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第一章:缘起清平

“荒唐啊真是荒唐。”一位打扮粗糙却又有一些书生卷气的中年男子咂着一口茶说道。“你们说,咱们天炽的二王爷还真是荒唐,居然为一个女人,在登基大典上跑了。放着好好的皇帝不做,却偏偏做那痴情郎,哎,真是。”说完还略带一些可惜的口吻。

“自古就只听说爱江山的,居然我们这天炽国呀居然出了个爱美人儿不爱江山的。”

哈哈哈,又是一阵哄笑。新帝登基当天,居然撂挑子不干了这事儿已经在天炽都过去一年了,没想到在这空闲之地还是有人扒出来当做茶后闲谈。放眼看去,很多人都觉得为了一个女人而放弃帝位怎么说都觉得不值当,可也有少数人觉得难得情深。

“你们懂什么?在这里瞎嚷嚷,你这样说是因为你没爱过。人生在世,难得为人不顾身一次,要是老娘,能为我放弃皇位,我还真就非他不嫁了。”茶馆里的老板娘来添茶的功夫来插上一句。

若真要像老板娘说的那样,这可得从头说起了。

“我去,这是哪啊?这是什么破玩意儿啊,导航能把我导到深山老林啊。”夏纪拿着手机左右捣鼓着。

本来打算放假一个人出来到山里游玩几日,放松放松,走错路不说,居然手机导航还打假。夏纪拖着小行李箱气鼓鼓的在找路,清平山啊清平山,一个人都没有,还真是清平,要是死在这儿怕是没人知道。

夏纪只顾着寻路,天渐渐黑起来都没发觉,明明是原路返回啊,就像鬼打墙,怎么都转不出去,阵阵山风吹来,不由得心里发怵。

“手机怎么没信号了,真倒霉,真是喝口凉水都塞牙!”

一个人本来就不安全,根本就不敢乱喊乱叫,要是引来野兽那也是完蛋了。没有办法,只有先找个庇护所了,在山里虽有一些小路,可终归不平坦。

“这破箱子,要是装有东西早就扔了你。”

一路上夏纪一直碎碎念,仿佛在试图打消心里的恐惧。快要绝望了时候,前方似乎有光,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一下子夏纪像有了动力,哒哒哒直往前方奔。

终于赶到一个山洞口,却只有一团篝火。突然从背后一把剑放在了夏纪肩头,吓得夏纪一惊,冰凉的触感直逼脖子,我去,真刀啊。

“大,大哥,打,打,打劫吗?我没有钱,只有那个箱子了,要,要什么只管取,不够我,我,我回家给你拿!”

“说,你是谁?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一个男子声音从声后传来,原来不是打劫,登时心安的一些。夏纪轻轻捏出剑身,不着痕迹的把剑推往一边,立马剑走被男子当回肩头,居然拿的是真家伙,吓得夏纪一动不动,轻轻转过头来。

“大哥,演戏嘛,不用那么当真的。”在夏纪打量男子的同时,那名男子也在打量夏纪。这个人还真是清秀,身高目测挺高的那个样子,一身黑色的紧身衣,更衬的身材的挺拔,总之一个字,俊!就像是古代人,不会穿越了吧!我只是来旅游的啊。

“谁和你演戏,说!哪里来的刺客?”

“别啊,我就是随便出来玩玩儿的,找不着路了,能不能和你一起出去啊,我手机没信号了。大哥,拍戏嘛,不用那么投入啦!”夏纪提醒到,其实心里也隐隐觉得不安。

看着黑衣人的冷静并不像开玩笑。

“奇装异服不说,还满嘴说着我听不懂的,再不说我可别怪我动手。”这个女人真是,不只行为怪异,着装也是奇装异服,衣服连个袖子都没有,成何样子,那裤子材料也是从没见过。

这时夏纪才真的确定这很诡异啊,他是来真的。求生欲很强的夏纪马上用手捏住剑,差点就要跪下来了,只求大侠饶我一命啊。慌乱之中看见,原来身后还有一个人啊,躺在用草铺好地上,不过面色发白,还有汗珠淌下,好像受伤了。

“喂!你那个朋友好像受伤了,看他面色是不是受伤了,而且还发烧了。大哥,杀了我也没用啊,我又打不过你,对不对?万物皆有灵,更何况我们无冤无仇,佛说救人一……”

“闭嘴!”

