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第三章马三儿

但想起这事儿,流苏还是皱了皱眉头,青州乃是丰都,在丰都的管辖下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着实有些耐人寻味,是挑衅,还是真的有恃无恐。

江湖上的奇人异事很多,但在普通人的世界里,一辈子都碰不到一个,但流苏却是一个,术士在这个世界上被成为奇人,探墓走穴,竹片化水,天象命理,这些,都被同一的称为奇人。

第二天,流苏十二点便起来了,独自洗漱了一番,才将两个小姑娘拉了起来,小狐狸喜欢赖床,拉了半天,连骗带哄,小狐狸才满不情愿的翻下床穿起衣服,苗苗是个喜欢安静的小姑娘,不喜欢闹腾,听话的很,叫起来就起来。

小狐狸在苗苗面前永远都是反面教材,又哭又闹,还疯呢,但不可否人,这小姑娘每次都能在流苏很忙的时候帮上忙。

“哥,我想吃蛋炒饭”小狐狸屋子里的床是两层的,小狐狸睡上面,苗苗睡下面,这是流苏给弄得,小狐狸一穿好衣服便抱着流苏甜甜的笑着。

“苗苗呢?”流苏扭过头去看着正在系马尾的苗苗,小姑娘被问得一愣神,也点了点头说一句“我跟狐狸姐姐的一样”。

“好吧”流苏点了点头,应了下来。

“流苏”外面传来一声高喊,然后酒馆外面的木板便被一个胖胖的中年人拉了开来,有些臃肿的身体挤了进来。

“哥,那胖子又来了”原本有些浑浑噩噩的小狐狸听到门外的声音顿时来了精神,高兴的叫了起来。

一旁的苗苗双眼也有些亮了。

“马哥,什么事儿?”流苏看着冲了进来的胖子有些疑惑的问道。

“长白山,又出命案了”胖子看见流苏连忙道,手里还递出一个文件袋来。

这胖子虽然臃肿了点,但身高也有一米八的个头,长的倒是一般中年人模样,眼角有皱纹,厚嘴唇,鼻子有些大,双眼炯炯有神,右手的虎口茧有些发黄,是老茧无疑,还很厚,虽然身材有些臃肿,但灵活着,一看就是有些武术底子的人。

流苏将文件袋里的东西抽了出来,也不避讳两个小姑娘,独自看了起来,文件袋里的东西是两张照片,其他的别无他物,第一张照片很奇怪,是一张黑白照,年代有些远了,照片的右下方用钢笔写着1998,而照片上的却是一个手持大刀的中年男人,双眼紧闭坐在一颗巨大的松柏树面前,在他的喉咙处有着一道抓痕,像是某种动物的,很深,中年男人正是被这一爪子给毙了命,照片是黑白的,年代虽然不远,但上面的影像都有些模糊了。

而第二张照片就有些奇怪了,是一个身穿黑色短袖,灰色长裤的年轻人,燃了一头黄发,依然是坐在地上,和那中年男人同样的死法,紧闭了双眼,被一爪子毙命,但右手上拿着一把开山刀,很常见的那种,但有些奇怪,刀脊上面是带齿的,一眼看去就知道很锋利,而他的左手却是缠了一圈红绳,绳子上有八枚金色的铜钱,像是康熙年间的。

流苏仔细的看了看照片上的伤口,不是利器所伤,是钝器,伤口是撕裂伤,看似伤口不深,其实伤口深的很,要不然怎么会一击毙命。

“这事儿你们可能办不了”流苏顺手将照片装进袋子里,对着那胖子疑重的说道。

“怎么说?”胖子有些皱眉,问道。

“这是猢狲所为”流苏从自己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块白色的丝巾来,擦了擦手,这是忌讳,拿了一些东西,就得净净手。

“猢狲?”胖子嘴角一扯,逗我呢,那些猴子怎么杀人,而且还是两个男人。

“成精了,但还没成妖”流苏看出了胖子的不信,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对着胖子笑了笑。

