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第一章 惊变!

而今日的帝都更是热闹纷繁,一年一次的会试即将落入尾声。

天南地北的人们汇聚在校场周围注视着校场中做着最后笔试的学子,而校场最上方帝国皇帝姬长生正亲自监场。

辛亏秋风正凉,倒也让密集的人群寻得了几分窃爽。

“你们说这次十二殿下会摘得头筹吗?”

“这不是废话吗!”

“等十二殿下能够修炼了,武评第一名那也是没得跑的。”

一说起姬十二,就连那些同为考生的侍从们脸上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按照他们主子的话来说“我们是来争第二的。”

姬十二诞生在皇帝姬长生最后一次御驾亲征的途中,伴随着他出世的还有魔族又一次的覆灭,所以他也被誉为“祥瑞”。

身为皇族最小的皇子,姬十二半岁会言语,两岁会作诗,现在十六岁的他已经连夺五次会试魁首,在帝国百姓的心中姬十二就是蓝月帝国唯一的继承者,帝国的未来!

几番激动过后,众人又齐齐朝着校场中第一排的那个有些消瘦的人儿看了过去。

姬十二无疑是会试学子中最为瞩目的那个,相比于其他考生严峻严肃的样子,姬十二此时正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的。

饶是如此,却没有人觉得不妥,因为这个长得如画中走出的人可是十二殿下呀。

“考试结束!”

伴随着总管太监的声音,预示着今年鲤鱼跃龙门的一道途径关闭了。

有的考生面露喜色,更多的考生还是沮丧无比,不过都崇拜的看着还在睡梦中的姬十二。

“十二,你这个小懒鬼。”

“母后,你怎么来了?”

姬十二猛地惊醒,利索的将嘴角的口水擦干净,硕大的两只眼睛中闪着星星。

“我来看看十二有没有被难住。”

顾紫玥笑着戳了戳姬十二的额头调侃道。

她可是当今帝国皇后娘娘,姬十二的生母,如果说姬十二的聪明睿智是遗传于姬长生,那么姬十二的相貌肯定是沾了顾紫玥的光。

浑然天成的柳叶眉下那双如星辰般的眼睛中的宠爱已经溢到了脸上,精致完美的五官,顾紫玥就是那遗落在人间的仙人,岁月并没有在这位当年的帝国第一美女脸上留下痕迹,甚至更增添了不少端庄和高雅的气息。

“听国子监的先生说,这次会试的试卷是历年来最难的。”

顾紫玥宠溺的揉了揉姬十二的小脑袋,这才牵着他的手往校场外走去。

“母后,我也想参加武评。”

刚走了没几步,姬十二仰望着顾紫玥一字一句的说道,脸上刻满了认真和向往。

“十二还小,等十二再大一些。”

“到时候母亲一定亲自给十二摇旗助威。”

“不过现在还不行。”

顾紫玥愣了愣,眼中的忧伤一闪而过,又眯着眼睛揉着姬十二的脑袋笑道。

世人都知道十二殿下乃是“祥瑞”下凡,他的出现使得人魔二族的战乱停歇,小小的人儿更是圣人一般,他的恩惠更是洒满整个帝国,整个帝国的学子都研读着姬十二著作的书籍。

可唯一遗憾便是自小无法修炼。

“母后,我想去试试,输了也无妨。”

姬十二并未放弃,望着场内已经撤掉的桌椅以及迅速搭建完毕的擂台,无比向往。

修道者流传亿万年,求仙之路漫漫,从古自今大陆各大重要事件中都有修道者的身影,每数十人当中便有那么一两人能够走上修道之路,那些能够拜入强大仙门的修道者更是惊艳一方的天才。

强大的修道者弹指间排山倒海,一怒便伏尸百万,无数人都想成为那样的人,可成功的少之又少。

自小包揽群书的姬十二脑袋中收藏着各种秘籍宝典,却无一适用。

“母后,有那么多高手护着,不会有事的。”

“说不定我还是那种罕见血脉,趁着朝华派的大能在这里,万一就把我相中了呢?”

