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第三章 超级苦工

这个时候正该是学生们去教室上课的高峰时段,走在路上,无数打扮各异的学生与林扬擦肩而过。

才走了一小段路,林扬就突然发现一件异常奇怪的事情,他看到的每一名女生身上都散发着一层淡淡的光,虽然大部分女生身上的光芒几乎淡到林扬无法发现的地步。

光芒有的是蓝色,有的是红色,还有的是紫色、灰色、白色等等。

林扬不禁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定睛再看了看这些花枝招展的女生,还是有光!

“怎么回事?”林扬大吃一惊,难道我眼睛出问题了?”林扬知道有许多眼疾会导致眼睛看到奇怪的光芒,他不由怀疑到这方面来。

但他再看男生时,发现这些家伙身上别说鲜艳的光了,甚至连黑光都没有!

林扬一路上不停走,不停看,凡是经过他身边的女生他必定会盯着人家看半天,神经质般的举动让许多女生都红着脸快步走开了。有几个脾气坏的还狠狠朝他瞪上一眼,然后“哼~”的一声,一阵风似的闪人。

林扬的怪异行为使和他一起走路的罗洋三个大为惊奇。

罗洋“啪”的打了一下林扬脑袋,“贼娃子!好大的色胆儿!”说完三个人嘻嘻的笑。

林扬并着指头在他罗洋脑门敲了一下,笑骂道:“老子在观察人类雌性生命的运动特点,说了你们也不懂!”三人俱做呕吐状。

苏清笑道:“不过你刚才眼睛可真邪恶的!硬给吓跑了好几个!”原来这时林扬身边的女生竟然全都已经快步赶到前边去了,没一个跟他一块儿走的。

林扬嘿嘿一笑,“老子虎躯一震,王霸之气袭卷全球,何部小小女人乎?哇哈哈~~”立遭三人怒捶,抱头前窜。

到了教室,林扬一双眼仍不老实,一一扫过教室里的众女生,不出所料,这些莺莺燕燕们依然发着光,各色的光都有。

林扬一直疑惑女人为什么会发光,所以第一节细胞微生物学他根本没听进去,只知道讲台上那光头厮嘴巴一张一合的唾沫横飞。

见林扬一直心不焉,右边邻坐的苏清拿胳膊肘碰了他一下,低声道:“小子,干什么呢?贼眉鼠眼的!”

林扬不敢把真相说出来,眨眨眼压低了声音板着脸道:“我正通过观察少女的身体特点,再结合她们的相貌去研究达尔文先贤的进化论,而且已经有了初步的研究成果!”

苏清忍不住“噗”的笑出声,“大爷!”

这一笑惹的前排几个认真听讲的学生都回过头往后看。两人连忙整衣肃容,认真听课,那模样正儿八经的,似乎两人一直都是如此。

讲台上只是一名初级讲师,也就是念课本的水平。林扬听了几句便感索然无味,自家翻着课本儿看。

“哗哗~~”的翻了几页书,林扬突然瞪圆了眼珠子,然后更加快速的翻书,“哗哗哗~”前排几人都回过头来怒目而视,连那位初级讲师先生也惊动了,八字眉一挑,“尼阁同学干摸来?”蹩脚的普通话里满满的尽是怒意。

林扬同学此刻满脸通红,气息粗重,抬头朝讲师报歉的咧嘴一笑,而讲师则微微摇头,接着念书本。

原来刚才林扬的眼睛随便在课本上一扫,竟然霎时就把书本的内容记住了!林扬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就闭眼默想,连标点符号都历历在目,一个不差的记住!这回可把林扬同学震憾坏了,他呆了一阵,便快速的用翻书来确定自己真的已经过目成诵。

结果林扬还是发现自己的一双眼睛就如同拍照机一样,只看一眼就能把一切完全无误的全部记录下来,装进他的大脑。

但是他的动作太大,躁音太响,直到惹的同学愤怒、老师喝止才停止毛躁的检验行动。

此时林扬的心儿“扑通通”的乱跳,他没去想为什么自己会突然变的聪明无比、过目成诵,而是在万分之一妙的那一霎那,他林扬就已经确定自己脱离了苦海!

