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第18章 梅花开了再来

林清浅尴尬的站在原地。

原来顾长庚误以为是顾伯在敲门,怪不得让她进来。

心里正寻思要不趁顾长庚尚未发觉,她出去让顾伯进来,顾长庚却因“顾伯”迟迟没有动静,疑惑的回过身。

眼神对了个正着,林清浅尴尬不已,顾长庚愤怒还夹杂一丝不明的情绪。

迅速拿过干净的长袍披在身上,顾长庚咬牙切齿道:“林清浅!谁让你进我房的!”

林清浅吓得一个激灵,连忙解释道:“我刚刚敲了门的!是你自己让我进来的!”

顾长庚后知后觉想起来,脸色越发难看。

篱园内只有他和顾伯,听到敲门,自然会以为是顾伯。

林清浅小心打量顾长庚神情,咽了咽口水,干笑着小步小步往后退。

“呵呵……那个,我让顾伯进来帮长庚哥哥上药。”

说完,林清浅脚底抹油,飞快的溜出顾长庚的卧房。

顾长庚脸色又青又红的站在房内,直到顾伯进来,轻声喊道:“少爷,老奴给你上药?”

顾长庚从思绪中回神,敛下眼眸,“嗯”了一声,任由顾伯上药。

“顾伯,谁许你让林清浅进来的?”

顾伯上药的手顿住须臾,道:“老奴见三小姐在少爷被老夫人关进柴房时,给你送药送食物,才自作主张让三小姐进来的……”

顾长庚眉头不着痕迹微蹙,打断了顾伯的话,“你知她给我送药的事?”

“是的,前日老奴前去老夫人院里想替少爷求情,是三小姐拦了下来,怕老夫人火气未消,老奴去了会火上加油,还告诉她偷偷去看望你的事,让老奴放心。”

顾长庚棱角分明的脸上露出沉思表情。

顾伯犹豫了下,“那下次老奴不再自作主张让三小姐进来?”

“罢了,让她进来吧,我倒要看看,她到底打的什么鬼主意!”

顾伯笑而不语,给顾长庚上了药。

林清浅站在一株梅树下,树枝上花骨朵含苞待放,淡淡的花香沁人心脾,她情不自禁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口。

顾长庚一出来,见到的场景便是,梅树下的小姑娘嘴角上扬,面容姣好,合上的眼睛睫毛纤长,微微抖动,像蝴蝶美丽的羽翼。

春夏留意到顾长庚,小声提醒道:“小姐,小姐……”

林清浅“嗯?”了一声,顺着她目光往后看,黑白分明的眼睛浮现了笑意。

“长庚哥哥,你上完药了,伤口还好吗?”

顾长庚回过神,面无表情的道:“无碍,你来篱园有事?”

“没事,就是想来看看长庚哥哥,顺道带些糕点来给你。”

顾长庚又默不作声,林清浅尴尬得脸上的笑都快维持不住。

整日像个人形冰雕似杵着,不能多笑笑吗?

林清浅抬头看向这株腊梅树,换了话题,“再过几日这梅花就该开了,届时我来长庚哥哥这里摘些回去做梅花糕,可以吗?”

没等顾长庚回答,林清浅抢先道:“就这样说好了,长庚哥哥不许反悔!我今日先回柳园了,等梅花开了,我再来看你。”

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喊了春夏一声,她脚步轻快的出了篱园。

那道小身影消失在门口,顾长庚收回了目光,看了眼含苞待放的梅花,迈开脚步回屋。

跑出篱园,林清浅气息微乱的放慢脚步。

刚才她故意不给顾长庚拒绝的机会,这样下次去篱园便有了借口,她真是太聪明了!

回到柳园。

在凳子坐下,搓了搓冰凉的小手,林清浅道:“春夏,方才四妹给的桂花糕,你去喊秋冬过来一起吃了吧。”

“是,奴婢这就去喊秋冬姐姐。”

过了一会儿,春夏回来了,脸色不太对,眼眶微红,身后的秋冬则一直低着头。

林清浅察觉不到一样,眉头一皱,问道:“出什么事了?”

春夏搅着手中的帕子,“小姐……”话音才落,秋冬撞了一下她的胳膊,她话又顿住了,又恼又无奈的表情。

林清浅再问,她眼神闪烁回了句,“没事。”

目光在两人身上流转,林清浅突然道:“秋冬,把头抬起来。”

秋冬却将头埋得更低,恨不得埋进自己胸前藏着。

“把头抬起来,听到没有!”

秋冬双手死死抓着自己衣带,缓缓将头抬起来,看清楚她脸的那一刻,林清浅心中怒意翻腾。

“谁打的你?!”

秋冬眼睛红红的,白皙的脸颊上是鲜明的巴掌印,半边脸都肿了起来,难怪进屋后便一直低着头,不敢抬起来。

“小姐,都是奴婢自己做错了事,才……”

“小姐别听秋冬姐姐胡说,根本不是她的错,是李嬷嬷!今日我们去老夫人院里后,李嬷嬷见了你给她戴上的银钗,便冤枉秋冬姐姐偷了小姐的首饰,还动手打了她!”

秋冬拉住愤愤不平的春夏,示意她别再说了。

虽小姐这几日待她们和善了不少,可李嬷嬷是小姐的奶娘,小姐怎会为了丫鬟责罚自己的奶娘。

忍住心中怒意,林清浅盯着秋冬问道:“你可跟李嬷嬷解释,这银钗是我亲手给你戴上的。”

“奴婢说了,可李嬷嬷她……不听奴婢的解释。”

林清浅脸色阴沉的可怕,气的重重拍了一下桌子,吓得春夏秋冬“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以为林清浅要发火,两人正想开口求饶,林清浅大声喝道:“不许跪,给我站起来说话!”

两人站了起来,惶恐望的着林清浅。

往日小姐发火虽可怕,可今日娇小的身体却散发一股压迫气息,让她们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去,把李嬷嬷给我喊来!”

“是,奴婢这就去。”

片刻,李嬷嬷喜出望外的来了,这阵子,林清浅可是第一回主动找她。

“小姐,你喊老奴来是有什么事吗?”

林清浅眼神冷冷望着她,“李嬷嬷,谁让你打的秋冬?”

林嬷嬷看了眼秋冬,迟钝的没有察觉到林清浅怒意,还笑眯眯的邀功。

“小姐,老奴正想跟你禀告此事,秋冬这贱丫头手脚不干净,竟敢偷你的银钗,老奴今日已经替你狠狠教训过这贱丫头,她日后定不敢再犯。”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