姬十二又指着场内那些悬空站立的大能们笑道。

思量后,顾紫玥不得不挤出一丝笑容点着头应了一声“好,那你可小心,我就在上面等着你,到时候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又拍了拍姬十二的手,见姬十二激动的点着头,顾紫玥这才顺着台阶一步步的走向姬长生。

她从来不喜争斗,可她愿意看着小十二拼搏向上。

“怎么不在宫里养胎?”

见顾紫玥过来,姬长生急忙起身,亲自将顾紫玥扶到身旁坐下,这才关切的询问道。

这位冷面铁血的人间帝王也就只有在顾紫玥面前才会露出人性,就连对姬十二他也有着说不清,道不明,莫名其妙的一种厌烦。

“本想告诉十二他要做哥哥了。”

“没想到他要参加武评,只有等会儿告诉他了。”

顾紫玥淡淡的应道,视线一直锁定在姬十二身上,并未给姬长生好脸色。

“他迟早会知道的。”

面对顾紫玥的冷淡,姬长生苦笑着说道,又正襟危坐。

少许过后,参加武评的选手已经就位,朝华派大能双手迅速结印,顷刻间伴随着“轰隆隆”的声音,擂台被一片光晕环绕。

“擂台武评点到为止,杀人者,杀!魔族,杀!”

朝华派大能的声音响彻整个帝都,这也寓意着擂台武评,正式开始了。

姬十二虽说从来没有参加过武评,可对于规则早就了然于心。

擂台比武规则很简单,最后一个站在上面的便是胜出者,车轮战,恩怨战,一切皆可,只要不弄出生命就可以。

那围绕着擂台的光晕并不单单是保护罩,还是一种真气凝结而成的结界,只有人族能够进去,为的是避免魔族伪装而来再此斩杀人族的青年才俊。

“都是入阶修道者呀。”

望着擂台上两人华丽的招式和爆裂的真气,姬十二感叹道,那两人最多也就十六七岁却已入阶了,再看自己,连气感都找不到,弄得姬十二又是一阵沮丧。

“哼,姬十二,等会儿你敢不敢和我上去比比!”

就在姬十二入神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不屑的声音。

“怎么不敢!”

回过头,望着来人,姬十二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正是以帝国太子殿下姬熠为首的皇族子弟们,都来齐了。

“你就是个无法修炼的废物,等会可不要跪地求饶。”

长公主姬煊冷眼嘲讽道。

“哈哈,一个不能修炼的杂种还企图成为帝国继承者,真是可笑。”

“那些贱民也真是够了,怎么会喜欢这个废物。”

“姬十二,你还是滚回去在你母后怀里躲着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

姬十二看着这些同宗兄长姐姐的嘴脸,心中饶是有万般的愤怒,脸上还是那样平淡,因为他也知道,他们说的是事实。

“姬十二,我要挑战你,你敢应战吗!”

恰好,擂台上的比试刚好结束,姬熠“嗖”的一下跳了上去,指着台下的姬十二喊道。

“什么?姬十二殿下要参加武评?”

“难道十二殿下能修炼了吗?”

“好啊,真是天不亡我蓝月,等十二殿下再长大一些,直接打进魔域当中!”

“万一十二殿下只是来玩玩呢?”

“闭嘴,十二殿下肯定是能修炼了!准备一飞冲天!”

听见校场外杂乱的声音,姬熠脸色越发阴冷惊呼凝结成实质的杀意浓罩着姬十二。

“我接受!”

姬十二坚定的声音传来,随后一步步的朝着擂台走去。

望着这个人的背影,他每走一步周遭的气氛就火热一分,这些围观者们企图看见他们的十二殿下释放出真气的场景。

“呼,呼!”

而迎着姬熠的眼神,姬十二不停的调整着自己的呼吸。

姬熠那可是一阶修道者啊,捏死姬十二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姬十二明知自己会败,却无所畏惧。

“啊!”

“轰隆!”

在姬十二刚和擂台外那圈光晕触碰时,原本平静的光晕骤然剧烈的转动,最终一道雷光劈在了姬十二身上,一声惨叫后,姬十二脚下的大理石地板被劈出了一块大坑,黑漆漆的姬十二正躺在里面生死未卜。

“他是魔族!”

朝华派大能站在了坑边死死的锁定姬十二。

“十二!”