林扬虽然考上大学,但他绝谈不上聪明,就算聪明也只是有些“小聪明”。林扬当年在县一中上学时,班主任就曾找他谈过话,那段话林扬依然记忆犹新:“林扬,你是一个刻苦的学生,现在的成绩也算不错,但你必须记住!你的成绩来自刻苦,而不是因为你的天分,只要稍有松懈,你就会和好的大学无缘!”

林扬心里也清楚这一点,班里就有几个另类的家伙,这批人从不认真听讲、从不做笔记、经常迟到、经常旷课,简直是坏学生干的事情他们都占全了!可这帮人偏偏都是学习的尖子,每每毕业之际,他们早已经就是某某名牌大学的保送生,而且一个个还挑挑捡捡的不情愿。林扬知道这就是天分!就算自己再努力也无法追赶,所以他一直稳稳当当的学习,直到毕业。

林扬默默记住班主任的评语,我并不是聪明的学生,必须拿出自己所有的毅力和精力去努力学习!

正是因为他的这股劲儿才使他成功的考入这家一流水平的大学。但现在林扬似乎已经解放了!林扬其实是一个偏科的家伙,他的数、理方面在全班也算能数的上号,但是历史、政治方面却不怎么出色,倒不是林扬懒于背书,而是他的记忆力实在不怎么样,甚至比不上班里最差的学生。

而偏偏医学课程这东西又是一个处处要背诵,时时靠记忆的东西,什么神经、血管、骨骼、肌肉、病理、诱因等等这一切让林扬头大如斗。

所以当林扬进入大学的第一个月,他就有种突然进入地狱的感觉。他知道自己做了一个错误的选择,他必须继续付出多于其它人的努力才能取得相同的成绩。这过程无疑是痛苦的,林扬早就尝试过,但他不想再这样下去。

可是现在他似乎不需要了!林扬已经确定了自己强大的记忆能力,不,是超强!过目成诵,全国能有几人?

林扬感觉自己的整个身体里都开始沸腾着快乐的因子,这让他有种想放声大叫的冲动。好在林扬忍住了,就用剩下的时间把眼皮底下那本《细胞微生物学》一古脑儿记在脑袋里!等第一大节的课结束的时候,林扬和苏清几个室友打了招呼便提前开溜了。整个大教室足有三百号人,少了林扬一个任谁也不会在意,哪怕明知道这小子是在跷课。

林扬开溜不是为别的,他要找工作!有了头上那颗超级脑袋,何苦仍然呆在教室里浪费时间?找个空当随便翻翻就能搞定!

林扬家境不怎么好,父亲是临时工,母亲种着几亩薄田,而且还有一个妹妹在中学里念书,所以林扬上学的钱全是靠国家的助学贷款。

林扬几乎是小跑着赶到校园附近的一家网吧,他在当地的“XX信息港”查了查,一下就找到一百多个招工信息,看起来似乎都不错。林扬挑挑捡捡,终于找到了三个合意的工作,这三个工作地点不远,而且不需要技术含量,因为都是力气活。所以林扬选的三个工作分别是扛麻包、扛纯净水、剁猪排,一个能抱起一百五十斤大石头的家伙力气绝对是做力气活的不二人选,林扬自然而然的选了几样做起来利索的力气活儿做。

林扬记下地址,离开网吧时只不过用了十几分钟时间。又花了两元钱坐公交到了B市的“清河货易市场”,这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到处是堆放的腐烂菜叶、虫咬的水果,以及肮脏的臭水洼和乌泥沟,鱼味、肉味、汗臭味充斥着每一个角落,总之臭气熏天、苍蝇遍布。

但偏偏这里的人流量极大,无数的买家卖家在这里来来往往,交头接耳的谈斤论两。有西装革履的,也有衣着破烂的,甚至还有几个乞丐在这里挑捡食物。

林扬一进市场就捂起了鼻子,在大市场里转了半天,又问了好几个人才找到那家扛麻包的所谓“长龙粮栈”。

林扬定睛一看,原来只是一间几十平方的破平房,房门停着几辆大货车,正有五、六个黑瘦的汉子卖力的往东北角的大仓库里一袋袋的扛着麻包。

林扬又确定了一下没找错地方,便几步奔过去,高声叫了声,“老板在不在?”

