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归隐(大结局)

秋水漫重重地点了点头,转身进入房间,她就知道,萧绝会支持自己。

江玉受过太多苦,也是太过无辜,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够把江陵交出去!

但是如此,也不能让江陵逍遥法外!

特殊手段对待特殊的事情,如今,只能够由她将江陵处决!

外面的争吵江陵听得清楚,原本心中的希翼随着秋水漫到来,瞬间化为全无。

秋水漫是来杀自己的!

“王妃,王妃娘娘,如果你杀了我,你就再也找不到那个神秘女子!”看着秋水漫走来,江陵立刻大叫。

秋水漫冷哼一声,目光陡然冰冷,冷声对常风道:“将他千刀万剐!”

话落,又不屑的看着江陵:“你对于那女人来说,只不过是一个棋子,丢了你这个棋子,还会有无数的棋子冒出来,你认为,你有多重要的作用吗?”

江陵的身体一僵,而这时的常风,已经拔出匕首,直接将江陵的衣服掀起。

冰冷的感觉,惊着神经,而瞬间来的疼痛,让江陵大呼失声。

“继续!”秋水漫的声音是从未有过的冰冷。

常风低头,手中动作继续,而那江陵哀号不已。

“不要,求求你,不要!”在死亡的面前,任何人都是那么脆弱不堪,这一刻的江陵,再也无法硬起骨头,立刻大声呼救。

秋水漫目光冰冷:“继续!”

“我告诉你,无论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求求你饶我一命!”江陵知道,这一块的秋水漫已经动了杀他的心,若是再继续强硬下去,他只会被千刀万剐!

常风的动作一顿,抬头看向秋水漫,只见秋水漫面容冰冷,当下手中动作继续。

秋水漫这是宁愿不知道那女人的下落,也要杀掉江陵!

“王妃娘娘……她诡计多端,不知道还要祸害多少人!你当真要为了一个江玉?而损失掉更多的人吗!”疼痛的煎熬,让江陵的脑子异常清醒。

秋水漫皱眉,微微挥了挥手,低头看着江陵:“说,在哪里?”

江陵松了一口气:“我可以说出她的下落,但是王妃娘娘要保证找我一命!”

饶他一命?

秋水漫点头:“当然可以!”

江陵松了一口气,说道:“在秋山山下的茅屋中!”

秋水漫蹲下了身子,看着江陵,冷声道:“早知如此,何必受这么多苦?”

话落,突然之间从身后拿出一个匕首,刺进了江陵的心窝,江陵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秋水漫。

“我是女子,不需要说话算话!”秋水漫话落,直接拔出匕首,看着江陵不甘心的闭上眼睛。

一侧的常风惊讶地看着秋水漫,在他的印象中,秋水漫不是动手杀人的人!

秋水漫表情没有任何变动,打开门往外走去,江陵不只是一个人,而是会牵动江玉,她不能够让江玉这孩子在受到委屈!

如今想要保住这一个秘密,最好的方法就是杀死江陵!

这,也是自己逼不得已的!

萧绝站在外面,对着秋水漫点了点头,两人牵着手相携而去,现在重要的,就是前往秋山山下!

秋水漫和萧绝带着一批人手,飞快的赶到秋山山下,而那女子,也的确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那女子一身白衣,混合着山涧的风,美的如同精灵。

她看着萧绝和秋水漫,眼中闪过惊讶,但最终无奈地笑了:“原以为,我有能力和两位斗一斗,却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你们找到了。”

萧绝问道:“你是谁?为何要与我们作对?那两本书是哪里来的?”

那女子的喉咙间发出银铃一般的笑声:“王爷一连问了三个问题,不知道要我回答哪一个?”

“你是风铃!”后面的秋水漫,开口说道。

女子眼中闪过惊讶:“你是怎么知道的?”

秋水漫低头:“当年,司徒风绑架了我,很荣幸,我看到过一次你的画像,上面写着你的名字!”

在紫月国的时候,司徒风占据了上官玉的身体,把自己关在了皇宫,原本以为那画像上的女子,是上官玉的一个妃子,没有想到,竟然是和司徒风有关系。

女子嘴角勾起晶莹的笑意,十分高兴:“原来,他也是爱我的。”

秋水漫皱眉:“他已经死了!”

那风铃一本正经的点头:“我知道!所以我来替他报仇!”

秋水漫无奈:“我们这么多人,你认为你能够报仇吗?”

风铃歪着头,考虑了良久:“那可说不定!”

随着风铃话落,萧绝和秋水漫大惊,立刻朝着四周看去,只见无数的弓箭手出没,将弓箭对准了他们的胸口。

“竟然中了埋伏!”萧绝也十分惊讶,这风铃怎么会有时间埋伏?

风铃佝着愉悦的唇角,看着萧绝和秋水漫:“那江陵本来就是贪生怕死的人,自然会出卖我,我早就已经预料到,自然也就设好了局等着你们前来,如今看来,这结局真是十分完美!”