“嘶~”胖子倒吸了一口凉气,成精的东西智商就很好了,要是成了妖怪,那还了得。

“这事儿怎么办,局里让我来找你”胖子坐了下来将文件袋放在桌子上问道。

“就你们那重案组能耐着,对我们吆五喝六的“流苏从吧台柜子里拿出三袋牛奶和几袋子饼干来,递给苗苗和小狐狸,顺手抄起一袋牛奶仰头喝了起来。

“那不为了让这个世界更好吗!”胖子有些尴尬。

“行,我去还不成吗,唉,真是事儿多,帮我叫上几个有能耐点儿的”流苏将一袋牛奶喝完,擦了擦嘴,对着胖子说道。

“诶,好”胖子连忙高兴了起来,脸上都笑开了花儿,刚要起身,便被流苏按了下来。

“镇定点儿,你看你,都副局长的官儿了,还这么毛毛躁躁的”流苏拍了拍胖子的肩膀“教训”道。

“屁的官儿”胖子小声嘀咕了一句。

“别不拿村长不当干部,更别说你这市里的副局长了,话说回来,那胡老太太那么个事儿你们知道吧!”流苏凑到胖子面前直视着他的眼睛问道。

“咳咳,嘿,我这不是看你缺钱吗,偷偷给你留了一个,要不然我就请大和尚出马了,那还有你的份儿啊”胖子有些尴尬,但一顿说下来,好像是他故意放进来的一样。

“天东的少放进来,这地儿啊,有些人是不欢迎的,而且还是那么弱的半仙儿”流苏将手中的普洱烟叼在嘴里,一脸懒散的说道。

“听说她们去找了苗疆的人?”胖子看着流苏认真的问道。

正抱着牛奶袋子喝着奶的苗苗顿时来了精神,小耳朵凑了过去努力的听着。

“咔”一声响,流苏手里的打火机将嘴里的普洱烟点燃。

“屁的苗疆,不过是一些会养虫的人,给那老太太说的像是真的去过苗疆了一样,要说苗疆的正真地儿啊,诺,得问那小姑娘”流苏对着苗苗的方向撸了撸嘴。

闻言,苗苗趴在吧台上对着流苏翻了个白眼儿。

“呵,呵,算了算了”胖子看着流苏指的小女孩儿吓得脸都白了连连摆手,那小姑娘以前还是重案组的常客,看起来人畜无害的,谁知道这小姑娘的袖子里会有一些蛇啊蝎子之类的东西,咬一口还不得凉了。

“没事儿我先走了,啥时候出发?”胖子站起身来,问道。

“三天之后,我总得交代点事儿吧”流苏对着胖子摆了摆手。

“诶,好嘞,三天后早上找你,就你一个人?”胖子看着流苏不确定的说道。

“小狐狸和苗苗都带上”流苏摸了摸两个小家伙的脑袋。

“行”胖子一转身,跨了出去。

“别忘了把我的东西带来,没东西那还玩个屁啊!”流苏对着刚出门的胖子喊道。

“好嘞”外面传来胖子的声音。

这胖子也是个奇人,叫马三儿,原本叫马蛋儿,但被他改成了三儿,蛋儿叫起来多不好听。

此人是个仵作,在医科大读的法医,但家里世代都是仵作,厉害着咧,一些土方法灵验的很,这人幽默,但惧内,有一个妻子,长的本就有些彪悍,性子更是彪悍,马三儿年轻时也是个传奇,为了找出证据,在太平间呆了一晚上,要不是遇到一悲大和尚,估计就凉了,一悲大和尚的庙就在太平间的后山上,庙里就一个和尚,一悲大和尚,大和尚会超度,也是个医生,马三儿那天晚上寒气入体,谁大晚上的穿个短袖短裤也得着凉啊,还好一悲大和尚知道有那么个人儿晚上进来太平间白天也没出来,进去一看,呦呵,好家伙,马三儿跟那些人儿躺一个床上晕了过去,还发了高烧,大和尚把他背到山上又是泡药浴又是针灸的,弄得欲仙欲死才活过来,但他碰到的事儿还真不少,但八字硬,还好好的活着呢。

流苏提到的重案组,也叫专案组,专破别人不能办的大案,每个省都有那么一两个,不是稀奇的事儿,但马三儿因为是法医出身,厉害着咧,所以早两年被拉进了专案组里,在里面,副局长是个屁大点的官儿,跑跑腿,送送水就不错了。

流苏让马三儿带的东西原本是流苏的,但专案组一帮官老爷儿,一见到他手里的东西便死皮赖脸的留了下来,要不是看他们身子骨不经打,估计流苏早就撂翻了几个老大爷。

和别的术士,道士不同,不用流苏是个奇葩,不用金钱剑,不用桃木剑,就用一把正在的刀,要说这刀还真个有名堂,唐横刀,而且还真是唐朝传下来的,除了日本正仓院里的一把,估计就流苏手上的一把了,刀身狭直,小镡,长柄,柄是翠绿色的,是玉,柄后都是黄金装饰的,哎呦,看着那个漂亮呀,刀锋锋利着呢,一般流苏都不用的,钢筋知道吧,一刀下去两半,刀身完好无损,怪不得专案组的老家伙要以保护国家社会安全的名义借了去,要是其他的刀剑,估计人家都懒得看。

新来的姑娘刚坐在酒馆里的椅子上,就被小狐狸和苗苗逼问着。

“姐姐,你叫啥?”

