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冥界两帝

威严而寂静的幽都在血色中庄严华贵,与鬼界三帝不同,冥界是由两大冥帝撑控,一男一女。

而众人只知冥帝花墓,不知冥帝妖卿。而十界也曾传闻,冥帝妖卿乃历代冥帝先祖,被封于神界九重殿禁阁数千年,后才因几界大战,天下大战才方以从禁阁逃脱,回了冥界后一直休养着,此后从未有人见过。

此时,幽都的宫城中,只见冥旗飞扬,那气势庞渤的宫殿上方龙飞凤舞在赫青墨匾上刻下“玄冥宫”三字,狂妄不羁。

而玄冥宫殿内,只见幽火烛明,冰冷的大殿中央跪着一个女人,女人着一身血红绫罗裙,一头暗红色微卷的头发。仔细一看,这不正是在林城的绿犹吗?

只见人没有了在林城的气势,反而狼狈不堪,两支玉臂撑着地上支撑着身子,明显是受了极重的伤,此时她正小心翼翼地看着上座两把帝椅上的冥帝,身子微微颤抖不语。对于冥帝妖卿她可是极其惧怕的。

而此时上座的两人,妖卿没有看下方之人,也未开口。悠闲自得。一头玄墨青丝,垂至腰际,耳旁一缕半束垂挽,带帝冠,一双月魄凤眸半敛带笑,凤眸嫣红一笔如枯井之潭深不可测。阴白肤色,薄层半启微张却又默语,食指间带着一枚帝戒。一身暗紫色华服繁复垂延至地,云袖衣襟等地方用紫缕银线纹以缨络,人的腰间则系着鬼面铃。对于他的性格,冥界众人都知道,那就是:冷漠如尘,残暴过极。其原则:反驳者诛,惹事这废!

而坐在妖卿旁边的,便是花墓了。人的一头白色微卷长发披散而下,白色眼眸显得异常的阴深恐怖,在人左眼下方有一朵血色的梗结花,苍白的面貌毫无血色,嘴角总是挂着似有似无的笑容。她穿着一身黑色血纹锦衣,腰间一条血色腰带,将完美的身材衬托得更加完美。尖耳下方戴着一对妖冶的金纹圆环,此时她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下方的绿犹,“这么说来,汝把林城给丢了,连灵朔也没弄到,还被了大半修为,汝回来做什么?”花墓手支着下巴。

绿犹闻言,身子一僵忙道:“属下,属下本快要得手,奈何灵朔天尊出乎属下的意料用了‘天喻罚'将林城……灭得个一干净,还将属下弄得这番模样……”

只在一瞬间,上座的花墓幻身移至人前,手捏住人的下巴迫使人抬头对视,冷笑开口道:“错了就是错了,足解释什么?”不等人开口继续道:“到是你的野心可真是不小,嗯!”捏人下巴的手狠狠甩开。绿犹依旧跪在地上,只是这次身子更加抖得厉害,慌忙的开口:“属下只是…只是一时鬼迷心窍,被他人蛊惑,望陛下明查!”

她嗤笑了一声,余光看了一眼妖卿,只见人身影极快,一手死死掐住绿犹的脖子,而对方睁大着两眼,想要反抗却因重伤而力不从心。

“消逝吧!”音一落,手中之人化作一堆绿骨灰尘。这才花墓才满意回了上座,而妖卿没有丝毫意思却道出一字:“脏”

她双微敛半垂,淡淡回应:“知道了,下次不会在您面前解决了”暗地就行……

【天界】.尘朔宫

白洛回到尘朔宫后,没有急着吃那颗药,他在等,他要等一个机会再长大。而今晚就是最好的机会。

自从那天后,天尊没有再和他一起睡了,而是让他自已选一处房间。他当然选了离景谙寝阁最近的房间,每晚睡觉,都不是那么舒服,想着还是和天尊睡较好。

而每次他去对方寝阁时,对方却给了自已一大堆书,而且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做完。

这仿佛就像是在避开他一样,然而小兔子注意到了这一点,也只能乖乖听话了。

夜间,夜幕渐渐降临,天上的夜晚与凡间无异,只不过是天上的星星离得更近些。仿佛伸手便能碰到似的。

“咕噜咕噜……”玉壁上雕刻的麒麟口中流涌一股又一股冒着热气的泉水流汇入浴池中,共七头麒麟。浴池很大,殿内到处是热气白雾,纱帐在雾气中若隐若现。

景谙半身没入池中,身倾靠在池璧上,修长的身体在水中若现,三千墨发浸入水中被打湿贴人身上。他伸出手,手背贴着玉额双眸垂闭,却是叹息一声,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由于人不喜仙娥伺候,便让那些人都退了出去。

正当此时,悦耳微动,轻轻的脚步声渐渐接近人,景谙也没有睁开眼睛,只是眉间微皱。

感觉到来人蹲下了身,一支修长白皙的手伸出,拾着绵丝方帕准备浸入池中打湿却被人一手抓住了手腕:“不是命令不许进来吗?”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