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第一章 魔戒

“王八蛋!混蛋!乌龟蛋!”林扬嘀嘀咕咕的骂着。

太阳底下,他的眼睛里隐隐有些湿亮,那是疼的厉害。任谁被八个彪悍的体院学生狠狠的揍上一顿都会痛苦一阵子,他林扬就正在疼,疼的厉害!不光腿疼、腰疼,而且边头也疼。

“看来一会儿真得要拍个片子,万一脑子打坏了,我可惨了!”林扬一脸哭丧。

林扬今年十七岁,是B市医科大学的一名大一新生。林扬的家乡在S省的一个小县城里,是一户普通的农家,族里出了这么一个大学生,一家人都欢天喜地,他上学那天,几乎所有的亲友都来送行。把林扬当场感动的一塌糊涂,指天划地的发誓,“我一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但一进入大学,林扬立刻就傻了,他满眼都是穿的花花绿绿的美女、阳光灿烂的帅哥,他们每一个人都说着标准的普通话,带着自信的笑容。林扬甚至有种错觉,他们每个人的身上都在发着光,发交耀眼而高贵的光芒。

第一次,林扬感觉到了自卑,什么学校第一名、县里前十名,一切的一切都化为乌,变的不值一文!

他于是每每会胡思乱想一番,“唉~老爸要是再帅一点,再富有一点,我大约也是个帅哥酷男罢!”又想,“嗯,老爸要是富有了,估计会包几个小的,不好,不好!”

此刻时六月天气,该死的太阳将大地烤的火炉似的,林扬的唇已经干的起了一层白皮,满嘴里都是沾沾的唾液。听着“知了知了~”的烦人叫声,林扬心里更躁,感觉更渴了。见不远处路旁的林荫下摆放着一个大冰柜,一位老太太正在那里叫卖着,林扬连忙加快脚步,到柜前买了一个冰柜嚼着,咬的咯咯作响。

正吃着,林扬突然发现冰棍上多了一片血红色,“唉呀!”林扬吃了一惊,原来他的鼻子又在流血,他顾不得冰棍,一把扔到地上,然后拿双手捂住。

他无名指上套着一个粉红色的戒指,鼻中的血满满的沾了一戒指。

林扬心里又气又苦,“王八蛋的体院!”他心里大骂着。

林扬一小时之前参加大学城举办的“老乡联欢”,唱歌的时候遇到一位音乐系的女生,名叫林乐乐的,林扬当时便呆住了。那小女人生的娇俏动人,他就没见过这么活泼朝气会说会笑的美女!见到林乐乐的第一眼,林扬就被勾去了三魂七魄,暗下决心一定要试一试,追求这个林乐乐!

要知道开学已经两个月,班里面早就成双成对了,可他林扬仍然孑然一人,每日只能以自家枪棒为乐,书本为友,好不凄凉。

没想到的是,林扬过去一句搭讪的话还没说完,更来不及欣赏美女的一颦一笑,听她的妙音香语,旁边就突的窜出一名一米八多的壮汉,那只大手在林扬肩上一搭,林扬就差点儿被压的趴在。

“兄弟,我们外边聊聊?”于是林扬就迷迷糊糊的被那位壮汉拉到花园后一片草坪前,这里空荡荡的没几个人,林扬暗觉不妙。

那壮汗响咳了一声,立刻由四面八方窜过来七名同样人高马大的壮汉。

“小子,你刚才在干什么?”那位壮汉面色不善的盯着林扬问。他有一双浓眉,国字眼,四方嘴,长的倒威风八面,而且此刻一脸凶恶,倒真能唬人。

林扬心里一突,他早就看出这几个是体院的,体院的人一向在大学城里横行霸道惯了的,没人敢得罪,于是咧嘴一笑,“这位同学,我和那位女同学是老乡,所以过去说说话儿~”

“啪!”林扬感觉脸颊一热,那位壮汉同学已经一巴掌抽在他脸上。

林扬捂着脸,惊呆了!他从小大人谁抽过他嘴巴子,先是愣,然后是惊,接着就是强烈的愤怒感和屈辱感,林扬死死盯着那位壮汉学生。

“啪!”壮汉又猛的抽了一巴掌,打的林扬原地一个转圈,“扑”的坐在地上,左颊肿起红红的一块,嘴角也流出一丝鲜血。

他只觉得脑袋嗡嗡的作响,双眼里金星乱冒。头皮一痛,林扬已经被那人揪着头发拎直了身子,“嘿嘿~~小子,你知道她是谁?老子的女人知道不?”

