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第4章 紫阳真气

看着眼前的如此破烂矮小的房子,烈阳道长也是感觉有些惊讶,想不到吕明方的家庭居然如此贫困。

轻叹一声,“这样贫困的人,居然还能够想着要供养我老道。吕明方这个小子的心性实在是不坏,这种人如今已经极为罕见了。”说着,烈阳道长走到屋门口去,随手向着门上一挥,咔的一声,里面插好的门栓自动移开。

烈阳道长推门而入,径直站到吕明方的面前,看了看吕明方的面相,说道:“才半天不见,吕明方的面相怎么突然完全变了?原本还是一副薄命之相,可是现在突然变得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嘴唇也变厚了,人的命运真是神奇,真是神奇。”

这是天命,烈阳道长这样得道的修仙高人,也无法强行干预,此时只有感叹的份儿了。

不过,想到损失的那一成功力,还是要赶紧查出原因才行,烈阳道长当即向着依然在熟睡当中的吕明方身上伸出手去。

但是,烈阳道长的手刚刚碰到吕明方的身体的时候,上面突然自动浮现出一股紫色气劲,一下子把烈阳道长的手弹开。

“紫色真气?属性和老道我的烈阳真气一样,都是至刚至阳,怪不得会同性相斥。”烈阳道长低声道,“吕明方一个凡人小子他哪里来的真气?!他的根基看起来太差,一点都不稳定,这是刚刚才进入蓄气境一阶。”

蓄气境乃是修仙者入门的第一大境界,是普通凡人进入修仙门墙的第一道门墙,以体内修炼出第一缕真气作为开端。

从蓄气境开始,其后依次是筑基境、融合境、元丹境、真婴境、炼神境,地仙境等等,每个境界又分为九大阶段。

吕明方现在只是刚刚在体内生出真气,是进入修仙者门墙的蓄气境一阶而已。

但是问题来了,以前见吕明方的时候,烈阳道长根本感应不出吕明方体内存在真气,他怎么一夕之间突然变成个修仙者了呢?

一边看着这股紫色真气,烈阳道长陷入思索之中,突然想到一件郁闷的事情,道:“难道,难道这股紫色真气其实是从我神识之体而来的?我的神识之体被这个小子吞噬掉了?!是了,是了,这股紫色真气非常霸道,但是量却不大,应该是传说中的紫阳圣脉独有的紫阳真气!看来,在相同属性情况之下,我的神识之体误入吕明方体内,就顺势被吸收掉了!罢了,罢了!”

连续说两声罢了,但其实烈阳道长此时的心里依然为那损失的一成功力而感觉肉疼。

那可是整整一成的功力,修练十几二十年的功果一夕之间就这样子没了,成了别人家的东西!烈阳道长不感觉心疼才怪。

这个时候,吕明方体内的那些紫阳真气似乎因为刚刚受到烈阳道长刺激的缘故,在自动动了一下之后,再也停不下来,自己在吕明方体内各处经脉里面迅速流动。

紫阳真气在吕明方体内各处经脉游走的时候,吕明方的体表再度浮现出一抹极为微弱的紫光,微弱如同萤火。

但是,烈阳道长可以用肉眼清晰的看清楚吕明方身上的肌肉,随着紫阳真气的游走而快速的颤动着。

吕明方体内的各条筋脉,如无数条瘪瘪的软水管突然接通抽水机开始通水一般,全都涨了起来。

烈阳道长知道,这是紫阳真气正在替吕明方进行洗髓伐毛。

吕明方才不过十八岁而已,正是处于人生的成长期,是生气最为蓬勃的好时候。因此,吕明方体内的童子米青元之气受到紫阳真气吸引,迅速从会阴茓游离而出,他的裤子上面支起了一个高高的隆起。

看着吕明方此时身体的变化,烈阳道长心里一阵羡慕,低声道:“果然是年轻气盛的好时候啊!”

