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第三十八章修鬼术

鬼面狐仔细看了看,摇了摇头,她不相信这丫头是一下子脑袋嗝屁了。

“你们看着我干什么?”唐韵猛地回头,这才发现马三儿和鬼面狐一脸疑重的看着她。

“你,没事儿吧?”马三儿看着唐韵犹豫了一下问道。

“没事儿啊,”唐韵有些摸不着头脑,马三儿今天这是怎么了,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

“那你刚才又蹦又跳的干什么?”鬼面狐站了起来上下打量着唐韵,最后翻了个风情万种的白眼儿说道。

“没事儿没事儿”唐韵又恢复起了她那从容淡定的淑女模样,连忙将笔记本电脑合上拿了起来放在了枕头下面。

“不对,我刚才可是听到你说发财了,发什么财了?”马三儿惦记着这事儿呢,就是个财迷。

“没什么,我刚才随意吼的呢”唐韵摇了摇脑袋,面上带着笑。

“嗯”马三儿狐疑的看了唐韵一眼,也确实没看到啥真金白银的,但心里面可惦记着这事儿呢。

“那行,我先去找金主儿了”马三儿拿着那张符喜滋滋的交代了一句走出门去。

“去找金主?”唐韵看了看鬼面狐,不知道马三儿说的金主是谁。

“还不是流苏丢下来的烂摊子,马三那家伙倒是捡了便宜”鬼面狐也不知道从哪儿拿来的指甲剪咔擦咔擦的剪着指甲。

“哦”唐韵点了点头,趴在了床上,美滋滋的想着这笔钱够不够买自己想要的东西……

市区的一间别墅内,陈大国用极高的礼遇接待了马胖子,对于平时被指挥惯了的马三儿着实威风了一把,挺着个大肚子迈着八字步慢悠悠的走进了别墅大门内。

“哪,这一张符纸乃是龙虎山天师道第八代天师开过光的”马三儿坐了下来,也不废话,掏出那张紫符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说道。

陈大国已经不像以前那么精神了,手上盘着一串儿小叶紫檀佛祖,整个人瘦了一大圈儿,脸色暗黄,这几天他实在是被搞得精疲力尽,上次那个山羊胡子马半仙儿,在别墅住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整个人便疯了,陈大国也好不了哪儿去,整个人无缘无故打不起精神不说,就连自己的生意也下滑了不少。

“大师,能管用吗?”陈大国有些不相信的看着坐在沙发上品着小酒的马三儿。

“如果不管用我一分钱不收,你先拿去贴在家里的正厅,我就先在你这儿住下了,过五天看看效果你再考虑是把我轰出去还是给钱”马三儿看了一眼陈大国说道,心里却是祈祷着流苏这小子靠谱点儿,要是那张符纸不管用,他这脸儿就丢大了,但一想到要住五天的别墅,嘿嘿嘿,马三儿心里一阵高兴,小酒品着,大床睡着,还有一大帮子的山珍海味,能不舒服吗。

“嗯”陈大国掂量了许久,才点了点头。

马三儿见陈大国如此爽快也不大意外,开玩笑,都到了这个层面上的人,遇到了这事儿,要是不马上解决,鬼知道会往后发生多少事儿,轻则破产重来,重则家破人亡。

“爽快”马三儿看着陈大国笑道。

“大师,我会给你安排个卧室,这几天就委屈你在这里住几日了”陈大国对着马三点了点头说道。

“嗯,确实委屈了点儿”马三装模作样的打量了一下四周摇了摇头。

陈大国会意,这人看来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连忙招来下属说了些什么。

“是”那下属点了点头,对着马三做了个请的手势“大师这边请”。

“嗯”马三装模作样的点了点头,跟在那下属身后走了出去,鬼知道他现在的心情是有多慌。

“老大,这人靠谱吗?”等马三走后,站在陈大国旁边的一个下属低声问道。

“靠不靠谱不重要,重要的是,事儿能不能解决”陈大国两根手指夹着雪茄,身边的下属立马点上,慢悠悠的说道。

“老大说的是”那下属拍着马屁。

“别墅那档子事儿,要不是实在卖不出去,我早就脱手了,就看这大师有什么手段吧,这段时间,看紧点儿,别让他吃饱喝足跑了,要是事儿办不成,别说钱拿不到,他吃进去的,全给我打吐出来”陈大国有些疲惫的躺在沙发上双眼里闪过一道阴狠的光,他可不是本分的生意人。

