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第561章 :当年的事1

是在问她:真的要这样做吗?

此刻,小厮拿着那沉甸甸的一袋银子,站在原地,没有什么动作。

显然,小厮也在纠结,到底该不该听自家夫人的。

毕竟这可是白花花的银子啊!

红夫人的心思顾清浅完全能够明白,如果是她的话,她也不会要这钱的。

此刻,顾清浅也只是看着红夫人,并没有开口。

她知道,这件事她没有权利去说些什么。

小厮犹豫再三,到底还是不确定地开了口:“夫人,这袋银子真的要扔了吗?”

小厮的话才刚落,就遭受到了自家夫人冷冷的一记眼神。

小厮吓得立马闭上了嘴。

他又看了看手里的这袋银子,怕是他这辈子都攒不了这一半的钱吧?

夫人,要三思而熟虑啊!

小厮还壮着胆子站在那里,没有要走的意思,他生怕他将这银子真的扔了以后,他家夫人又后悔了。

这要是让他再找回来,那他该去哪里找呀?

这种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让你扔你就扔,说这么多废话做什么?这个月的工钱不想要了?”红夫人端起桌上的茶杯,却没有要喝的意思,似是随口说了句。

小厮立马应了声“是”就出去了。

顾清浅看着小厮离去的地方,不由叹了口气。

那袋钱,红姐姐一直留了这么多年,要扔了,怕是最不舍的那个人就是她了吧?

想到这里,顾清浅绷住了下巴,没有说话。

……

顾清浅与霍清风回到客栈的时候,在霍清风的放门口遇到了李言。

显然,他在这个地方等霍清风很久了。

见到这个男人,顾清浅顿时皱起了眉头,她下意识的看向霍清风,就见对方面色平静,好似并不好奇这个男人为何会出现在此处一般。

下一秒,顾清浅的视线就落在了男人手里的东西上,那是一封信。

见此,顾清浅的眉头不由蹙得更深了,她的直觉告诉她,那封信是给红姐姐的。

霍清风不喜欢有别的人踏进自己住的屋子,于是三个人就在楼下找了个不起眼的位子坐下。

霍清风的脸上是一贯的清冷。

李言看了看顾清浅,抿了抿唇,才将手里的那封信放在了桌子上,开了口:“我知道,姑娘与红夫人的关系匪浅,所以,我想请姑娘将这封信转交给红夫人。”

闻言,顾清浅慵懒的掀起眼皮,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男人,想也没想就给拒绝了,“不好意思,这个忙,我怕是帮不了。”

李言:……

顾清浅又开了口:“这是你自己的事,为什么要我帮你?你有手有脚的,干嘛不自己去做?”

李言绷住了下巴。

顾清浅抱着胳膊的手忽然放下,用着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对方,“不管怎样,我都是站在红姐姐那边的。你的日子倒是好了,可是红姐姐呢?你有考虑过她的感受吗?”

“我……”李言一时语塞,他想不出下面要怎么说才成。

“你不要以为我救了你,就是在帮你,我这么做,只是不想让红姐姐后悔而已。你不要告诉我,当年你之所以离开是有苦衷的。”顾清浅不是没有想过,这个男人当年的离开一定有他自己的原因,从早上的事情来看,她就知道,这个男人并非她想的那么渣,他还是有点责任心的。

顾清浅在回来的路上,霍清风也将李言找他一事,详细的说给了顾清浅听。

那一刻,竟是让顾清浅有一种,霍清风是怕她误会,所以才给她解释的这般详细。

其实有那么一瞬间,顾清浅想歪了。

拜托,她还没有小气到要去吃一个大男人的醋吧?

