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第三十七章悲催的黄老二

黄老二起伏不定的胸腔这才缓和了下来,但看着流苏的眼神更加惊恐了,催眠,要是把他催眠了让他说出心中秘密,他黄老二说不定就得死在这儿,那个秘密他藏了很久,谁也不敢告诉,就连他最亲的人都没有告诉。

等那保镖僵硬的将一个笔记本电脑递给流苏,流苏这才扬了扬手中的电脑”魃扶,这个就叫电脑,懂了吧”。

“嗯,是”魃扶学着流苏的模样摸着下巴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电脑,看了许久,才点了点头。

流苏提着手中的电脑,对着黄老二踢了两脚“起来,别他娘还在那儿坐着了,也不怕得痔疮”。

“好”黄老二那个憋屈啊,要不是你一下子冲了进来,我至于吓得瘫坐在马桶上吗。

等黄老二收拾干净了站了起来,流苏才一脸嫌弃的看着他“找个地方,咱们转账”。

“诶诶,好”看着流苏手里拿着手枪对着他比划了比划,黄老二连忙点头应道。

整个名门汇地方很大,作为背后的老板,要找个小包间儿,还是很容易的,走出厕所,向左便是一个很小的包间儿,里面应该是黄老二经常办事儿的地方,一张沙发,还有电脑桌,但流苏一眼就看出来了在这个包厢后面还有一个隔间,里面装的什么可能只有面前这家伙知道了。

“我说黄老二,你这包间儿挺雅致的啊”流苏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顺手将手中的电脑放在电脑桌上,

“诶,是是是”黄老二还能说什么,得,你是大爷,你说什么我还敢反驳吗。

流苏鄙视的看了一眼黄老二,自己把手枪放在桌子上,打开电脑敲击了起来,很显然,这个电脑有密码,但流苏没有问黄老二,自己敲打了一会儿,电脑自己便解开了,从兜里摸出钱包来,掏出一张黑色的卡片,流苏对着黄老二撸了撸嘴“来吧,开始转账吧”。

黄老二只能照办,坐在沙发上,点开电脑,输入了自己的银行卡号,看了看上面的金额,有些肉痛。

“快点儿,磨磨唧唧啥呢”流苏一看到上面的金额都快乐开了花,呦,这老小子的钱还不少,一看就是不义之财,自己拿了也不算坏人。

乘着这个空隙,流苏拿出自己的手机拨通了唐韵的电话。

“喂,我是流苏”

“怎么的?”

“有个事儿想请你帮个忙”流苏摸了摸鼻子。

“怎么,有事儿才想起来给我打电话”电话里有股子酸味儿散发出来。

“说吧”

“我有个卡,是花旗银行的,马上会汇入一大笔钱,那些国家层面上的人肯定会注意,能不能帮我解决了?”流苏知道在电脑这方面儿,还是唐大小姐厉害,他充其量就是个打杂的。

“多大一笔?”

“嗯,差不多一两千万吧”流苏支支吾吾的说道。

“给老娘说人话”唐韵吼道。

“一两千万,美元”流苏不是故意顿了一下,而是吞了一口口水,才报出美元两个字来。

“嘶,你怎么会来那么多钱?”唐韵倒吸了一口凉气,问道。

“别担心,我做事儿有分寸,都是不义之财”流苏听出了唐韵语气中的不安,连忙解释道。

“嗯”唐韵选择无条件相信流苏。

“把卡号给我,先说好,其中一部分是我的佣金啊”唐韵摊开电脑,用肩膀夹着手机说道。

“行,你想拿多少拿多少,我没意见,卡号我发你邮箱了”流苏摸了摸鼻子,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被这小丫头敲诈一次也没办法的事儿,谁让有求于人呢。

“得嘞,难得你这个小气家伙大方一次”唐大小姐在电话里嘟嚷了一句,双手拿出电脑噼里啪啦的敲了起来。

黄老二坐在电脑面前,几次都想鼓起勇气说一声不,但看着流苏和魃扶手上黑黝黝的手枪,黄老二识趣的闭了嘴,开玩笑,那东西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一梭子打在身上,痛的可就是自个儿,还不如安安分分的坐在这儿,等着这两个家伙大发慈悲放过一条小命儿。