马三全然不知道陈大国肚子里有着些什么坏水儿,但心里也想着流苏这一张符纸有点儿用处,这几天就在这儿住下了,没事儿看看风景,吃点儿好的,好好犒劳犒劳这跟在流苏屁股后面累的不要不要的肚子。

魔都的丁香园内,马老爷大刀阔斧的坐在院子内,双手杵着拐棍儿,双眼若有所思的看着面前站着的那个男人。

流苏站在马老爷面前,嘴里叼着一根普洱烟,手里拿着一把黑黝黝的手枪,指着马老爷“马爷,知道怎么选择了吧”。

马老爷感觉到了骨子里传来的恐惧,整个院子静悄悄的,就在刚才,站在面前的这个男人,手里拿着一把黑色的手枪,将院子内的几个保镖全部撂倒,几枪过后,几个保镖全部失去了战斗力,这会儿因为失血过多晕了过去。

“你到底想干什么?”马老爷将拐棍儿放在一边儿,颤颤巍巍的从兜里掏出一包雪茄烟来,抽出一根叼在嘴里,吧嗒,刚拿起打火机,砰一声枪响,马老爷的手停在了半空中,原本打火机上跳动的火苗,被一个子弹打的熄灭。

这一枪并不是流苏打的,而是魃扶从旁边走来,手握着从院子保镖怀里掏出来的手枪打的一枪。

“这玩意儿还真带劲儿”魃扶将手枪又左右看了看,这是他不熟悉的一种暗器,但威力他已经试过了,就是对着自己放了一枪,虽然弱了点儿,但已经很不错了。

站在马老爷面前的流苏也被突如其来的枪响吓了一跳,但看见马老爷风轻云淡的坐在那儿,也装模作样的站在一边儿,冷静的看着“魃扶,小心点儿,要是下次一不注意把咱们马爷的脑袋瓜子开了口那就不好看了”。

说完,流苏还故意对着马老爷笑了笑,那笑容在马老爷眼里看起来咋就那么可恶呢。

“致公堂的堂主,你觉得谁来坐比较合适?”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马老爷将手里拿着的打火机放了下来,

“得嘞,马爷你歇着,我就先走了,放心你那几个人死不了”流苏点了点头,说完转身就走,魃扶紧紧的跟在流苏的身后。

等流苏和魃扶走后,马老爷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整个身体软了下来瘫坐在椅子上,完全看不出在三竹节酒店桀骜不驯的模样,这个时候就像是落魄的豺狼,独自舔蚀着伤口。

要说不想报复,那是假的,但那人的速度太快,他都没有看清,那些手下便像是被收割的稻草,连武器都还没有拔出来就被放倒了,这让马老爷发自内心的恐惧。

流苏完全不在意马老爷和黄老二报复,就算是报复,流苏也会让他们尝一尝怒火。

终于静了下来,司徒兰方从三节竹酒店的事儿后,便没有来知会流苏他们,而是沉静了下来,不知道在运量着什么。

流苏盘膝坐在一栋大楼的顶部,天上繁星闪烁,魔都的空气里充斥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息,环绕在流苏的四周,魃扶也盘坐在一旁,《回骸起死法》修炼之时不能有任何打扰,魃扶坐在流苏的身边为他护法。

《回骸起死法》第一层便是脱胎,魂魄脱离胎骨,方为大成,流苏盘膝而坐,将身体四周杂乱的灵气吸入丹田,再经过丹田冲击天灵穴,在哪里,同样盘坐着一个全身透明的小人儿,这是流苏的灵魂,被丹田净化纯洁的灵气冲入天灵穴内,将流苏的魂魄慢慢包裹,变成道道灵丝没入流苏的魂魄内,天地灵气越来越少,流苏不得不谨慎行事,要是出现灵气停顿,他便会前功尽弃。

魔都的滚滚浦江中,一颗漆黑如墨的巨大头颅慢慢的从水下探了出来,睁开两个灯笼一般大小的眼睛看着远处的某个地方,半响,才慢慢的向着那个方向缓缓游了过去,它的嘴很长,微张着,露出一拍锋利的牙齿来。

