主其国尽责,地府也不会去记在那大罪大恶之中,所以你必然要投胎转世,不须停留在地府接受十八层地狱的煎熬,所以快快投胎转世去吧。”

阎王查看着投胎簿,提起笔在其上写着,石天生见笔势却也是写着自己的名字,对着马屁鬼招了招手。

马屁鬼蹑手蹑脚的走到阎王面前,阎王递过转世指令符,说道:“拿着我的指令,到奈何桥找孟婆,让她安排石天生投胎。”

马屁鬼接过后谄媚道:“是。阎王你也该休息下了,地府之事还要仰仗你,总不能劳累了身体才好。”

阎王微笑着点了点头。

马屁鬼连拉带拽的把石天生拖到了奈何桥,却见孟婆在‘奈何亭’外蹲身用嘴使劲的吹着炉火,炉火却是不旺,然后微锁眉头用扇子大幅度猛烈的扇着,可是炉火依然不旺,孟婆站立起身,把扇子狠狠的扔在了地上。

马屁鬼拉着石天生到孟婆面前,道:“孟婆,阎王又让我给你送转世鬼来了。”

马屁鬼说完,把指令符递给孟婆,然后转身离去。

孟婆看过指令符后,凝视着石天生,喃喃说道:“石天生,难怪身上有如此强烈的怒火。”

石天生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并无异常,困惑问道:“怒火?”

孟婆道:“你自己是看不到的,你身上怒火很强烈,带着怒火转世只会燃烧下一世,如若控制不好,必会成为一个无恶不作之人。”

石天生听着孟婆的话语,心中为之一震,忧虑之情浮现于面,央求问道:“不知孟婆可有什么好方法?我必是不想下世做那大奸大恶之人。”

孟婆在腰间摸索着,摸出一个瓶子,打开瓶盖拿出一粒白色丹药说:“你的事迹我也是知道的,对于你,我也是很钦佩,你如此忠良,我又怎能够让你做那十恶不做之人呢,这是‘消火丹’,你吃下去,你今生的怒火就会消掉。”

石天生接过‘消火丹’,嘴角微微上扬,不加思索的放入口中,喉咙上下一动,‘消火丹’已经入腹中。

待得吃完,但觉脑门一阵清爽,胸口气息窜至鼻孔,轻轻呼出,心中说不出的痛快,虽现在魂魄身处在地府中,但眼下地府的阴凉,早已抛之九霄云外,内心也平静了许多。

石天生拉住孟婆的手,微笑道:“谢谢你孟婆。你对我的关心真像极了我的母亲。”

吃了消火丹以后,石天生说话的口吻也变得柔和不再是生前那样的刚硬。

孟婆听他这般说,眉梢微微上扬,双眼如月般凝视着石天生,缓缓道:“如果我真有你这样一个孩子,那该多好,只是我生前没有,死后来到这地府中,这等事也是不可能有的。”

石天生大喜道:“我可以认你做干妈呀。我在人间有个生母,阴间有个干妈,当然这也是我投胎之前的一种幸事。”

孟婆笑了笑,再一次注视着石天生,道:“好,既然这样,我也就认你做干儿子了,认一个至忠至敬的干儿子,也算是我孟婆的福分。”

石天生亲切的叫道:“干妈。”

孟婆轻抚着石天生的脸部,微笑道:“既然认你做了干儿子,总要给你个见面礼。”

话说间孟婆又从腰间拿出了一个小瓶,倒出一粒青色药丸说,“这是‘地狱之极’药丸,你快些服下吧。”

石天生接过药丸,看了看,只是和刚才所服的‘消火丹’除了颜色不同之外,大小、形状和味道却并没有什么不同。

石天生服下后,疑惑问道:“干妈,这‘地狱之极’药丸是何物?”

孟婆说:“天地人魔四界各有各的武功,这‘地狱之极’是地界的武功,这丹药可以增加你的内力,但还需‘地狱之极心法’来调练。”

孟婆随即把心法向石天生叙述一遍,石天生认真的听着,心中默记心法之时,只觉胸间有几道真气乱窜,互相碰撞却总是融汇不通,石天生道:“谢谢干妈。只是不知这‘地狱之极’练成是什么样子?不知干妈可否见过?”

“这倒没有见过。只是听说阎王没有修炼,地府中众鬼也就都没有去修炼。”孟婆看着指令符上写的转世人家,说:“好了,时辰已到,你要赶快跳下奈何桥,时间如果晚了那孕妇便会因为难产而死,到时,你的就只能永世留在这地府之中。孟婆汤干妈也就不给你喝了,快跳下去吧。”

石天生看着奈何桥,白雾茫茫,却看不见白雾之下到底是什么,石天生问:“干妈,不知道以后怎么能够在见到你?”

孟婆传授完召唤咒语后,说道:“如果到时没有出现在你面前,那必定是有事在身,空闲之时我便会出现在你面前的。”

石天生说:“嗯,知道了,那我走了干妈。”

说完一跃而下,穿过茫茫白雾后,一束白光照耀在脸上,但觉双眼疼痛,随即慢慢的紧闭上双眼,片刻后,又觉屁股上疼痛,‘啊’的叫了一声哭叫起来,顿时脑子清醒过来,他已来到了人间。

经过十四世的生死轮回,石天生转世来到了公元1980年,出生在这个时代,他开心的享受着生活,因为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他十四世轮回中最让他惬意的时代,这十四世中,他换过十四个名字。

而在这一世,他的名字改叫李云飞。

给读者的话: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