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第4章 跟太上老君学道

屋里一片漆黑,哪里还有老神仙的影子,他试着攥了攥拳头,手里什么也没有。叶知秋失落极了,真想重新回到梦境中,他不甘心美好的愿景就这样逝去,觉得梦里的一切都是真的,他决心要找到乾坤圈。

想到这儿起床打开电脑,在网上搜索古玩玉器的相关信息。相似的玉环很多,但是与他梦中都有很大差别,叶知秋很失望,只好关掉电脑继续睡觉。

他一点睡意也没有,好不容易挨到天亮,早早起床洗漱,吃过早饭便独自离开了家,这是他休学以来第一次主动出门。

外面的天气虽然很冷,可是天空特别晴朗,看上去又高又蓝,阳光肆无忌惮地倾泄下来,照在身上感觉很温暖。

叶知秋来到县城里唯一个卖古玩的小市场。市场虽然不大,卖什么东西的都有,真的假的仿的,不是行家一般很难买到真品。他急切地在每一个摊位前寻找,只关注手镯、指环之类的玉器,其他的一概不看。

时间已过中午,叶知秋饿的前腔贴后腔。走遍了整个市场,也没有发现自己想找的宝贝,只好垂头丧气地离开古玩市场。

市场大门外的地摊吸引了他的眼球。几个老头老太太把一大块帆布铺在地上,帆布上摆着一些旧物,有瓶瓶罐罐、打火机、钱币、首饰等等。

叶知秋扫了一遍地摊上的东西。一个留着山羊胡的老头儿向他招招手。“孩子,你想找点儿什么呀?”

叶知秋慢吞吞地朝他走过去,蹲在他的摊位前面,边看边说道:“我想找的东西你这儿没有。”

“你想找什么?说说看。”老头儿乐呵呵地看着他。

“我想找一个玉环,白色的,这么大。”叶知秋用手比划着玉环的形状和大小。

“哦,我这里倒是有几个,你看看是不是你想要的?”老头儿说着伸手解开地摊上的一个帆布小口袋,拎着口袋底,“哗啦”一下倒出了几件玉器。

叶知秋一眼认出其中的一只玉环,与昨天晚上梦中的那一只十分相近,只不过又旧又脏。他的心情激动不已,立刻拿在手里仔细观看,一边擦抹灰尘一边默默叨念:“一生一世,生生世世。”玉环上突然出现了“乾坤圈”三个字,闪烁几下就迅速消失了。

叶知秋断定这就是自己要找的乾坤圈,他的内心狂喜,脸上绽放出久违的笑容。捧着玉环问老者:“老爷爷,这只玉环卖多少钱?”

老头儿盯着他的眼睛,摆摆手说:“这个不卖。”

叶知秋一愣,一脸茫然地问道:“为什么呀?”

“这是个宝贝,绝不能落入坏人的手里。”

“我不是坏人!”叶知秋一脸无辜。

“你虽然不是坏人,但是你想利用它做坏事,对吧?”老头儿眯起眼睛,神秘地笑起来。

叶知秋脸一红,老头儿的微笑让他想起了梦中的老神仙。急忙低声祈求:“老爷爷,我不会再想做坏事了,求求你卖给我吧!”

“不卖不卖!”老头儿手捋着山羊胡,摆摆手说道:“玉环刚才在你的手里放出了霞光,可见你是有缘人,就送给你吧。”

叶知秋高兴的跳起来,认认真真地给老头儿鞠了三个弓,蹦蹦跳跳地扭头跑了。

回到家里,妈妈正站在大门口张望,看到妈妈焦虑的神情,叶知秋突然感到心疼,咧嘴笑了笑,问道:“妈,你在等我吗?”