“姐姐,你今年多大了?”

流苏看了看,也任由她们两个小家伙玩去,这两个小家伙的朋友很少,被流苏严格管控着,要是和其他小孩子一起玩,猛地发现一条吐着信子的蛇儿,那还不得给吓傻咯。

“那谁,姑娘,今晚你先熟悉下”流苏走到那姑娘面前,暗自咽了一下口水,昨晚儿没看清,今天一看,呀,长的真俊那。

“老板,我姓苏”那姑娘看着流苏认真的说道。

“哦哦,好,苏姑娘,你也别叫我老板,叫我流哥好了”流苏将小狐狸不动声色的挤到一边儿去。

“流哥?,哦,好”小苏姑娘倒是答应的爽快。

“嗯,那行,小苏,你先把这儿再熟悉一便,我和这两个小家伙三天后要去旅游一下”流苏摸了摸下巴的胡渣,貌似要剃了啊,这样看起来有些老啊。

“好的”小苏姑娘点了点头,这酒馆儿她都熟悉了些。

“老板”门外一道声音传来。

流苏心里有些嘀咕,这个点儿应该没人来吧,看了一下腕表,这才下午四点啊。

流苏扭过头去,看到一辆奥迪小轿车停在门口,站在门外面的是一个身穿红色大皮衣的女子,身高一米八,长发是挽起的,下面的裤子是条纹的西裤,脚上穿着黑色的高跟鞋,里面只传了一件白色的衬衣,脸上带着墨镜,将大半个脸遮住。

“你好,有事儿吗?”流苏站了起来,看着那女人笑着问道。

“我想买下这家店儿,你开个价吧!”那女人往椅子上一作,将手里的钥匙放在桌子上,看着流苏说道。

“要不,你去其他的店儿看下?我这边还没打算卖”流苏笑了笑,对着那女人说道。

“嗯”那女人把墨镜摘下,露出漂亮的眼睛来,看起来只有二十几岁的模样。

“真不打算卖?”那女人有些恼,她好不容易看上这家店,下定决心过来谈,却吃了闭门羹。

“不打算卖”流苏点了点头。

“你说个价,我出两倍的价钱”那女人对着流苏皱了皱眉。

“按照市中心的价格,我也不坑你,两千万如何?”流苏对着那女人认真的说着。

那女人原本淡定的脸色有些垮了下来“按现在市中心的价格也没有两千万吧!”要是两千万,两倍是四千万,贵也不是这么个贵法。

“我里面还有一间四合院!”流苏指了指吧台旁边的小木们笑道。

“带我去看看”那女人嚯的一起身,对着流苏吩咐道。

流苏也不矫情,带着那女人便走了进去,小院子四四四方方的四合院模样,修建的精致,有六七个房间,还有一间厨房,在四合院正中心是鹅卵石铺就的,还有几个盆栽和竹子。

“怎么样?”流苏指了指四合院问道。

“嗯”那女人点了点头,很满意。

“来,我带你看下房间”说着,流苏便带着女人走进了最里面的一间房间,推开木门,入眼的是一个书架,但书架上面放的不是书,而是一件件精美的瓷器,玉器,房间四周的墙上,挂着各种画作,有油画,山水话,还有书法。

“怎么样,满意吧?”流苏似笑非笑的看着那女人问道。

那女人双眼瞪的老大,这房子里的东西她也看了出来,多半是真品,就算不是真品,那么多的玉器换算成钱,那得多少。

跟在两人后面的小苏更是嘴角抽了抽,老板既然这么有钱,干嘛开个小酒店累死累活的,搞个投资多好。

那女人不说话,漠然的转身走了出去钻进车里。

“慢走,不送”身后的流苏对着那小轿车摆了摆手笑道。

“怎么样,没谈好吧”轿车后座上,一个满头白发的男人对着坐在驾驶室的女人笑道。

“老师,他那么有钱,干嘛还要和我们抢生意?”那女的被流苏气的有些牙痒。

“我们做的是生意,他们不是”那老人摇了摇头,就算是奇人,也是要生活的。

“嗯?”女人有些愣。

“你现在还不懂”那老头摇了摇头……

抓一些犯罪的奇人,国家是会给一部分金钱的,但自从这家店的老板出现后,嗯,他们所能得到的一些特权减少了,金额也大幅度下调了,但那老头说的对,有些人,不是为了钱而活着。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