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219.梦魇(下)

“放我进去……我要见父皇……父皇……”

少年宫离殇被龙吟卫挡在寺外,小小年纪的他脸上满是急色,因为力量太弱,不敢乱来,只能冲着里面大喊大闹着。

“二皇子请回,皇上无空。”

龙吟卫之首——赤站在门内,看着宫离殇被拦在外面,拱手道。

宫离殇一撩衣袍,直接跪在了外面,脸色严肃而坚定。

“我不走,如今朝中巨变,无人主局,我请父皇回朝。”

宮墨韵离开这几日,先是天子剑失窃,然后是蒋家出事,丞相蒋旭被人弹劾,查出与鲜卑勾结。

蒋旭是一国丞相,又是太子太傅,位高权重,深得宮墨韵信任器重,以他的人品绝不可能叛国,这绝对是诬陷!

可是证据确凿,栽赃嫁祸如此天衣无缝,而且蒋旭沉默认罪,什么也不辩解。

再这样下去,这案子根本就无法翻盘,蒋旭生死堪忧,蒋家也难逃一劫。

见宫离殇执意如此,赤并未多说,转身回去了。

夜里,宮墨韵从密室出来,听了赤的禀告,来到了寺门。

只见瘦弱的宫离殇背脊挺直的跪在台阶下,见到宮墨韵前来,宫离殇本想站起身来。

却因跪的太久,一个踉跄又跌了回去,只能跪在地上说话。

“父皇,朝中出事……”

宮墨韵并未理他,淡淡收回目光,转身道了一句。

“因皇后逝世,朕伤心过度,暴毙而亡。”

“父皇!”

宫离殇喊了一声,脸上全是难以置信,这话是什么意思……

“天子剑遗失,蒋相入狱,如今朝中无人,哥哥已经云王挟持,求父皇回朝!”

他和宫飒琪两个孩子孤军奋战,实在是无力对付朝中的魑魅魍魉。

因百里千璃的突然离世,宮墨韵一直不理朝政,监国的蒋旭又不在,南王和宁大将军远在边境,南宫家一直持中立态度。

(宫离殇和南宫家走的不算近,因为此时的南宫流云并未学成归来,他和宫离殇的关系还停留在小时候,他们已经多年未见了。)

云王手握兵权,他和义兴侯如今可谓是只手遮天了。

宮墨韵置若罔闻,向寺内走去,宫离殇挣扎着上前想抱住他,却被龙吟卫拦在了寺外。

他连灵隐寺都进不了,更不要说近宮墨韵的身了。

“父皇别走!”

挣扎的少年撕心裂肺地喊着那个身着龙袍的男人,宮墨韵的身影一顿。

宫离殇见此破涕而笑,他就知道父皇不会不管他们的,可宮墨韵接下来的话将他打进了地狱,永世难忘。

“你父已死,我非你父。”

伴随着男人绝情而冰冷的声音的是天边的闪电,瞬间点亮了天空,可这一闪而过的光线照不清男人黑夜中的背影。

震耳的雷声随即响起,宫离殇瞬间静止在原地,足足愣了一会儿,眼中带着难以置信的悲痛。

记忆中的父亲,即便再不喜欢他,也不会如此绝情,而且他最重视哥哥了,怎么可能不要他们了?

雨水混着泪水肆虐在少年的脸上,可少年依然心存希冀的望着那个决绝的身影,低声呢喃。

“父皇……”

宮墨韵不理,径直走了进去,雨越下越大,龙吟卫依旧守在门口,矗立在雨中。

宫离殇趴跪在地上,任凭雨水拍打,久久未动,他身上华丽的蟒袍已经湿透了,通体极寒。

闪电划过,雷声沉闷震耳,依旧无法震醒少年,震惊太大,宫离殇还在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下。

冰雨密密麻麻的砸在身上,刺骨的冰冷贯彻全身,眼前一片模糊,已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了。

禁闭的寺门外,狂风暴雨中,这个小身影再也撑不住,最终昏倒在雨地上。

宫离殇已分不清此时是身在地狱,还是心在地狱……总之,他已经被打入地狱。

漫漫雨夜,有些情断了,有些恨生了,被抛弃的孩子再也不会对对狠心的父母心存任何希冀。

寺内大殿

宮墨韵的龙袍已经湿了,进来直接跪在佛像前,磕了三个响头。

这辈子跪天跪地跪父母,宮墨韵还是第一次跪神佛。

“弟子一心向佛,愿出家为僧,皈依佛门,求方丈成全。”

他半生杀戮,谋权称帝,这辈子不信佛也不跪佛,如今却入了佛门,说来也是讽刺。

他愿以半生悔过,只求我佛成全心中所愿,为了百里千璃他没有什么不能做的。

“世上已无宮墨韵,如此也好……阿弥陀佛……如此你的法号便是四空……愿你能真心向佛,爱恨嗔痴四大皆空……”

四空四空,四大皆空,宮墨韵若是能一切皆空,也不会执意皈依了。

“四空遵记师父教诲。”

方丈给宮墨韵亲手剃的发和烧戒疤。

此后世上再无圣武大帝宮墨韵,而灵隐寺多了一个来路不明的和尚。

这个和尚从不说话,日日夜夜都去塔林的密室里独自修炼,在那些不知情的小和尚看来这个师叔神秘之至。

现实分划线-----------------------------

这一夜,宫离殇陷入了痛苦回忆,而洗澡睡着的泠落也做了一个梦,梦到的正是十六年前的那个雨夜。

“宫离殇……宫离殇!”

泠落在梦中一遍遍急切又恐惧的喊着宫离殇的名字,最后被吓醒了。

惊醒后才发现自己竟然在浴盆中睡了一夜,盆里的水早就凉了,泠落被冻着一哆嗦。

皮肤也被泡的褶皱了,脸色有些不正常的红,上面还有几道泪痕。

泠落抱臂站起身来,一下打了四个喷嚏,此时的她已经没有心思在意身体的不适了,脑海里想的全是刚才的梦。

梦太真了,泠落可以确定,那就是十六年前真实发生的事,灵隐寺真是个神奇的地方,竟然能让她梦到真实的往事。

只是故事中的小宫离殇格外让泠落心疼,他那时还是个孩子,他们怎么可以这么过分!怪不得宫离殇现在这样的性子。

泠落忍住泪意,匆匆穿好衣服,湿漉漉的头发也只是简单一擦,还没干就披头散发地往外面跑。

虽然不知道宫离殇在哪,但她可以去找,昨天就不应该让他一个人出门。

他明明那样难过,一夜未归,怕是难过了一夜,如果不是自己梦到了,恐怕宫离殇永远不会和自己说这些事情。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