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第64章 湖畔迷案(六)

到达村口,陈局长同其他几个组取得联系,各组均已到位,只等命令一下同时行动,目的是防止走漏消息。

从大家反馈的情况看,“二狗子”跟大王庄的村霸王大虎关系最密切,极有可能和他在一起。

陈局长命令司机把警车停在村外,换好便装进村,通知其他几个组一起行动。打听好王大虎家的位置,几个人悄悄摸到他家的院子外面。

王大虎的家还算不错,三间正房,东西两侧各有两间厢房,齐胸高的砖院墙局部已经破落,黑漆大门锁的严严实实。正房的窗户敞开着,男人们骂骂咧咧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一听就是在赌博。

陈局长压低声音告诉叶知秋和初晓鸥留在院外,自己带着另一名警察翻墙跳进院子里。

两个人刚刚接近正房门口,从西厢房的胡同里钻出来一个瘦高的男人,看样子刚从茅房出来,左手还在整理着腰带。抬头一看先是一愣,紧接着大喊了一声:“唉?你们谁呀?怎么进来的?”

陈局长微微一笑。“我们来找个人。”

“找人?找谁呀?”男人故意提高嗓门,其实是在通知屋里的人有情况。

这时屋里的人一阵骚乱,紧接着呼噜呼噜挤出来八九个。

叶知秋趴在墙头上观察着里面的动静,他发现在正房门的里面还藏着一个人,探头缩脑向外偷看,虽然看不清他的脸,但是从脑袋上的伤疤可以看出正是“二狗子”。

他心里一急,刚想翻墙跳进去,衣服被初晓鸥拽住了。“别乱动,弄巧成拙就麻烦了。”

这时挤在前面的胖子满脸横肉,翻着眼皮看看面前的两个人,撇着嘴说道:“人都在这儿呢?你们找谁?”

“谁是二狗子?”陈局长的目光从每个人的脸上扫过。

“找二狗子你们上这儿来干嘛?他家又不在这儿,来找事儿的吧?赶紧出去!”说着众人开始推搡他们。

“我们是警察!”陈局长从兜里掏出证件冲着他晃了一下。

“警察也不能私闯民宅呀?这是我家,我又没有犯法。”胖子大声叫嚷着,打开大门往外哄。

站在门后的“二狗子”听到“警察”两个字立刻缩回去不见了。

叶知秋心里暗暗着急,担心他们家有后门。顾不上跟初晓鸥打招呼,顺着墙根绕到了屋后,正房并没有后门,但是有两扇窗户,他悄悄地趴在院墙外等着。

果然不出他的预料,“二狗子”从后窗户探出头来,左右看看没人,轻轻地跳出来。还没等他站稳脚跟,叶知秋纵身跳过去,飞起一脚正踹在他的胯骨上。“二狗子”一屁股坐在地上好半天站不起来,叶知秋冲过去摁在地上,解下他的腰带把他的双手反捆起来,然后拖回前院。

此时院子里面已经撕打起来,陈局长他们被围在中间,情况十分被动。

情急之下,陈局长从腰里拔出手枪,大喊一声:“所有人蹲下!”

前面的几个家伙立刻蹲在了地上,满脸横肉的胖子恰好站在陈局长身后,听到命令也慢慢蹲下去,但是他却心不老实,悄悄摸起脚边的一块砖头。

叶知秋看的清清楚楚,来不及多想,喊了一句:“小心身后!”话音未落,三步两步窜到胖子近前,抬腿一脚将他踢倒在地。

陈局长吓了一跳,回身一看立刻明白了,冲着叶知秋点点头。

正在这时,大门外传来初晓鸥的喊声:“快来人啊!罪犯跑了!”

叶知秋几步窜出门外,见初晓鸥被踢倒在大门口,“二狗子”不知怎么挣脱了腰带,已经跑出去一百多米远了。他来不及照顾初晓鸥,随后追下来。

陈局长回过神儿来,冲另一名警察一挥手。“你留下看着他们。”转身追出门外。

“二狗子”此刻什么都顾不得了,玩命往村外跑。

叶知秋知道出了村子就是玉米地,只要钻进玉米地再想抓他就难了。

跑出一段路,前面马上就要出村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不足十米远。叶知秋心里着急,脚下加紧,拿出三级跳远的步伐,用尽全力踏出几步,恰好赶上“二狗子”,只见他腾身跃起,右脚尖儿在“二狗子”的屁股上轻点一下,其实就是垫步,左脚紧接着在他的后背上猛踹一脚,姿势十分优美,仿佛是“太空漫步”。

“二狗子”向前抢了几步扑通一声趴在了地上,再也没有力气站起来,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叶知秋也蹲在地上大口喘气,好半天才平稳下来。

这时陈局长随后追上来,弓着腰,两只手拄在膝盖上喘了好一会儿才直起腰来。

“你小子功夫不错呀?不当警察白瞎你的材料了。”

叶知秋一笑,伸手拎起“二狗子”。“我也是一股急劲儿,要是让这个家伙跑掉线索就又断了。”

陈局长点点头。“这次破案你立了大功,回头一定给你们学校写封感谢信。”

两个人押着“二狗子”出了村子,陈局长开着警车回去接上另名警察和初晓鸥,对王大虎等人批评教育一番,没有深究责任。

一行人匆匆赶回了南江区公安分局。陈局长立刻组织人员突击审讯,同时派车送叶知秋和初晓鸥回景区别墅,他们的手机也被还回来。

路上,叶知秋打开手机,发现有好几个未接来电,都是于美红和姬美凤打过来的。其中的一个陌生号码引起了他的注意,犹豫了一下决定回拨过去。

电话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女人的声音:“是叶知秋吗?”

“我是,你是哪位?”

“我是曹紫嫣。”

“是你呀?有事吗?”

“郝萍在我家。”

“真的?”叶知秋惊呼了一声。“她现在怎么样?”

“我挺好的,伤不重,恢复的差不多了。”这是郝萍的声音。

“那就好,那就好。”叶知秋稳定一下情绪问道:“到底是咋回事儿啊?”

郝萍哽咽了一会儿,带着哭音儿回答:“湖边打鱼的中年男人就是凶手,是他打死了我男朋友……”

叶知秋这次长了经验,没有跟郝萍说太多,安慰她几句便挂断了电话,紧接着把这个情况汇报给陈局长。

陈局长听了特别高兴,命令开车的警察立刻掉头,连夜去接郝萍。考虑到叶知秋熟悉路,又认识曹紫嫣和郝萍,所以请他帮忙一起去接人。

三个人吃了点儿东西便匆匆赶路,到达县城已经是后半夜了。

叶知秋带路,司机把车停在曹紫嫣家的大门外,三个人为了防止意外发生,留在车里面守候了半宿。

天刚蒙蒙亮,叶知秋跟开车的警察打过招呼,回了一趟自己家里。母亲早已经为他准备好上学的行李,叶知秋就是想借此机会带走行李,开学前再没有时间回家了。

在父亲的追问下,他把这段时间的情况简要叙述了一遍,叮嘱父母不要挂念,拿起行李匆匆返回到曹紫嫣家的大门口。

此时曹家大门已经打开了,叶知秋带着初晓鸥和开车的警察进门,说明情况以后,带着郝萍上路。

一路上叶知秋没敢向郝萍透露案情,只是听她讲述事情的经过。

临近中午时候赶到了南江区公安分局。陈局长招待他们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餐,下午开始审理和询问工作,直至傍晚全部案情终于真相大白。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