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3.父子决裂

楚连的声音和另一道男声一同响起,打断了楚天定的话,阻止他退位。

“恒伽!”

斛律茗思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就知道是谁,有些吃惊,不是把他关起来了吗?赶紧回头看向心爱的儿子,怕他坏事,眉头微皱厉声道,“你别胡闹。”

“爹,你住手吧。自百年前斛律先祖跟随楚高祖夺取慕容家的江山,斛律家世代效忠楚氏,从未有二心,爹软禁雍亲王和雍亲王妃,立10岁的楚协为帝,想挟天子以令诸侯,姑姑想当太后垂帘听政……你们这样做要置斛律家为何地?斛律家的百年清誉毁于一旦,你们的一意孤行会害斛律家近万口人满人抄斩!”

斛律恒伽眼眶有些红,他知道,一早就知道,可为了这份亲情、为了斛律家的存亡,只能助纣为虐,装作不知,他辜负了泠落的信任,更对不起与泠落多年的情谊。

只能暗中尽力救下忠贞为君而被满人屠杀的司徒冠初丞相的女儿司徒青翊和雍亲王楚天明之女楚楚,可她们还是因为刺客的追杀而下落不明,至今生死未卜。

而再看到长安城内血流成河,尸横遍野就更难受了,繁华安定的西晋不该这样的。

斛律茗思的脸色极为难看,即便他的心思路人皆知,如今被儿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样直接指出自是难堪。

“恒伽,你住口,为父的事情不用你管,你若是还当我是你父亲,就回去,爹不为难你。”

斛律茗思知道自己儿子和楚泠落关系好,被楚泠落那个小狐狸精迷惑了,不和他一心,所以这次叛乱的事情什么都没告诉他,全是他自己发现的。

“爹,您就听我一次劝吧。”

斛律恒伽紧握双拳,眼中含泪,跪下喊道,无论是父亲还是泠落他都不愿放弃,为什么非要逼他选择。

“来人,把少爷给我押回府中关起来,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能给他送吃的。”

斛律茗思心一狠,不去看斛律恒伽,这是他心爱的儿子啊,从小重点培养,将来担起斛律家大任的儿子啊。

“不用了!您若是执迷不悟的话,儿子也不必再劝了。”斛律恒伽自己站了起来,既然非要逼他那就选吧。

“从今以后,我斛律恒伽脱离斛律家族,此后斛律家兴盛荣辱与我再无任何瓜葛。”

斛律恒伽向斛律茗思重重的磕了一个头,不等斛律茗思说话,便站起来转身离开,没有人看到他脸上的泪痕,只能听到他不带一丝感情的决绝话语。

斛律茗思听到后满脸的难以置信,他的儿子这是要决裂吗?没站稳后退一步,瞬间沧桑了不少,背也有些佝偻,他所做的一切还不是为了一个斛律家,为了他心爱的儿子?可事已至此已经没有退路了。

望着那愈走愈远的背影,笑得悲凉,呵呵,儿子长大了不再受他控制了,如此也罢,为了那个女人背叛整个家族,他养了这么多年的斛律恒伽就是一个白眼狼!

“从今以后,斛律恒伽从斛律家除名,和斛律家再无瓜葛。”

听到身后父亲无情的话语,斛律恒伽离开的步伐未顿,满是沉痛的眸子一闭,还是执迷不悟啊,权力对人的吸引当真这么大吗?

再睁眼,掩去眸中的情绪,眼中全是清明,他不只是为了楚泠落,更因为斛律茗思这样做法的确是错的,斛律家谋来的权势留不了多久的。

斛律恒伽离开后,太和殿外就出现十五名身着黑色紧身衣的高手,从热气球上坠落的绳索的帮助下跳下来,稳稳的落在楚天定身边。

一名黑衣人拉着楚定天的胳膊,“皇上,在下奉命营救,请务必和我们离开。”

楚天定盯着黑衣人的眼睛,这伙人来历不明,能来冒死救他暂时就不会害他,不只他能不能把他救出去,左右都是死,不如拼一次,最终点头。

“别让楚天定跑了。”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十万大军蜂拥而上,与这仅仅几千的禁军进行厮杀。

楚连带着剩下的禁军冲了上去,身先士卒的冲在最前面,“誓死保护皇上。”

十四个黑衣人围着楚天定和那个黑衣人撤离,十六人飞檐走壁抓住热气球上的绳索,随着热气球迅速升高而升高。

箭雨射来,想把热气球打下来,下面的禁军冲在箭雨中,身中数箭也继续向前,用血肉之躯筑起一堵铜墙铁壁,只为护送楚天定安全撤离。

楚连单膝跪在地上,右手撑着插入地中的断剑,看着早在射程外的热气球飞向天边的夕阳,逃离这血腥的皇宫,嘴角洋溢着笑意。

皇上,楚连的使命完成了,唯一的遗憾就是不能跟随皇上斩尽乱臣,重振西晋,只能在死前祈祷:愿皇上安,愿楚家盛……

楚天定望着下面的那堵早已没有气息却依旧屹立不倒的人墙,指尖都握进了手心里,依旧浑然不知。

斛律茗思,朕绝不手软,必定血债血偿!

“你们是何人,竟敢管西晋国事!”

斛律茗思眼中全是杀意,极为不甘心,只差一步,只差一步便除去楚天定,永绝后患了。

“九,州,军,校。”

黑衣人冰冷的声音回荡在皇宫上,让人不寒而栗。

九州军校,全名为九州陆军军官学校,江湖上最为神秘的组织,无人知道它何时建立,无人知道它建在何处,也无人知道它的用途,更无人知道它的主人是谁,就这样突然出现,一直崛起,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这么神秘。

“来人。”斛律茗思眯起眼睛,江湖与朝廷历来是两派,渭泾分明,九州军校既然敢管打破这个规矩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在。”

“派兵追查天上那个庞然大物落在何地……找到九州军校,平了它。”

斛律茗思目露凶光,楚天定一日不除,他一日就不能高枕无忧,楚泠落也必须死,除了楚协,楚家不能留后,于是针对皇家楚氏一族的诛杀开始。

每一次政权的更替都需要鲜血的滋养和白骨的堆砌,狼烟四起的江山,水深火热的百姓,西晋的乱象才刚刚开始……

历史的车轮滚动,九州的天下乱了一方,是谁打破了一世的安定,是谁撕开了乱世的一角,国运维艰,而命运又该如何运转?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