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第444章 顾霆琛出席丧礼

这才堵住了悠悠众口。

其中,有不少人将矛头指向顾祁和陆然,隐晦的表示在这个世界上,跟顾镇霆有仇的人应该就只剩下他们两夫妻了。

顾祁和陆然对于那些评论和含沙射影的报道,丝毫不放在心上,两人照样上班,照样下班回家陪伴孩子和顾清风,一直到了顾镇霆的丧礼上。

在不愿意,顾祁和陆然作为家属,还是出现在了顾镇霆的丧礼上。

而这一天,顾霆琛果然如同他自己所说的一样,也来到了丧礼上。

不过,顾清风在看到他的装扮之后,整个人气的脸色铁青。

就连陆然都被顾霆琛的做法给震惊到了,全程只有顾祁和顾胤庭的情绪是最稳定的,两人神色平静冷漠,丝毫不在意顾霆琛的出现,直接就将当做透明人给无视了。

来参加的宾客都穿着黑色的正装,顾霆琛却一反常态,换上了一套红色的中山装,脸上也不见一丝一毫的悲痛情绪,仿若死去的人并不是自己的亲人一样。

“滚出去。”顾清风铁青着脸色,因为愤怒,脸色涨红,整个人被怒气给包围着。

这个畜生,到了现在还要来给自己添堵吗?

看看,这都穿的什么,在顾镇霆的丧礼上,穿的这么喜庆,脸上还带着笑意,完全一副顾镇霆死的好的表情。

在场的宾客看着眼前的情景,不禁凑在一起交头接耳着。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在别人的丧礼上穿着红色的服装,这来砸场子的吧?”

“你还不知道吧,这是顾家三爷,当初不知道犯了什么事情,被老爷子驱赶出境,还喝令没有自己的准许,永远都不准许回来。”

“那怎么回来了?”

“谁知道啊,这是顾家的内部事情,我们也没办法知道,不是吗?不过这气氛确实尴尬了,先看着吧。”

面对着顾清风和顾霆琛之间剑拔弩张的局面,宾客都纷纷的选择了观望。

顾家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以至于顾清风直接就将顾霆琛赶出顾家,还不准他回家的举动,一直都是F市的谜题,不过看眼前的情景,这父子俩人的相处模式太恐怖了,这完全就像是仇人一样。

在场的人忍不住一阵唏嘘。

顾霆琛直接就忽略了顾清风的怒吼,只是笑着上了香,然后语出惊人的说着:“终于是死了,事到如今,报应终于发生在你的身上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你说,你要是没有做这么多缺德的事情,你也不至于到死的时候,连一个给你送终的后代都没有,顾镇霆,你到死也没想到会有今天这样的局面吧,这一切都是你活该。”

“你……”顾清风在听到顾霆琛这一番话之后,气的捂着自己的胸口。

顾胤庭见状,示意莫管家拿药,安抚着老爷子吃完药,这才要莫管家带着顾清风先去后面休息一下子,虽然不想理会,但顾霆琛明显今天就是来找茬的,顾胤庭在痛恨顾镇霆,那恨意却比不上对顾霆琛的。

在顾霆琛还想要嘲讽说些什么话的时候,顾胤庭冷冷的打断了:“够了,如果你今天来,只是为了要气爸爸的话,你已经做到了,如果是为了让镇霆死后不安宁的话,人都已经死了,你说的这些话她也听不到了,完全没必要。”

其实,顾胤庭也不知道,原本顾镇霆和顾胤庭两兄弟的感情挺好的,但自从顾胤庭被驱赶出境之后,他们兄弟之间的关系就一触即发,顾镇霆的死在F市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大家都在猜测着他的死是不是属于他杀的时候,警方那边已经给出了鉴定说明,证实了顾镇霆确实是属于自杀行为。