立刻打小屋里钻出一名脸色黝黑的中年汉子,这人身高不足一米五,但显得十分精壮,一双死鱼眼盯着林扬看了看,“我就是!找我什么事情?”

林扬走近几步,笑道:“我是来找麻包的!”

黑脸汉子又细看了看林扬,见他身高一米七八左右,身材倒还均实,便点点头,“你是附近的学生吧?”这老板倒是经验丰富,一眼就看出了林扬的来历。

林扬点点头,“我是医学院的,出来挣点生活费。”

老板淡淡道:“我这里经常有学生来,不过都吃不了苦,从没人干活超过一星期就跑了。我们先说好价,你每扛一包送到仓库里我就给两毛钱,两包我给你四毛,听明白了?”

林扬点点道:“我知道!”

“那好,你现在就试试。”朝货车前一个站着抽烟的平头青年叫道:“小虎,带他去拉包。”

叫小虎的青年应了一声,朝林扬招招手。林扬几步赶过去,那叫小虎的青年人指着满满一大车的麻袋道:“看见没有?这都是大米,你扛了丢在仓库里放好了,别乱扔,听见没有?”

林扬默然的点点头,又听那人高声叫道:“那去吧!小心点啊,这里扭伤不给药费的!”

林扬走到车前,伸手就拉了一袋夹在左腋下,右手又拎起一袋,轻声快步的就往仓库里走。这一下把在场的七、八号人都震住了,乖乖,这小子忒大的力气!要知道这一麻袋大米都是有数的,足足二百斤!怎么看着这个学生汉拎起来就像提纸灯笼一样轻松?

仓库里已经摞了整齐的一大垛麻包,有两人多高,必须要登着小梯子慢慢送上去,又费事又费力。林扬瞅准上面,双手轻轻一甩,两个麻包“呼”的飞到机垛顶,整齐的摆好,简直比手摆放的还齐整!

正爬梯子的那个黑脸小伙儿看的眼都直了,傻愣愣的停在那儿,直到林扬第二次扛包回来,他才醒过神来。娘唉!好大力气啊!

林扬来往如飞,一次两袋,一个来回用不到二十秒,不到十分钟,整整一车麻包已经被他御完。

那个叫小虎的年轻人脸色煞白,见林扬走向他,下意识的退了一步。

林扬笑道:“还有没有?”面不红气不喘。

小虎咽了口唾沫,伸手指了指另一辆车,“一共有三辆车,七百包麻袋~~”林扬不等他说完,已经飞步过去开始扛麻包。等林扬进仓库的空当,小虎惊唬唬的跑到黑脸老板跟前,抹了把汗,压低了声音道:“二哥,这小伙子忒大力气!我看着都害怕!”

黑脸老板脸色也有些不正常,他想了半天,“管我们什么事?只要他干活,我们给钱,去,查着数去!”

不到一个小时,三车麻包已经被搬的一袋不留,结帐时小虎擦着汗数给林扬一百一十块钱,因为单林扬自己就扛了五百五十袋!

其它几个有的领十块,有的领七块,默默的领了钱就转身走了,临行时都拿眼盯了一眼林扬,显然,林扬的出现抢了他们的饭碗。

黑脸矮老板笑呵呵的走过来,对林扬笑道:“我是二黑,兄弟以后不嫌弃,叫我一声二哥就成。我看兄弟真是一身的好力气!干活利索,这样,以后咱们这的东西都由你来扛,也省了查数了!你看怎么样?”

林扬问,“每天都是这么多?”

