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第八百五十八章 新书《吞天》上传

简介:九洲大地,仙魔妖灵亿万,有大通神者可移山倒海,踢星踏月。杨凌,本是一介凡人,因为偶得“佛陀舍利”和饲魔真人的记忆而踏上修真道路。至始至终,杨凌心诚志竖,勇猛精进,凡挡我修真之路者,杀无赦!

太古八符、上古剑仙、洪荒巨兽、仙界大通、擎天魔神、战天妖王,面对这漫天神佛无所畏惧,我命在我不在天!

层出不穷的法宝,神奇瑰丽的道术,成仙成圣的功法,万古不灭的各教巨头,一切尽在《吞天》,欢迎阅读。

新书试读:

九洲大地,自古便有关于神仙妖魔的种种传说。远古之时,人类刀耕火种,受妖魔侵扰,凶兽伤害,无能自保。

后有大毅力、大智慧之人渐渐参悟阴阳变化,十气顺序,天地规则,创出修真之法,强大体魄,延长寿命,甚至飞天遁地,拥有种种神通。数万万年以降,各教大能层出不穷,修真门派亦不断涌现。经过时间的无情洗礼,能够留存下来的无一不是仙道巨头,魔门巨擘,实力雄厚。

修真之人的世界并非凡人能够进入,多数的凡人仍然要经历生老病死种种痛苦。而亿万人中,也有少数之人拥有仙缘,获得一线修真的机会。

大行皇朝的杨家镇就是一个例子,这座边域小镇每十年都有一次进入修真世界的机会。

大行皇朝有人口数万万,是九洲之内的大国,国土纵横万里,疆域广阔,有千山万水,无量生灵子民。国人历来尚武,民风彪悍,人人修炼血气。普通百姓也上得烈马,拉得强弓。

大行国西南某座边疆小镇,此镇名为杨家镇,人口三、四千。杨家镇位于边远之地,镇民组建商队,历年来不断从中原运来货物与周边土著交换通商,获利颇丰。

杨家镇的人都是杨姓,分有九支,各支族人数量多则上千,少则数百。杨家镇人愿意在这边远蛮荒之地定居,只因杨家先祖曾与仙道巨头太易门的一名真传大弟子有过一段香火之情。

那位太易门真传弟子许下诺言,每十年派弟子前往杨家收录三名杨家后人作为太易门外门弟子。若选中的弟子无缘修仙,太易门亦会赠送灵丹、珠宝,遣送回家。若选中的人资质较好,那便可再进一步,有机会成为内门弟子。

因这十年一次的仙缘,杨家在此蛮荒之地落地生根,渐渐繁衍生息,人丁兴旺。如今已传了十九代,人口增加至数千。

杨家人亦商亦农,渐渐形成一座村镇。而见于外门弟子名额的珍贵,杨家慎重对待,向来都由各分支的话事人轮流商议推举,最后由族长决定人选。

##

杨家镇西北角有三间破败的土屋,土屋门外三面围了一圈篱笆,里面有数只鸡鸭吵闹。此时,一名十四、五岁的少年抱了一堆衣服从土屋中奔出。

少年眉清目秀,只是体格显得十分孱弱。

这少年拎了几件脏衣服要去河边淘洗,脚下飞快。随后土屋里又走出一名妇人,妇人四十许模样,有几分病怏怏的姿态。她朝奔跑的少年叫道:“凌儿,衣服娘洗就好……”

“娘,你身子不舒服,凌儿去洗……”

那少年头也不回地应了一声,跑得远了。

少年名叫杨凌,杨凌幼年时父亲意外身死,留下这一双孤儿寡母。

杨凌一路跑到镇外的小河边,已经累得气喘吁吁。

小河名为清流河,是杨家镇居民的饮用水源,也是杨家镇孩童们玩耍的乐园。清流河宽不足两丈,河水最深处刚刚及膝。

河滩上俱是细沙,沙土晶白柔软,时常有些蟹儿、河贝出现,是孩童们玩乐的最佳地点。杨凌来到河滩,河滩上此时已经有六名镇上的少年玩闹。

“看,野小子来了!哈哈……”一名玩耍中的少年看到了杨凌,立刻怪叫一声,引得所有人都看过去。

六名少年纷纷奔过去围住了杨凌,指指点点,嘻嘻哈哈。

杨凌脸上露出极度厌恶的神色,冷冷道:“让开!”

