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第一章神秘少年

圣魔大陆共有三千年历史,以一千年为单位划分时代,最初的时代叫做圣魔时代,大陆的名字也由此而来。

圣魔时代时,异能界分为两个阵营,这两个阵营分别是光明和黑暗,光明一方有三位领袖,被后人称为三祖,他们分别是人祖,狼族,鹏祖:黑暗一方也有三位领袖,后世人称三神,他们是战神,瘟神,死神。

双方大战千年,最后光明获胜,然后三祖分别封印一位神,至此圣魔时代结束。

中间一千年,名唤逐鹿时代,当时天下虽然三祖的势力最大,但也有其他的势力与之争雄。

后来诸多势力被三祖征服,三人三分天下,但不久之后,三祖之间,又爆发了战争。

三祖共有十位弟子,十位弟子不忍心见他们继续争下去,便合力创立了幽泉宫,幽泉宫蛰伏百年,灭了三祖,进而统一了天下。

当时这十位弟子分别掌控金,木,水,火,土,风,光明,黑暗,创造,毁灭十种异能,所以人们称他们为对应力量的圣王。

然而十圣王灭三祖后,又十分天下,导致异能界混乱不止,就连凡俗界也被牵连。

当时的幽泉宫已经没落,但其中不乏有志之士,他们被人组织起来,然后推翻了十圣王,十圣王最后被各自麾下的人杀死,十王乱终结。

灭王后这百年,各方势力渐渐趋于稳定,最后发展为四大帝国,共同统治这片大陆,他们分别是北方的落雪国,西方的雾国,东方的猎羽国,南海的天国,这不仅是凡俗界势力划分,还是异能界各大巅峰组织的划分,而这,也标志着逐鹿时代结束。

第三个时代,也就是刚刚过去的这个时代,被称为黄金时代,这个时代群英荟萃,强者辈出,更有万象大帝起于草莽。

四大帝国统御无方,至使异能界和凡俗界都混乱不止,于是万象大帝象岀辛起兵于落雪国,然后他征战四方,建立了圣魔大陆第一大国,万象帝国。

但也有传闻说是幽泉宫想要入世,这才扶植起了一个万象大帝,而万象大帝也不负所望,做上了帝王。

不管万象大帝到底是怎么做的皇帝,他始终都一切为民,三位有功之臣也均封为王,而且各有封地,同时捍卫万象边疆,此时是圣魔两千三百年,万象初年。

万象四百二十六年,当时的万象大帝又分封四位都督,各自保卫一方土地。

又二百七十四年,黄金时代结束。

现代三十年,也就是万象帝国巨象大帝三年,西都督李明清因丢失边境四城被凌迟处死,其族人贬为庶民,行刑当日被他逃脱,后帝国发布海捕文书,未被抓获,此事最后不了了之。

新都督万玉庆为了稳固权势,用计害死李明清家所有人,其中包括门房,厨师等等,但后来官府检查时,发现并无李明清子女的尸体,后多方查找无果后,此事最后也是不了了之。

巨象六年,十万大山。

“异能分先天九级,后天破壁,真假王,主”

黑夜之中,一位男子坐在篝火面前,一字一句的读着手中的书,牙牙学语的姿态,惹人生笑。

男子很帅,身材也很完美,但如果他能把脸洗一洗,并且头发也洗一洗,然后再换一身衣服,就绝对会更加的完美,可惜,在这十万大山中,别说水了,就连雨水都非常难得。

“唉!这破书看了千万遍,可看来看去还是这些东西,异能到底怎么修炼和运用的,却只字未提,唉!”男子连连叹气。

“呵,原来你在这里!”

这时,一道戏谑的声音从树林里传来,紧接着,从旁边的树上跳下两位中年男子,这二人头发雪白,肤色也很苍白,眼神妖异,让人看一眼,便从心眼里生出惧意。

“你俩追了我一路了,烦不烦啊!”

少年颇为愤怒,不过他还是匆忙起身,戒备着面前的两人。

“呦,还急了”左边的男子戏谑一笑,然后抬起手掌,只见他掌心血色光华流转,然后他的十根指甲便变得又细又长,而且还泛着血红色的森然寒光,然后他向着俊美男子猛地一跃,戏谑道“风长弓,你今日定当死在此处!”

俊美男子风长弓心中骇然,大惊之下,只能抬起双手护在胸前,“砰”风长弓被打飞出去,手臂上有五道五寸长的血痕。

“不愧是吸血鬼族血天使团的血鬼,这实力,真强”风长弓摸着右手手臂上的伤痕,说道。

“那你还不乖乖受死!”