老板笑道:“也不一定,有时三车,有时五车,但是每天都是这个时段来米货,你记着赶到就成了!”

林扬点点头,“好,我一定准时到。”说完就扭头离开。

见林扬走的远了,老板二黑叹道:“这个人,深不可测呐,说不定哪天能帮咱们忙!”

林扬虽然一直表情平静,但心里其实喜滋滋的快活极了!一小时就一百多,就算搁白领也不过如此吧?他有了这些收入就不用再往家里要钱了,而且还能往家里打一些过去。

这时才中午十二点钟,林扬接着找到了“大清竹纯净水厂”。

进了一间乱七八糟的办公室,正埋头算帐的中年肥脸老板一听林扬是来工作的,立刻笑容可掬的起来和林扬握手,“唉呀!我这时正愁人手不够,可巧!你先跟着兴子送一趟,熟悉一下程序。你也不需要干别的,只需要往楼上送水,记着了,扛一桶,我就给你一块钱!怎么样?”

林扬自然没有不同意的道理。

这是一辆加宽加长的大货车,一次能拉五百桶水,在钢筋架子上摆了四层半水桶。除了陈兴外,还有三个人跟车同去,林扬知道他们和自己一样也是扛水的苦力。

大车很快就到了一处居民区,停在一栋八层高的旧楼前边,兴子对几人叫道:“开工了!”从包里拿出一个笔记本,念道:“四层26号,两桶。”

立刻有一个青年小伙子拎了两桶水奔楼上去了。

“五楼36号,两桶。”又有一手一个用挂子拎着桶去了。

“八楼,21号,三桶。”剩下那一个站着不动,笑话,八楼不把人累死!

林扬见他不动,便取了挂子,拎了三桶就往楼上走,兴子在后边笑着叫道:“记着,别忘了收水票!”

“知道!”林扬应了一声,快步上楼。

兴子看了站着那人一眼,“八楼,12号,四桶,小子,跑不了你!”那人只得苦着脸上楼送水。

林扬虽然拎着三桶水,但疾步如飞,片刻就到了八楼,收了水票和空桶,又轻步下楼,整个过程不超过半分钟。

当林扬拎着三个空桶下来的时候,兴子睁大了眼睛,“送完了?”

林扬点点头,“完了!”说着将水票交给兴子。

兴子啧啧的看着林扬,“飞将军啊,兄弟!好,还几个八楼的,一发给你了吧!”于是林扬再次拎水登楼,如飞而上,就这样,别人送一桶他送四桶;别人送一趟,他早送了三、四回,大车跑一圈下来,四个人看林扬的眼光就变了,像是在看一个怪物。

林扬有些不好意思,干咳了一声,问,“我送了多少桶?”兴子连忙翻开笔记本数了数,白着脸道:“兄弟,不多不少,一共二百桶,无比尊敬的服你了!”从包里摸出钱二百块钱一把交给林扬,然后扭头对目瞪口呆的其它三个瞪着眼道:“看见没有!力气活也有专业人士!你们几个明天不用来了!”

三个人面面相觑,相视苦笑。

而林扬得了钱后先去小饭馆吃了些饭,就又赶到几千米外的“风云大饭店”应聘。这家饭店虽然不是最贵的,但绝对是B市里最大众化的,每天的食客都超过两三千人次,大的店厅里足足摆满了四百张桌子!

而且风云饭店还负责大量的外卖,并且风云饭店最有名的菜就是“麻辣猪排”,所以仅一天就能卖掉七、八个大猪架。

但排骨可都是一块块剁出来的!而由于风云饭店近期食客飙升,急需一些“剁排专家”的到来,所以就发布了招工信息。

风云洒店日进斗金,财大气粗,自然也开出了高价的工资。你给我剁一斤猪排,剁的快剁的好,就给你两块钱!但这工钱也不是好拿的,招工信息上写了,只要熟练工。也就是说,他们只要那些经常剁排骨,已经剁出水平剁出技巧来的工人。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