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第五章:王府侧妃

一路上,夏纪的眼睛就没有停下打探过。王府好大,路铺的很平整,白墙青瓦,都有围墙分别将各个院子或花园独立分开,在一些围墙上都还有镂空的石窗。花园里置有假山,还种有不同的草木,花草,不时还有小鸟飞进来玩儿。在王府里还有一汪活水,在湖旁有一排长廊,长廊两头各有一个飞檐的亭子,在湖里面种有荷花,不时还有几只锦鲤游起来,想不到像司煜那样的人还有这种兴致!

王府还真是大,走了好会儿才到正厅。反复浮现在我心里的是,有钱!这才是真的大佬。要是在我回去之前也能拥有一样一座宅子,睡觉都要笑醒了,哈哈。

在月梨的引领下,来到了正厅。此时已有一位女子坐在哪里等候了,一身蓝绿色高腰襦裙,在披一件蓝绿色透明轻纱,两臂上搭有一个红色的纱帔,肤若凝脂,略施粉黛,纤纤玉手,长得真好看,慢条斯理的正喝着茶水,真有气质。虽然我不是沉鱼落雁,好歹也是五官端正。不过呢,我这个人就是喜欢长得好看的。

等我到达大厅门口时,她看见我就站起来了,我也只好往里走。

“王妃来了。大婚可辛苦?”女子巧笑倩兮地问道。

我们两个站在一起,突然觉得我真的比不过人家,真是比不过。不由得让我想起以前那些宫斗剧,表面笑嘻嘻,心里恨不得对方死。

“还行,还行。”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得嘿嘿嘿的打哈哈了。

“你就是姜侧妃吧?”

姜月笙,月笙,怎么听怎么好听,人如其名,人家长得还这么漂亮。在来的路上听月梨说的,侧妃叫做姜月笙,是商南国的丹宁公主,不过国已破,现在她已经不是公主了,四个月前嫁到王府的。

国都没了,看来他们的婚姻可能没有关乎国家利益,入府时间也不算短也不算长,看来司煜很喜欢她啊。像我这样来历不明的人都可以坐在正妃位置上,为何,她却只是个侧妃?在他们这种时代,不都是嫡为尊吗?为何姜月笙才得了一个侧妃名分?不过呢,也不关我的事,等事成之后我就可以走了,这毕竟是人家的家务事。

而后,女子抿纯一笑“对,我就是姜侧妃,王妃请坐。”

月梨就引我坐到上坐去了,其实坐上去还挺不自在的。

“妹妹也请坐。”我也忙说道。

坐下后姜月笙又笑了笑,“哪里话,王妃看起来没有我年岁大,可唤我姜侧妃即可,尊卑还是要讲究的。”

“……那嗯好,喝茶喝茶。”我拿起盖子抿了抿茶,好尴尬。

坐了一盏茶功夫,司煜便回来了,一身紫色朝服,头束紫金冠的高挑身影进来了。有权有钱,而且还颜值特高的人就是不一样,走路都带风。想来是司煜‘放学’了吧。

“王爷”姜月笙起身道。我也起身。

“嗯。”

“王妃安好,姜侧妃安好。”这是司煜身后的白川。司煜虽然话不多,但是却并没有给人冷漠的感觉。

“饭菜已经命人备好了,王爷可以用餐了”

不一会儿,便有丫鬟们铺好桌子,菜都上齐了。司煜上坐,我和姜月笙分别坐在左右,不禁感叹,古代有权就是不一样,只要想,妻妾成群,左拥右抱都是唾手可得的。

其实也可以看出司煜并不是那种贪恋美色之人,也不是那种奢侈浪费之人,餐桌上只有四五样菜式,并没有一大桌菜,不由得对他好感上升几分。只是他这个人藏的太过于深,猜不透他。

“桑阳村遭遇水患,久灾未得到解决,我向皇上请命去一趟,治理水患,一去少则半月,多则一月。月笙怀有身孕不便同我前去,那就夏纪你陪同本王前去吧。”司煜慢条斯理的一边为月笙夹菜,一边说道。我感觉我就像一颗特大号灯泡。

what?我着实一惊,一则侧妃居然怀有他的孩子了?一则……

“为什么要我和你一起去呢,我能起到什么作用?”我有点不满道。这跑腿的活怎么这么快就揽上我了。

“难道爱妃忘记昨晚答应我什么了?”司煜提醒道。一口爱妃爱妃的也不觉得拗口。

“额,去就去!”我不满的说道,结盟嘛,要讲信用的,王妃之位可也不是白吃白喝就混得来的。

用完餐后就回水云轩去了,躺在小院里的小榻上晒晒太阳,王妃就是好啊,凡事都有人伺候,饭菜又好吃,又还有工资拿,岂不快哉!