其中一名叫杨德的少年勃然大怒,手指点着杨凌鼻尖:“野种,竟敢这么跟本少爷说话!”言语间目露凶光。

这杨德年纪比杨凌还要小一岁,个头不高。只因他的父亲负责族人的商队,家中钱财颇丰,是镇上除族长之外最有钱的人家。有钱人家的子弟自然心理上高人一等,杨德处处显露出三分傲气,同龄的少年人也都不敢得罪他。

“你才是野种!”杨凌跳起来一把抓住杨德衣领,拳头紧紧攥着,一双眼睛如喷出火来。

杨德目光一冷,轻蔑地道:“小杂种,你找死!”他双手抓住杨凌右手一抬,杨凌就觉一股大力从手臂上传来,手腕剧痛。跟着感觉天旋地转,被杨德掀翻在地。

杨德满脸不屑地抬脚踩住杨凌胸口,先朝他脸上吐了一口唾沫,然后恶狠狠地道:“狗杂种敢跟小爷动手,你活得不耐烦了!”

其余五名少年纷纷应声虫一样附和:“就是!德哥已经是炼血四层的高手,这个傻子敢拿鸡蛋碰石头,自找苦吃。”

“那当然,九年前就有位仙使说德哥仙根深厚,三月后甄选外门弟子一定能够成功,到时候德哥可就是仙人了!”

五人一起吹捧,杨德脸上全是洋洋得意之态,仰起了头,傲然道:“等本少日后成了神仙,一定少不了你们好处。”

五名少年大喜:“多谢德哥!”

或许是为了向杨德示好表忠,五名少年都上前踢了杨凌几脚。杨凌先被杨德一摔,摔得七荤八素,半天爬不起来。正痛苦的当口中,又感觉有人在自己身上又踢又踹,痛得他满地打滚。

这六人拳打脚踢了一阵,直打得杨凌头破血流,这才大笑着扬长而去。

杨凌本来身子就弱,被人如此殴打几乎昏死过去。打人者走了许久之后,杨凌才勉强从沙地上爬起,他擦了擦嘴角血迹,蹒跚脚步,仍然要去河中淘洗衣服。

一边洗衣,杨凌眼中溢出强烈的怨恨之意。

“杨德!今日你对我做的,来日我会十倍偿还!让你们这群混账也尝尝被人踩在脚下的滋味!”杨凌暗暗发誓。

杨凌唯恐母亲发现身上的伤担忧,直耗到天黑了才拎衣回家。晚上光线较暗,这样一来母亲就不会发现他被人打过。

晾好了衣服,杨凌忍着周身的伤痛回房睡觉,他又累又痛,一合眼便睡着了。

半夜里,杨家镇的上空忽然炸响一声霹雳,漫天红光闪了一闪,似乎天塌了一般。

巨响惊醒了全镇的人,镇民心中凛然。

此时,镇上漆黑的夜空中有一红一白两道奇光像流星般划过,刹那间又消失不见。夜空随后也恢复了宁静,镇民都渐渐再入梦乡。

巨响过去不久,天空中一团拳头大小,若隐若现的光华缓缓落下,最后降到杨凌家院内,活物一样从窗户缝隙钻入。

光华进入卧室后,化作一道白光涌入杨凌鼻孔。杨凌被响雷惊醒后刚刚闭上眼,半睡半醒中的他微微皱眉,并没有其他反应。

次日一早,杨凌母亲早早去菜园劳作了。

杨凌醒后伸了一个懒腰,却觉得全身都酸痛,不由“哎哟”一声,躺在床上半天不能动弹。昨日被杨德一群人殴打,今日反而比昨日更痛了。

突然,杨凌脑海里出现一个声音:“小子如此狼狈,是谁打你?你想不想报仇?”

