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第二十八章 乌龟潭

蓝叶手掌轻轻一翻,光球便脱掌而去,嗖的一下没入水中,瞬间便没了踪影。

片刻之后,只听水中一阵哗哗之声响起,在离自己十几米远的水面之上,泛起阵阵涟漪,慢慢的一只小小的猪头从水面上露出,正瞪着两只圆溜溜的小眼睛四下搜寻。

当见到从岸边大树后面走出来的韦君和蓝叶后,头一低,再次没入水中不见了,只片刻,岸边涟漪再生,一只一尺来长,浑身赤红的小野猪从水中钻出,走上岸来,也不顾四下有没有人,身子使劲一摇,铺天盖地的水滴便向四周溅去。

蓝叶似是早有准备,身子一闪便消失了,只是韦君万万没想到会出现这样一幕,因此也没心理准备,正被溅了一身,一不小心还被溅到嘴里几滴,赶紧“呸呸”两声,十分不满。

自然,这出水之物正是号称飞山道人的野猪精了。

“飞哥,你过分了哈!”

韦君一脸愤怒,对着飞山道人一阵摩拳擦掌。

这飞山道人所化的小猪倒是一脸无畏的样子,趾高气昂的看看韦君,又看看从大树后面走出的蓝叶,道:

“这才几天,你们就来找我,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说吧,谁欺负你了,本座帮你报仇。”

一副大义凛然的表情,偏偏出现在这样一只娇小可爱的小猪脸上,让韦君又可气又无奈,倒是蓝叶无所谓的伸手便将它抱在怀里,轻轻抚摸着,像是抱着一只宠物般。

“哎哎,臭丫头,赶紧放开本座,男女授受不亲知道吗!”

“老实待着!”

蓝叶一只手拧住它的一只耳朵,微微一用力,疼的它一阵哀嚎。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宠物,要是再让我听到不中听的话,小心把你的耳朵拧下来烤着吃!”

说罢,手上又一用力,疼的小猪赶紧求饶。

“好吧好吧,赶快松手,我认了我认了……”

“这还差不多。”

蓝叶一阵轻笑,这才将手松开,重新在它头上摸了摸,似是十分宠爱,惹的这只小猪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望着韦君,似是在求助一般。

韦君抬头看看天上,轻咳一声道:

“今天天气真好啊,哈哈……”

“我靠,太不仗义了,一点主人的样子也没有……”

“哈哈,那个,百灵,我们还是换个僻静的地方说话吧。”

蓝叶对着韦君点点头,便抱着怀里的小猪朝身后的山里走去,韦君回头看了看乌龟潭,不知在想些什么,片刻之后便也跟了上去。

山顶之上,二人坐在一块大石之上,飞山小猪依然在蓝叶怀里。

“飞哥,这些日子不见,你还好吧。”

“好,当然好了,以本座的神通,区区世俗人间,难道还有谁能威胁到我不成,本座乐得清闲自在,要多好有多好。”

“我可听说前段时间,这里出现一头大野猪,被景区管理人员拿着猎枪围剿,险些被烧成烤乳猪,不知道那头野猪是谁哦。”

蓝叶手指轻轻在它头上一弹,戏谑道。

“咳咳!那个,那个是本座麾下小妖罢了,嗯,是小妖,小妖而已。”

“是吗?我可是听说野猪一族要想修成通体赤红,最起码要有千年修为的,想不到在这小小的山间,除了你之外还有第二头千年野猪精哦。”

“呃——那个……”

这爱面子的野猪精被蓝叶说的满脸通红,一时语塞,竟找不到合适的理由了。看的二人哈哈大笑。

“先不说这个,言归正传。飞哥,你怎么会跑到乌龟潭里去,要知道那边可是核心景区,你不怕万一再被人看见,通知景区管理员?猎枪的滋味你总不会忘记了吧?”

韦君看到飞山道人实在编不下去了,赶紧打个圆场,做人做事,总是要给对方留一丝余地的,这是他工作多年总结出的道理。

“哎,说来惭愧呀!”