顾清浅仔细观察着李言的神色,她一直都觉得,这个男人是有苦衷的。

显然,她的话刚落,就从男人脸上看到了一丝愕然,那她就更加肯定心里的想法了。

顾清浅心底升起了几分希望,她微眯着眼睛,生怕会错过了男人脸上的表情。

顾清浅在等着男人开口。

李言紧绷着下巴,垂下了眼帘,并没有说什么。

顾清浅等的有些不耐烦了,“我说你,能不能像个男人?有苦衷就说出来,会死吗?”

霍清风早就见识过了顾清浅凶巴巴的模样,倒也没觉得有什么。

倒是李言,被顾清浅给吓了一跳。

“我就问你一句话,有还是没有?”顾清浅实在受不了这个男人慢吞吞的。

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她都这么说了,这男人怎么还磨磨蹭蹭的的?简直让人抓狂啊有木有?

顾清浅就差没有对这男人动手了,当然,她知道这男人有武功,但是他敢对她一个弱女子动手吗?

霍清风还虐不死他?

半晌,李言才点头,“有。”

顾清浅这才算是满意了,“有你不早说?”

李言:……

顾清浅见他又沉默了,就算是再有耐心的人也会被他消耗殆尽。

她干脆丢了一句:“既然有苦衷,那你就去找红姐姐,把你的苦衷告诉她!你这样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不要让人小看你好不好?”

李言:……

这苦衷,若是好说的话,他早就说了。

李言仍旧垂着眼帘,似有什么难言之隐,难以启齿。

顾清浅忍不住扶额,她都快要疯了好吗?

“喂,你到底怎么做父亲和丈夫的?你也不想这辈子都有一个女人怨恨你吧?”顾清浅忍不住又开了口。

既然这个男人还没有醒悟,那她就好心提醒他。

她都把话说的这么清楚了,这男人也应该明白了吧?

当然了,她这样做并不是为了这个男人,而是红姐姐。

既然是误会,那就要把误会解释清楚,这样一来,两个人心里的疙瘩才会散去。

对他们两个来说,难道不是件好事吗?

“我……”李言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然而话却卡在嗓子里,成不了音。

他努力了几次,却都失败了。

或许,是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说吧,宁愿让她误会下去,怨恨下去。

“算了,见过自私的,没见过你这么自私的。”顾清浅只觉得脑壳疼,她发现她和这个男的有很大代沟,简直没法儿沟通!

于是,丢下一句话,她就起身往楼上走了。她要是再在这个地方多待上一秒,怕是她都要气到吐血了!

霍清风也没有在此处久留,他在看了一眼李言之后,什么话也没说,就跟在顾清浅身后上了楼。

李言一个人坐在那儿,静静地看着霍清风他们离去的地方,收回视线,又看着桌子上的那封信出了神。

他不想让她知道当年的事,毕竟都已经过去了,就算知道了又能够怎么样呢?

这么想着,李言垂下了眼帘。

“阿言,怎么了?”李言回屋的时候,躺在床上的妻子微微坐起了身子,想要从床上起来。

李言见妻子要起来,快步走过去,扶着她的身子又让她躺下,这才坐在了床边,握着她的手,说道:“你的身子还很虚弱,这些日子还不能下床走动知道吗?”

方才,他见她要起来的那一刻立马就慌了神,也顾不得去想别的事了,但现在他才知道,是他在进来的时候,他脸上的神色出卖了他的心思。

女子见他这般,听话的点了点头,没再动了,只是,她的一双眸子却是紧锁着他。

自从他发现她知道了那位夫人的存在之后,有些事,她也不想再装作不知道了。

“阿言,你有心事对不对?”女子直接戳破了李言的心思,哪怕这时候,李言将自己的心思掩藏起来了,但作为他的妻子,她还是看得出的。

李言勾了勾唇,为自己妻子掩了掩了被子,故作轻松道:“能有什么心事啊?”

女子抿了抿唇,她垂下眼帘,开了口:“是因为那位夫人吧?”

