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交易

  紫之月映入高空。一个身影走入鬼界结界,百鬼城内有恶有善,全是鬼民与鬼兵阴兵。

    这里与冥界,阴界一样,阴深邪气重,弄羽左右看了看,咽下一囗气继续前进。他必须过百鬼城到鬼宫帝都将手中的请帖交于两位鬼帝。

    自古鬼界原本就设有一帝,而自四千年前鬼帝凌一人攻上神界后,就再设了一帝——鬼帝若。从此鬼界就有两帝。鬼帝若是由鬼帝凌挑出来撑管鬼界政务的。有传闻说,鬼帝凌受了伤一直在休养。

    他送帖子,也很想见见这位鬼帝凌,他也有听过关于这鬼帝的传闻,鬼帝凌曾一人攻入天、仙、神界,想来一定非常厉害。

    穿过阴祟桥,桥下之河“咕噜咕噜”水声翻冒。很快从水中浮出几个女人的头,她们身上不停上爬,四肢攀爬着阴祟桥身,个个面对弄羽。全身是血,爬过的地方都有血迹,长头发湿湿哒哒滴落着液体,不知是血还是河水。

    弄羽冷眼看着她们向着自已的方向缓缓爬来,喉咙不停发出诡异的“咯咯”声,他知道这些是水鬼,而且还是阴祟河的水鬼,这阴祟河的水鬼是最为恐怖凶恶的。只要有人从这桥上过,就会被她们托下阴祟河吃个精光。

    看着这水鬼逼近,弄羽不由后退了几步,拿着请贴严声道:“我是魔君派来请你们鬼帝的,还不快退开!若是耽搁了事,小心你们永不抄生!”

    几个水鬼闻言,停止了爬动,互看了一下。最前的水鬼发出“咯咯.”声并阴深开口:“找鬼帝?你想找哪位鬼帝?说说,便放你过去。”女人发下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又很快敛下。

    弄羽轻松下了一囗气又很快紧惕看着她们回答:“两个都找!”

    “呵呵……他说两个都找…”一个水鬼阴阴笑道,另一个水鬼发出“咯咯”声说:“就他?…凌帝大人岂是说见就见…”

    “就是……”

  其他水鬼议论不断,最前的水鬼没有再说一句话,等着身后面安静下才再次开口:“小子,你拿的请贴根本无法请凌帝”

    “为何?”

    他不解看着她。

    “这四千多年了,凌帝没有接任何界主的请贴,所以这次也一样”

    弄羽犹豫了一下恭敬道:“无论如何在下也一定要将请贴送到,希望各位能让一下。”

    几个水鬼互看了一眼,然后看着最前的水鬼爬过一边入河后,都纷纷无趣陆续离开。

    “咕噜咕噜”

  所有水鬼没入水中后,弄羽才真正松了口气继续前进,方向鬼宫帝都。

    〔人界〕

    沐无烛缓步轻走过长庭,清寒的风微微拂面,触碰了他的鼻尖。

    “梅花开了…”他闻到了寒梅的清香,垂眸间变得更为暖和。贝儿小心跟在他身后,听到公子说梅花开了开心笑道:“那真是太好了,公子最喜欢梅花了!”

    沐无烛看着她轻笑了几声,接着又是咳嗽。贝儿连忙上前扶着他担心道:“公子……”最近公子的身子越来越差了,她老是经常能听公子的咳嗽声,但每次公子都说:没事。并嘱咐她别告诉姜伯和子清公子。

    沐无烛罢了罢手,轻摇头:“没事…”贝儿放开了手,便见人缓步向东徨阁而去。

  【东徨阁】

  魑隐低头沉默站在姜伯面前,只见姜伯招了招手让人退下,他似乎知道了什么,一脸愁眉脸,皱着眉又是无奈叹气。

    现在只有为沐无烛把脉才能确定了……

  “吱——”

    沐无烛推开门进入后又将门关合,看到姜伯后双眸微垂随后连忙恢复很自然向人走去,就像往常一样:“姜伯,又让我喝药吗?”沐无烛走近才看清人身后没有药,正准备开口,姜伯迅速抽出手紧紧扣住人手腕替人把脉。

    沐无烛没有意料到姜伯会突然这么做,反应过来想避开,却还是慢了一分,看着姜伯拧皱着眉,沐无烛沉默了。

    姜伯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而且可以看出些苍白。许久姜伯松开了手带着些无奈看人,想开囗却感到很难很无力:“无烛……”

    沐无烛平静淡笑看人,嘴角的笑意让人感到刺目。

    “姜伯,我还剩多少时间?”他问。

    姜伯转身不敢看他,那手竟有些颤抖,无奈叹息一声,仿佛他瞬间苍老了许多。

    嘴唇嚅动很难开口一般:“…半个月……”

    半个月后正好是沐无烛二十岁生辰,圆清大师的话再一次应验了。沐无烛活不过二十岁……

      沐无烛端起茶杯呡饮了一口垂眸淡淡道:“半个月,足够了…”

    是的,半个月的时间对于他来说已经足够了。足以保护沐家全部人性命,足以阻止他的父亲…

    姜伯知道他所说的足够是何意,而他也不能阻止沐无烛,因为这是沐无烛必须做的最后一件事。

    屋内两人都沉默着,沐无烛平淡地喝着茶。阁门外,贝儿“啪!”的一声推开门,进屋后行了个先看着两人道:“姜伯,公子,皇上派人来接公子进宫。”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姜伯早已习惯。因为沐无烛是暗中右相,这么晚传召沐无烛进宫都是有事相商。

    沐无烛放下茶杯起身淡笑道:“知道了”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坦然走了出去。

  姜伯静看人离去。暗中的魑隐也跟着人离开。

    【皇宫  】

  屋顶之上的人看着马车缓缓驶进重重宫墙,被云遮住的月亮缓缓上升高空,月光洒下照映清人脸。此人竟是顾子清!