首先发动攻击的中年男子血鬼再度冲上前来,速度之快,已经不允许风长弓做出任何闪躲。

“还是实力太差啊,父亲,看来,我成为不了新一任狼王了”风长弓心里想着,然后便缓缓闭上了眼,两行热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呵呵,两个老杂毛,竟然敢在小爷的地头上动土”突然一声讥笑传来,只听“砰”的一声,血鬼就被震飞了出去。

风长弓睁眼,只见身前一位黑子少年傲然而立,虽然他穿的并不华贵,但却很整洁,风长弓微一侧身,却只能看到身前这人的眼角。

“来者何人?”中年男子借势急退两步,拉开距离。

“你阮大爷是也!”少年拍了拍胸脯,说道。

“小子,这是我们与他的私事,如果你不插手的话,我吸血鬼族定当视你为上宾”血鬼道出自己的身份,企图让这阮姓少年知难而退。

另一名中年人也是眼睛微眯,要知道,能进入血天使团的,无不是八级异能者的实力,再加上吸血鬼特有的异能,即使是寻常的九级异能者,也是战胜自己,然而眼前这少年,看上去不过十八九岁,竟然一拳震飞了血鬼,真是不可思议。

“吸血鬼!很强大吗?不过是天国南狱主手下的一群喽啰而已,我记得你们团长丹血天也不过才真王实力吧”阮姓少年摸着下巴,一脸淡定的说道。

“你…你到底是谁?”中年人有些震惊,吸血鬼团团长是丹血天不假,但随着他成名之后,动手的机会越来越少,谁也不知道他的实力到底是多少。

异能者的等级只有九级,但人们习惯的将破壁,真假王,主这四大境界归为第十级。

异能者的级别是不能自行提升的,但却可以通过吞服药物与天地圣物来提升等级,但到了假王后期之后,若想继续提升实力,则必须领悟关于本身异能的天地至理,同时还要辅以相应的药物。

在异能界,级别只能证明异能的强度,如果能将自己的异能千锤百炼,先天六级异能者,也可以在后天被评定为九级异能者。

阮易初冷笑一声,然后故作高深的不说话,而血鬼二人一不知道他的实力,二不知道他的底细,所以一时间也不敢出手。

可是风长弓是现任狼王风化天之子,是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任狼王的人选,如果能在这里把他杀了,那么五十年之内,吸血鬼族在圣魔大陆都将处于上风,所以,一番利弊分析下来,果然还是只能动手。

阮易初心中冷笑,这天下的异能者恐怕都像眼前这中年人一样,做起事来瞻前顾后,怪不得幽泉宫会傲视群雄,一枝独秀,若是人人都失了血性,恐怕,这世间将会是幽泉宫一家独大的局面。

中年人心中思虑,眼色也是不断转换,阮易初只是冷笑,某一刻,中年人下定了决心,眼神也随之冷冽起来。

“怎么,决定动手了?”阮易初话中嘲讽之意强盛,不过中年人也不在意,直接对着血鬼使了一个眼色,两人一前一后将阮易初风长弓二人夹在中间。

阮易初一皱眉,他本身只是九级,而且还是后天通过特殊手段提升,若是只对付一个同等级的高手还有些余地,但这两个中年人明显没有一对一的打算。

“我拦住这小子,你杀了风长弓,然后来助我”中年男子说完,便与血鬼同时出手。

“小子,你记住,我是吸血鬼团的冰鬼,免得到了阴曹地府,不知道谁杀的你!”

说完,冰鬼一声断喝,然后手掌血色光芒大放,十根指甲通通变得修长,且锋利无比,然后便对着阮易初冲了过来。

阮易初抬起双手,对着冰鬼轻轻一握,就见冰鬼的必经之路上的一处空间,剧烈的抖动起来。

“空间之力,竟然是空间之力!”

冰鬼大惊,然后猛地站住身形,但胸口还是撞在了抖动的空间上,抖动的空间不仅他胸前的衣服全部被绞碎,而且将他的胸口也绞得血肉模糊,眨眼之间,鲜血便染红了衣服。

阮易初出手伤了冰鬼,但他自己的本愿异能量也消耗不少,不过这时候可休息不得,于是他对着血鬼再次出手。

血鬼看到冰鬼诡异受伤,本就加足了小心,此时见阮易初对自己出手,愣是狠心拍了自己一掌,迫使自己止住身子,然后他便对着冰鬼奔去,他速度奇快,一秒就出现在了冰鬼身边。

“走!”说完,血鬼背起冰鬼就向着森林深处跑去,一眨眼,便消失不见。

“呼”阮易初吐了口气,虽然他有空间异能这种变态的异能,但刚才仅仅是令两处空间抖动,便让他筋疲力竭,双腿发抖,此时则全靠精神硬撑,等尸鬼二人离去之后,他再也坚持不住,晕倒在地。

