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神农卷

    沐无烛与顾子清的关系越来越好。两人也越来越亲密,下人们也是如此觉得,但只能私下小声讨论,不能明面提起。

    姜伯何常不知道两人的事,不论是问过魑隐还是魅归,他常听到下人们聊起。然而他也不能多说什么,也不想再管,他现在只是担心着沐无烛的身体,只剩下八天时间了…

  姜伯站在院门外无奈轻嘘一声,也觉得寒冷。

    【秋长庭】

  秋长庭内,沐无烛静静坐卧在软椅上,身上盖着一层狐裘绵毯,离他不远就是几盆通红炭火。他身后就只有贝儿一人,贝儿替他斟满热茶然后静静站在人身后。

    秋长庭外的院内有一棵枯树,雪白的地上,树的下方周围是一些被雪覆盖的枯叶显得格外凄凉。沐无烛就这样静静得看着这棵树,小雪飘落,他喜欢欣赏雪景。

    “咳咳…咳…”

  沐无烛用锦帕捂住嘴咳嗽,贝儿担心地看着他。他拿开锦帕,避过身后贝儿的目光,垂眸淡看着锦帕上的点点腥红,血迹中带着毒的印记。连忙将锦帕藏于袖中。

    顾子清缓步走来,眼神示意贝儿退下后,双手轻搭上人的双肩轻问:“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

  他反脸过来,顾子清俯身吻人额间。

    他看着顾子清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剩下的时间已无多,而他也不想让对方看着自已死去,所以有必要想想让孤子清离开他了。

    恨他就好了…

  顾子清不知道对方想什么,只是握着那双依旧冰冷的手坐在了沐无烛身旁敛眸软语:“无烛,我有办法救你了  ”

    “嗯?”

  顾子清伸出一支手抚摸人的脸庞轻笑又认真:“无烛,我有办法冶好你的病了,是神农卷。”他拿到神农卷了,神农卷一直在玄皇城。

    神农卷,一卷医理密文极为珍贵。上面记载了很多关于病与解毒的方法。但,上面的文字极为特殊,只有人类能看明白。

    沐无烛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他也听说过。没想到这些天,他去找神农卷了…

    沐无烛淡笑道:“真的吗?这些天你就去找这个?”如果真的可以,他就可以跟他在一起了。

    不纶对方的真正身份是什么…

  顾子清从衣袖中拿出一张卷起的复古羊皮递到他手中:“你看看!”他是魔,自然是看不明白。

    “嗯!”

  沐无烛轻点头,将羊皮卷缓缓打开,目光看着羊皮卷上密密麻麻的文字,来回扫动,直到看到了银血环蛇毒的解法,脸色有些苍白,双眸微垂看了一眼顾子清。

  “找到吗?需要什么,我去找来!”他说。

    沐无烛收回目光并未让人察觉不对劲淡笑唇半启而念:“龙须草,紫腥子,婪魅株,还有芊泽花…”

    “就这些吗?”

    “嗯,就这些。”将羊皮卷折好还给了顾子清。

    “这个东西你还是拿给姜伯吧,他是一位大夫,这东西应该对他有些作用!”顾子清将手中的神农卷再次递给入了人的手中。又连忙起身道:“我现在就去找这些东西!”

    沐无烛一手将他拉住,顾子清反脸看着他不解。“子清,先不忙去找那些东西,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顾子清想开口说些什么,可是看到那双眸子就不再多言,手反握着对方轻吻唇应道:“好!”

    【青陵】

    午后,沐无烛派人通知了一下姜伯,并让人将神农卷交给姜伯后便与顾子清坐着马车去了青陵。

    青陵是离帝都不远的一个山谷,同样是白雪皑皑,白茫一片。沐无烛掀开车帘,眼看快到了地方,脸上的笑意更为明显了。

    颀子清看着人脸上露出笑意,伸手抚人发丝,神情柔和淡笑问:“你要带我去什么地方,竟会让你这么高兴?”

    沐无烛收回目光放下帘子反过脸淡笑道:“很快你就知道了!”

    顾子清疑惑看着他。

  马车在雪地中停下,顾子清下了马车,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梅林,梅花的红色在白雪皑皑中极为显眼。四面有山,大片梅林的中央留出一条路将它分成了两半。那条路过去,是一个竹木板小岸,那里有一个湖。

    寒风轻拂,再远的地方也能闻到梅香。

  顾子清回过神来扶着沐无烛下了马车,顾子清替人撑着梅伞,沐无烛看着梅林,吩咐了一下车停在那。两人便缓缓走入梅林之中。

    湖水微漾,红晕的梅瓣有些洒落在那水面,洒落在两人身上,好看极了。沐无烛伸手扯紧身上的披风,顾子清见状伸手帮人理了理。

    沐无烛微低头轻笑道:“这里很美吧,我只告诉了你一个人。”也就说这个地方只有他知道,而现在是两个人,除了他,还有顾子清知道了这里。

    “嗯,很美!”他看着他,曾经的冷嘲讽笑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温柔,只属于面前这个人的温柔。

      他很高兴,因为沐无烛将这里告诉了他,说明沐无烛信任他,而他也同样信任对方。

    “子清,我们做个约定好不好?”他看着湖面淡淡开口。

    “你说,什么约定?”他问。

  沐无烛轻笑了一声:“明年我们还要来这里一起欣雪。”  

    “好!”

