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蠢兔子不蠢了

但,究竟是怎么回事……

白洛被人抓住的手腕先是一惊,看人的手松开后,感觉被人碰到的地方在发烫,在对方又说了“兔子”二字,紧张许久的心最于放下了。他以为对方会认不出自已,所以为此而紧张担忧着,不过现在好了……

人此时外表的模样与景谙无异,看着不再是少年模样了,那原本稚气的脸,此时变得俊美了,然而呆呆爱脸红的毛病还是没有改掉。只见人好看而清澈的桃花眸子一笑,他继续着手里的动作,将手中的帕子浸湿给人擦拭着身体,开口:“洛儿来这,只是为了伺候天尊沐浴!”见人眉间轻挑,他继续说道也不忘给人擦拭:“我之前一直担心”

“担心什么?”

“担心洛儿长大了,天尊不认识我了。”

景谙眼眸隐忍着,内心从来没有此时这般不定的浮燥。只是表面伪装得地很好,在人擦到第四下时,他再次抓住了人的人,然后自然地从池中走出,衣袍披上,他看了一眼愣在原地的白洛:“时间不早了,去休息吧”说着,转过身正准备走,却听到身后的人问道:“天尊为什么不抱洛儿睡了?洛儿只想跟天尊睡!”他站了起身,双眸看着人的背影。目光坚定若然。

他敛眸沉默地听着身后的人开口,却不会转过身去看人。

“洛儿只想抱着你一起休息,不想睡在那冷冷地方,我想和你睡在一块儿!”毫无顾及,也不在像曾经那般弱小害怕了。

待人将话说完了,一直沉默的人终于开了口:“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今日之事莫要再提,好好反省!”冷然的语气已显示出了人的不怒而威。十指紧握过后松开,他迈步走了出去,仅留了身后沉默一人。

咚咚咚……

咚咚咚……

“吱——呀!”的一声,景谙打开门,只见白洛正站在门外,两人仅一尺的距离,他不由感觉有些不太适合应白洛此时的样子,原本又矮又小,突然与自已一般高,换作谁都会不适应的。

究竟是谁给了他丹药……

眉心微皱,景谙转身进屋道了一句:“进来吧。”白洛闻言应声迈步走了进去,门再次关合上。

彼此相对无言而望,他犹豫了许久还是决定先开了口:“天尊不问问我为什么来找你吗?”

景谙手一顿,却还是抿了口茶问:“为何?”

“对于刚才的事,我没有想要反省,天尊。”见人眉心一挑,寒厉之气不减,他却若无其事地继续道:“景谙,我喜欢你!”

景谙外表只是淡然,其实内心早已掀起风浪。他第一听人唤他的名字,抗拒着。

那人脸色已渐渐寒下,冷道:“不过五岁之童,何谈情字?再者,更是这龙阳之好,你是从何处学来的?!”

“没人教我,景谙”他坚定地看着人的双眸一字一句道:“我喜欢你,从小就喜欢!从跟着你开始;从睡在你怀里开始;从你抚摸我的头开始;就一直很喜欢你!”

“啪啦——”

一声杯碎,景谙厉声道:“够了,出去!”

白洛看了他一眼:“我相信你不是无情的……”话落,走了出去。

待人离开后,他伸手揉了揉眉心,从没想到过白洛会变成这样。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