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第2章 遭遇滑铁卢

那天晚上他睡的很不好,整夜在做梦,梦境里赵海平一直在背后指指点点骂他傻子,曹紫嫣站在旁边不但不帮助自己,反而嗤嗤地笑。叶启明被彻底激怒了,冲上去抡拳便打。开始的时候赵海平落在下风,被他的拳头打在脸上、身上,双手抱着脑袋躲闪。曹紫嫣回过神儿来,立刻冲上来用身体护住了赵海平,还有几个男同学也围过来拉偏架。赵海平趁机窜到近前拳打脚踢,他的胳膊被人拉住无法还手,气的哇哇叫喊,拼命挣扎,最终从梦中惊醒,头上身上全都是汗。

第二天早上叶启明起床很晚,父母早已经上班走了,饭菜摆在餐桌上。他瞟了一眼墙上的石英钟,时间来不及了,于是抓起书包就往外跑,早饭没吃,脸也没洗。

尽管一路狂奔,赶到学校还是迟到了。敲门走进教室,同学们立刻哄堂大笑,叶启明被笑懵了,不知道自己哪里出了问题。

英语老师也笑了,也许是因为他英语成绩好的缘故吧,老师没有批评他,摆摆手示意他回到座位上去。

叶启明红着脸坐到自己的椅子上,转身之际他注意到赵海平的嘴角上挂着一丝不屑的冷笑。

第一节课没听好,困的难受,始终打不起精神。下课的铃声刚一响起,他便立刻趴在了桌子上。

第二节课是语文课,老师夹着书本站到讲台上,班长立刻喊了一声“起立!”,同学们都应声站起来,只有叶启明趴在桌子上睡的正香。

同学们不约而同朝他的方向看过来,同桌的女同学捅了捅他的胳膊。叶启明昏昏沉沉地抬起头,看到大家已经起立,急忙慌慌张张地站起来,教室里顿时响起一阵哄堂大笑。

身后传来赵海平的嬉笑声:“傻子上课还戴着避雷针。”

下课后,同桌指指他的头发,笑着提醒他:“头发翘起来了。”

叶启明这才明白大家为什么笑,从书包里取出随身携带的小镜子,举到面前一照,他的脸立刻红了。一夜之间自己的眼圈儿明显发黑,头发乱蓬蓬的,有两撮在头顶上竖起来,好像京戏里小丑的小辫子。

叶启明用手梳理了几下头发,心里很难过,还是第一次被同学们这样嘲笑。他抬头看看曹紫嫣,正趴在同桌的耳边小声说着什么。叶启明猜想她们一定在笑话自己。

稀里糊涂地上完了白天的课,叶启明回家吃过晚饭,认真地洗洗脸,又回到学校上晚自习。

同学们大多已经返回了教室,曹紫嫣和赵海平的座位却空着。叶启明知道她们一定又去了小树林,失魂落魄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复习功课。过了很长时间也不见曹紫嫣回来,他有些心神不宁,悄悄地溜出教室直接摸到操场东北角的小树林。

曹紫嫣和赵海平果然在这儿,两个人靠在一颗很粗很粗的白杨树的树干上,曹紫嫣的头埋在赵海平的胸前,赵海平紧拥着她。他屏住呼吸贴近柳树林偷看偷听。

树林里的两个人一直不说话,过了好一会儿,曹紫嫣抬起头说道:“咱们回去复习吧,这样下去会影响学习成绩的。”

“不会的!”赵海平嬉笑了几声,搂住她不放。“咱们俩在一起,学习效率肯定能够提高。”

曹紫嫣轻轻叹了口气,抬手在额前理了理头发。“你看叶启明多用功呀!昨天晚上好像一宿没睡,你再这样耽误下去,就要被他超过了。”

“不可能!那个家伙彻底学傻了,你没看他上课还戴着避雷针吗?他就是非洲猴子——废废!”赵海平嘴里发出了一连串狂傲的笑声。

曹紫嫣也咯咯地笑起来。“你以前总说他像个傻子,我还觉得你心存偏见,今天早上一见到他的样子,真感觉有些不正常,眼睛发直,呆头呆脑的,不会真的学傻了吧?”

