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04实施报复

自己何尝不就是歌词中的那个人呢?林海雪是与自己相识先的,现在就被王明强去了,不就怪自己不先表白吗?张梓琳痴心爱着自己,自己却无动于衷,她长得也不赖呀!可就是没有这个勇气。还有刚刚的这个女孩,她可是自己厂里的厂花,与自己在这个厂共事了将近半年,自己却从来没有和她接触过,至今连她叫什么都还不知道——这些不都是做男人的失败?从这一刻起,黄凯默默地由内心发誓“自己一定要胆大起来,站起来。”

像关于王明的做法,黄凯认为太无耻了。是我先认识的啊,是我先喜欢的啊,也是我先追求的啊!而你作为朋友连最基本的道理都不懂,横刀夺爱。

所以自己得不到的东西,他人也别想轻而易举地得到,黄凯定要从中作梗,对其进行反击报复。可是该怎么反击报复呢?他心里还没有点底。

昨晚王明一直没有回来过,直到上班后才看到他从外面走回来,头发凌乱的很,脸色也憔悴得很,可精神却很抖擞。就凭这一点,黄凯就已经猜出他们昨晚肯定偷食禁果了。

“嘿,我的王明,昨晚跑哪去了?今早才回来?”黄凯问道。

“还好意思问我,我还想问你们跑哪去了。我们昨晚到处找你们都找不到,跑向西街那边去也找不到。”王明说道。

“哦,意思是找不到了,你就去逍遥快活。”

“你这是什么意思?早知你好心没好报,我们就不找你了。”王明气愤地说“我们找你找得很晚很晚都找不到,回到厂里厂都关门了,迫不得已,才在外面开了个房间睡一晚。”

“噢,照你的意思是迫不得已才在外面开个房间睡一晚喽。那怎么不见她也迫不得已开个房间跟我睡一晚,莫非我下面不罩?”

王明苦笑地摇头“我不想同你做任何的争辩,好了,我去上班了。”

“你他妈的这是做了亏心事。”黄凯指着他说道。

“我想请问你我做了什么亏心事?”王明冷笑地摇头。

“哼,抢兄弟的女人算不算?”

“什么叫抢兄弟的女人?好像我追她的时候她还不属于你的吧。”

“好,你他妈违背伦理。从现在起,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咱们互不相干,ok?”

“随便你,否则说我好像好想跟你做兄弟似的。”

中午上班时由于机子坏,黄凯在修机子的过程中,借了胖子的手机来玩。QQ刚一登上,就看到了林海雪发来的信息说道王明说你跟他吵起来了,到底是因为什么回事啊?

哼,什么回事?你这不是明知故问?

黄凯回复道我喜欢你。

几分钟后林海雪回复道今晚我单独跟你约约再说。

两人选择在向西花园见面,他们找了一处空座椅处坐了下来,旁边有一棵大树,树荫已经遮住了天上的淡黄的月亮和一部分星星。

“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我实话跟你讲吧!我也喜欢你,只不过是把你当成哥哥的那种喜欢。”

“你不喜欢我没关系,可你怎么能喜欢王明呢?”黄凯眼睛一碌,说道“他是个连澡都不洗的男孩,身子肮脏的很,你怎么会喜欢这样的人?我真想不明白。”

“这些跟我喜欢他,应该没关系吧。”林海雪深情地说道“我刚见王明第一眼我就被他的帅气给迷住了。而我不能因为他有这些缺点,我就不喜欢他。另外缺点是可以改的呀!爱情可是不可以改的。就你刚刚所说的他那些缺点,我以后叫他慢慢改掉就是喽。”

黄凯一听完她所说的那些话,犹如晴天霹雳,顿时感觉到脑海中回荡着首歌:我是这样一个被爱伤害的男人?都怪自己当初陷得太深。

“我突然间想抽烟。”黄凯望着她说道。

“哦,可以,那我到对面商店去给你买一包。”说着,她起身往商店走。

“还要打火机——”

星期天的晚上,不加班,外面都是行人兴奋的忙碌……好不容易熬到这一晚,终于可以散散心,买点好吃的了。而此时的黄凯却感到无聊得很,于是到底下食堂看电视去。

食堂里也不闲啊!老板正在和一群业务往来的兄弟划拳喝酒呢。黄凯自觉没趣,不得已又跑回自己的宿舍。

在宿舍床上躺着没得多久,那帮老乡拎着一大包菜回来了。刚想起来离开,就被黄头毛的给拦住了,他说道“礼拜天晚,还去那呀!赶紧的一块帮忙把菜洗洗。”

“好的。”黄凯虽然情不愿,可又不想得罪这帮人。

待菜煮熟上桌后,黄恺自然而也成为一席。加上他也就七个人而已。

每人将手中的饭给吃完后,就到喝酒划拳的时间了。阿宁拆开手中的一包双喜牌香烟发给在座的每人一根,待香烟发到黄凯手中时,他毫不犹豫地接下了。

黄凯接烟抽可是件不可思议的事,阿宁记得他从来不抽烟的,以前怎么推给他他都不接,而今天怎么接得这么爽快,所以令人不得不起疑心。

“黄凯,你哪时学会抽烟的?我们都不知道哦。”阿宁问道,想解开迷结。

“前天晚上吧!失恋了然后学的。”黄凯直说道。

“嘿,照这样说你这小屁孩学人家泡妞的事是真的了哟。”

“那当然,你还以为我哄你们玩呀。”

“可结果怎么就失恋了呢?”黄毛头的老乡强问道“莫非是你下面不罩?”

罩字刚出,在座的都哈哈大笑起来。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