妈妈已经很久没见过他笑了,惊讶地看着他,好半天才说出话来。“儿子,你跑到哪儿去了,让妈担心死了。”

叶知秋拉住妈妈的手,开心地笑着说:“妈!我去旧物市场转了一圈,你以后不用担心我了,我全好了。”

妈妈用怀疑的目光看着他,眼睛里盈满泪花,喃喃自语:“但愿这是真的!”转身拉着他进屋。

叶知秋急急忙忙吃过饭,一头钻进自己的房间。他用手帕蘸水小心地擦拭着乾坤圈,越擦越白,越擦越亮,只要他念一遍乾坤秘密,宝贝便会放出霞光瑞彩,每当这时他就会感到头清眼亮、思维敏捷、精力无限,而且心情也特别好。为了不被人发现,他找来一根红色绒绳将宝贝穿起来,贴身挂在脖子上。

晚上临睡前,叶知秋将头蒙在被窝里,手托乾坤圈,念一遍密码,被窝里面立刻被霞光照亮。他闭上眼睛,感觉身体慢慢被霞光托起,进入了梦幻般的仙境中。

叶知秋来到一个诡秘却陌生的环境里,脚下踩着云雾。耳边隐隐有虚无缥缈的凤鸣声自云雾中传来。仙界!自己真的来到了仙界。他兴奋极了,试图抬腿走路,却发现脚下已不再是坚实的土地,只要意念到哪里,他的身体便会迅速地飘到哪里。他随心所欲地四处游走,忽然听到前方有讲课的声音传来,心中好奇,急忙奔过去察看。只见众多仙人正在聆听一个白须白眉的老头儿讲课。

叶知秋小心翼翼地凑到近前听讲,只听那老者讲道:“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其复。”

听课的众神仙纷纷点头,叶知秋却听不明白。只听那老者解释道:“守静笃就需要去私欲,破妄念,使心灵保持虚静,笃定,不受外界影响。这样心中的智慧,也就是“道”,自然而然就流露出来。终日心浮气躁,“道”就会远离你。”

叶知秋似乎明白了,以前自己心神不宁,坐不住凳子,甚至精神分裂,想自杀,都是因为私欲、妄念太重了。

“上德若谷。大白若辱。广德若不足。”老者继续讲道:“具有崇高道德的人,胸怀如同山谷一样深广,可以容纳一切。谦卑礼让,会让一个人德行越来越高,心量越来越大。人最高明处世的智慧就是保持谦逊、宽容他人。唯此,人生方能赢得朋友,赢得尊重。”

叶知秋心里豁然开朗,原来自己没有朋友,被同学们孤立,都是因为不够谦卑,不够宽容。赵海平也不谦卑、不宽容,如果我比他谦卑、宽容,同学们自然就会跟我好了,看起来以前的很多想法都是不对的。

叶知秋听的如醉如痴,一边听讲一边反思,全然忘记了时间和空间,觉得自己两年来的困惑全都被解开了,直到众仙散去他仍然站在原地没动,认真回味着老者的话。

老者飘到他的面前,手捋着银须问道:“叶知秋,你为什么不走?你在想什么?”

叶知秋一愣,心想他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呢?“我在想您说的‘道’到底是什么?”

老者微微一笑,问道:“你为什么叫叶知秋?”

“前一段时期我的心里特别悲观,觉得自己活在这个世界上很痛苦,就像秋天的叶子一样即将死去了,所以改名叫叶知秋。”

老者用手中的拂尘一甩,一道彩虹立刻出现在身边。“看,彩虹就是‘道’,叶子在秋天落下并死去也是‘道’。‘道’是指宇宙万物的本源和其运动规律,可以是春夏秋冬,风雨雷电,也可以是生老病死,荣辱浮沉。‘道’能同化万物,演化万物。虽然不能看到和摸到它,但它无处不在。”

叶知秋似懂非懂,摇摇头问道:“既然‘道’无处不在,那么它能帮助我实现愿望吗?”

“你想成为超级学霸,想得到女神的青睐,对吗?”

“对!”叶知秋惊讶地看着老者。“可是我的愿望一直不能实现,您能帮我吗?”

老者摇摇头。“不能,只有叶知秋才能帮你。”

“我自己?”

“对!就是你自己。我劝你绝圣弃智,从今以后不要再耍小聪明,不要急功近利,要脚踏实地。须知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以前你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总是心浮气躁,终究难成大器。”

“乾坤圈是神器,也不能帮我吗?”叶知秋认真地问道。

老者摇摇头。“乾坤圈只能指引你通灵仙界,神仙也只能帮你领悟大道,却不能替你完成任务,实现夙愿。”

叶知秋懂了。“外在的力量只能起到辅助作用,内在的力量才是成功的决定性因素。”想到这儿看着老者问道:“您是谁?您说我能成功吗?”

老者笑而不答,飘然而去,身后留下了空谷仙音:“玄之又玄,轻诺寡信。”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