这才堵住了悠悠众口。

其中,有不少人将矛头指向顾祁和陆然,隐晦的表示在这个世界上,跟顾镇霆有仇的人应该就只剩下他们两夫妻了。

顾祁和陆然对于那些评论和含沙射影的报道,丝毫不放在心上,两人照样上班,照样下班回家陪伴孩子和顾清风,一直到了顾镇霆的丧礼上。

在不愿意,顾祁和陆然作为家属,还是出现在了顾镇霆的丧礼上。

而这一天,顾霆琛果然如同他自己所说的一样,也来到了丧礼上。

不过,顾清风在看到他的装扮之后,整个人气的脸色铁青。

就连陆然都被顾霆琛的做法给震惊到了,全程只有顾祁和顾胤庭的情绪是最稳定的,两人神色平静冷漠,丝毫不在意顾霆琛的出现,直接就将当做透明人给无视了。

来参加的宾客都穿着黑色的正装,顾霆琛却一反常态,换上了一套红色的中山装,脸上也不见一丝一毫的悲痛情绪,仿若死去的人并不是自己的亲人一样。

“滚出去。”顾清风铁青着脸色,因为愤怒,脸色涨红,整个人被怒气给包围着。

这个畜生,到了现在还要来给自己添堵吗?

看看,这都穿的什么,在顾镇霆的丧礼上,穿的这么喜庆,脸上还带着笑意,完全一副顾镇霆死的好的表情。

在场的宾客看着眼前的情景,不禁凑在一起交头接耳着。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在别人的丧礼上穿着红色的服装,这来砸场子的吧?”

“你还不知道吧,这是顾家三爷,当初不知道犯了什么事情,被老爷子驱赶出境,还喝令没有自己的准许,永远都不准许回来。”

“那怎么回来了?”

“谁知道啊,这是顾家的内部事情,我们也没办法知道,不是吗?不过这气氛确实尴尬了,先看着吧。”

面对着顾清风和顾霆琛之间剑拔弩张的局面,宾客都纷纷的选择了观望。

顾家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以至于顾清风直接就将顾霆琛赶出顾家,还不准他回家的举动,一直都是F市的谜题,不过看眼前的情景,这父子俩人的相处模式太恐怖了,这完全就像是仇人一样。

在场的人忍不住一阵唏嘘。

顾霆琛直接就忽略了顾清风的怒吼,只是笑着上了香,然后语出惊人的说着:“终于是死了,事到如今,报应终于发生在你的身上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你说,你要是没有做这么多缺德的事情,你也不至于到死的时候,连一个给你送终的后代都没有,顾镇霆,你到死也没想到会有今天这样的局面吧,这一切都是你活该。”

“你……”顾清风在听到顾霆琛这一番话之后,气的捂着自己的胸口。

顾胤庭见状,示意莫管家拿药,安抚着老爷子吃完药,这才要莫管家带着顾清风先去后面休息一下子,虽然不想理会,但顾霆琛明显今天就是来找茬的,顾胤庭在痛恨顾镇霆,那恨意却比不上对顾霆琛的。

在顾霆琛还想要嘲讽说些什么话的时候,顾胤庭冷冷的打断了:“够了,如果你今天来,只是为了要气爸爸的话,你已经做到了,如果是为了让镇霆死后不安宁的话,人都已经死了,你说的这些话她也听不到了,完全没必要。”

其实,顾胤庭也不知道,原本顾镇霆和顾胤庭两兄弟的感情挺好的,但自从顾胤庭被驱赶出境之后,他们兄弟之间的关系就一触即发,剑拔弩张了。

这么多年来,也不见顾镇霆和顾霆琛有任何的联系。

这一切的现象太过反常了,不过顾胤庭向来与世无争,也不喜欢和顾镇霆他们接触,因此并没有多加放在心上。

顾霆琛终于将目光落在了顾胤庭的身上,脸上嘲讽的意味加深:“我也挺佩服你的隐忍,顾胤庭,当初的事情怨不得我,当时我说了,你们却没人愿意相信我,不过现在已经无所谓了,知道我为什么回来吗?”

“你回来的目的,我并没有兴趣听,你可以走了。”顾胤庭始终都不曾将目光落在顾霆琛身上,仿若多看他一眼自己都觉得恶心一样。

顾霆琛笑着,自顾自的回答着:“顾家当初对我那么的绝情,我当然要回来它是如何落败的,眼下,顾镇霆一家已经得到报应了,顾胤庭,你还会远吗?我可是很期待,你们想来引以为傲的顾家,被你们亲自瓦解的情景。”

顾胤庭冷冷的勾唇:“你跟顾镇霆之间的恩怨,不用刻意牵扯到顾家,顾霆琛,这么多年了,你的良心就没有不安过吗?当年的那场噩梦,你就真的能够释然了吗?你走吧,顾家不欢迎你,以后都不要自讨没趣的来找羞辱了,早在当年被赶出顾家的时候,你就不配踏进顾家一步,不要忘了,你已经被划出族谱了。”