借着黑暗,这黑色的东西变成一只漆黑的小狗爬了上岸,看着眼前急驰而过的车辆,这黑漆漆的小狗居然没有丝毫的害怕,踏着小步伐穿过马路,向着流苏所在的地方跑去。

盘膝而坐的流苏心里默默念起《回骸起死法》的脱胎经,一道道漆黑如墨的符文链接成一条神奇的锁链将流苏死死的围了起来,而他那魂魄被这天地灵气所组成的符文锁链慢慢的从魂穴里缓缓飞了起来,在那一道符文锁链的保护下,那一道魂魄慢慢从流苏的体内剥离了出来。

等流苏再次睁开眼睛,入眼的便是自己盘膝而坐的身体,第一次脱胎的时间只能在四个时辰之内,流苏想着应该干些什么,若是下地府,难免会因为修炼时间太短而容易被识破,既然如此,那便逛一逛魔都好了。

流苏下定决心,对着魃扶交代了一句,便从极高的大厦上飘下,呼呼的风刃原本对他的灵魂有着极强的威胁,但因为有着那漆黑的符箓锁链将他身体死死护住的,才没有被风刃所伤到。

魂魄状态的流苏时而飞入半空俯瞰魔都,事儿落在地面,跟在行人身后,灵魂状态的流苏转瞬十里,若是施展道术缩地成寸,速度会更快,灵魂看到的魔都和肉体看到的魔都并无不同,但灵魂状态下看到的魔都,更加的丰富多彩,有在半空中急驰而过的鬼差,也有看见鬼差追来便四处乱传的新魂。

盘膝坐在流苏身边的魃扶,正修炼着自己的身体,突然睁开双眼望向了某一个地方,在他的双眼下,一道黑色的气息缓缓向着他走来,这一道黑色的气息很浓厚,就连魃扶也不得不惊讶,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为何死气如此之深。

那化成漆黑小狗的东西望了望眼前的大厦,嘴角裂开咯咯怪异的笑了起来,接着化成一道黑烟消失在原地,等那道黑烟再次出现时,却是在大厦顶部,那只漆黑的小狗睁大了双眼,贪婪的看着闭眼盘膝着的流苏,在他眼里,这是一道美味的食物,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巨大的诱惑。

“他可不是你能动的”魃扶右手撑着脑袋,依然坐在地上,看着这个漆黑的小狗,他当然知道这不是一条狗,而是一头实力不弱的妖。

“咯咯咯”那小狗怪异的笑了起来,完全不屑的看了一眼魃扶,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锋利的爪子,但猛地又想起了什么,这才放下了爪子裂开嘴向魃扶显露了一下那一排锋利的牙齿。

魃扶见这东西并无退意,也有些恼火,双手猛地结印,一道剧烈的火焰猛地从魃扶的手掌中冲了出来,喷在了那漆黑小狗的身上,但一团黑色的雾气将那大火挡了开来。

魃扶也不气妥,嘴里念叨着一道口诀,双手结印,这是流苏交给他的召唤金身真神的法术。

一道金色的光芒随着魃扶的口诀和手印变换,从天而降,这是一个手持长刀的武将,身着明光甲,胸口是噌亮的护胸镜,头上带着金色的头盔,左手叉腰,右手按住刀柄,好不威武。

魃扶在流苏教他的时候已经见过一次,这种召唤术法,使用者实力强大,那召唤出来的真神实力也越强大,这些并非是真神本身,而是真神的一道分身,但就算是一道分身,天下间的妖物见之也得吓得瑟瑟发抖。

那漆黑小狗看着眼前猛然出现的真神,也吓了一跳,这尊真神身高足有两米,瞪大着虎门看着面前的漆黑小狗“孽畜,还不现形”声音如同惊雷,一时间杀气冲天而起,吓得眼前这小狗吓得匍匐在地,慢慢的显出原型来。

等魃扶看清,这是一头巨大的鳄鱼,也不知为何这头鳄鱼开了灵智,修炼了妖法,实力强大到了连魃扶都要全身紧绷的境界。

就在魃扶以为这鳄鱼大妖被神将镇压的时候,这鳄鱼妖却是猛地甩出粗壮的尾巴狠狠的向着那神将撞去。

魃扶看到这一幕也不得错愕,要知道,这神将可不是通过他的实力召唤的,而是用符箓将流苏的实力暂时转移到自身而召唤的,这是道门最高禁术之一,实力岂是一头鳄鱼妖能撼动的。

“作死”那神将哼了一声,刀都未拔出来,猛地一脚踩了下去,一声凄厉的惨叫从鳄鱼的嘴里传了出来,那粗大的尾巴被神将一脚踩下,顿时血肉模糊了起来。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