杨凌吃了一惊,急速扭头左右看了看,房间内不见一个人影,吓得他头皮一麻,“啊”然一声怪叫。从床上跳起来东张西望,神情惊疑不定。

“不要怕,本真人不会伤害你。”那声音又响起。

“你……你是谁?你在哪里?”杨凌脸色苍白,不停地流目四顾,想找到对他说话的人。

“你看不到本真人,我在你脑袋里。”那声音一声笑。

“你怎么会在我脑袋里?”杨凌脸色更白,无数鬼灵精怪的传说在他脑海中浮现。

那声音“哼”了一声:“我本是一名修真,因被仇家毁了肉身,只能暂时把元神寄居在你小子体内。你不必害怕,本真人元神受创,只能躲避追杀,绝不会对你造成任何伤害。相反,本真人会给你天大的好处!”

杨凌面对杨德那样比他强大一百倍的人也丝毫不惧,这突然出现的“真人”也只是让杨凌起初时畏惧,此刻已经渐渐冷静下来,心忖:“如果此人真是修真,那我就遇到了天大的机缘!为什么不求他传授我仙法呢?”

杨凌的心脏猛烈一跳,颤声问:“你自称修真,是不是能教我修炼成仙呢?”

脑袋中那人“哈哈”大笑:“修炼成仙?仙道九门,魔门五宗,数千年也只有那寥寥数人能够飞升成仙,你小子以为仙人是什么?岂是那样容易想成就成的!”

杨凌一怔,在他的印象中,能腾云驾物的人都是仙人。至于到底仙人是什么,杨凌并不清楚。

那人笑了一阵,忽然问:“小子,你是不是真想修真?本真人虽不能保证让你成为仙人,但可以教你飞天遁地、杀人取命的无上法术!”

杨凌的心脏又是一阵狂跳,急忙道:“我愿意!”他脑海中闪过一幕幕被人欺压的画面,脸上充满恨意。只要学到法术,那么就不必再被他们欺辱了!

“哈哈……”

那声音又爆发出一阵狂笑:“好!你我相遇就是缘分,本真人已经决定传授你‘照魔经’,让你未来能够快意恩仇,不必被人欺负!”声音的主人洞察人心,竟然看透了杨凌的心思,一语道破杨凌想法。

杨凌大喜:“多谢师父,师父在上,受徒儿一拜!”

狂喜之下,杨凌跳下床朝地跪拜,而那声音大笑几声:“很好,你这个徒弟本真人收了。不过本真人的事情你不可告诉其他任何人,只能你知我知,天知地知,你记下了?”

最后一句,那声音透露出冷森森的威胁意味。

杨凌心头一惊,连忙道:“徒儿记下了!”

“好!为师要继续修补元神,今晚再传你修仙之法。”话落,那声音沉寂下去,房间内又变得一片安静。

杨凌无法抑制内心的激动与高兴,大步奔出房间,忍不住大声欢叫,以发泄多年来内心的压抑与屈辱。

当晚,杨凌一直瞪大了眼睛无法入睡。子夜时分,神秘人的声音终于响起:“小子,为师现在就传授你照魔经!你放松心神,千万不要有抵抗的心思!”

杨凌点点头,决然道:“师父放心,徒儿一切听师父的,绝不抵抗。”

一阵怪笑,神秘人又道:“好,本真人先传授你照魔经的法门。”