顾紫玥最先反应过来,一声惊呼,什么优雅高贵统统丢一边去了,顾紫玥提着裙摆迅速跑到了擂台边,跳到了坑里。

“怎么可能!”

“十二殿下怎么会是魔!”

“这一切搞错了吧!”

围观的众人这才反应过来,纷纷目瞪口呆不敢相信。

就连擂台上的姬熠都不敢相信,他还幻想着怎么样把姬十二打的跪地求饶啊,怎么就出了这样的意外,不过反应过来后,姬熠满脸欣喜。

姬十二没了!谁还能和他抢皇位!

“紫玥,紫玥!”

姬长生也跑了过来,站在坑上的他焦急的喊着。

“十二,十二你可不能出事儿啊!”

奈何此时的顾紫玥完全无视了他的声音,她正泪眼朦胧的搂着黑漆漆的姬十二不住的哭喊着。

“他是魔!”

那朝华派大能依旧负手站立冷冷的提醒道。

这使得原本想要跳下去的姬长生浑身一颤,顿时收起了情绪冷峻的说道“把皇后娘娘拉起来。”

“放开我,我要十二,姬长生,我让你放开我!”

虽说被两个侍女拽着,可顾紫玥依旧挣脱了出来,准备又一次的跳下去。

“紫玥!他不是十二,他是魔!”

姬长生又一次厉声呵斥道,并且顺势抽出了腰悬的长剑。

“陛下!”

“陛下,那可是十二殿下啊!”

“陛下开恩啊!”

见状,四周的百姓一愣,顿时校场的百姓如同被风吹过的麦穗一般齐齐跪了下来。

“姬长生,你要干什么!”

“我不会原谅你的!”

顾紫玥一颤,满脸惊恐,愤怒的吼道。

“唰!”

可惜回答她的只有姬长生冷漠的扔出的长剑。

“嗯!”

长剑贯穿了姬十二的胸膛,将他死死的钉在了地上,他的身体抖了抖,最终失去了生命气息。

“魔族,当诛!”

“扔进护城河。”

做完这一系列举动,姬长生背对着大坑冷冷的说道。

顾紫玥终结还是没能拧过姬长生,被一群侍女强制带会宫中的她甚至连姬十二最后一面都没能见到。

“小绿,娘娘又晕了!”

“快叫太医!”

每一次的清醒只是下一次晕厥的开始,在时间流逝当中顾紫玥整个人都是浑浑噩噩的,一闭上眼睛眼中就是姬十二消瘦的身影以及过往的历历。

“陛下!”

侍女的声音传来,躺在木床上的顾紫玥本能的一颤,急忙翻身朝着里面背对着姬长生。

“紫玥,希望你能理解我,不要动了胎气。”

坐在床边,姬长生试图伸手轻抚顾紫玥,可那只手还是悬在了半空迟迟不敢落下。

见顾紫玥仍然没有开口,姬长生长叹了一声,又说道“在帝国和十二只见,我只有选择帝国。”

“是吗?可我只想做一个母亲。”

听闻这句话,顾紫玥才算是有了反应,猛地转过身,那双靓丽的眼中充满了冷漠和嘲弄。

“我们不是还有孩子吗?”

姬长生试图挤出笑容,可越是这样,脸上的神态就越发的难看,他尴尬的指了指顾紫玥的肚子。

“这是我的孩子,你,还有很多孩子。”

“陛下,你走吧。”

顾紫玥嘴角的嘲讽更胜了,又转过身去毫不犹豫的下达着逐客令。

气氛陷入了冰冷,宫中的侍女们一个个低着头跪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喘一口,足足半刻钟后姬长生在离开,而背对着他躺在床上的顾紫玥则一次次的揉着小腹脸上的泪水像止不住的线似得。

“哥,姬十二虽然死了,可尸体还在外面。”

在皇宫的另一处,姬煊拽着姬熠的手臂不住的摇晃着撒着娇。

“你的意思是?”

姬熠顿时皱起了眉头。

“我们要把尸体找回来,那样才能安心。”

“万一他根本没有死透呢?”

“父皇怎么舍得让顾紫玥那个女人生气呢?”

环顾了一眼四周,确定安全无误后,姬煊才说出了自己的猜疑。

“你是怀疑姬十二还没有死?”

