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2.西晋兵变

一阵阵嘈杂的脚步声,伴随着喊杀声和刀剑刺耳的金属碰撞声。

泠落皱皱眉头,想睁开混沌的双眼,看看周围到底发生什么了,可是一点力气的没有了,一个如此简单的动作竟如此的困难,只能静静的听着四周惊天动地的杀戮声,闻着空气中浓重的血腥味。

“雅儿,你带落儿先走。”男子的声音坚定,又让人不容人反抗。

“天定……”

女子不舍和饱含担心的声音传来,“你小心,我……去东汉……一定要去找我,天定。”

马车声响起,泠落只觉得一阵颠簸,然后就感觉自己在一个温暖的怀里中,脸上划过着凉凉的液体。

原来是女子的眼泪,随后便再也没有了感觉,听不见任何声音,只能沉沉的睡去。

男子笑着看了马车一眼,即便生死关头也笑的满足,只要她和女儿没事,自己死了又何妨?

“报,皇上,乱军已经入城了。”

一名皇城禁军擦去脸上的血迹,高声在远处喊道。

“楚连,你带一千禁军掩护公主和皇后安全出城。”

“皇上……”

楚连有些迟疑,他想和皇上同生共死,不愿担负护送命令,他怕出城后就不能再回来,就算回来也来不及保护皇上,他是皇上的贴身护卫,就算死也想死在皇上身边。

“这是圣旨。”楚天定,看向楚连,毋庸置疑的说。

“臣……接旨。”

楚连看着殿阶上的背影,含着泪跪下叩首,随后就带着一千人离开了。

楚天定眼神杀厉果敢,握紧了手中的长剑,“今日随朕血葬皇城。”

“血葬皇城。”

皇城禁军举起手中的兵器喊道,杀声惊天动地。

宣武门内,太和殿外

皇上楚天定带着仅剩的五百禁军和带着十万大军的一品大将军斛律茗思对峙。

楚天定前所未有的后悔,皇权斗争连亲兄弟都能反目成仇,斛律明思和他南征北战,出生入死多年又如何。

他楚天定当年念及旧情,兵权一直没有收回,三分之二的军队掌握在斛律明思的手里,面圣免于跪拜,进宫可带兵器,朝中任何关于斛律茗思意图谋反的言论从未相信,而他给予的无比信任却换来国破家亡的背叛。

“斛律茗思,我楚天定扪心自问,这么多年,没有一丝对不起你的地方,你为何要趁朕和皇后离宫外出寻药一个月的时间,暗中谋划,在朕回宫当日带兵夺位?”

斛律茗思不曾回答,而一道尖厉的女声传来。

“为什么?楚天定,你竟然问为什么?”

楚天定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有些错愕,她怎么会在这,不应该在后宫吗?

“斛律茗柔?”

“这么多年,既然你爱慕容雅一个,为什么让我们这些女人在宫中虚耗年华,十五年了,后宫的妃子你连碰都不碰,慕容雅生不出国储,你连个机会都不给我们。”

斛律茗柔眼中都是恨意,十五年的时光,十五年的活寡,这就是她当年爱过的男人,十五年的青春竟然没换来他一眼的停留。

楚天定既然把所有的爱都给了慕容雅,那她们这些后宫中痴等的女子又算什么!

斛律茗柔最后还是爱到痴狂恋成仇,现在只剩下绵绵无绝期的恨了。

楚天定看到这样的斛律茗柔也有些不忍,他们三个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现在却这样兵戎相见,原来感情竟如此脆弱。

“朕当初都说过,此生只要慕容雅一人,这一切也是你们自己的选择。”

后宫的妃子都是那些大臣的女儿、妹妹,可能是他们想利用这来巩固地位,也可能那些大家闺秀真的喜欢楚天定,楚天定为了稳定江山,又不想负了慕容雅,就将这些女人全部收入宫中,却至今未碰,可以说是虚设后宫。

“后宫的生活和出家何异,这种锦衣玉食、荣华富贵还不如不要。”

斛律茗思心疼的看着她妹妹,这些年她的日子的确很苦。

楚天定扫了一眼下面的大臣们,冷笑嘲讽,“就因为这个?朕竟不知朕的臣子如此心疼家眷,重情重义!”

“自然不是,我西晋泱泱大国,皇嗣竟只有一名公主,皇后产下公主后便不能生育,皇上又只爱皇后一人,连一个皇子都不愿留下,皇位以后传给谁,臣等日夜忧思,恐江山后继无人,史上又没有女人当政,西晋日后由一名女子领导,臣等不服。”

斛律茗思代表众人开口。

“所以,你们想当皇帝?”楚天定冷冷的睥睨着这些滑稽的小丑。

“臣等忠心耿耿,自然不敢,雍亲王之子,也就是皇上侄子楚协,年轻出众,有帝王之才。臣请皇上退位,传位雍亲王府世子楚协。”

斛律茗思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众大臣齐跪叩首,“臣等请皇上退位,传位雍亲王府世子楚协。”

楚协如今不过十岁,逼他退位不过是想趁楚协年幼,挟持皇帝号令西晋,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曾经忠心耿耿的大臣,昔日同生共死的兄弟,楚天定听着他们虚伪的理由,看着背叛他的臣民,眸中尽是凄凉,这便是人心……

“皇上。”

楚连突然回来,附在楚天定的耳边说道,“臣护送皇后和公主出了皇宫,突然出现了百名黑衣高手,要带走皇后和公主,这些人来自江湖上五大势力之一的九州陆军军官学校,臣便和他们打起来了,然后鬼谷子出现,带走了公主和皇后,臣就回来了。”

“嗯。”楚天定听完,松了口气。

鬼谷子是落儿的师父,自然不会伤害她们,也是鬼谷子说落儿有权倾天下之相,却无缘帝位,必定是位高权重,手握生杀大权之人,而且说落儿的命运必定和慕容家分不开。

斛律茗思见楚天定没有动静,站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土道,丝毫不把楚天定这个皇帝放在眼里,。

“皇上……你觉得还有翻盘的可能吗?”

楚天定看向斛律茗思,两人的眼神在无声中厮杀,最终闭上眼睛,没有可能了,如今大势已去啊!仅靠手里的禁军,他能全身而退都是奢望,他不该不防着斛律茗思的,如今后悔也来不及了,死便死吧,妻女无恙他就无憾了……

可惜这苦心经营多年的西晋江山,就要落入贼人之手了,只愿他的女儿能替他收复国土,重扶楚家天下。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