“你以为这些人就可以阻挡住?”萧绝带着不屑。

风铃没有任何惊慌:“这些人不够吗?”

风铃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的确不够,但是,你看看那个角落里,这些人够了吗?”

秋水漫和萧绝抬头,当下整个人都僵硬住,在那一方,绑着无数个并肩王府的下人!

“叶景时!”没错,站在最前方的正是叶景时和柳叶心!

他们两个能够自由地出入并肩王府!竟然利用这一点,绑架了这么多人!

“听闻,并肩王爷和并肩王妃十分爱护子民,这些下人伺候了你们这么多年,相信你们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去死,更何况,还有小郡主!”风铃笑的尤为张扬。

秋水漫贝齿咬着嘴唇,口中已经有了血腥味儿,在柳叶心的怀里,可不就是无忧?

无忧的小嘴儿抿得很紧,倔强的瞪着柳叶心:“坏人!”

柳叶心无奈地笑了笑,看了一眼叶景时,依旧固定着无忧。

“在准备报仇之前,我就有了放弃生命的准备,不知道这些人,够不够拉着王爷和王妃陪葬?”风铃冷笑。

秋水漫和萧绝咬牙,这个风铃,动作竟然会如此迅速!

但是,也越发害怕这种不要命的主!

“司徒风的事情,都是我和萧绝所为,和无忧还有那些下人无关,放了他们,要杀要剐随你便!”秋水漫担心的看着无忧。

风铃考虑了片刻:“你说得对,的确和他们没有关系,我也愿意放了他们!但是……”

风铃从怀中拿出两把匕首,扔在了秋水漫和萧绝面前:“你们自杀,我就放了他们!”

“什么?”秋水漫和萧绝同时咬牙。

“不要,千万不要!”无忧听到之后,立刻大吼:“爹爹娘亲不要!”

萧绝和秋水漫对视一眼,微微皱眉,这风铃说的话完全不可信,他们为了无忧可以放弃自己的性命,但是当他们死了之后,她也不会放过无忧!

“我还以为你们多么伟大,原来,也只是虚有其表罢了!”风铃冷笑,吩咐叶景时:“杀了无忧!”

“不……”秋水漫大吼:“我自杀,我自杀,不要伤害无忧!”

风铃满意的点了点头,看着秋水漫,秋水漫无奈,只好低下了身子,把匕首握在手心,而却被萧绝拉住。

萧绝冷言道:“就算我们自杀,风铃也不会说话算数!”

风铃挑眉,摇头说道:“王爷,你这话还真是说错了,我只是想要你们两个人的性命,与这个孩子没有任何关系!”

“当真?”秋水漫皱眉。

风铃点头。

秋水漫深吸了一口气,低头看着锋利的刀子,只要自己刺下去,只怕……

但是,这一切和自己的女儿相比……

秋水漫嘴角勾起,缓缓地抬起刀子,而就在这个时候……

“娘亲……”另一个声音传入耳中。

秋水漫抬头,不由四处张望,无邪,无邪在哪里?

“噗……”本来抱着无忧的柳叶心,突然之间吐了一口鲜血,不过片刻,无忧已经被无邪救下。

无忧的脸色苍白,紧紧的抱着无邪,而在无邪的身后,还站着萧容泽。

并肩王府出事萧容泽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如今……

萧容泽目光冰冷:“叶景时,朕原本以为你是一个聪明人,但是现在看来,站错了队伍!”

叶景时回头,看着后方的大批人马,心缓缓地沉了下去,他们不是对手!

“杀!”萧容泽挥手,对着后方命令。

对于敌人,他们从来都不手下留情!

后面的秋夜痕,立刻拔刀相向,他们的人手比叶景时多两倍不止,对付他们,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毕竟,双拳难敌四手!

而下方的秋水漫和萧绝,不由松了一口气,无事就好!

这一场战争,进行的最为快速,也最为干净。

秋水漫紧紧的抱着无忧,看着无忧安然无恙,才松了一口气。

“这一切,终于结束了。”秋水漫勾着嘴角,对众人如此说道。

萧容泽点了点头,抬头看着天空,天空晴朗,虽然地上满是血液,但是也阻挡不住烟消云散。

萧绝和秋水漫对视一眼,两个人同时点头,突然身体一弯,跪在了萧容泽面前:“皇上,现在昭月国的危险已经解除,我们准备归隐,还请皇上答应!”

萧容泽无奈:“这是你们的心愿,朕绝对不会阻止,但是何必如此匆忙?总要进宫庆祝一番,然后再和温月他们道别!”

秋水漫和萧绝点头,的确!

而终于,在三日之后秋水漫一家四口离开了京城,开始了归隐的日子!

多年以前,他们的梦想就是归隐,如今,昭月国恢复安定,也是他们应该离开的时候!

如今无邪已经长大,但是却也不爱慕容华,选择和他们一起,这对秋水漫和萧绝来说,也是一件十分高兴之事。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