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活不过二十岁的人

  看他身上穿的不是之前的衣袍,姜伯再次开口而问:“怎么这么久才回来?难道你又出去了?!”还是又出了什么事?

    烤暖了手和身子,沐无烛站起身来坐在了顾子清旁边的椅子上,丫环连忙沏了杯茶给他。对于姜伯的这个问题,沐无烛只是淡笑问答一个:“我哪敢再出去,不过是衣上沾了些东西,我换衣袍罢了!”

    希望如此…

  沐无烛反脸看着孤子清轻声道:“对了,我们还没用膳了”又连忙吩咐道:“贝儿,去备膳!”

    贝儿是沐无烛的侍女,一个伶俐的丫头。贝儿应了一声连忙退了出去。

    顾子清原本想说不饿,奈何那丫头应得极快,而他又想到自已是魔,沐无烛可是凡人,凡人不吃东西便会更弱,也只好默看。

  吃过午膳,沐无烛便带着孤子逛了整个沐府,一路也没有遇到沐尊吴,兴许是他不在沐府。

    北居院占沐家府邸的一半,其中北居院内也有着几个圆院与阁楼,还有长庭。阁楼分为:东徨阁,西雨阁,南栖阁,北雪阁。园子是两个花园,分别种着不同季节的花。院又分:主院,竹清院,落书院,凝遥院等四个院子和秋长庭。

  这些顾子清已经知道了个大概,而沐家的另一半院居叫南院居,格局布置似乎与北居院并没有太大的差别,只是人多了很多,气氛很严紧没有北居院那般轻松感。

    沐无烛带着他走过南院居,几乎也逛了个大半。直到过了一个名为紫居阁的地方,沐无烛没有带人进去而是直接越过。顾子清停下脚步看了一眼那紫居阁门被一把大锁锁着,而这里感觉看守的人很少。

  沐无烛转身注意到了他的目光是看向紫居阁的,于是上前淡笑问:“想去看看吗?”还未等人反应,沐无烛已经拿出一把钥匙向锁走去。

    “咔嚓!”锁打开了,随之是门被推开的:“吱嘎——”声。

  顾子清走上前便听人道:“这里是我娘与两个哥哥的灵堂!”

  紫居阁内布满红帐,一眼便看见了三个灵位安置在高桌上。中间的灵位便是沐无烛的母亲,两旁便是他的兄长。灵牌上分别刻着三人的名字:沐无轻,紫欣月,沐无忧。

  灵位前是许多点燃的油灯,而其它地方都是白烛。他仔细看了一下,这里很干净,似乎经常有人来打扫。

    沐无烛跪下拜了拜灵位然后起身看着三个灵位淡道:“他们三个人都是我克死的。”

  “怎么会…”顾子清疑惑不解看着他,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这么说。

    “从我生下来,娘亲就身体不好,在我六岁那年因病缠身最后离开了我。两个哥哥,一个十岁,另一个九岁,在我七岁那年相继离开…”

    还有一件事,他未说出囗。沐无烛淡笑而过在他眸中的悲凉被那温和取代。

  “走吧,我再带你去别的地方。”

    “嗯”也许他不懂凡人还曾不屑这些弱者,但眼前的这个凡人让他改变了许多看法。

    离开紫居阁,紫居阁的门重新被锁上,逛完了整个沐家后,天色已经不早,两人重新回到了北居院,这一天一直在下雪,天气越来越冷。

    姜伯在客厅命人备好晚膳,好酒好菜招待顾子清。一顿饭下来,姜伯被人扶下去休息,沐无烛也喝了些酒,也有些微醉不适。

    “剪秋,你带着子清公子去西雨阁休息吧!”沐无烛用手抚了抚眉吩咐道。

    “是,公子!”剪秋笑着转脸看向顾子清:“公子,跟奴婢来!”

  顾子清轻点头与沐无烛告别。

    【西雨阁】

  打发剪秋后,顾子清将灯烛熄灭后,换上夜行衣轻松念了个诀幻身到了屋顶。

  站在高处,俯视着下方寻找着沐无烛的身影。他想知道对方去了哪里。目光扫了扫院子的每个角落。看到了沐无烛走进了南栖阁。顾子清飞身跳落到离南栖阁不远的一棵梧桐树上静静听着里面的动静。

    沐无烛推开了南栖阁门,进去一眼便看到背对着自已的姜伯。所有丫环小厮都自觉退了出去顺便将门关上。

    姜伯转过身来坐在另一旁,桌上是一个已盛满药的玉碗。姜伯看了一眼桌上的药又看了一眼人没好气道:“还不快把药喝了!身体那么弱还敢跑出去!”

    沐无烛轻咳嗽了几声,走了过去将药喝完,坐在一旁。

  姜伯无奈叹道一声:“今天中年又出事了吧,是你爹吗?”沐无烛微微一愣垂眸轻点头。

    说到这个姜伯就来气:“你那是什么爹啊?哪有父亲派人杀儿子的…  ”

  沐无烛打断他的话:“姜伯,这么多年,习惯了”

  对,已经习惯了,父亲恨他,他是知道的,他也不会怪父亲这样做,毕竟是他害死了娘与兄长…

    什么?!父亲派人杀儿子?