姬熠狠狠地咽了口口水震惊的说道。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哥,想必你念及同宗之情把姬十二的尸首找回来,父皇也不会怪罪什么吧!”

闻言后,姬熠陷入了深思,如果不是妹妹提出这个怀疑,他根本不会怀疑姬十二的生死,毕竟那可是朝华派大能亲自检查过的,姬十二生机全无。

可万一真的是姬长生念及和顾紫玥的情分留了姬十二一条命呢?

姬熠越想越不安,好不容易觉得稳坐皇位了,怎么能容忍这样的疏忽出现呢!

“好!那就通缉姬十二的尸首!”

“我们可不能让我们的好弟弟死无全尸啊!”

姬熠猛地一拍手,疑问身材的笑道。

当姬长生得知姬熠发出通缉令后已经是傍晚的事了,做了这么多年人间帝王,姬长生岂能不了解姬熠的想法,可姬长生只是一笑而至,甚至在那通缉令上盖上了自己的印章。

反正姬十二都死在了他的剑下,既然姬熠要这么干,那就随他去吧!

顿时荒唐的通缉令遍布整个蓝月帝国。

夜深了,帝都护城河中还有无数的士兵打捞着姬十二的遗体,因为通缉令上写着让姬十二入土为安,故而不少百姓也加入了这场打捞行动。

可护城河找了一圈,连姬十二的发簪都捞了起来,却愣是没有找到姬十二的遗体。

这时包括姬长生和姬熠在内的人才慌了神。

“难道十二没死?”

同样得知这个消息的顾紫玥也一下子目瞪口呆,随后又是浓浓的窃喜。

......

烈日持续灼烧着这片戈壁,不远处几只秃鹫享用着属于它们的美食。

忽然,一阵沙暴掠过,顷刻间这片小世界被黄沙浓罩,那些尸体也在这场“意外”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那些个秃鹫也从新打量着沙暴后依旧屹立在那里即将变成它们食物的那群人。

“呸!”

姬十二狠狠地连带着唾沫将口中的沙土吐了出来,看着对面的士兵。

从护城河爬起来,姬十二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活着,或许是姬长生并未真的下杀手,又或许是得到了高人相助。

反正姬十二逃了,奋不顾身的逃离了皇室的漩涡。

迷失在这片干涸贫瘠的地方已经两天了,原本崭新的天蚕丝长衫也破败不堪,除了灰尘,更多的则是血迹,而胸前那拳头大的破洞更是能看见胸膛上腐烂的碎肉。

“殿下,既然你还活着,就跟我们回去吧。”

为首那位金甲将领又一次恳求道。

“哦?”

眯着眼睛,姬十二轻笑着,亮晃晃的铠甲下,这张黝黑朴实的脸正是他这三个月的梦魇,还有那双眼中的真诚和无奈,一次又一次差点让姬十二沦陷。

“回去?回去送死?”

收起脸上的笑容,姬十二冷冷的询问道。

“回去,不一定会死,不回去,一定会死。”

金甲将领又说道,说罢便挥了挥手,身后的银甲士兵又一次将姬十二包围。

从茫茫雪山到戈壁,足足三个月,出发前的豪言壮志早就被姬十二一次又一次的逃走弄得支离破碎。

而这一次,面对两天两夜没有休息喝水,早就疲惫不堪的姬十二。

他似乎已经看见带着姬十二回去后加官进爵,已经看见回去以后女儿倚在他怀中撒娇的样子。

“虚伪。”

姬十二冷笑道。

“别让我们难做。”

“太子殿下和陛下只是想请殿下回去而已。”

就在姬十二以为战斗又要开始的时候,金甲将领咽下了这口气又挂着那副憨厚朴实的样子。

见姬十二没有反驳,金甲将领以为姬十二有些动摇,便又说道“娘娘...”

可是他的话并没有达到与其的效果,甚至还没有说完便成功的点着了姬十二。

“闭嘴!你们不是找寻我的尸体吗!”

“我不妨明确的告诉你们,能带回去的也只有尸体!”