一瞬间,杨凌感觉脑袋像要炸开了一般,无数经文出现在杨凌的记忆中。灵魂深入产生的剧烈疼痛让杨凌下意识产生抵抗,拒绝这股记忆的进入。

“哼!为师是怎么交待的?不要生出抵抗的心思,真是蠢材!”那声音恼怒地破口大骂。

“是,徒儿错了,徒儿一定改……”杨凌的心中没由来对这神秘人产生强烈的畏惧之意,不敢稍有得罪。

“刚才为师传授你的是照魔经秘法,下面为师再传你几样法术,这一次你万万不可抵抗!”声音显得更来严厉。

“徒儿记下了。”杨凌擦了擦额头冷汗,用力点头。

脑海中又是一阵强烈的疼痛感,杨凌的灵魂仿佛被放在火中烧,丢进冰水中泡,像被千刀切割,万针穿刺,其疼痛程度简直无法用言语形容。虽然有种种无法忍受的痛苦,杨凌却咬牙坚持下去,并不抵抗陌生记忆的进入。

“好!大功告成!为师现在就助你修炼成照魔经第一层,阴魔出体!”话落,杨凌感觉心底升腾起了强烈的恨意,从小到大因受人欺辱而产生的无穷怨气在这一刻都暴发出来。

杨凌感觉脑袋像要炸了一样,似乎有一股怨气将要喷发出去。

不由自主,杨凌开始按照记忆中的照魔经法门修炼。全部的心神都集中于眉心处,数个呼吸之后,扬凌听到一声霹雳似的炸响。

杨凌头顶猛然冲起一股黑气,这股黑气有三分杨凌的样子,七分魔鬼的样子,獠牙巨口,双目血红,披头散发。

杨凌的心灵此刻完全被怨恨蒙蔽,灵智全失。

黑气一离开杨凌身体,立刻朝他最为仇恨的杨德家中飞去。

黑气其快如风,无形无质,可穿墙过户。

黑气一走,“杨凌”忽然睁开了眼,“嘿嘿”低笑,自语道:“若不是损耗真力助这小子修成魔功,使他阴魔离体,我也无法成功夺下他肉身。只可惜这身子孱弱,需要很长时间调理……”

杨凌怨气与魂魄所化的黑气直达杨德家中,顷刻就到。

杨德家中,杨德全身赤条条地躺在长桌上。杨德的父亲杨怀水,一名长脸中年汉子,他正握住一盏外形古仆的玉色小灯用力朝杨德甩去。

灯一寸多高,通体莹润如玉,形制古雅。奇的是那灯蕊并未点着,却有一抹虚焰影势若飞舞,大仅如豆。

小妖新书《九阳邪君》在看书网连载中,欢迎光临。

玉灯每甩一下,灯焰内就飘出一道白光渗入杨德体内。此时,杨德便会舒服地轻叫一声,眉毛抖动,身心都受到洗涤。

房间内忽然刮起一股黑风,杨德见半空中一张黑气组成的脸孔恶狠狠朝自己扑下,惊得怪叫一声,扭身向一旁翻滚过去。杨怀水不及反应,一下被黑气笼罩,吓得手中的宝灯也掉落于地。

危急的关头,宝灯的灯焰忽然射出一道柔和的白色光华。白色光华状如莲花,大如人脸,刹那间把黑气射住,黑气悬浮半空硬是无法落下。

黑气之中藏有杨凌魂魄,此刻杨凌魂魄被光华一照也清醒过来,之前发生的一幕一幕在脑海中闪电般划过。

杨凌感觉到事情不对,但他此刻无暇多想,全部的心神都那盏宝灯吸引住。

杨德是全镇公认的习武奇才,年仅十三岁就达到了炼血四层的境界。杨凌眼中的杨德狂傲粗鲁,并不是聪明勤奋之辈。

这种可恶之人怎么可能在习武上进步如此之快?而此刻杨凌完全明白了,都是因为面前这盏宝灯!

“灯光能够让我清醒,一定是件宝物!而且方才杨怀水为什么要把灯光在杨德身上照来照去?”杨凌心念电转,立刻有了决定,“必须夺走此灯,不管它是不是宝物,我都不能留给杨德!”

杨凌不知道被杨德欺辱过多少次,对杨德可谓恨之入骨,这次得了报复的机会哪肯放过?脑海中出现关于‘驭物术’的记忆,杨凌心念一动,地上的宝灯跳了跳,与射出的那道光华一起飞入黑气之中。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