其实,这个时候如果烈阳道长有心想要害吕明方,他要给吕明方身上来一掌,让吕明方体内真气暴乱的话,吕明方肯定必死无疑。

但是,烈阳道长好歹是一个正道的得道高道,他断然不可能对吕明方做出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情,否则天理昭昭之下,将来必然因此遭受因果报应,断送了他将来的修仙之路。

冥冥之中,烈阳道长从吕明方的身上感应到一丝天机,吕明方只怕是他烈阳道长日后能够真正完成大道的一丝气运所在。他此时不但不能够害了吕明方,他还必须要保护好吕明方。

烈阳道长不再肉疼那损失的一成功力,开始替吕明方护法。

他的心里同时想到:吕明方既然是千年难得一见的紫阳圣脉功体,那肯定十分适合修练我金乌门至刚至阳的功法。看来,我和吕明方之间能在海明市这样的小地方相遇,实乃上天的旨意。我少不得要点拨点拨他,寻找一个机会把他引上修仙的道路才行。

此时,烈阳道长心里想要收吕明方为徒的心思变得更加强烈。

吕明方身上很快变得大汗淋漓,烈阳道长在黑暗之中清楚的看到,这汗液是乌黑的,内中散发出一股极其难闻的恶臭。这是紫阳真气替吕明方伐毛洗髓有成效的表现。

二个小时之后,吕明方身上的动静终于停息下来。

烈阳道长手上运功,隔空凝聚出一个水球,洗走吕明方身上的所有污秽。

他上前伸手搭住吕明方的脉门,发现吕明方的生命气息异乎寻常的旺盛。他又检查吕明方的身体状况,真不愧是紫阳圣脉功体,根骨确实是当世一等一的存在!

不过,即使紫阳真气替吕明方伐毛洗髓,但是吕明方依然不懂得运功之法,紫阳真气依然杂乱无章的分布在体内各处经脉之中。

这股凭空得到的紫阳真气若是一直如同死物一般留存在吕明方体内各处的话,不但对他身体没有任何好处不说,最终只怕也要自动消散掉,未免太过暴殄天物。

轻叹一声,“老道真是欠你的!想不到你小子三十天的供养,换来的福报如此之大,真是始料未及!”烈阳道长叹道。手上对着吕明方一扫,吕明方缓缓从床上漂浮起来,慢慢变成盘腿打坐的姿势落回到床上。

烈阳道长那极其白皙的手上浮现一股淡淡的白光,轻轻按住吕明方头顶百会茓上,一股极其纯正的烈阳真气进入吕明方体内。

吕明方腹部下丹田处有一股热力涌出来,迅速向四肢游走,这就是吕明方的本命米青元。

然后,烈阳道长双手按在吕明方额前神庭茓上,也向着里面输入一股真元。

神庭茓乃是人体正面最为重要的茓位,烈阳道长要从这里引动分布于吕明方督脉的紫阳真气。

此时,吕明方的体内虽然有一股紫阳真气存在,但是那非吕明方本人不能调用。

因此,烈阳道长能够运用的,就是以本身真气在外作为辅助,以吕明方体内本命米青元为主体,把紫阳真气从各个经脉之中收回到下丹田。

烈阳道长又在吕明方的太阳茓依法施为,也向着里面输入一股真气。

烈阳道长三股真气齐下,乃是传说中的“三花聚体”的极为高明的手法。

所谓的“三花”也叫三华,通俗说就是人类的:精、气、血!

吕明方浑身米青元都被烈阳道长调动,从下丹田出发,经会阴,过月工门,沿脊椎督脉通尾闾、夹脊和玉枕三关,然后到头顶百会,再由两耳颊分道而下,至迎香,走鹊桥,最后与任脉相接,沿胸腹正中下,全部返还下丹田。

这样一路过来,其实相当于运行了一个小周天。

即使烈阳道长修为高深,但是也依然花费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才完成,可见难度还是有的。

烈阳道长出了一些汗。他停止了运功,收回自身真气,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

“终于是成了。”烈阳道长轻声说道。

时间已经是东方破晓之时,外面响起了几声鸡鸣。

“今天是没有时间了。”烈阳道长说道,身上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从里面倒出一颗金灿灿的丹药,这是一颗十分珍贵的固元丹。

他弄开吕明方的嘴巴塞进去,让吕明方吞了下去。

“老道明天再来!”

说着,烈阳道长身形一闪,整个人迅速沉入地下,借土遁而走。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