没想到这一向高傲的飞山道人此刻突然沉静了下来,低着头回应着,一副无精打彩的样子,似是十分无奈一般。这让旁边的二人见了,倒是十分好奇起来。

“本座自以为凭着数千年的修为,在这区区凡间还不是横着走的,怎料前些日子,在山里面遇到一个老头儿,破衣破裤,不修边幅,一看就是一个老叫花子。

只不过这老叫花子倒是手艺不错,那日我正在山间转悠,远远便闻到树林里传来一阵阵烤山鸡的香味,一时泛了馋虫,便悄悄潜了过去。

正巧看到那个老叫花子在那里烤山鸡,看着那金黄酥脆的鸡皮冒出的油水滴在火里咝咝作响,本座一时馋性大发,便跑出去准备抢过来解解馋,谁知……”

“怎么了怎么了,赶紧说呀。”

二人皆是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看着欲言又止的飞山道人,催促道。

“谁知这老叫花子居然不怕我!知道我的来意,竟还跟我打起赌来……”

“打赌?赌什么?结果呢?”

听到这些,韦君更是好奇,要说一般人见了飞山道人,即便他未化成小山一样的本体出来,就算是现原样子,开口能言,已经是相当诡异了,再加上世人对鬼神妖怪的传说甚是恐怖,一般人见了会说话的野猪,一定会吓的落慌而逃。而这老叫花子居然丝毫不惧,甚至还跟它打起赌来,当真让韦君难以置信。

“打赌我抢不到他的烤鸡,他边吃边躲,只要我能在他吃完之前将烤鸡抢过来,自然就是我赢,那样的话他不但将这只烤鸡让给我,还答应一个月之内每天都来给我做一只烤鸡。而我若是输了,只需要一个月内每天到乌龟潭里去帮他捕几只白花鱼,让他天天有烤鱼吃即可。

最后的结果你们也知道了,不然本座为何天天跑去乌龟潭里,你以为本座是去泡澡啊。”

“这——”

韦君和蓝叶听在耳中,惊在心里。

别看这飞山道人化成的小猪跟宠物差不多,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但实际上他二人是清楚的,这可是一只地地道道修炼了几千年的野猪精,要说有通天彻地的神通可能有些夸张,但对于世俗凡人来说,也是跟天神一般的存在了,以它的本领,怎么可能抢不到区区一个老叫花子手里的烤鸡呢。

二人一脸诧异的盯着飞山道人,一时竟沉默起来。

飞山道人被惊的心里发毛,也不等二人提问,顾自说了起来。

“我知道你们好奇,我怎么会输给区区一个老叫花子。不蛮你们说,到现在我都还没弄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儿,要说那老叫花子吧,身上明明感应不到一丝真气的存在,我可以断定他并非修士,但无论我怎么移动,始终会慢他半拍,最后本座甚至不惜冒着惊动附近居民的风险,准备用出我的仙法来,结果……结果……”

看着二人更加诧异的目光,飞山道人简直无地自容,干脆闭上眼,也不看二人,大声说了起来,似是给自己壮胆一般。

“结果每次本座刚一运气,还未出手之际,就被他用一根破木棍子破了气势,空有一身庞大的修为,就是始终用不出来,那种有力无处使的感觉,本座已经不知多久没有体会过了,现在想想,还心惊胆战……”

说到这里,飞山道人身子微微一颤,似是十分恐惧一般。

韦君和蓝叶对视一眼,各自从对方眼中看出了震惊之色。

三人皆是一阵沉默,各有所思。许久之后,韦君才打破了沉默,对着飞山道人道:

“飞哥,依你所说,那老叫花子当真不是修士?”

“嗯,这个我当时也不敢相信,后来每天晚上都会在乌龟潭附近出现,我会按时将所捉白花鱼交给他,他也是径自将鱼烤来吃,期间我曾多次探试,都未感应到他身上有任何能量量子波动,完全是凡间武林人士的感觉。

要知道,修士与武士虽然都是利用天地间的能量,但修士更多的是以强大的功法调动天地间的能量为己用,而武士却是不断炼体,将能量存于自身肉体之中,化为自身力量,这二者有着本质的区别,因此这一点绝不会有假。”

“倔猪说的对,修士与武士的区别十分明显,这一点单凭体内的能量波动就可以区分开来,不会错的。”

蓝叶听完飞山道人的话,确认道。

“好吧,既然你每天都要与他见面,那今天他来的时候我们一同见一下不就知道了,想必这人也并非什么大奸大恶之辈,不然飞哥现在早变成烤猪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