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第五章 平康王

在餐桌正中间的位置上,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岁月并没有在他脸上留下太多痕迹,仅仅是眼角有些许的皱纹,但这并不影响到他俊美刚毅的脸庞,反倒是多了一份成熟的稳重。身穿王爷专属的深黑色朝服,头发用白玉冠束起。

此人就是当今皇上的七皇叔,南麟国的平康王,而在他左边的位置上,坐着已经换上绛黑色世子服的风润璟。

风轻茗来到正厅就看到平康王和风润璟在聊着天,她轻喊一声“父王,大哥”

听到声音的平康王不可置信地看向来人“茗儿?”

随后猛地站起来飞奔到风轻茗面前(没错,是飞奔),开始嘘寒问暖起来“茗儿何时回来的?怎么不提前通知父王一声,好去接你。”

“从北境到皇城路途遥远的,一定很累吧……”

“快让父王看看,有没有受伤,北境那个凶险苦寒之地......”

风润璟过来打断平康王这连珠炮似的问题“父王,你一下子问这么多,让小妹怎么回答,况且小妹是昨天深夜才回的家,精神还未全恢复”

“阿璟说的是,是父王思虑不周”平康王自我反省道。

“茗儿明白父王对茗儿的关心,父王不必自责,北境那边虽苦,但茗儿过得很好。”对于平康王的关怀,风轻茗心一暖,柔声说到。

“哪里好了,你看你瘦了这么多,一定是吃了不少苦,阿阳那小子是怎么照顾你的?等他回来看我不揍他一顿”平康王看到风轻茗清瘦的脸庞,一脸心疼。

平康王口中的阿阳是她的二哥,风润璟的二弟,也是南麟国最年轻的将军风润阳。

先前北境(就是位于南麟国北边的塞外)王举兵进犯南麟国边界,风润阳奉旨出征,一举将北境军队逼退至南麟边界之外,原本一切都很顺利,但就在决定胜利的关键一战前夕突发异状,风润阳身中敌军圈套,被北境王俘虏,南麟失去主帅,众将士军心紊乱。

在京都的她得知后,毅然向皇上请命连夜赶往北境稳定军心,将风润阳救出,最后击败北境军。

“父王不必责怪二哥,行军打仗本就辛苦,二哥已经很照顾我了”风轻茗扶着平康王做回位子上。

“哼,那个臭小子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怎么可能照顾得好你,亏他还是主帅,随随便便就中人圈套,到头来还要你这个妹妹去帮他。我看他还是趁早让皇上撤了他这个将军得了,省得丢人”平康王不停地说着风润阳不是,丝毫没有因为那是他的儿子而口下留情。

“这也不全是二哥的错,主要还是北境王阴险狡诈,让自己的将士冒充我南麟百姓,才引得二哥中招。”风轻茗坐在平康王右边的位子上,轻声说到。

“哼,那是他自己蠢,不调查清楚就贸然去营救。”平康王继续怼着风润阳,完全忘记了那是自己的儿子。

“父王也不要再说二弟的不是了,明天二弟便凯旋归来,父王应当高兴些才是,况且现在时辰不早了,还要上早朝。”重新坐回位置的风润璟适时提醒着平康王。

再说下去,风润阳就要被他的亲爹说成渣了。

“大哥说得没错,父王还是快用膳吧,耽误了上早朝可不好”风轻茗就着风润璟的话劝着。

“嗯,确实”说罢便拿起筷子开始用膳,还不忘吩咐旁边的丫鬟给风轻茗添副碗筷。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