林扬暗骂,“知道你娘老子!”趁那人说话的时机,右拳“扑”的打过去,对方正在专心显威风、放大话,做梦也想不到林扬竟然敢还手。只觉着鼻子猛的一痛、一麻,伴着无数金星、银星、红星在眼睛里乱闪,他一声惨叫就捂着鼻子蹲在地上,指缝里鲜血沽沽往外冒。偷袭成功!林扬感觉一阵快意,直想放声大笑。

林扬那一下蓄势的久了,来势凶猛,人的鼻子能有多结实?林扬是学医的,他确定这个家伙的鼻软骨大约碎了几块,因为他似乎听到一声脆响,“咔咔~~”的那一种。

另外七个来助威的体院学生都呆住了,反应过来后,都怒叫着朝林扬冲过来,劈头盖脸的就一阵狠打猛揍。

林扬只护住头脸,任这帮人狠踢狠踹,咬牙不语。

拳脚雨点般往林扬身上落,一直打了足有一分多钟,突然,不远处传来一声大喝,原来学院的一名领导经过,见有人打架,立刻朝这边怒斥了几声。

几个凶汉不敢再呆,怕被认来人出来,搞不好会被开除,便拉着那位鼻血壮汉一溜眼的闪了,临行摞下一句话,“小子,你死定了!等着!”

林扬挣扎着爬起身子,一名脑门油亮的领导小跑着赶过来,见林扬狼狈无比,破头烂脸的,叹道:“他们是个学校的?你跟我说!”

林扬心里一暖,所谓领导都一般鼻孔朝天的走路,真难为眼前这位了!他似乎记的这个好像是临床学院的院长,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林扬道:“不认识,谢谢老师关心~~”

那人三十来岁模样,穿着西服,满面红光的,见林扬这样说,他皱着眉道:“我看像是体院的那几个混蛋!明天我去他们学校里说说去!太不像话了!”又问林扬,“你哪个班的?几年级?什么名字”

“我一年级三班的,临床系,一年级~”林扬老实回答。

油光脑门的领导点点头,笑道:“你不认识我?我就是临床学院的院长。”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硬纸卡,在上面写了几行字,然后交给林扬道:“去,拿着这个去咱们学校附院瞧瞧,他们不会收你钱。”

林扬接过卡片,心里微微感动,他虽然不在乎这点钱,但对方的关心却让他心头暖烘烘的直想哭,“谢谢院长!”

院长笑呵呵的拍拍他肩,“如果发现问题,你就来找我,千万不能大意,听见没有?”

林扬用力点点头。

院长看了看表,“我有个会,不能送你去,你就自己去附院。”

林扬连忙道:“我自己可以,院长您开会去吧,真是谢谢你!”林扬是由衷的感谢对方。

院长呵呵一笑,“能去就好。”又交待了几句,便转身急步走了。

林扬也不敢在原地久留,便迅速离开了花园,拿着那硬卡片去附院。

……林扬的鼻血顺着手指流到无名指上那枚粉红以的戒指上,戒指是林扬上周在地摊上买一只手指大的石狮子时免费送的。因为当时林扬嫌那狮子太贵,卖东西的老头儿竟然要十块钱,而林扬只愿意给五块。

老头当时一听就急了,“这个学生!我这东西都是九块钱进的货,你敢给这个价?”伸手从杂七拉八的“古懂”里挑出一枚戒指丢给林扬,“这个免费送你,你也别给我争了,十块吧,怎么样?”

林扬当时见那枚戒指通体粉红色,也不知道什么材料做的,非金非玉,顶端镶着一块红莹莹的光滑玉石,但玉石上缝开了无数细微的口子。

林扬当时一看就知道不值钱,“老伯,你坑人呢!这东西外边五毛钱一个,你拿它抵五块钱,我不要了!”扭头要走。

那老汉急了,一把拉住林扬,“这个学生娃!我服了你了,八块!不能再少了,成不成?”

林扬已经跟他缠了半天,早烦了,叹道:“算了,八块就八块,不过这个戒指还是归我。”就这样,林扬得了一枚破戒指。

他见许多同学都穿金带玉的,也就傻乎乎的把戒指带在手指上,引来不少同学笑他,但林扬不以为意,偏就一直带着。

血一沾到戒指中央那块红色的玉石,便快速的被吸进玉石的裂缝里,红光一闪,那玉石更显的红亮了,并显现出一抹妖异的光彩,原本存在的裂缝竟然都消失不见了!整个玉石变的光滑无比,浑然天成一样。

但林扬没机会发现这一切,他正捂着鼻子着恼,“完了!看来哪里内伤了!”

突然,一股温暖暖的气流从右手无名指上流入身体,循着手臂散布于全身,鼻血立刻止住。同时林扬身上的酸痛也倾刻间消失不见了。

“咦?”林扬大感惊异,不禁抬手看着自己的右手无名指,他明显的感觉到那股气流还在从手指上往身体里流动。

林扬立刻就看到了那枚戒指,细细的体会的一阵,没错!气息就是从戒指上传过来,然后再流入自己的身体。

“怎么回事?”林扬心里震惊无比,无数想法霎时间一齐涌入他的脑袋。

“难道你阿拉神灯一样?再不就是什么鬼戒?”林扬不禁一个冷战,连忙伸手去拔戒指,想将它拿下手指,最好能扔掉。笑话,这种东西千万沾不得,邪着呢!