“兄弟,兄弟?”风长弓急忙上前查看,生怕他有什么闪失。

“原来只是力竭了”风长弓自言自语的嘟囔一句,然后他赶紧从旁边的行囊里拿出一些水,先是给阮易初擦了把脸,然后又喂了一些水。

“兄弟,你可不能有事啊”风长弓让阮易初枕着他的腿,一边掐他人中,一边给他扇风。

一夜无话,第二天清晨,阮易初睁开惺忪的睡眼,微一动身,便浑身酸痛,当下便只好缓缓放松身体,然后他就看到了倚着大树睡觉的风长弓,而且自己还枕着他的大腿,阮易初嘴角一阵抽搐,然后一声尖叫便喊了出来。

“妈的,老子第一次膝枕,竟然给了一个男人”阮易初郁闷的看着远处一边摆弄篝火,一边捂着脸的风长弓。

过了一会,风长弓拿着一个烤红薯走了过来,一抱拳,说道“这位兄台”

“滚!”阮易初恼羞成怒。

“奥!”风长弓乖乖的回到刚才坐的地方。

又过了一会儿,风长弓又拿着一个烤红薯走了过来,将烤红薯放在阮易初身前就又走了回去。阮易初虽然郁闷,但身体却实在是到达了极限,当下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拿起红薯就吃了起来,刚吃了两口,就听到了脚步声。

“谁”阮易初将吃了两口的红薯丢到一旁,起身戒备。

“少主!”来者是一男一女,脸上有些淤青,衣服也有些破碎。

“白叔,离姨”风长弓惊喜异常,阮易初松了口气,还好不是敌人,不然今天是必死无疑了,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眼角抽搐的看着被自己扔在地上的红薯。

伸手遮了遮强盛的阳光,阮易初重新坐回地上,看了看还在哭诉的风长弓,无奈的撇了撇嘴,似是感觉到了阮易初的目光,那被称作白叔的中年人走了过来,一抱拳,说道“这位小兄弟,在下白月千,感谢你救了我家少主”

“奥,举手之劳,何足挂齿”阮易初也站起身,拱了拱手。

“小兄弟年轻有为,不知是哪方世家宗族,还望告知,日后我等也好登门拜谢”

“闲云野鹤,无门无派,更谈不上登门拜谢,如果要谢,那就折现吧”

白月千一愣,这时候,风长弓和那个被他称作离姨的人一同走了过来。

“这位小兄弟,还未请教!”那个离姨抱拳问道

“阮易初”阮易初抱拳回礼

“阮大哥,谢谢你,我叫风长弓”风长弓躲在离姨后面探出一个脑袋,小心翼翼的说道。

“阮兄弟,在下王月离,非常感谢你救了我家少主,只是我等出门匆忙,没有带什么贵重物品,所以无法当面报答你的大恩大德,若小兄弟你觉得可以的话,可以日后来我狼寨,届时,我等定会给予小兄弟满意的报酬”。

阮易初盯着三人看了一会儿,然后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算了,小爷我就当做善事了”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哎!小兄弟”白月千还想说些什么。

“永不再会,赔本的买卖做一次就够了”阮易初挥了挥手。

“呵,到是有个性”白月千摇了摇头,很多年都没有人这么跟他说话了,不过他也不必为这些小事恼。

“有个性是好事,但是太有个性,恐怕不会长久”王月离心里说道。

“走吧,先去和其他人汇合”白月千说道,王月离和风长弓各自点了点头。

目送着三人离开,阮易初从树上跳了下来,然后手掌一握,一个拳头大小的血球缓缓出现,原来阮易初趁着打伤冰鬼的机会,偷偷的用空间之力抽取并储存了他的鲜血。

“嘿嘿,吸血鬼的力量与速度可很是让人垂涎啊!”嘴里嘀咕着,阮易初一口将血球吞了下去,然后就见一股股血线在他的皮肤下游走,不多时,便有一个个神秘的黑色符文出现在他的皮肤上,伴随着的是剧烈的疼痛。

阮易初躺在地上不断的蹭来蹭去,手也不断的去撕扯自己的衣服。

“蚂,蚂蚁,火,锤子,噗”阮易初吐出一口黑血。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