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第一章 救主而逝 (求收藏和推荐)

宋朝龙虎大将石天生紧随其后,杀破重围前来试图解救二帝。

一路杀来,身边的五百精兵已全战死,此时,石天生的战袍和脸面已被鲜血染红,刀身上的鲜血顺着刀尖滴落而下。

石天生见金军大队已在前方,随即大喝一声:“放开吾皇!”

金军队尾士兵听闻后,转身一次次的杀去,石天生右手执金龙刀,左手执银虎刀,左突右攻,刀起刀落之处鲜血撒溅,漫天飞舞,伴随着一声声惨烈的悲叫声,攻去的金兵一个个被砍杀在地。

二帝双手被缚,座于马车之上,见石天生前来相救,面露大喜之容。

“此人是谁?”说话之人是负责押送二帝北上金国的统帅完颜宗望,一路上道路崎岖,大军北回,将士也消耗太多体力,他本无心恋战,只想速把二帝带回指定地点复命。但见到面前石天生勇猛异常,此时也是惊讶不已。

一个金兵小将答道:“统帅此人是宋朝‘威烈龙虎大将石天生’,小将当年随完颜烈将军攻打宋朝时曾见识过他的勇猛,好在完颜烈将军施计贿赂狗皇帝身边的阉人进谏,把他招回朝中,这才让我们有了胜利的转机。”

完颜宗望眉头微皱,冷峻的目光扫向众兵将,问道:“谁去取他首级奉来?”

话罢,环顾四周,却见众兵将低首并不言语,此时身后的厮杀声越来越近,完颜宗望眉头紧皱,大怒道:“你们身为大金国的栋梁支柱岂有不战之理?”

众兵将微微抬头,不禁凝视着石天生,只被他的杀气所震慑住,而在此时,一清亮的声音传出:“末将愿往。”

众人随声望去,却见是一位刚晋升的小将。此小将名叫完颜宏,因生下来个头和力量异于常人,所以父母取名‘宏’字,他虽不是金兵中最骁勇善战的,但却是计谋最多的。

完颜宗望微露喜色,随即道:“提首来见,必有重赏。”

完颜宏听罢,大喝一声,拍马急上,手中挥舞钢刀杀入阵中。右手执刀砍向石天生,速度极快,刀风呼呼作响,石天生为之一振,快速的向左撤步,这一刀砍空,完颜宏并没有停滞,横向补来一刀,石天生双刀抵御,“咣”的一声火光四溅,石天生被震的双手虎口发麻,踉跄退后几步,随之怒火也炽热燃烧。

石天生挥动双刀,双刀在手中快速运转,犹如一道屏障,滴水不漏。

完颜宏见状,也迫使自己快速挥舞手中的刀,每一次都是用尽全身的力气,“咣”的一声,火光再一次四溅之后,完颜宏却随着悲鸣的马叫声坠于马下。

原来,石天生以右手抵御完颜宏的攻击,左手却快速砍向马腿,马因被砍断一腿站立不稳,事情又太突然完颜宏没有任何防备,重重的摔于马下,石天生见状依然急速快攻,完颜宏在地上左滚右防,十分狼狈,四周的金兵见大势不妙提刀来解围,却被石天生滴水不漏的刀法砍杀倒地。

完颜宏乘机站立起身,他挥刀砍来,石天生左挡右攻,右挡左攻,攻防有备,一直处于上风。但随着胶着的攻击让石天生体力大耗,完颜宏虽借助天生异禀的神力抓住时机越战越勇,却也始终没有攻破石天生的防御。

石天生右刀一虚防,左刀横扫,完颜宏抵御他的左刀之际,石天生右刀虚防换真攻,劈头砍下,眼看完颜宏势必躲不过去,必死无疑。

可完颜宗望一直在观察着这胶着的激斗,在石天生右手虚防之时,他自然旁观者清,便以猜出石天生的声东击西之计,他拉弓拈箭一气呵成,射向石天生,石天生一心想拿下完颜宏,全然没有在意之下,这一箭正中他的右手手腕,随之向后踉跄几步,右手金龙刀脱手而出,在空中转动几圈后直插于地。

完颜宗望本想射石天生的面门,只因石天生举刀之际挡住了面门,这才逃一死结。

石天生迅疾起身,左手抓住右手手腕被射中之箭,大力拔出,鲜血喷溅而出,恨恨骂道:“卑鄙小人。”