“月梨啊,你也过来坐坐吧啊,你多大了?可有喜欢的人了?如果有,我可以给你说媒的。”看在一旁站着这也挺辛苦的。登时月梨就不自在了,脸红红的。逗逗月梨还挺好玩的。

“回王妃,奴婢今年15岁了,王妃胡说什么,月梨没有喜欢的人。”月梨娇嗔了一下。月梨看夏纪不是那种刁钻霸道之人,便也就口无遮拦了些。

嘿,小丫头还说谎,脸都红的像朵花儿了,就是不知道月梨喜欢怎么样的人呢。15岁在古代也该成婚了吧,像我这个年龄恐怕都是大龄剩女了。

“月梨你可以给我说一下你们国家啊,我来天炽过也不久,不太了解。”既然司煜给我安排了个富商之女的身份嫁进王府,做戏当然要做全套了。

“我们天炽国在殷农国,夙瑶国,还有商南国中比较强一点国家,不过现在商南国不叫商南国了,叫做百丘国。姜侧妃就是商南国的公主殿下,只是后来商南国破,新皇上位改名为百丘。”

“姜侧妃是落难公主?怎么还有机会嫁到你们天炽国呢?”

“王妃不知道?以前商南国一直都向我们天炽国进贡的,从小姜侧妃都会来我们天炽国玩,王爷自从母妃过世后,都不喜欢和皇宫女眷还有兄弟姐妹玩,但是王爷却好像没那么排斥姜公主,而且从小就有交集,除此之外,姜侧妃还和王爷同出一师门呢,所以关系还是比较好的。”

“看来你们王爷还是比较喜欢你们姜侧妃的。”这不是废话吗!

“不过好像很多人都知道,姜侧妃以前在商南国时,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少将军傅轻云,据说他们都婚约都定好了,自国破,后来姜侧妃嫁入王府。”

“呃,……或许真的是真爱吧。”看不出来,司煜还好这口。夺人所爱?还是两情相悦?。

月梨又接着又说“王爷被封爵后就住在齐王府,王爷的母妃辛妃娘娘在王爷九岁时就去世了,王爷是排行第二的皇子,可是王爷这个人天生就有些冷漠,可是我知道王爷心地善良,也从不苛刻下人。”

看她一脸崇拜的样子,哎。

说着说着,月梨便就停不下来了,给我说天炽什么地方好,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果然女孩子都是话匣子,打开了难收回了。

王妃当的还挺闲的,有人配聊天,宫廷之事我也不想参和,只希望能平平安安的到可以离开时候就可以了,一天就这样又过去了。待到傍晚时分,来了一个人,说是管家,长得到是和眉善目,年纪也应该在五十左右。

“王妃,王爷特让我来通报您一声,叫您准备好,明儿个辰时出发,不要耽搁了时辰。”管家说话也和气。

管家这正准备转身走时。又回身来补充道“王妃若是有什么需求尽管跟我说。”

“嗯,谢谢管家。”管家微微颔首表示客气了。其实,在他这么多年来,很少见到像王妃这样跟下人们客气的主人。

霖凤宫

贵妃塌上一个着装华丽女子,正躺在贵妃塌上扶额假寐。

“你说这司煜还真是狡猾,就会在陛下面前表现,居然主动提议去桑阳那个鸟不生蛋的地方,居然一点记性都没有,看来上次的苦头没吃够。浔儿也是没有出息,也不知道博取陛下的青睐,整日游手好闲,尽是一堆狐朋狗友。”

“娘娘,王爷天生皮相姣好,又生得聪慧,王爷自有分寸的,您不用过于忧劳,王爷如今年岁也不小了,自个儿会打算的。”琉璃在一旁道。

琉璃是萧贵妃的丫鬟,也是贵妃的得力助手,从小就陪着萧舒容,萧舒容也是琉璃为亲近之人,像刚刚那番话也是断不能让旁人听了去的,也只有在琉璃面前抱怨抱怨罢了。自萧舒蓉封贵妃后,后宫之中那些怨毒的眼神也是更加锋利了,能对对贵妃忠心不二,而且头脑灵巧的心腹也独独一个琉璃了。

“罢了,随他去吧。那纸墨来,我给爹爹封信。你出宫,亲手交给爹爹。”

司煜往桑阳而去,唯恐爹爹之事暴露,望爹爹不要掉以轻心。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