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第5章 高三四班的孤狼

不过,当吕明方在洗脸的时候,突然发现水盆里面滴落了几点红色。他赶紧用力的按住了鼻子.

“又流鼻血!看来,我这些天来还是太累了!”吕明方低声嘀咕道。

对流鼻血的事情,吕明方根本没有任何在乎,以他这样子拼命打工赚钱的生活来说,不流一点鼻血的话,说明他活得还不够努力。

其实,无论是体力有了惊人的恢复,还是突然一大早流鼻血,当然都因为昨天晚上的那一番奇遇。

吕明方根本不知道,昨天晚上他的身上发生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吕明方迅速的吃了几口赵大友出门之前做好的白粥,配了一点已经有些酸味的咸菜,就赶紧出门去打工赚钱。

当天深夜时分,烈阳道长再度出现在熟睡之中的吕明方床前。

他在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面,每天夜里都会悄悄地来到吕明方家里,运功帮吕明方体内的紫阳真气运行周天,增强吕明方体内的紫阳真气。

转眼间,时间就这样子过去。

因为赵大友同志严肃要求的关系,加上吕明方心情也有了转变,他终于答应去新知高中复读,反正人家不收学费不说,还给伙食费补贴!

有钱赚自然是要去的。

居委会还不错,特别是王大妈那个人是热心肠,还把她家孙子不要的一辆旧自行车送给吕明方。

新知高中距离吕明方家至少有五公里远的路程,搭乘公交车的话需要转两站,一天往返来回那就需要上下四次公交车,那可都是花钱的勾当,至少要花掉八块钱,这让吕明方感觉十分肉疼,怎么想都觉得十分不合算。

但是,吕明方如果每天走路上学的话,又特别耗费时间,也十分不利于他勤工俭学。因此吕明方十分感激的接受了王大妈送的自行车。

这自行车虽然破是破了点,但是牌子可不便宜,全新的起码要三千块钱起跳。

吕明方牵去王驼子的自行车修理店自己动手鼓捣了一番,换掉几个破旧零件,又用水全方位的清洗,重新上了润滑油,性能满血恢复,已经算得上是一个挺好的代步工具。

前后一算,只花了吕明方三十来块钱。

就这样子,吕明方背着个破书包,里面装着居委会王大妈给开的介绍信以及一袋学籍资料,骑上自行车兴冲冲的向着新知高中出发。

新知高中的大名吕明方当然知道。这是整个海明市里最最出名的私立高中,也有人称之为贵族高中,师资水平据说绝对的省内一流。

能够进入这个学校上学的学生,不但需要学习成绩特别优秀之外,必须是家里面特别有钱。一般公立高中一个学期的学杂费其实挺便宜,几百块钱就可以搞定。而新知高中这里一个学期的学费,可是一般公立高中的二十倍以上!

至于复读生想要进入这里复读的话,需要缴纳的学费更加昂贵,据说是按照距离本一线的分数差在计费,差一分就要多缴纳五百块钱。一分二分差距的人倒没什么,如果差距个几十几百分的话,那要缴纳的学费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人家新知高中之所以设置这样苛刻的复读条件,只怕用心还是为了保证学校能够得到优秀的生源,自动屏蔽掉那些差的复读生吧。

正是因为如此的缘故,新知高中更是声名在外。

这是吕明方第一次来到这个传说中的贵族高中,从校门口进入之后,先在里面逛了一圈,发现这个新知高中真的很夸张,占地面积真不是一般的大,建筑物都是欧洲城堡的风格,之富丽堂皇确实不是一般公立学校可以比拟。

能够进入这样富丽堂皇的高中学习,不是以前的那个吕明方能够想象得到的事情。

熟悉完毕新知高中校园之后,吕明方赶去教学楼找教务处办理登记入学手续。

因为吕明方的证件非常齐全,只用了几分钟的时间就把所有手续办完了。

第二天早上,吕明方和被新知高中录取的三百多个复读生一起参加了一次摸底考试,这一考就是一整天的时间,差点把人累死。

虽然已经一个月没有碰触书本,但是吕明方感觉试卷考题难度并不是很大,基本上都是在进行基础知识的摸底而已。

新知高中老师的办事效率真的很惊人,只用了一天时间就把学生的成绩放榜出来,吕明方的成绩在110名的位子上,算是中等优秀的成绩。

按照这个成绩来看,吕明方最终被分配到高三四班,是一个高三年级的普优班。

新知高中所有年级的班级被分为快优班、普优班和普通班三种。复读生们按照总分高低,前面一百名被分配去了快优班,中间一百名被分配到普优班,最后的一百多个学生被下放到普通班。

对于这样的考试结果,吕明方本人感觉挺满意。

其实,这一次考试的时候,吕明方故意又放水了。他想要考进前一百名里面,甚至是前十名去,简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以他的智商和知识水平来说,原本的成绩在学校里面就是数一数二。

但是之所以又放水,是吕明方故意为之。他不愿意再给自己和老师以太大的期待感了今年,加上他必须天天勤工俭学赚钱给老爹治病,鬼知道最终会不会中途退学了呢?!

要不是因为新知高中不收他的学费的话,吕明方打死也不可能花钱来复读。穷屌丝的人生终究在金钱面前身不由己。

吕明方再次过起白天是学生,下学之后是零时工的忙碌生活。每天打完工回到家里,他就拼命赶那些堆积如山的作业,天天熬夜到下半夜才能够睡觉。

每天下课铃声一响起,吕明方立刻趴在课桌上呼噜噜大睡,很多时候连午饭都不吃,就随便找个树荫下倒头就睡,即使吃午饭,也是吕明方从家里带到学校的便当。

其实,新知高中第一个月就给吕明方发了一笔三百块钱的伙食费补贴。但是吕明方一分钱都舍不得用,他全都拿去给他爹买药了。

一个月下来,吕明方整个人瘦了三公斤。

当然了,这样的辛苦生活对吕明方这样性格极为坚韧的人来说,根本就不算个事儿,只要他爹赵大友高兴他也就知足了。

不过,让吕明方本人心里有些在意的是,最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每天早上都要流一次鼻血。

这让他挺肉疼,这些日子来流的鼻血要是弄去卖的话,只怕值好几百块钱。

典型的一个财迷,连自己的血都惦记上了!

幸运的是,鼻血确实每天流,但是吕明方不但没有发现身体有任何不舒服的地方,反而感觉身体状况越来越好。

他每天拼死拼活的打工赚钱,但是稍微休息休息之后就可以恢复体力,这真的是非常神奇的事情。

不过,吕明方过着这样的日子的话,后遗症逐渐出现。

他几乎和班级里、学校里的同学没有任何往来,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显得非常另类和不合群。

因此,吕明方在学生中间倒是悄悄的出名了。同学们偷偷给吕明方取了一个高三四班“孤狼”的外号,只有吕明方本人还不知道而已。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