黄老二的心里把如来佛祖,观世音菩萨,孙悟空,阎王爷都挨个儿拜了一边,不求多的,只求能保他一命,也不知道这几位在不在线,能不能保下他。

“快点儿,磨磨唧唧的”流苏一巴掌拍在黄老二的头上,不赖烦的说一嘴,活像一个小痞子,但绕是谁看到了怎么多钱,那也得像流苏这样,啪一巴掌打在脑袋上,催促着。

魃扶歪着脑袋仔细的看着手中黑不溜秋的东西,嗯,这玩意儿可能是个暗器“大哥,这暗器怎么用?”不知道就问,这一点儿魃扶还是挺聪明的。

“那儿有个按钮,你对着自己的脑袋,按一下就好了”流苏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屏幕,对于魃扶中二的问题,流苏挥了挥手,给他比划了一下,又看着电脑屏幕了。

黄老二却是猛地一惊,这小子怎么这么毒辣,莫不是想独吞了这笔钱,让手下的人自杀?黄老二越想越胆寒,对自己人都下的了狠手的,会在乎他黄老二的命?

砰,一声枪响,吓得黄老二浑身一哆嗦,浑身冷汗直冒,原本想着,这手下还不至于那么笨吧,老大让自杀就自杀,但随着这一声枪响,黄老二是真的蒙了,这人也忒傻了点儿吧。

“大哥,这暗器不行啊”魃扶甩了甩脑袋,在黄老二那肝胆俱裂的眼神中,魃扶将一颗镶在他头上的一个黄黝黝的子弹给扣了下来,啪嗒扔在地上,那颗子弹居然没有在他额头上留下丝毫印记。

“鬼,鬼呀”黄老二瘫坐在椅子上,双眼瞪大看着魃扶疯癫的喊道,在他的认识里,能做到这样的只有神鬼一样的东西才能这样。

还好这地儿隔音不错,外面听不到丝毫的声音,就算那么剧烈的枪声,外面也是听不到的,不得不说,这名门汇,黄老二是真的下了血本儿的。

“我说,你好歹也是洪门的大哥人物,就这么胆小吗?”流苏嘴角裂开,拍了拍黄老二的肩膀,趴在他的耳朵边小声问道。

“你,你到底是,是谁?”黄老二舌尖儿都在打颤,他绝不相信眼前的这个人是个普通人,强装了镇定,但身体很实诚的出卖了他,颤抖个不停。

要是谁遇到了这一幕,比起黄老二也好不了哪儿去,黄老二倒是没有被吓破胆儿,这点儿流苏不得不对黄老二的勇气竖了竖大拇指。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接下来的长老会人选,你觉得应该支持谁?”

黄老二冷静了下来,在他看来现在他还是有利用价值的,至少流苏不会轻易杀了他。

“你想让我支持谁?”黄老二看着流苏问道。

“你觉得呢?”流苏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黄老二强撑着站了起来,双眼一直不敢看站在一边儿的魃扶,看着流苏说道。

“嗯,识时务者为俊杰,好自为之”流苏抖了抖黄老二衣服上的灰尘,笑着说道。

边疆大漠,某个秘密基地。

“老大,有超过五千万人民币的'转账记录”坐在电脑前的一个汉子看着屏幕上跳动着的数字扭头喊道。

“查”躺在老板椅上的一个中年男人玩着手中的匕首随意的说道。

“可是,老大,这笔钱汇入花旗银行的账户后凭空消失了”

“艹,尾巴都没有抓住吗?”中年男人啪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瞪大着一双虎眼盯着不远处的屏幕问道。

“抓是抓住了,但这笔钱汇入了几个银行又同时从各个银行里面,出来的时候千丝万缕的,没法同一时间抓住”那汉子抓了抓脑袋,有些尴尬。

“知道是谁干的吗?”中年男人双手叉腰看着电脑屏幕问道。

“不太清楚,但看这手法像是飞天使者干的”那汉子看着屏幕右下角跳动着的光标说道。

“飞天使者,妈拉个巴子,别让我逮到他,要不然老子一枪给他崩了”中年男人对这个飞天使者恨得咬牙切齿。

“头儿,现在怎么办?”

