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第4章 苏大成出事

“吴威!你糊涂!怎么能让老苏去张家做工!”牛大婶红了眼,拉着吴威吼道。

“牛大姐!这是老苏非要去啊!”吴威一脸懊悔,“最近用工的少了,十里八乡也就张家要翻修宅子。老苏说家里日子苦,只要给工钱,在哪干不是干啊!我一想,反正翻修房子,又脏又乱,东家一般都不露面。哪曾想今早,就被张家大奶奶看见了。下午老苏上房换瓦,偏偏架子就倒了!老苏摔了不说,腿还被掉下来的瓦给砸了……”

话未说完,苏雪早已泪流不止。她自幼丧父,从未感受父爱温暖,如今老苏因她遭难,苏雪只觉得肝肠寸断,原来在内心之中,早已将这个老实男人当做了自己的亲生父亲。

苏大成被乡亲抬回来的时候,已经沉沉睡去了。周郎中看过了,说是性命无碍,但是若不及时正骨,恐怕以后就只能跛脚走路了……

随行而来的,还有张家的管家,一副獐头鼠目惹人嫌的模样,此时他嫌弃的看了一眼苏家的破房子,一脸高傲的说:“我说苏家姑娘,你爹在我们张家打工,笨手笨脚,弄伤了自己不说,还把东家上好的瓦片弄坏了大片!不过我们东家慈悲心肠,陪钱就算了,顺便还给你们一吊钱给老苏看病!”

“你们欺负人!”吴威不干了,涨红了脸说,“老苏干了好几天,工钱都有五吊钱了!你就给这么点,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管家冷哼一声,“意思就是,你们这些泥腿子都长长眼!敢侮辱我们张家!这姓苏的就是下场!”

说完,将手里的铜钱扔了一地,眯着眼睛看着苏雪。

苏大成可是家里的顶梁柱,如今遭此大难,日后更有可能落下残疾。结果这张家不仅暗中使坏,还派人上门羞辱!

“张家!你们当真是欺人太甚!”苏雪咬碎银牙,恨不得将那张家上下扒皮抽筋!

她心中暴怒,但面上却平静如水。她先是低头将地上的铜钱一一捡起,然后一字一句的对管家说:“张家的所作所为,我苏雪记下了!他日若有机会,定当一一报答!”

管家看她吃人的眼神,没来由的打了个冷战,原本的狠话也说不出口,只能挥了挥袖子,气哼哼的离开了。

“孩子!这可怎么办啊!”张家人离开了,牛大婶再也坚持不住,拉着苏雪痛哭流涕,“要是老苏留下什么病根,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大娘放心,这钱您先拿着,帮我照顾我爹,其他的事我再想办法!”苏雪收敛心神,只要织布机能够顺利使用,赚钱治病不在话下。

“可是如今家中已经无米下锅了,这一吊钱,还要给老苏看病抓药啊……”牛大婶哭的越发凄苦。

苏雪此时也很懊恼,织布还钱也是需要时间,可如今家中等米下锅,父亲的伤势也拖延不得。苏雪思前想后,唯有先找乡里拆借一点,暂且渡过难关再说。

然而,街坊邻居也只是勉强度日,贸然开口拆借,势必让人为难。此时只有苏大成的母亲,也就是苏雪的奶奶陈氏,日子宽裕一些。虽然陈氏不喜苏大成,但此时家逢巨变,想必陈氏不会袖手旁观。

不过,苏雪的估计还是太乐观了,或者说她对于陈氏的了解并不充分。面对苦苦哀求的孙女,陈氏不仅没有丝毫动容,反而冷言冷语的说道:“哼!那个窝囊废!我早知道有今天!打小宠着你这个孽障!早晚要惹出祸事来!腿断了?那是他咎由自取!”

“你!”苏雪勃然变色,良久方才压住火气,此时有求于人,也唯有忍气吞声,“奶奶,我爹他卧床不起,家中连一粒米都没有了!还请奶奶借些米粮于我,几日之后,我必然加倍偿还!”

“哼!我这里也没有余粮!快走快走!”陈氏挥舞着拐杖,像驱赶苍蝇一般,“就算有我也不会借给那个窝囊废!还有你这个赔钱的孽障!别叫我奶奶!我陈氏和你们家没有半点关系!”

严格说来,这陈氏乃是苏雪爷爷的续弦,婚后育有一子叫苏大贤。陈氏自幼对苏大贤宠溺有加,却对苏大成一向心狠手辣。

然而苏大成一向克己奉亲,未曾有半点怠慢。可是这陈氏心肠恶毒,不仅对苏大成变本加厉,甚至还在苏老太爷去世之后,将家产全部夺去。否则苏家也不至于如此落魄。

苏雪勃然大怒,心知这陈氏定然是不肯相帮,因此再也不顾及脸面,指着陈氏大骂:“好你个不要脸的老妖妇!夺我父田产,还在此说尽风凉话!若是爷爷泉下有知,定然将你这妖妇收了去!压在十八层地狱之下,永世不得超生!”

古时骂人,最恶毒的莫过于此。陈氏哪里想到,平时唯唯诺诺的苏雪,此时竟然张牙舞爪起来。顿时陈氏急火攻心,撩起棍子,不顾一切的追打苏雪。

苏雪虽然愤怒,但还不至于对一老妪动手,只好一边躲避,一边跑出了门。陈氏年岁大了,跑了几步便气喘吁吁,站在门口的牛棚处高声谩骂。苏雪被骂的心头火起,抄起一块石头作势要砸。

陈氏吓了一跳,转身欲跑,谁料年纪大了,腿脚不灵便,居然脚下拌蒜,一头扎进了旁边的牛粪堆里,等到苏大贤闻声出来,将陈氏从粪堆里拉出来的时候,苏雪早已飘然离去。

米粮没有借到,苏雪只好暗暗思索解决办法。思前想后,事到如今,唯有靠织布机解决苦难了。

打定主意,苏雪掏出以前做绣活儿攒下的一点私房钱,买了些米粮和棉线,急匆匆的赶回了家。

回到家中,苏大成还在沉睡,状态还算稳定。拿着那可怜的一点米,牛大婶熬了一锅粥,挖了一点山野菜,全家人勉强凑合了一顿。

“大娘,您那还有纺好的棉线么?都给我吧!”晚饭过后,苏雪找到牛大婶。

“孩子,大娘那里倒是有一些,只是此时织布恐怕是来不及了!”牛大婶心疼的摸了摸苏雪的头,“不过好孩子,你别担心,大娘明天就去镇子上找亲戚拆借一点,肯定能渡过难关的!”

“大娘,您先给我吧,成不成的总要试一试!”苏雪倔强的说,“爹爹倒下了,我就是家里的顶梁柱,无论如何我都要努力一下!”

牛大婶叹了口气,没说什么,转身将家里所有的棉线都拿了回来,算上苏雪采买的一些,大概能织四匹布有余。

当晚,苏雪挑灯夜战,一直忙到金鸡三唱。牛大婶一早来的时候,发现织布机上有半匹布,而苏雪正趴在织布机上打盹。

“哎呦!孩子!你这机器当真出活啊!”牛大婶大喜,她可是知道,老式的织机走一匹布,大概需要两天时间,这孩子短短一夜就完成了半匹,已经算是相当快速的了。

“大娘,你来啦!”苏雪打了个机灵,一下子清醒过来。面容虽然憔悴,但是双眼透着精光,“大娘,您先照顾着我爹,我今天去把这三匹布卖了,然后给我爹抓药去!”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