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第5章 风度翩翩的公子

想要将布匹出手,就要到附近镇子上的集市。靠着原来的记忆,苏雪隐约记得,去镇子上需要在渡口坐船,渡过乌江再行一个时辰便到。

苏雪快马加鞭,赶奔乌江渡口,只可惜事不凑巧,早间渡船刚刚离开,若要过江,只有等中午渡船返回之后了。只不过如此一来,今日恐怕就不能返回,苏雪毕竟是个姑娘家,在外多有不便,若是不能当天返回,恐怕又要生出许多波折。

正在焦急无奈之际,上游忽然来了一艘客船,停靠在渡口。苏雪大喜过望,迈步便要上船,不料却被划船的艄公赶了先去。

“哪来的小姑娘,话都不问一句就上船?”艄公四十岁模样,带着斗笠,看着苏雪道,“小姑娘,这可是武阳镇的举子老爷,柳如风柳老爷包的船。小姑娘想要渡江,等午时的渡船吧!”

“大叔您体谅!我真是要去镇子上有急事!”苏雪对举人老爷到底是个什么地位,并没有一个明确的概念,只是想让艄公通融一下,尽快载自己渡江。反正这渡船地方大得很,就算这居然老爷带来一二十家仆护卫,也不多她一个区区弱女子。

“我说姑娘,我说话你怎么不明白呢?”艄公被苏雪搞得一愣,“这是举人老爷的包船!举人老爷什么地位你不知道么?他的包船你也敢往上蹭?若惹得老爷不开心,当心你吃不了兜着走!”

“大叔!我愿出一匹棉布作为船资还不行么?”苏雪是又气又急,只因家中实在是等待不得,无奈只好再三的恳求,但是艄公说什么都不肯松口。

“老于!让那个姑娘上来吧!”两人正在僵持,忽然之间,只听闻船舱之中传来一个青年男子的声音。那艄公一听,赶紧应了一声,然后压低了声音对苏雪说:“小姑娘,算你运气好,举人老爷慈悲!你上船之后切莫打扰老爷休息,明白了么?”

“多谢大叔!”苏雪破涕为笑,盈盈的对着艄公到了一个万福。艄公笑着摇摇头,赶紧检修了一下船体,补充了一些饮食,便再次拔锚起航了。

要说这船舱之中的年轻人是谁,那也算是大有来头。柳家乃是武阳镇上第一大豪商,甚至在全县也是数一数二的。柳老爷自幼行船跑商,攒下偌大的家业。只是虽然家财万贯,但是地位却是不高,因此一心一意要让自己的儿子弃商从文,他日金榜题名,也算为柳家光耀门楣。

这船上之人,便是柳家大少爷,新科举人柳如风。

柳如风自幼天资聪颖,深得柳老爷喜爱。但是柳老爷有一个毛病,那就是耽于女色。柳如风之母任青丘,本是正房,可性格偏于软弱,对柳老爷听之任之。因此除了任青丘之外,柳老爷先后纳了三房美妾,而且具有所出。

家中人丁兴旺本是好事,但任青丘性子软弱,压制不住小妾的锋芒。时间一长,小妾们便不将这正房放在眼里,柳家后宅便一刻也没有安宁。

深宅大院,有些勾心斗角也算常事,但柳如风这几个小娘却都是心狠手辣之辈。自打这些小娘生下弟妹之后,柳如风总会莫名其妙的陷入各种危险之中。不是走路掉水坑了,就是爬山滚下山,甚至还被劫匪绑架了好几次。

久而久之,柳老爷察觉出不对味了。这分明是有人故意要害自己的儿子。要问凶手是谁,那自然是柳如风死后,受益最大的三个小妾了。不过虽然可以基本认定,但是苦于没有证据,柳老爷也不能通杀通判。左右权衡,只好将柳如风送到京城读书学习。

柳老爷认为,凭借柳如风的本事,他日考取功名,做了天子门生,到时候就算是有人有心加害,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脑袋够不够硬。

柳如风远离家庭纷争,专心读书,进境自然是一日千里。第一次科考,便一举高中,如今已经是举人身份,只等来年会试一开,便要一举夺魁,金榜题名。

志得意满之际,家中却突遭噩耗。柳如风父母双双离世,柳家一片混乱。柳如风如遭晴天霹雳,连夜快马加鞭,要赶回柳家安排后事,继承家业。

行至乌江渡口,恰巧碰见苏雪,听闻苏雪和艄公讲述家中不幸,心声恻隐,这才放苏雪上船。

苏雪谢过艄公,心想这船毕竟是别人包下的,人家允许自己上船,怎么也要表示感谢。于是她整肃妆容,来到了柳如风休息的船舱。

书童小林此时还和少爷抱怨,家中糟了大事,何必去管这女子的闲事?倒不如早早回家的好。柳如风和小林自幼相伴,不以为忤,只是笑了笑没说话。忽然听闻有人敲门,小林开门之后,发现是那不开眼的女子,顿时没好气的说:“哪来的野丫头?!哪里都敢闯?知不知道这是举人老爷休息的地方?”

苏雪一愣,自己好意赶来道谢,却想不到被人恶语相向。她也不是吃亏的人,因此冷笑一声回击道:“你是举人老爷么?你要不是就闪开!举人老爷都没说怪罪我,你一个下人,何必在这里装腔作势呢?”

“你!好一个不知礼的女子!”小林平时和柳如风一起,遇到的都是饱读诗书的士子,何曾遇到这样泼辣的姑娘?顿时张口结舌,气得半天说不出话。

“我这样的女子又如何?”苏雪咄咄逼人,“小女子未读过书,也知道礼义廉耻,孔圣人尚能对一老农谨慎持礼,你一小小书童,刚一见面便恶语相向,咱俩到底谁人无礼?”

柳如风听在耳中,心中啧啧称奇,这女子确实是民女打扮,但是见识举止却绝非寻常民女可比;口称未读过书,却对论语中的故事多有了解,所言所语鞭辟入里,就算是自己当面,恐怕也一时之间无法反驳。

“小林!不得无礼!”柳如风觉得,到了该自己出面的时候了,否则便显得自己小气了。他赶紧拉开了气鼓鼓的小林,对着苏雪一拱手:“姑娘请了,在下便是柳如风。只因家中生了变故,家人一时情急,多有得罪,还请姑娘原谅!”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堂堂举人放低姿态,到让苏雪有些不好意思。刚才在艄公处,也听了些柳家的只言片语,因此赶紧道了个万福,缓缓的道:“柳老爷在上,民女苏雪有礼,适才多有冒犯还请老爷原谅则个。民女还要多谢老爷慈悲,准许民女登船,小女子愿出船资棉布一匹,此处无有旁人,不便叨扰,小女子先行告退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