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第三章 灭门

一座三层小楼矗立在后院花园中间,雍容华贵的珠光宝气中透露着无法掩盖的世俗气息,一点也不像修真门派的超凡脱俗。

在小楼最高层的一个房间窗外,一个赤袍青年男子隔着虚掩的窗子,打量着屋内的佳人。

屋内,那名让他魂牵梦绕的天仙般的女子此刻就坐在桌前,只是她的身上,绑着一根小手指粗细的暗金色绳子,随着女子身体的微微晃动散发着若隐若现的金光。

这名赤袍男子,便是焚香谷的少主韩宽。

此刻的他已按捺不住自己心中的欲火,虽然后天就是自己的大婚之日,但每每见天眼前佳人倾城容颜,都让自己欲火焚身,时刻便想将其纳为己有。

韩宽推门而入,朝着桌前的佳上便栖身上前,脸上淫荡的笑着,手已不自觉的朝着对方身上摸去。

“怎么样,美人,眼前的楼阁便是你我二人的新婚之地,不如今晚我们就共渡春宵吧……”

蓝衣女子朝着韩宽怒目而视,啐声道:“滚开!”

本欲使用真气凭借声波将其震退,怎奈甫一运功,便觉丹田虚无,使不出半点力气,甚至连原本还能走路的双腿都突然间一软,险些跌倒。

韩宽见状,心花怒放,围着蓝衣女子来回踱着步,双手忍不住搓来搓去,一副垂涎欲滴的样子,片刻之后,便面带淫笑的朝蓝衣女子急扑而来。

“小美妞,可想死小爷了,小爷费尽心机,今天总算把你弄到手了,来来来,小爷这就好好宠幸宠幸你……”

说罢,再也顾不了许多,俯身便欲朝蓝衣女子脸上亲去。

蓝衣女子身子斜靠在床边,虽然双手被缚,然而双脚却还动得。见这韩宽越来越放肆,勃然大怒,拼得最后一丝力气,抬脚一蹬,将其踹到一旁。

韩宽一不留神被踹倒在地,倒不在意,拍拍身上的灰尘,淫笑着从地上爬起来,继续朝蓝衣女子扑来。

蓝衣女子挣扎着站起身子向一旁躲去,双手用力挣扎,想要将这绳子挣断,然而身后的绳索不知何物所制,虽只有小指粗细,却是柔韧异常,任凭她如何挣扎,手上的绳索却不见有丝毫松动,反而越绑越紧,深深陷入肉里。最为奇特的是,这绳索不但无法挣脱,而且似是对体内的真气具有极强的压制作用,此刻却是无计可施了。

韩宽看到蓝衣女子挣扎的表情,心中似是十分享受一般,仰头哈哈大笑一番,道:

“小妞,你就放弃吧,别说你一个柔弱的女子,便是那弥空寺的神僧,被这龙筋绑了,任他有通天法力,也是无济于事的,哈哈哈……”

一阵张狂的笑声之后,韩宽盯着眼前这将自己迷的神魂颠倒的女子,继续道:

“我知你身怀绝技,我韩宽不是你的对手,然而今日我有这龙筋在手,任你有再高的修为,也是逃不出我的掌心的。不怕告诉你,这龙筋,可不是寻常凡间法宝,此乃大和域日泉宗的至宝,是用那九幽怪物鬼域冥蛇的生筋,于黄泉鬼火之中淬炼七七四十九年而成,不但柔韧无比,还可压制修真人士体内真气,即便那日泉宗宗主,都视此物为至宝,此次若不是他有求于我爹,也是不会轻易把它奉送于我的,哈哈哈,哈哈哈……”

韩宽说罢,得意忘形的放声大笑,不禁淫意再生,重新奸笑着朝蓝衣女子慢慢逼来。

正在此时,只听门外“嗵嗵嗵”急促的脚步之声,韩宽心中不快,面色阴沉下来,似是知道要发生什么。果不其然,片刻之后,门外便传来“啪啪啪”的敲门之声,似是十分着急一般,随后便有一年轻女子的声音传来:

“少爷,少爷,老夫人请你去前厅!少爷,少爷,老夫人请你马上去前厅,有急事!”

韩宽心中不满,怒声对着门外之人道:

“有什么急事,非要现在过去,少爷我有要事要办,过不去,你去回付老夫人,说我过一会儿再去!”

门外女子一听,甚是着急,慌忙大喊道:

“少爷少爷,是有急事,有人打上门来,指名要见你,老夫人也挡不住,老爷又闭关未出,只得请你出面!”

韩宽听罢,心中一惊,迟疑道:

“是什么人?为何不让各位长老出面打发了,还非要本少爷出面?!”

“少爷少爷!来人是一个小孩儿,可是却武功高强,几位长老怕是他背景不一般,因此不敢轻易出手得罪,老夫人不知此人所来为何,问他又不说,只说点名要见到你之后再说,因此老夫人特命奴婢前来,请少爷赶紧前去!”