听了曹紫嫣的话叶启明既伤心又生气,自己对她那么好,她竟然这样瞧不起自己。转念一想,曹紫嫣以前对自己是有好感的,表现的那么亲近,怎么突然之间全变了呢?一定是赵海平从中使坏,他想到了报复。

“不光是傻了,估计还会气疯的。”赵海平奸笑了几声,继续说道:“他学习赶不上我,心上人又被我抢走了,还能不疯吗?”

“说什么呢?他的心上人是谁呀?”曹紫嫣好奇地问道。

“你难道没看出来叶启明对你有意思吗?我坐在后排可是看的清清楚楚,那个傻子的眼睛整天围着你转,他是心里有话嘴上不敢说。”

“去你的吧!就你心眼儿歪,我怎么没感觉到?”曹紫嫣推搡着赵海平,试图离开。

“别走!亲一下!”赵海平抱住她不放。

“不行!唔……”

叶启明的心脏狂跳不止,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扭回身离开了柳树林。

当天晚上回到家里,叶启明感到浑身发冷,头疼、恶心,第二天也没能按时起床。他病了,一连几天没上学,父母轮流请假带他去医院打吊瓶。

病愈以后,叶启明重新回到学校。原打算努力学习转移对曹紫嫣的注意力,然而只要见到她的影子,叶启明便会心神不宁,根本不能专心学习。他的学习成绩直线下降,其中考试在班级里排到了二十八名。

班主任老师急忙找来他的妈妈,通报叶启明这学期的学习情况,并且提出他可能有早恋的倾向。

妈妈二话没说,回到家对他一顿胖揍,爸爸也上来帮忙。

叶启明一声不吭,抱着脑袋任凭他们打,爸爸妈妈打累了,离开了他的房间。

叶启明感到胸口像压了一块大石头一样,胸憋气短。长期以来的失落、压抑、委屈、自卑、疑问一股脑涌上心头。老师和同学们轻蔑的目光,嘲笑的话语在脑海里萦绕,脑袋像是被马蜂蛰了似的一跳一跳的疼,越想就疼的越厉害。他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双手抓住头发放声痛哭,身体不受控制的开始发抖、扭动,一绺绺头发被硬生生扯下来。

爸爸妈妈听到哭喊声立刻跑进来,她们被眼前的一幕吓的呆住了。

叶启明那张如同雕刻般生硬的脸庞上青筋暴起,双眼因布满血丝,这样的眼神简直就是要杀人的感觉。

妈妈愣了片刻,扑过去抱住他哭喊着:“儿子,你怎么了?妈对不起你!妈再也不打你了!”

叶启明没有被母亲的哭喊打动,肆无忌惮地挥发着他的疯狂。过了很久他的哭声越来越小,慢慢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起床,叶启明双眼里的阴鸷全部散去了,留下的只有痛苦和自责。这样的他,和昨天晚上那个暴怒的疯狂的他判若两人。

从这天开始,叶启明的情绪变得极不稳定,经常莫名其妙地发火,而且热衷于无休止地跟同学们争辩,偶尔还会与老师争论不休。

班主任老师注意到他的变化,多次提醒过他的爸爸妈妈。他的学习成绩和执拗的性格越来越让父母失望,每次争吵之后都会换来一顿打骂,他在家里变得沉默了。

初三第一学年转眼就结束了,叶启明的期末考试成绩排到了班级的后几名。他已经彻底被老师和同学们从好学生的圈子里撇出去,成为班级里无人问津的一个,座位也被安排到最后一排的角落里,没有人愿意与他交流,更没有人与他争辩。

父母对他彻底失望了,再也不愿意过问他的学习成绩。叶启明觉得自己好像生活在一个陌生的世界里,周围的一切都不能让他产生美好的感觉,他开始自责,脑海里总是在冥思苦想自己的错误和不足,有时候甚至觉得自己一无是处。

曹紫嫣和赵海平的关系越来越亲密,两个人现在坐前后排,每到上自习课的时候就会凑到一起讨论问题。叶启明虽然听不到她们说什么,但是从表情上能够判断出两个人十分开心。他心里万分嫉妒,但是自己现在的学习成绩已经没法和赵海平竞争了。

第二学年开学后,叶启明仍然不能专心学习,他渐渐发觉自己的注意力无法集中,有的时候坐在椅子上简直是一种折磨,只要离开教室他就会不停地走动。他的大脑里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自己现在的局面都是赵海平造成的,干掉他自己仍然可以成为学霸,曹紫嫣还会喜欢自己。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