看这个女子行为夸张还聒噪得要紧,打量一番觉得没有危险性,这才放下警惕,收起手中的剑。

夏纪看着哪里躺着的男子,我是一身紧身衣,不过更加华贵,有黑色宝石镶嵌在腰带,肩头袖口还有银黑色纹理刺绣。尽管受伤了,不过气势并不受影响,看他的气质,非富即贵,看着别人受伤可怜的模样,有点于心不忍。

虽然刚才那个人剑指着自己,不过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嘛。

“喂!你朋友受伤了,你不打算去找医生吗?”

“医生?”

“大夫!”

“……”居然不说话了。

“我有发烧药,给你朋友吃点吧。一直烧下去,脑子会瓦特的。”

黑子毛衣觉得这女子好生奇怪,奇装异服不说还满口稀奇古怪之词。

说完,夏纪便在哪位男子好奇惊讶中打开行李箱,待取出几片药片后,正准备给躺着的男子吃时,突然手里的药被抢过,都还来不及反应,我就被捏住脸给被喂了一颗。

正打算把药喂进地上躺着的男子口中,药一把就被黑衣男子抢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喂进了夏纪口中。

“咳咳咳,你干什么?”此时被呛得面红耳赤的夏纪气呼呼的说。

“怕有毒,你先尝!”

“……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毒死他了,我跑得掉吗!!”

差不多过了一盏茶功夫,见我好端端的也没事,便放心的给受伤的男子按量服用了,喂了一点矿泉水。

“这是什么,样子这么奇怪?容器也这么奇特?”

看他一副担心的样子,也懒得和他解释了。

“水啊,矿泉水,干净的,瓶子嘛有什么稀奇的?真是乡巴佬。”

“矿泉水?”

姐知道你没见过,也没听过,懒得和他解释。

渐渐的,那个受伤男子好像没有呀之前那么难受了,过了一会儿,便虚弱的睁开眼睛了。这个人真是,睁开眼睛就更好看了,不过好像有点高冷,突然夏纪觉得自己好像地上的黑泥,他就是天上白云。我呸,这是什么破比喻,那有把自己说成泥的。一会儿那个男子便说话了。

“白川。”白川,这个名字还真是清秀。

“属下在!主子放心,现在已经摆脱刺客了,现在很安全,不过现在只有我们两个,在明天天微亮之前,影卫会赶到。刚才服下药了,主子的伤可要紧?”

“没事!”

喂!是我救了你,居然都没说声谢谢,真是没礼貌!和那个木头墩子还真的像。真是的算了,他们那德行,估计也讨不到什么,不杀我就算不错了。说完,那个受伤的男子有闭上眼睛休息了,折腾个大半夜还真是累,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还是先休息。实在太累了,便睡着了。

我梦见我在一片起雾的森林里,看不见前方,又是在我走失的森林。怎么办,我好害怕,“有人吗”在前方忽然出现一个人影等我去追他的时候他又不见了,突然从梦中惊起弹了一下冷脚,一脚过去,直接把昨晚烧的碳火踢的烟灰纷飞,还好醒了没烧到脚。

皇宫内。

“爹爹,昨晚调派的杀手都落空了?”衣着鲜丽,头饰繁华,姣好的面容让人不由得想多看两眼,虽然粉黛柔和,但是却难以掩饰一股凌厉气势。

“你现在贵为贵妃,虽然后宫无后,后宫还不是你一手遮天?为何还念念不忘当年的事,毕竟是你自己亲手铸成的。”头发有几丝花白,脸面沉稳,却又带有几分威严。

“哼。”女子轻哼,“那又怎样?我要的不只是这些,后位我可以不争,可为何他对她就是念念不忘,怎么都择不干净。是那个贱人该死!为何还要留着她的儿子,更该死!”说着说着,面色渐渐变得狰狞起来,死了就算了,但偏偏死的不干净,为何这么多年过去了,连个死人都争不过,不由得眼睛里泛起点点水雾。

“舒儿,何苦为难自己,帝王家本就无情,何必去争这点点稀薄的…”

“好了,爹,你不懂,你回去吧,后宫爹爹不便久留,还是早些回去吧。女儿自己的事情自己打扫。”萧贵妃打断丞相的话,因为她不想听见这些话。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