一个小孩?武功高强?会是什么人?韩宽心中思虑,自己也从未结识什么小孩,怎的今日会找上门来,指名点姓要见自己?当真奇怪。

韩宽百般思虑,依旧不得所以,却知此刻母亲急命,不敢再耽搁,因此虽百般不愿,却也无可奈何,只得应承道:

“好了好了,本少爷知道了,马上就过去,你先去付命吧。”

说罢,不舍的朝蓝衣女子看了几眼,笑眯眯道:

“小妞,不要着急,待本少爷去应付完了前面的事,再来好好宠幸于你,哈哈哈……”

说罢,转身朝门外走去。

来到门外,双手拍了两拍,只听“啪啪”两声过后,不知从何处嗖的蹿出一道黑影,出现在韩宽身前,俯身拜道:

“少爷,有何吩咐?”

韩宽回身朝屋内看了两眼,然后盯着眼前的黑衣人道:

“看好她,不要让她跑了,待本少爷回来再行处置。”

“是!”

说完,转身便朝前厅走去。推开小门,步入前厅,边走边喊着:

“是谁要见本少爷?”

却见大厅之上,自己的老母亲正端坐在堂椅之上,旁边丫鬟见到自己过来,都微微躬身朝自己行了个礼。韩宽走上前去,见到老夫人也不行礼,直接抱怨道:

“是什么事情非要本少爷出面,连老夫人都解决不了的,扰了本少爷的好事,哼!”

说着,朝堂下看去。

大厅之两旁,零零落落立着七八位长老,各持法宝,小心的盯防着一个少年。那少年一身黑衣,身高不足五尺,面像稚嫩,怎么看怎么像一个十岁出头的小娃娃一般。这少年见了自己,也不畏惧,倒是微微一笑,说了句:

“你便是韩宽?”

声音浑厚,却丝毫不像一个未成年的小娃娃的声音。

“正是本少爷,说吧,你是谁,找本少年又有何事?”

韩宽也不拿正眼瞧他,随把拉了把椅子,身子往上一靠,轻蔑地道。

“找你是要告诉你一件事情。”

少年不紧不慢道。

“告诉我事情?什么事,说来听听。”

韩宽依旧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少年迈开脚步,向前走了两步,引得几位长老慌忙上前阻拦。少年却好似没看到一般,只是一直盯着韩宽笑道:

“听好了,我此来是要告诉你,稍后会有人要来提你的脑袋,赶紧趁现在把脖子洗干净了好好等着,哈哈哈!”

少年说完,仰天长笑,仿佛江湖老手一般,没有一丝稚气。

“大胆!”

未等韩宽开口,一旁众位长老先是发怒,朝着少年喝道,手中利刃晃了晃,纷纷欲出手。

韩宽面带怒色的站了起来,朝少年走了两步,上下打量一番之后,道:

“想要本少年的脑袋,让他尽管来便是,不过到时候,说不定他看到的只是你的脑袋罢了!”

说罢,朝着众长老一挥手,道:

“杀了他!”

“是!”

几位焚香谷长老将少年围在中心,听到韩宽的吩咐之后,再不束手束脚,挥起利刃便朝少年刺去。离的最近的一位眼见手中长剑要刺到少年身上,一脸得意,正想着如何向少主请功时,却觉胸前一痛,低头看时,只见一柄青色长剑早已透胸而过,还未来的及收回手中长剑,便自此失去了性命。

少年一脚将身前尸体踢开,长剑挥洒,一道道剑气飞出,将来袭的武器全部挡回。

“你——你——”

韩宽惊的一时语塞,慌慌张张道:

“你是什么人?”

少年挥了挥手中长剑,笑道:

“既然你问了,便让你等死个明白,你只需记住两个字便可。”

“哪两个字?”

“暗——夜——!”

少年说完,挥起长剑便朝焚香谷几位长老攻去,一道残影还留在原地,已又有两人死于少年剑下!

“啊——快扶老夫人去后院——”

韩宽边喊着,边起身朝后院跑去,再也顾不得眼前的少年。刚刚跑到门口,身子却像风中落叶般倒飞了回来,远远摔在地上。

门口,另一位黑衣少年持剑而立,朝着跑过来的人一阵乱刺,片刻功夫,包括焚香谷老夫人在内的众人便全部死于剑下。

“啊——母亲——”

韩宽见自己母亲被杀,怒发冲冠,再也顾不上许多,抽出长剑便向门口黑衣少年攻去,却又被少年一脚踢了回来,重重摔在地上,半天起不得身。

几位长老正在围攻那位少年,见眼前突发惨状,纷纷大惊,却被那少年抓住机会,片刻全部消灭的干干净净。

如此,两个看似未经世事的少年,却将焚香谷大堂变成了人间炼狱。

少年收起长剑,看了看地上的尸体,面无表情,向前走了两步,对着门口的少年道:

“公子怎么说?”

另外一人抬眼看了看门外,淡淡道: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