有他这句话就足够了,沐无烛知道自已的劫数,却做了一个未知的约定…

    赏完了雪景与梅林,顾子清替人撑伞离开。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凭空出现一群黑衣人,他们就站在两人不远处,手中持着寒光利剑,散发出杀气看着两人。

  顾子清不屑扫过面前的一群黑衣人,沐无烛敛眸而看唤道:“魑隐,魅归,魍九,魉夜!”话落的瞬间,四个隐卫出现,黑衣人的首领见此命令:“上!”

    所有黑衣人与沐无烛的隐卫打成一片,黑衣人的数量很多好像是三方人马。顾子清也抽出了长剑帮忙,护着沐无烛。

  沐无烛同样的持剑不留情的杀着黑衣人。心的刺疼让他捂着胸口咳嗽,黑衣首领见此而冲,沐无烛快速躲过却还是慢了一步,长剑划过人手臂,鲜血溢出晕染白袍。

    “无烛!”

    “主子!”

  顾子清见人受伤杀红了眼,怒气与杀气肆溢令所有人不得退后了一步。“鬼月!”冷冷一唤,手中的长剑剑身化红,顾子清手中的鬼月剑似乎感受到了主人的愤怒而散发出剑气。

    顾子清来到沐无烛身边,鬼月剑浮空不停斩黑衣人,很快,所以黑衣人全部成了尸体。

    魑隐,魉夜,魍九去查看黑衣人的身份,魅归小心走来递沐无烛包扎伤口。沐无烛就靠在顾子清怀里被人按着不能动弹,魅归低着头就当什么没看见。

    很快,魑隐恭敬走来汇报道:“主子,今日刺杀的人有三方,分别…”

    “退下吧!”还未等人说完,沐无烛将他的话打断,他不想听…

    魑隐看了一下他令命退下,其他几人也是如此。

  沐无烛反过脸看着抱着自已的顾子清淡道:“放我下来吧!”

    “你知道他们是谁,对吗?”顾子清松开了手放开人,丹凤眸看着他问。

    沐无烛只是苦笑轻点头,这些人他岂会不知?三方人中有一方定是自已的父亲…

    他知道,却从不会去揭开那层黑布,只因他失望甚至是疼痛…

  看他这样,顾子清不再多问,而是扶着人,替人撑伞上了马车…

    【沐府】

    回到沐家北居院,姜伯生着怒气看着沐无烛手上的伤,原本他是笑脸迎人却再看到伤后变成了黑脸。

  顾子清撇开脸喝茶不去看人脸色,就坐在沐无烛身边。

  姜伯走来走去,最后终于开口骂道:“臭小子,我说过多少遍了,让你尽量不要出门!你看看你!身体没好瞎折腾!”

    说到身体,姜伯忽然想到了神农卷,神色暗淡了下来,气得他无奈坐于椅子上。

    顾子清见人不骂了,再放下茶杯开口道:“无烛,我现在就去找药,晚上回来!”无烛淡笑点头:“小心一点,快去快回…”顾子清应了一声便起身离开。

    待人一走,沐无烛神色暗了下来。姜伯罢了罢手撤退所有下人无奈叹道:“那个药谱我看了一下,你没有告诉他药引吧!”

    “嗯…”

    姜伯再次叹息道:“帝龙胆,没有它做药引,你给的药方只能压制三天的毒性,若三天一过,毒就会不断复发,你要想清楚…”

    沐无烛淡看着茶杯不语,这些当然他知道。帝龙胆是根本不可肯能拿到的。八天的时间足够了…

    〔鬼界〕

  【鬼宫帝都】

  弄羽进了鬼宫,鬼宫外阴兵镇守,他小心翼翼进了宫殿,大殿内没有一个人影,只有幽冥玉柱与鬼火宫灯盏。

  碧石阶上,两把帝椅散发着阴深的黑气,弄羽仔细一看,便瞧见这两把帝椅都是有密密麻麻同样大小的黑骷髅头组成。不由咽了一下口水。骨雕桌案上是一件东西,那应该就是鬼玺了。

    弄羽走到殿中央后行礼跪拜道:“魔族弄羽奉魔君之命特来送群魔之宴请两位鬼帝!”

  声音在空荡的大殿内遍遍回响。纱帐随风微动,一阵强风吹来,只见一团黑雾,万魂呼鸣,眨眼间两把帝椅间,一把帝椅上坐着一人。

    此人穿着暗红色的繁长华服,衣袍延长至碧石阶好看至极。他身上还系挂着复杂的黑珍珠珠链,华服的花纹倒像是骷髅。

    阴白的肤色,眉间阴冷玩味,三千墨发松挽,帝冠而系。狭长的红色双眸带着邪魅,纤长的食指间戴着一枚墨骷髅。

    好看的睫羽扇动,眉宇冷冷一挑冷道:“请贴呢?”

    弄羽看了一眼连忙低下头,他有些被惊住。他知道,此人便是鬼帝若…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