  顾子清在梧桐树上将两人的话听得清清楚楚。他没想到凡间还有这样荒唐的事。都说虎毒不食子,没想到…

  只听姜伯又是无奈一叹,接着提警道:“这几日你就待在家里,不许再跑出去,好不容易才将身子骨调理好了些。”

    “是,我知道了!”沐无烛为自已斟了一杯热茶,他自已的身体只有他自已清楚。

    “那云清寺的老和尚真是胡说八道,还说什么活不过二十岁,哼,你小子的身体还不是被老夫治好了!”想到云清寺老和尚的话,他就气得胡子直瞪眼。

    这事还得从沐无烛出生时说起。沐无烛一生下来,在当天云清寺的主持:圆清方丈便到沐家拜访。当时的圆清方丈与现在一样都很有名望,受所有百姓尊敬爱戴。

    没想到他来看了一眼沐无烛便叹声对沐尊吴说:“可悲,此子活不过二十岁…”之后又说了接下来要发生的,然后离开。

    圆清说的话都灵应了,紫欣月与沐无烛两个兄长的死就是最好的例子,沐无烛是活不过二十岁的人,这是整个昊轩国都知道的事。

  这也是沐尊吴厌恨沐无烛的原因之一。

  已是深夜,姜伯也有些困了起身道:“时候不早了,你也赶快休息吧!”

  沐无烛准备起身送他,却见姜伯罢了罢手走了出去。

  待姜伯一走,沐无烛走到书柜前取下了一本书,将书翻开一页,寒风从门外吹进来,将门吹得半开。只好走过将门关上。

    顾子清转身准备离开,谁料脚下“吱咔.”的一声清响,让他待在了原地。

    沐无烛走出门外,双眸一挑淡道:“何人?”

    顾子清变了变嗓子:“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这就离开!.”话落,脚下一踩树杆飞身离去。

    贝儿走过来,将手中的披风给他搭上:“公子怎么呢?”

    沐无烛手抚披风领上的暖绒淡笑转身:“没什么,不过是一只猫儿罢了!.”又道:“你去睡吧!”

  待人进屋,贝儿疑惑看着梧桐树:“猫儿?”

    一辆车马车行驶在沐府外停下,沐尊吴从马车上而下,管家德福从府内出来迎接,一进府,沐尊吴便直接去了书房。

    他坐在书桌前看着德福进门将门关上后启嘴而问:“事情办得怎么样?”

    德福躬着身低头恭敬道:“回老爷…失手了…”沐尊吴此时脸上不喜不怒,整个书房压抑着。许久沐尊吴才开囗:“下去吧!”

    “是!”

    德福行了礼后便退了出去。他真不明白,为什么老爷要派人杀了少爷呢?每次想开囗而劝,却感到无力。

    管家的失手沐尊吴是意料到。沐无烛身边有隐卫,他派出的人不易杀。

    【西雨阁】

  回到西雨阁后,顾子清换回了衣服斜靠软榻上,双眸一闭薄唇半启:“出来吧,都跟了那么久了”

  一阵强风吹进,转眼间便见一个黑衣男子坐于桌上,手中还拿着一本书。男子看着榻前的顾子清念道:“没劲!”

  顾子清睁开双眸并没有坐起身,只是挑眸皱眉:“弄羽,你来做什么?”

    “那你又来做什么?”

    弄羽与顾子清是同僚,身份都是魔族的幻魔。

    弄羽不答反问到让他不想开囗,甚至是无视对方。

  见人不回答自已并且还无视自已,弄羽只好无奈拿起手中的书向人说道:“你想不想知道那个叫沐无烛的人类?这是阴阳薄,我从冥界一个朋友那借来的!”

    这一说,顾子清还真有些反应命令人道:“说!”他想知道沐无烛的结果。

    “好吧!”这家伙怎么对一个凡人那么上心啊?!

    弄羽翻开阴阳薄,找到沐无烛的那一页,准备开口念出,却一脸惊恐与奇怪的表情翻书道:“怎么可能会这样?!”

    顾子清挑眸看人:“怎么了?”

    “你自已看!”他将书翻到那一页把它扔给了顾子清。

    顾子清稳稳接过书,便见书上是这般写的:沐无烛,二十岁必亡矣。便没有了任何字。这短短的九个字注定了那人的生死结果。

    大好年华,却在最不该死去的年龄上死去…

    顾子清将书扔还了人,暗自决定,一定要救沐无烛。弄羽似乎看穿了人的想法,如泼冷水般开口:“我劝你还是别救他,别忘了魔族的规定!”他想了想自已来的目的继续道:“对了,半个月后便是群魔宴,魔君邀请了其他界主,到时候你可别缺席,否则后果你是知道的  !”说着,弄羽打开了一扇窗子跳了出去。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