但他使劲儿的拉了几下后,发现戒指像是长在了生上,拉的他手指通红也没把戒指拉掉。

远远的有许多路过的学生见一个浑身泥土,遍体枯草的学生在那里左手抱着右手呲牙咧嘴的使劲,都好奇的看上一阵,“不会是疯子吧?”学生们都想。

林扬的心里真是凉飕飕的,虽然是在太阳底下,他仍然感觉发冷,“果然是鬼戒!”林扬从小就爱看恐怖小说,感觉自己遇到了邪灵了。

他已经放弃了拔掉戒指的念头,因为方才差点将手指扯掉,可戒指还是稳稳当当的套在手指上。

林扬蹲在地上,对着戒指长吁短叹,“戒指啊戒指,不是我不想要你,实在是俺心里害怕,您老人家就行行好,哪里来哪里去,我逢年过节一字给你多烧纸钱。”然后又“阿弥陀佛”“无量天尊”的乱念一通。

可戒指依然套在手上,林扬惊的一屁股拍在地上,“完了!这回死了!”林扬就这么愣愣的坐在太阳底下,他竟然一点儿也不热,反倒希望太阳再暖和一点才好,因为他整个人感觉都冷飕飕的,好像四面八方有无数鬼怪在盯着自己。

“怎么办?”林扬心念电转,半天也没想出好的解决方法。

“将手指切了?”林扬一想到这个点子就一个激灵,“这可不行!老妈还不得哭死!”

“对!用锉刀锉他娘的!”林扬一跃而起,疯一样跑回宿舍,顺路在店里买了一把锉刀。

到了宿舍时,四人间的宿舍里没一个人没有,林扬知道那些家伙都还在老乡联欢会上爽着呢!他闷头坐在自个儿床前开始锉那戒指。

“丝丝~”每锉一下,林扬就疼的咬牙咧嘴,但锉了半天,林扬发现戒指连一点儿痕迹也没有,“见鬼了!”林扬怪叫一声,将锉刀丢到地上,愣愣看着自己的右手,看着那枚戒指。

“唉~~”叹了口气,“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林扬将身上的已经脏的不行的衣服都换了,又进洗浴间洗了一个冷水澡。然后跑到自己床坐着发呆,翻来覆去认真的观察手上的戒指。

戒指是粉红色,像两道合在一起的金属线,仅两、三个毫米宽,只在最顶端才微微粗了一点,上面镶着一块米粒大的血红色的玉石。玉石发着幽幽的光芒,有些诡异。

那股暖暖的气息仍然还在不停的流进林扬的身体,他此刻才发觉,自从这股气息流进自己身体之后,自己就一直感觉到精神百倍,好像全身都充满了力气。

“这气息是什么东西?”林扬闭目认真的感应那股在体内游走的暖烘烘的气息,但他脑中纷乱,不能定下心思,所以感觉一直若有若无,那些气息也变的捉摸不定。

试觉了几次,林扬便不再理会那股气息,又想起那体院的壮汉,“那一拳估计得让他做场手术,那小子绝不会放过我~”林扬想把事情告诉老师,又想,都是学生,我怕他什么?大不了再打我一顿,老子再把他鼻子打烂!林扬恶狠狠的握着拳头!

不多久,宿舍里的其它七个人都回来了,他们见林扬坐在床发呆,其中一个笑道:“林扬,是不是联欢会上被哪只恐龙强X了?看你委委屈屈的模样,没事儿!别人不要你,大爷我以后要你!我有钱!”说着掏出一块硬币在手心里丢了几丢。

说话的是一个面目黝黑的胖子,他叫郭凉,大家都叫他黑子。这家伙一米八五的个头,身强体壮,性格直爽暴躁,最爱以拳头说话,但与宿舍诸人的关系却很好。

“咦?不成不成!小林子我早包了!昨天刚给他十块。”一名高瘦的四眼朝林扬招招手,“小林子,来,给我们唱一段菊花残!”

众人都放声大笑。林扬笑骂道:“罗洋!你今天就让你菊花残!”说着拿枕头去砸那个瘦子罗洋。

罗洋嘻嘻哈哈的一把将枕头接住。

另外一个面目清秀的学生朝林扬眨眨眼,“林扬,看你一脸幽怨,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跟我们说说,兄弟们给你做主!”这人叫苏清,杭州人,说话软言软语的,但最能搞怪。

林扬张口欲言,又想,体院的那帮人据说和社会上的人都有联系,我何必连累同学?哈哈笑了笑,故意叹了口气,“还是死黑子眼力好,我果然是被恐龙强X了,现在还疼呢!”众人又笑。接着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联欢会上遇到的女生如何如何漂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