打蛇打七寸。

顾胤庭知道顾霆琛最在意的就是这件事,既然他不愿意离开,将自己的脸颊伸过来给自己打,那他也不用客气了。

一切的变故都是顾霆琛造成的,顾胤庭对谁都可以选择宽容,唯独顾霆琛,自己每次看到他的时候,都恨不得亲手将他给杀了。

这是真真切切的仇恨。

顾霆琛笑的更加癫狂了:“是吗?你真以为我现在稀罕顾家吗?早知道自己不是顾家的人,你也不用一直提醒着我,我恨不得自己当初不要投胎到顾家,收起你对我的仇恨吧,顾家的一切,我都没有任何的兴趣,我这次的回来的目的,你心里比谁都清楚,我只想要她。”

顾霆琛口中的她,顾胤庭明白了指的是安欣。

对于顾霆琛到现在还对安欣念念不忘,顾胤庭目光骤然变冷:“那我也告诉你,永远都不可能,你最好死了这条心,永远都不可能,你最好现在自己滚出去,不然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顾霆琛却丝毫不将顾胤庭的警告放在眼里,依然我行我素的还想要刺激着他,看着顾祁,还不等顾霆琛开口,顾陌已经愤怒的上前抓住了他的手臂,刻意压低了声音:“你够了,真当弄的大家当场难堪吗?”

不等顾霆琛回话,顾陌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拉着他离开了剑拔弩张了。

这么多年来,也不见顾镇霆和顾霆琛有任何的联系。

这一切的现象太过反常了,不过顾胤庭向来与世无争,也不喜欢和顾镇霆他们接触,因此并没有多加放在心上。

顾霆琛终于将目光落在了顾胤庭的身上,脸上嘲讽的意味加深:“我也挺佩服你的隐忍,顾胤庭,当初的事情怨不得我,当时我说了,你们却没人愿意相信我,不过现在已经无所谓了,知道我为什么回来吗?”

“你回来的目的,我并没有兴趣听,你可以走了。”顾胤庭始终都不曾将目光落在顾霆琛身上,仿若多看他一眼自己都觉得恶心一样。

顾霆琛笑着,自顾自的回答着:“顾家当初对我那么的绝情,我当然要回来它是如何落败的,眼下,顾镇霆一家已经得到报应了,顾胤庭,你还会远吗?我可是很期待,你们想来引以为傲的顾家,被你们亲自瓦解的情景。”

顾胤庭冷冷的勾唇:“你跟顾镇霆之间的恩怨,不用刻意牵扯到顾家,顾霆琛,这么多年了,你的良心就没有不安过吗?当年的那场噩梦,你就真的能够释然了吗?你走吧,顾家不欢迎你,以后都不要自讨没趣的来找羞辱了,早在当年被赶出顾家的时候,你就不配踏进顾家一步,不要忘了,你已经被划出族谱了。”

打蛇打七寸。

顾胤庭知道顾霆琛最在意的就是这件事,既然他不愿意离开,将自己的脸颊伸过来给自己打,那他也不用客气了。

一切的变故都是顾霆琛造成的,顾胤庭对谁都可以选择宽容,唯独顾霆琛,自己每次看到他的时候,都恨不得亲手将他给杀了。

这是真真切切的仇恨。

顾霆琛笑的更加癫狂了:“是吗?你真以为我现在稀罕顾家吗?早知道自己不是顾家的人,你也不用一直提醒着我,我恨不得自己当初不要投胎到顾家,收起你对我的仇恨吧,顾家的一切,我都没有任何的兴趣,我这次的回来的目的,你心里比谁都清楚,我只想要她。”

顾霆琛口中的她,顾胤庭明白了指的是安欣。

对于顾霆琛到现在还对安欣念念不忘,顾胤庭目光骤然变冷:“那我也告诉你,永远都不可能,你最好死了这条心,永远都不可能,你最好现在自己滚出去,不然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顾霆琛却丝毫不将顾胤庭的警告放在眼里,依然我行我素的还想要刺激着他,看着顾祁,还不等顾霆琛开口,顾陌已经愤怒的上前抓住了他的手臂,刻意压低了声音:“你够了,真当弄的大家当场难堪吗?”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