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第四章任务

老者的一句话,引起轩然大波,众人或是大声喝骂,或是小声交流,但眼神都充满仇恨。

这句话问得阮易初很懵逼,问的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于是他没有回答,然后他看向地上躺着的三人和趴着的不断挣扎的风长弓。

“血毒?”阮易初惊诧道。

“你是人祖后代?”阮易初刚刚有所疑问,就被那白袍老人大声拉回现实。

“额!大爷,风长弓都快死了,你还有空质问我?”

老人沉默,然后他一挥手,场中顿时就只剩下阮易初与风长弓和老人,或者说其实是他们三人来到了另一片空间。

“你救他,我不杀你”老人说完话后再次沉默。

“不救”阮易初斩钉截铁的说道。

“你若不救,就等着给他陪葬吧!”老人很淡定的说道。

“要救他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有要求”

“你若不救,你便死,你若救了,我可以让你毫发无损的离开祖狼界”

“不不不,我的要求没你想的那么难,我只是想知道,你为什么说我是人祖后代”阮易初连连摆手,然后说道。

老人沉默,他从没有过三祖的后代竟然有人不自知,难道三祖的后代已经没落至此了吗!虽然三祖斗了一辈子,但看着三祖传承中有一人的传承像这般断送,老人也不免生出一股兔死狐悲之意。

“你救他,我告诉你你想知道的”老人神色低落的说道。

阮易初拱手行礼,虽然他从老人的话语中,已经猜到了老者的身份,但阮易初是经历过大磨难的人,对这种强者少了一些该有的畏惧之心。

阮易初抓起风长弓的一只手臂,然后他便咬了上去,虽然他才拥有吸血鬼的能力没几天,但血毒是吸血鬼天生的能力,当接受吸血鬼传承的那一刻,血毒就自然而然存在了。

不多时,阮易初松口,并吐出一口黑血,再看风长弓,发现他面色舒缓,不再挣扎。

这一次不用阮易初催促,老者便自顾自的开口说道“圣魔之时,光明与黑暗共存,千年以来战乱不断,但自古以来,邪不胜正,所以最终还是光明一方胜出,而光明一方的领袖,便是三祖,而人祖便是三祖之一”

“他们三人生于同一时代,死于同一时代,虽然他们之间的关系混乱,但还是互生敬畏之心,对彼此也纷纷引为知己”

“三祖的能力,被后人称为天地合,在天地和中,人祖为和,和者,掠夺,催发,赋予”

“人祖有三个儿子,三个儿子又各有一子,在他们与幽泉宫决战的时候,人祖与他的三个儿子全部牺牲,万幸的是他的三个孙子全都活了下来,但后来却全都失踪了,即使幽泉宫找遍整个圣魔大陆,也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先前我观你全身透着一股充满掠夺的气息,所以才说你是人祖后代”

阮易初大惊,虽然现在他不能只听信老人的一面之词,但他的最后一句话,却让阮易初不得不相信自己的身世。

没想到自己竟然是人祖血脉,怪不得自己会有掠夺别人异能的能力,阮易初十岁觉醒异能,先天只有六级,哪怕是服用药物,也只只不过提升到七级,而且他一直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何种异能,直到后来,机缘巧合之下,阮易初才发现了自己的异能属性。

知道自己的血脉后,阮易初顿时狂喜,紧接着却又有些背脊发冷,他可是清楚的知道,幽泉宫对三祖血脉是多么的忌惮,或者说是惧怕。

“你是三祖血脉,当为世人所不容,我狼族与他鹏族皆不是小族,一些手段即使用了,也不会动摇自身根基,我不知你有多大背景,但看你竟然连自己的身份血脉都不知道,想必背景不会太大,所以我奉劝你一句,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老人面色平静的说道。

阮易初对着老者鞠躬行礼。

老者欣然受了他这一礼,说道“三祖虽说曾经敌对过,但几千年下来,三族愈发的被打压排挤,情形每况愈下,所以说我们已经是一条船上的人,所以,若是日后狼族有变,还望你能出手相助”

“是,晚辈定当竭力相助”说着,阮易初再次躬身行礼,当站起身来时,却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祖狼界,来到了十万大山中。

此时已经午夜,雨也停了,风也停了,突然,一道擎天光束在数十里开外的地方升起,阮易初漠然的看了看光柱,然后取出地图确认了一下方向,开始赶路。

世人只知道万象帝国皇宫在何处,却不知一枝独秀的幽泉宫在何处,至于幽泉宫建设的一个个暗中宫殿,自然就更鲜有人知了。

此时阮易初已经赶了一天一夜的路,终于在第三天傍晚来到了目的地,往生崖。

“崖头回首观往生,身死道消心未明”阮易初看着这座悬崖峭壁,脑海里想着三年前将他救下的大哥,心中感慨万千,然后阮易初取出一个瓶子,打开瓶口,只见一道白烟从其中飘了出来。

白烟在空中散开,不多时便有一声戾啸传来,然后就见一只翼展十数米的巨鹰从云中飞出,落在阮易初旁边,阮易初亲密的摸了摸它的脖颈,然后登上巨鹰后背,巨鹰仰天长啸并且展开双翼,它猛地飞到空中,然后顺着崖壁垂直降落。