“能怎么办,让美国那帮傻瘸子搞去”

“得,那群家伙有得忙了”汉子笑嘻嘻的点了点头,双手啪啪啪的在键盘上敲击着。

远在石门的一间旅馆内。

唐大小姐穿着一身休闲装,趴在床上,双脚高高的翘起,嘴角微微上扬,双眼死死地盯着屏幕,双手噼里啪啦的敲打这面前的电脑键盘,在屏幕上是流动的浮线,上下跳动着,快的让人眼花缭乱。

马三儿坐在一边儿的椅子上双手捧着一本古龙的武侠小说看的津津有味,完全没有在意坐在一旁躺在床上的唐韵。

鬼面狐以一种特别舒服的姿势躺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也不知道在想些个什么。

“马三儿,你不觉得无聊吗?”鬼面狐闭着眼睛问道。

“唉,无聊是无聊,我这骨头都要锈掉了”马三儿头也不抬的回道。

“流苏不在,也没啥事儿”鬼面狐抓了抓脑袋,继续躺在沙发上睁开眼睛双眼无神的看着头顶的天花板。

“要是他在了事儿就多了”马三儿的眼睛离开了手里的武侠书籍抬头说道。

“王家那边怎么样?”鬼面狐问道。

“王家那边一直没有动静,流苏走的时候让我看着城西的一家中药店,里面两个老头是重点保护对象,但过了这么几天还是没有动静”马三儿把书放在桌子上回道。

“他走的时候威慑了一把这边的出马仙儿,可能等不了多久这地儿又得乱,那会儿有个叫陈大国的打电话来让流苏救救他,我给挂了,谁有那闲心思管那事儿,流苏又不再”鬼面狐说道。

“卧槽,谁,陈大国”马三儿猛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看着鬼面狐说道。

“那么激动干什么?”鬼面狐不悦的说道。

“卧槽,那可是金主儿啊,咋滴,是不是找流苏给他看别墅的事儿?”马三儿搓着双手,瞪大着小眼睛儿问道。

“嗯,对”鬼面狐点了点头。

“嘶,看来那劳什子骗子应该真出事儿了,要不然陈大国也不会病急乱投医,连别人扔的名片的都打一遍”马三儿摸了摸下巴上并不存在的胡子沉思道。

砰,“哎呦”马三儿猛地惨叫一声,脸上的肥肉和地上的地毯来了个亲密接触。

“老娘最看不惯的就是你这贼兮兮的样子”鬼面狐站在沙发上,将刚才踢在马三儿屁股上的脚收了回来,一脸的不屑。

“得,你是大爷,我打不过你”马三儿爬了起来,摸了摸屁股,也没啥大事儿,也不知道怎的,这小娘们儿都敢对他动手动脚的了,自己还打不过人家,丢脸啊。

“陈大国的事儿流苏先就做好了准备,哪,这是一张紫符,威力不小,但只能驱赶,你去给他还是我去?当然钱照样收”马三儿从兜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符纸来看着鬼面狐说道。

“符纸你敢这么随意的装在兜里?找打是吧?”鬼面狐差点儿忍不住再给马三儿一脚,好好的符纸给他弄得皱皱巴巴,很是难看。

“诶,打住,流苏都这样装符纸的,再说了,又不是金符,流苏那家伙能画很多”马三儿将那符纸放在桌子上摊开反驳道。

“你去吧,我懒得去”鬼面狐瞪了一眼马三儿随口说道。

“得,你是爷,我去跑这一趟,要是拿不下二十来万,我还不给他呢”马三儿看着鬼面狐狠的牙痒痒,但就是打不过。

“嗯”鬼面狐点了点头,这种事情,她才懒得跑呢,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

“发财啦发财啦”唐韵猛地从床上蹦哒了起来,高声叫道,完全看不出平时冷静的模样,看起来像个小疯子。

马三儿和鬼面狐吓了一大跳,这丫头平时可不是这样子的啊。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