李言愣了愣,显然没想到自己妻子会这样说。

而李言的神色,全都被女子收尽了眼底。

女子开了口:“相公,其实你心里也清楚,有些事情我早就已经知道了不是吗?那你又何必再瞒着我?阿言,我不知道你和那位夫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我知道,你一定是有苦衷的。”

说到这里,女人不由叹了口气,“阿言,你可还记得我们初遇时的情景?”

李言绷住了下巴,没有说话。

他们初遇时的情景,他怎会不记得?

女子见李言不说话,顿了顿,便又开了口:“我清楚的记得,你浑身是伤的躺在郊外,那时候你伤得很重,就连大夫也束手无策,是你自己坚持了下来。”

那天的情景,就如同发生在昨夜一般,还历历在目。

当时她看到浑身是伤的他,出于救人的目的,她便毫不犹豫的将他带上了马车,然后回了府邸,又为他请了大夫来。

其实那个时候,他就已经奄奄一息了,她生怕他会活不了了。

甚至大夫也都已经摇头,说是无能为力了,一切就要看他自己的造化。

可就当所有人都快要放弃他的时候,他却奇迹般的活了下来。

她不知道她是从什么时候起就喜欢上这个男人的,或许是在她看到他的脸时,也或许是在那一天,他救了自己的时候吧?

以至于到后来,他们稀里糊涂的就成为了夫妻。

这些年来,她一直都没有问过关于他的身份,但她想,如果他愿意告诉她,就一定会告诉她的。

身份这种东西,她并在乎,她只要他就够了。

开始的时候,她觉得这个男人很冷漠,似乎对谁都很疏离,可就是这样,才更想要让她接近他,去了解他。

身为千金大小姐,若是让人知道主动去追一个男人,一定会被人笑话的吧?

但她不在乎。

她只知道,她喜欢他,到了后来的很喜欢很喜欢,以至于想要和他长相厮守,为他生儿育女。

所以,她追了他好久好久,他才终于心软了。

这个好久,大概有好几年吧?

有人劝她说这样做不值得,家里人也为她找了几户人家,但都被她拒绝了,她心里,眼里,只有这个男人,再也容不下别的男子。

他们能一路走来并不容易,所以她很珍惜他们在一起的日子。

一直以来,都是他做什么,她就无条件的去支持他。

“阿言,既然你是有苦衷的,你又为何不许那位夫人说清楚呢?我想,那位夫人一定会谅解你的。”女子握住了李言的手,看着他的眼睛说道。

李言没有说话。

“我知道,有些事你不知道要怎么开口,但是,你让一个女子等了你这么多年,她心里必然会有些怨言。”女子的声音柔柔弱弱的,似是因为刚生完孩子的缘故,加上她的身子本来就弱,让人听着很是心疼,可她还是要说,“阿言,我知道,这些年来是我缠着你不放,才耽搁了你去找她,你若是要怪我也是应该的。”

“婷儿,胡说什么呢?”李言开口打断了妻子的话。

“难道不是吗?”女子垂下了眼帘。

大概是因为生了孩子,所以比较敏感吧,以至于,让她想到了很多事情。

她在想,那些年里,他之所以闷闷不乐的,是因为那位夫人吧?

可她却傻傻的,到了现在才有所察觉。

是的,她很傻,以至于这些年里,忙的人一直都是他。

作为妻子,她都不曾帮过他什么忙,那个家后来一直都是他在扛着。

她忽然间就觉得自己这个做妻子的很不称职。

李言语气坚定地开了口:“不是,早在认识你之前,我和她就没有什么了。”

至少,当年的他以为是这样的。

如果说,当得知自己丈夫心里曾经有着另外一个女人的时候,不吃醋的话那是假的。

但是,那都已经过去了,她也知道,自己相公对那位夫人早就没了感情,可是那份愧疚之意还是有的。

同样身为女人,她自然能感觉到那位夫人对自己相公的怨恨。

她之前之所以去找那位夫人,只是想要化解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恩怨,这样一来,对他们两个人都好。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