眼前风景一变再变,不多时便来到了一处圆形平地。

“不曾想影宫竟然建在往生崖下”阮易初感叹一声,跳下巨鹰,无人领路,阮易初也乐的自己走走。

圆形平台明显只是一座降落台,往里面走去却是别有天地,出了圆形平台,来到了一处数百平方米的广场,广场四周巨石突出,犬牙交错,广场正对着一方山壁,山壁中央是一座巨大的石门,广场正中是一座十数米的演武台,台上站着一个人,那个人正在笑。

“阮鹏大哥?”阮易初惊喜的叫道,阮易初一路小跑来到那人身前,但却没有登上演武台。

那人和煦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头发梳的一丝不苟,一身绿色道袍也是纤尘不染。

“阮鹏大哥!”阮易初大喜,这时山壁石门打开,走出来五位体态各异的人,五人走到演武台上,一字排开,看着阮易初。

五人中最左边是一位风韵犹存的中年美妇,左边第二位是一位体态富态又有点矮的中年胖男子,中间一位是一个瘦高又有些猥琐的老头,右边则是一对双胞胎姐妹。

“咳…”中间老头咳嗽了几声,阮易初反应过来,急忙单膝跪地,说道“属下见过宫主!”

“嗯,起来吧”阮鹏微笑说道。

“谢宫主”阮易初起身。

“来,易初,我为你介绍我宫内五冷护法”中年男人说道。

阮易初登上台去,中年男人拉起他的手,来到中年美妇身前,说道“这一位是我宫内大护法夜冷月”,阮易初急忙行礼。

然后二人又来到矮胖男子身前,阮鹏说道“这一位是我宫内二护法斩冷寒。这一位是我宫内三护发风冷屠。这两位是一对双胞胎姐妹,是我宫内新晋护法,姐姐叫冷蝶,妹妹叫冷娥”阮易初一一行礼,就算是那对并不比他大的双胞胎姐妹,阮易初也没有丝毫的怠慢。

“此外还有五阳护法,只是此时他们不在影宫之中,不过不见也罢”

“嗯?”阮易初心生疑惑,不明白阮鹏为什么会这么说。

“宫主,你还未曾介绍这位小哥哥是何方人士呢!”冷蝶上前一步,掩面微笑说道。

夜冷月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阮易初,含笑不语,斩冷寒哈哈大笑,风冷屠嘿嘿一笑,冷娥没有反应,阮易初莫名其妙。

“咳,易初,你介绍一下自己”

“是,三位前辈,两位小姐姐,我叫阮易初,一个月前毕业于幽宫,如今来影宫找份差事”

“嘻嘻,小哥哥今年多大了”冷蝶问道。

“回小姐姐的话,小生年芳十八”阮易初说道。

“嗯?年芳?你这人真是好不知羞”

“哎!此言差矣,大家都是花样年华,年芳又有何不可”

冷蝶觉得阮易初的话没有道理,却又不知如何反驳,小脸憋的通红,然后她说道“宫主,既然这位阮易初小哥哥刚来影宫,不如让他来我部做事,也好历练历练”

“不可”冷娥抢先说道。

“奥”冷蝶低头回应,像个做错事的孩子,阮易初看着这奇怪的一幕,甚是不解。

“好了,大家都散了吧”阮鹏说着挥了挥手,众人称是,然后回归山门,等众人消失在视线中,阮鹏才领着阮易初进了山门,然后两人来到了一处密室之中。密室不大,只有四把凳子和一张铁桌。

“大哥,为什么大家刚才都极力忍住笑的样子”阮易初终于还是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易初,你有所不知,这位新晋护法冷蝶天性好动,而且你来之前早有主宫发出信函通知,所以他们都知道你,只不过这冷蝶欲调侃你一翻罢了”闻言,阮易初彻底无语。

阮鹏笑了笑,说道“好了,闲话少叙,想必你也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来影宫吧”

阮易初点头,他们这一届十人都是走幽宫的战争路子,而影宫却是谍报路数,更何况受训的十人中竟然只有他一个人进了影宫,其他人都留在了幽宫。

“我当初将你送到主宫学习,便是希望你能有一个好前程,却不曾想主宫竟然又让你回来”阮鹏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

阮易初苦笑着点点头,两人沉默了一会,阮鹏继续说到“其实也是主宫副宫主惜才,幽泉宫有一个大计划,需要很多的人投入其中,而你将要留在这边做事,所以你才会重新回到影宫”说完,阮鹏对着铁桌某个部位轻轻一拍,这时桌面突然裂开,把阮易初吓了一跳。

桌面裂开,下面有东西被顶了上来,然后一份密函便出现在了阮易初眼前。

“这是主宫给我的信函之中附带的密函,只有你和我能看”阮鹏说道。

“这是我的任务?”阮易初一时间有些不愿意去打开它。

阮鹏没有催促他,阮鹏知道,每个人的第一次都会有所犹豫,哪怕绝对忠心的人也会有所犹豫,这是每个人都必须过的一关,不过索性阮易初没有让阮鹏失望。

“这,这是不是太难了!”看完其中内容之后,阮易初突然后悔自己打开了密函。

“以你的心性以及能力,应该不会太难”阮鹏在一旁解释。

“可是这要多长时间,五年?还是十年?”阮易初抓狂的看着阮鹏。

“这个嘛,应该不会太长啦”阮鹏轻描淡写的挥了挥手,不过他的底气也不是很足。

“大哥,你说实话,是不是宫主知道了我的身份,然后他又不好直接杀我,所以才借刀杀人”

“开什么玩笑,知道你身份的就只有我和主宫副宫主和你妹妹”阮鹏很笃定的说道。

“可,这,这,可是…”阮易初欲哭无泪。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