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第二章 炎蛊

抬头看向飞镖飞来的方向,是在浓密的草丛后面,有人的说话声传来,眉头轻皱,抬步向前走去。

草丛后面

一群穿着暗红色衣服,手持长剑的男子围着一辆宽大的紫檀木马车,有两个同样持着长剑的男子护在马车旁边,一青一黑,身上都挂了彩,但他们毫不在意,只是紧紧地护着马车,不让任何人靠近。

“擎风,作为兄弟我奉劝一句,别做无谓的反抗了,就凭你们两个,是阻止不了我们的。”一个穿着暗红色衣服的俊秀男子对护在马车前的黑衣男子说到。

姝娆看到了俊秀男子腰间挂的腰牌,上面的图案与水妩所给她的令牌是一样的,都是暗红色的月牙形状。

姝娆凤眸微眯,心中冷笑,前一秒她还因为血月楼遭人追杀,后一秒就让她遇上血月楼的人,老天真是待她不薄啊!

“彦炀,在你背叛主子,背叛我们的兄弟情义的时候,我们就已经不再是兄弟了,今天我就是死,也会护主子周全。”擎风沉声到,俊朗的脸上带着坚毅。

“擎风,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若是加入我们,以你的能力,一定会得到我们楼主的赏识,到时候金钱,荣誉,权力都会有,总比你在堡主身边做一个小小的暗卫强。”彦炀继续劝到。他想把擎风招揽过来为血月楼卖命,毕竟擎风的能力很强,除了堡主,还没有谁能打败过他。

“彦炀你个忘恩负义的小人,背叛主子在先,现在又想让擎风跟你一样背叛主子,做忘恩负义之人,真是没脸没皮。”擎风旁边的青衣男子开口骂到。

“御风,这么久了,你的毛病还是没改,不过兄弟一场,我就当你没说过。”彦炀盯着御风沉着脸,随后又转向擎风“怎么样擎风,要不要加入我们。”

“呸,谁跟你是兄弟,你再胡言乱语我就杀了你”说着,御风就要冲上去。

擎风拦住了他,看向彦炀“当初我被人追杀,是主子救了我,给了我新的生活,这份恩情我永远不会忘记,所以我永远都不会背叛主子的。”

“哈哈哈,恩情?我现在也是在报堡主对我的恩情啊!”彦炀突然笑出来,脸上的表情有些扭曲,他抬头看向擎风他们身后的马车。

“我想堡主现在一定很痛苦吧,哈哈,蛊毒发作,锥心入骨之痛,都恨不得去死。”彦炀看着御风一副恨不得杀了他的表情,笑得异常阴邪。

“是吗”一个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从马车里传出来,一只修长的骨节分明的手撩开车帘,一个穿着月白色锦袍的男子走出来,修长挺拔的身材,脸上带着一个银色的面具,只露出光洁白皙的下巴和玫红色的薄唇,一头乌黑的长发邪魅地披散着。

“主子”看见他出来,擎风和御风喊了一声,语气要多尊敬就有多尊敬。

“怎么可能!你居然没事”彦炀满脸震惊地看着从马车里出来的人。

那炎蛊是血月楼最毒最霸道的蛊毒,就连那万蛊之王的金蛊也不及它,炎蛊一旦发作,中蛊者会感觉体内有一团火在燃烧,承受锥心入骨的疼痛,且体温会不断升高,一但达到一定程度之后,就会爆体而亡。

他明明已经将楼主给他的炎蛊下到风琰陌身上,还告诉他今天就是炎蛊发作之日,可他看到风琰陌一脸的风轻云淡,完全没有毒发的征兆。

“不过区区炎蛊,能奈我何”风琰陌一脸轻松地说到,就好像中蛊的不是他一样。

说是这样说,但是站在身后的擎风还是注意到了他宽大衣袖下握得发紫的手指,和手腕上那一丝丝的红丝。

擎风皱着眉,脸上满是愧疚,如果不是他的松懈,主子也不会中蛊,他没能尽到一个暗卫的职责,害得主子要用内力压制蛊毒,自己真是没用。擎风握剑的手紧了紧。

注意到风琰陌异样的除了擎风,还有站在暗处的姝娆,她意味深长地看着风琰陌蛊毒发作的手,冰蓝色的眼睛里出现一些不知名的情绪,但转瞬即逝。姝娆握了握手中先前朝她飞来的飞镖,上面涂了毒药,在月光下泛着银光,眼里闪出一丝杀意。

“哼,不管蛊毒有没有发作,你今天都得死在这里”彦炀脸色阴沉,眼里的杀意越发浓郁。

“所有血月楼杀手听令,杀了他们,楼主有重赏。”彦炀对他身后的杀手们下令。

但是不见有人动,只听到身后一阵闷哼声,彦炀皱了皱眉,转过身去“你们怎么……”看到所以杀手都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个飞镖就朝他飞来,瞳孔一缩,下意识要躲过它,但是已来不及,飞镖正中左肩“唔!”彦炀闷哼一声。

彦炀捂着左肩,看着插在肩上的飞镖,又看见伤口流出黑色的血,心一惊,这是他们血月楼的毒镖。“是谁?”咬着牙恶狠狠地看着前方,竟然用他们毒镖伤他。

“自己的毒镖,味道如何?”如银铃般清脆的声音响起,从黑暗的草丛后面走出来一个黑影。

风琰陌看着那黑影,嘴角扬起意味不明的微笑,彦炀和擎风御风都紧紧盯着那个黑影,直到她走到月光下,才看清那黑影是个女子。

身穿红色衣裙,腰间束着一掌宽的束带,身材纤细,脸上带着白面纱,看不清她的容貌,但是那双清冷的冰蓝色双眸却叫人移不开眼,眉心有一个冰蓝色的莲花印记,长长的墨发披散在脑后。

“你是什么人?”彦炀咬牙切齿地说着,伤口上的毒已经开始漫延,那股疼痛感使他眉头紧皱。

“一个要杀你的人”说话间,姝娆已经站在离彦炀一米远的地方,一脸冷漠地看着他。

“咳咳,理,理由”毒素漫延得很快,彦炀痛苦的弓着身子。

“理由嘛,很简单,就因为你是血月楼的人”姝娆伸出纤细白嫩的右手,一股无形的冷气从右手冲向彦炀“而且,你又恰巧是我最痛恨的那种人。”

“唔”冷气从头部渗入,冲向四肢百骸,刺骨的寒冷,毒发的痛苦,彦炀的脸因疼痛变得扭曲。

“忘恩负义,背叛主子,死不足惜”姝娆脑海中出现了前世遭闺蜜和手下背叛枪杀的记忆,眸子充满杀意,语气变得冰冷,此时的她宛如一个从地狱来的红衣修罗。

“啊!”彦炀的身体从头开始迅速结冰,发出生命最后的喊声,下一刻就碎成冰渣。

风琰陌没有理会彦炀的死状,只是静静地看着姝娆,心中诧异,是什么让她突然变得跟地狱修罗一般,竟让他感到有一丝心疼,想要过去把她搂进怀里安抚。

而他也这样做了,只是刚迈出一步,他就感觉心口一阵绞痛,且感到体内有一团火在燃烧,他抓紧胸口的衣服。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