望眼宗望听闻后却并不以为然,仰头哈哈大笑。

石天生但闻大笑之声,心中更加恼怒,顾不得疼痛,大喝一声,同时向前大踏一步,左手提刀乱砍,完颜宏只被这种气势所迫,刀刀防御,却无进攻之际。

石天生每砍一刀便大喝一声,声音响彻天空,最前排围拢的士兵只被这种声音吓的全身颤抖,完颜宏也被威慑的缓缓向后退去,虽有天生神力,却也瞬时发挥不出来。

石天生一刀比一刀狠重,完颜宏艰难着一次次挥刀招架,一时间无心恋战,只想脱离战阵,而石天生却紧紧跟随,并无给完颜宏脱身之际。

完颜宏眉头紧锁,心中暗自寻思:“只怕今天要死在了这里。”

此时,石天生却因运力过度,左手手腕鲜血急速的流淌而出,渐渐感到头晕眼花,落刀的力道也随之减轻下来。

“嗖”,完颜宗望见势又射出一支暗箭,直向石天生面门射去,只是此时石天生却已早有防备,见暗箭将近,身子迅疾向右一闪,暗箭重重的射在身后的金兵面门之上,中箭金兵向后跃起,身后几名金兵被连同一起倒地。

这一箭虽然没有射中石天生,却给了完颜宏可乘之机,完颜宏邪笑一声,右手执刀横扫,左手顺势伸向腰间,只待摸着腰间中的石灰粉后,随即一甩手,石灰粉弥散开来,直向石天生面部笼罩而去。

石天生见完颜宏甩手之际,破绽打开,瞬即一刀砍去,完颜宏左手食指、中指和无名指伴随着完颜宏的痛苦声相应落地。

同时,石天生双眼上也沾满了石灰粉,顿觉双眼灼烈疼痛,眼泪瞬即流下,只是眼泪触碰到石灰粉后,但觉灼烈感更加痛彻心间。

石天生大吼着挥刀向四周乱砍一通,四周围拢的金兵见势,踉跄着向后退步,只因前排的金兵被后排的金兵拥堵着,一时间,已有几十个金兵被石天生砍杀在地,又有几个金兵见到这种阵势后吓破了胆,口吐苦水睁大眼睛抽搐倒地死去。

完颜宏捂住断指的左手表情扭曲痛苦,抬起头凝视着石天生,看准时机提刀忍着疼痛轻声走过去,手起刀落,石天生的头颅被砍落,项颈鲜血喷涌而出,溅到了完颜宏的脸上和衣服上。

石天生身体一晃,单膝跪地,左手执刀插于地面而死。

二帝座于车中一时间痛哭流涕,其它被缚之人也开始大声痛苦。

此时,天色大变,雷电交集,乌云翻滚,倾盆大雨顺势而下。

大雨洗刷着石天生身上的血迹。一切都变得平静下来,鲜血混合着雨水浸润到泥土中。

完颜宏弯腰提起石天生的头颅,走到完颜宗望的马下道:“统帅,他的人头我已拿到。”

完颜宗望大笑几声,道:“好,回到大金,我会向皇上禀报,给你加官赏赐。”

完颜宗望说话,兀自仰天大笑,倾盆大雨顺势落入他的口中,却并未让他停止笑声。

完颜宏拿出布袋装下头颅,交给手下,从腰间拿出一块布,缠绕在左手之后,径直走到二帝马车之下,伸手拽住二帝衣领,把二帝拽下车厢,二帝被他这一拽,脚下不稳瞬时踉跄几步后倒于泥泞之中。

完颜宏愤愤的用力踢了二帝各自一脚,大声喝道:“你们岂有座车厢中之礼?亡国之君,不杀你们也是我们大金国的仁慈,下这种大雨,你们竟然无动于衷,还不以身作则感恩这种仁慈让统帅座于其中,麻木不仁的昏君,祸国殃民的昏君。”

二帝全身颤抖,只顾低首痛苦,完颜宏扶着完颜宗望下马座于车中,谄媚道:“统帅,你自应当坐于马车之中,如此大雨,总要爱护自己身体才是。”

完颜宗望欢笑道:“好,那我的坐骑也让于你座,宝马赠我们大金国的英雄,自然是天经地义的事。”

完颜宏恭腰道谢之后,来到石天生尸体前,俯身用力掰扯着石天生握刀的左手,却也是掰不开,心中想起自己断指之痛,不禁愤怒,用尽全力掰断石天生的手指,把金龙刀拿在手中。又提起身旁的银虎刀,双刀互磨,只见火花四溅,嗡嗡作响,喜眉笑眼道:“好刀,这般好刀被我所得,岂不是如虎添翼嘛。”

说罢,不由自主的窃笑了起来。大军继续在雨中向北方前进着。

给读者的话: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