  顾子清眯眸见马车入了宫后,连忙悄然飞身入了宫。

    马车在龙呤宫外停下,沐无烛下了马车轻看了一眼。门外的一个太监连忙上前恭敬道:“大人,皇上已经在殿内等候。”

    与往常一样,皇甫义肆一召见沐无烛,就将侍卫与所有下人撤离,门外就只留一个侍监。

    沐无烛轻点头缓步走上石阶推开了沉重的殿门。

    顾子清站在最高处看着这一切,有些疑虑这么晚了沐无烛怎么会来这里?

    他看到沐无烛出了府便一路跟了过来。

  龙呤宫也算是皇甫义肆的寝宫之一,通常后宫妃子是禁止进入这里的,就连皇后也一样。

    沐无烛伸手推开复古的大门走了进去又很快将门关上。

    龙呤宫很大很大,到处都是宫灯与丝帐,直入眼中的是那九五至尊的龙椅。另一侧珠帘后就是皇甫义肆的寝室。

    皇甫义肆此时就坐在龙椅上,一身紫龙服,缨络珠环绕着。发丝帝冠系束,眉宇似剑,丹凤眸子带着些危险半敛着,散发着帝王之气。

    见到沐无烛,那双眸子缓和了许多,宫内的气氛也随着缓和了下来。

  沐无烛走上前,就站在殿央映微行礼,声音不大不小足以让对方听见:“参见皇上!”

    皇甫义肆嘴角抹过笑意轻声道:“免礼!”

    “谢皇上。”

  “沐尊吴已勾结内外大臣,估计半个月后便打算纂位,今日朕又得到消息,他已经得到了半个兵符不得不除!”另外半个兵符在他皇甫义肆手中。

    皇甫义肆的每一句话都让他感到沉重:“陛下,微臣想与陛下做个交易。”他不想如皇甫义肆所愿除掉自已的父亲甚至是整个沐家。

    “哦?”皇甫义肆玩味看他,从龙椅上起来向人走去:“说说,什么交易?”

    沐无烛垂眸轻咳了几声接着道:“臣不求别的,如果微臣阻止了家父并将他手中的兵符交于陛下,只希望陛下能放过家父以及沐家全部人的性命。”

    这个是肯求也是请求。

    他能理解面前的这个人,要他除掉自已的父亲是根本不肯能的。沐尊吴,你生了一个好儿子,可你从未把他当儿子看…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沐无烛静静站在原地等着他的回答。皇甫义肆沉默了许久在人面前停下,终于,唇半启而开:“朕只给你三个时辰,三个时辰一过,朕就派兵包围沐家捉拿你父亲!”

    沐无烛,这是朕给你唯一的机会,也是唯一的自私……

    意想不到皇甫义肆竟会同意,沐无烛微愣看人淡笑行礼:“谢陛下!微臣告退了”转身便要告退。

    一支手拉住人的手,并将人拉入怀中,皇甫义肆牢牢抱着对方。

    沐无烛挑眸淡道:“陛下,这样君臣不礼!”

    这一幕,正好没入顾子清眼中。顾子清袖中十指不自觉紧握,他所看到两人抱在一起的画面,让他觉得刺眼,碍眼…

    “君臣不礼?呵…”皇甫义肆轻笑了一声在人耳边轻言:“无烛,你知道我对你的心思,就让我抱一下…”

    他喜欢一个男人,而这个男人是他的暗中右相,也是反臣的儿子。他就是喜欢,喜欢他在梅林间拂雪净尘不染,更喜欢他的笑颜与他身上的淡淡梅香…

    皇甫义肆对他的心思,他之前并没有察觉更是不加在意,没想到…

    沐无烛伸手将腰间的双手拉开,淡道:“皇上,我是沐家的人,也是男人!”这一句话将他与他的距离彻底拉开。

    未等人再次开囗,沐无烛缓步走了出去。

    皇甫义肆沉默站在殿中看着消失门前的人,眸中带着伤感…

    出了皇宫,沐无烛静静坐在马车内,伸手掀开马车窗帘垂眸带着暖意看了看天空,一片片白雪又开始飘落了。他欲收回目光,便见离马车不远前站着一个熟悉的人影。马车缓缓接近那个人影,沐无烛借着灯火才看清那人是顾子清。

    “停车!”

    马车停在顾子清面前,沐无烛掀开车帘便下了车,走过去在人面前停下轻咳道:“咳…咳…子清,你怎么来了…唔…”

    未等人将话说完,顾子清一手拉人怀,吻住人唇,舌尖撬开人贝齿与人缠绵。沐无烛看着人,没有拒绝也没有推开对方,只是轻闭双眸同样吻着对方。

    他能听到自已的心跳声,还有沐无烛的…

  许久,顾子清松开了人伸手抚摸着人的脸庞,那白皙的脸上竟慢慢爬上了红晕。沐无烛睁开双眸同样看着对方带着一丝疑惑,他不明白孤子清为什么会对自已…

  而自已为什么没有推开对方。

  两人呼吸间竟有些急促。

    “我来接你回家!”他竞对一个人类动了心…

    命运就是这样吗…

  沐无烛轻笑点头也不再多问只说一个字:“好!”回家…

    孤子清是第一个这样对他说话的人:接他回家…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