姬十二忽然言辞凌冽,原本因为虚弱,微微颤抖的双手也更加坚定的拽在了一起,并且大步的朝着金甲将领冲了过来。

姬十二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只抓不杀,为什么眼前这一伙人追了他几千里依旧是那么的虚伪,到现在甚至厚颜无耻的提起那人。

但是姬十二知道,回去,或许不会死,但是一定会生不如死,而且,那人曾经告诉姬十二,按照自己的心意,好好的活一趟。

往事的一幕幕浮现在姬十二的眼前,使得姬十二双眸越发的猩红,意识似乎被这股猩红完全吞噬。

“果然这样,杀了他吧。”

瞧着姬十二的步伐越来越快,完全不是情报中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公子哥,金甲将领最后的耐性也消失殆尽,亲自抽出大刀迎了上去。

“杀!”

“杀!”

姬十二和几十个银甲士兵同时发出了呐喊,不过姬十二这道足以冻结一切的声音还是那么的明显。

他还是对上了这些帝国最为精锐的战士,这些个皇族的走狗。

此时已然失去意识的这个不是姬十二的姬十二身法如龙,健步如飞,游走在几十个银甲士兵的刀刃边缘,随风飘舞的长衫溅落这一滴滴滚烫的血渍。

“吼吼!”

缓缓地推开身前的这位士兵,任由他溅起灰尘倒在脚边,姬十二环顾四周,凡是对上他这双血眸的士兵无比踉跄的后退。

“将军...”

看着姬十二握在手中的那颗还在跳动的心脏,不少士兵吓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短短几个呼吸之间,地上已经横七竖八的躺了十多个人。

被扭断脖子,打爆头颅,以及眼前这种被直接掏出心脏的,一个个都死不瞑目。

他们怀疑眼前这人到底是不是那个温文尔雅的公子哥,怀疑身上的精铁铠甲到底是不是豆腐做的。

“他坚持不了多久,杀了他!”

金甲将领艰难的咽下了口水歇斯底里的吼着自己都不太相信的话。

果然,姬十二真的是魔族转世,而现在这个已经魔化,即将彻底遁入魔道的魔头,又怎么是他们能够对抗的呢。

“不!不能!”

似乎上天听见了金甲将领内心的祈求,姬十二忽然抱着头跪在了地上呢喃着。

他怎么能成为十恶不赦的大魔头啊。

他还有信仰,还有家人,还有无数人等着他回去呢。

他怎么能辜负那些帮助他逃出来的人变成魔族呢!

在姬十二抬起头的那一瞬间,金甲将领发现了姬十二的血眸闪烁着,一点点的正在褪色,而姬十二的口中也流着大口大口的鲜血。

“趁现在,杀了他!”

金甲将领一喜,急忙说道,提着大刀三步并作两步跑在最前面。

“果然还是那个善良的姬十二!”

看着刀刃下失魂落魄看着他的姬十二,金甲将领想道。

而姬十二也闭上了眼睛,两行清泪从眼角溢出。

“这三个月,应该好好的活了一趟吧!”

只需要一眨眼的时间,金甲将领将平步青云,只需要一眨眼的时间,世间再无姬十二,只需要一眨眼的时间,那些畏惧于姬十二煞气不敢上前的秃鹫即将享用到美食。

可是就是这么一眨眼的时间,金甲将领以更快的速度倒飞了出去,目眦尽裂的指着姬十二的方向,愣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便去轮回了。

在姬十二和士兵之间,活生生的出现了一个人,一个女子。

“哼!你们忘了规矩吗?”

严肃的语气并不妨碍声音的玲珑悦耳,甚至还有那么一丝丝的俏皮。

跪在地上的姬十二缓缓地抬起头,却只看见这女子的背影。

粉色的长衫没有一点点花纹,一头乌黑如瀑的头发。

“蓝月帝国办事!闲杂人等退却!”

胆怯的看了一眼被女子挡在身后的姬十二,一银甲士兵还是忍着恐惧开口了。

“是吗?”

粉装女子并没有生气,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淡淡的指了指戈壁上的某一处。

顺着女子的手指方向,在那赫然矗立着一块饱经风霜的石碑,饶是沙土淹没了一部分,可那“兰溪”二字却清晰可见。

“这里已经是朝华仙子庇护的兰溪国了啊。”

给读者的话: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