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第560章 :她后悔了

此刻,李言拿着那把长剑,俊脸上看不出有什么表情。

红夫人见这个男人半晌没什么动作,忽然间觉得他很可笑。

她鄙夷地开了口:“怎么,不敢了?”

听了这话,李言不由握紧了手中的长剑。

他不是不敢。

“只要你把双手砍下来,过去的恩怨也就一笔勾销了!从此,你走你的路,我走我的路!”

大概是因为他的那句话触碰到了她心底的那根弦,才让她突然间发了狠,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

可是话说出口,她就后悔了。

以他的性子,向来都是说到做到的,所以,她生怕他会真的动手。

她甚至不敢去想,若是他真的动手了要怎么办?

此刻,红夫人也提着一颗心,她看着他一如既往的从容淡定,便更加紧张了。

这个时候,李言开了口:“好。”

简单的一个“好”字,便没了其它。

李言的样子看着就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漆黑的眸子里满是坚定。

话落,他便从剑鞘中拔出长剑来,在那一瞬间,剑光在红夫人的眼前闪烁了一下,有些刺眼!

但在李言毫不犹豫的拔出长剑的时候,红夫人顿时就瞪大了眼睛!

只见,李言伸出一只手来,用另一只手举着长剑,作势就要往自己手腕上砍去!

“不……”

这一刻,红夫人是真的后悔了!

她见他真的要动手,想要上前阻拦他,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她的话,就这么生生的卡在了嗓子眼里,她明明是想说不要的,可这两个字到底没能说出口。

她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他要砍下自己的手。

“嗖”的一声,一颗石子飞过,打落了李言手中的长剑!

只听“咣当”一声,长剑便落在了李言的脚边。

直到这时候,红夫人都没能回过神来,她依然呆呆的看着李言的那只手,见那只手还完好无损,这才又看向了落在他脚边的那把剑。

良久,她才反应过来,自己到底做了怎样的事……

李言回头,就看见了正往后院走来的顾清浅与霍清风两个人。

顾清浅神色严肃的快步走过来,看了一眼李言,这才朝着红夫人走去。

方才,若不是她出手及时,只怕这男人的手就真的没了!

之前,她一直都觉得,这男人很渣,可是刚才的事却让她对这个男人有了新的看法。

可见这男人并非只是说说而已,他是真的会做。

一个人敢承认自己犯下的过错,并承担起这个责任,就说明这个人还不是什么坏人。

其实刚才,她又怎会没有看出,在那个男人举剑的时候,红姐姐就后悔了呢?

不管现在再怎么恨,到底曾经深爱过,是以,这份感情又怎么能说放下就放下了呢?

顾清浅知道,红夫人不过是因为一时在气头上,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她能够理解她此刻的心情,亦如当初的她一样。

在她和霍清风两个人之间的误会还没有解释清楚之前,她也曾想过要他去死!

可那不过是她一时的气话罢了,话说出口,她就后悔了。

她不敢想象,倘若霍清风真的离开她了会怎么样……大概会疯掉吧?

“红姐姐。”顾清浅走到红夫人身边扶住她。

红夫人这才从方才的惊恐中回过神来,她抬眸,看向顾清浅,手便握住了她的。

此刻,顾清浅能清楚的感觉到,对方的身子微微有些颤抖,那是害怕。

顾清浅有一瞬间的错愕,这是她第一次在红姐姐的脸上看到什么是害怕的表情,可见这个男人在她心里的地位了。

明明忘不掉,又什么要互相伤害呢?

难道这样做,心里就能够好受一些吗?

事实证明,这样做不但一点效果都没有,反而还会将自己伤得更深。

看着红夫人的样子,顾清浅不禁叹了口气,安慰的话到底没有说出口。

这个时候,她唯一能做的,不是应该说些什么,而是陪在红姐姐身边吧?

顾清浅叹了口气,而后看向了李言,就见对方眸光复杂的看着自己,像是在问:为什么要这样做?

顾清浅只能说,她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她身边的这个女子,她不想让她后半辈子都活在自责的痛苦中。

她已经很辛苦了。

红夫人并没有怪顾清浅出手,她甚至都不敢想,若是刚才没有小丫头及时出手,那么李言的手是不是就要真的没了?

如果他真的砍下了自己的手,那么他们之间是不是就真的两清了呢?

红夫人狠狠地闭上眼,掩下所有的痛苦,她深吸了口气,再睁眼时,那双眸子里便再次恢复了以往的冷漠。

她强压着心里的痛苦,尽量语气平静地开口:“小丫头,我们走。”

说着话,她便率先走在了前面,与其说是走,倒不如说是逃。

她在经过李言身边时,有意和他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其实有些事情,她在这一刻也想开了。

一直以来,都是她太过执着,是因为她一个人放不下,才会执念这么久。

他既然可以为了划清他们之间的界限甘愿断手,她还能怎么样呢?

难道要他休了他的妻子,和她在一起吗?

这么缺德的事,她做不了。

拆散别人的家庭,这算什么?

即便放不下也好,她也不会让自己背负上狐狸精的骂名。

就像她之前说的,不过是个男人罢了,只要她想,难道还愁找不到男人吗?

或许,她是真的应该学会放下了。

顾清浅紧跟在红夫人身后,这时候,红夫人身边不能没有人陪着。

在经过李言身边的时候,顾清浅脚下一顿,用余光扫了一眼这个男人,到底什么话也没说就离开了。

顾清浅走了,霍清风自然也不会继续留在这儿,他看也没看李言一眼,就跟在顾清浅身后,即便不去看他也能够知道,李言正在看着他。

他当初之所以答应带这个男人来,并不是想要帮他,而是不想看到他家浅浅为了红夫人的事这般操心。

他也觉得,有些事情,还是让这个男人亲口去说比较好。

李言看着霍清风要离开,急忙追了上去,“这位公子……”

李言发现,当他想要和霍清风说些什么的时候,他却什么也说不出口了。

或许,他不该对这个男人抱有别的希望,毕竟,对方已经帮了他……

霍清风停住脚步,目视前方,冷峻的脸上看不出有什么表情,他只是稍作停顿,见这男人没有要开口的意思,便抬脚离开了。

下人们都走了,偌大的园子里就只剩下李言一个人,凉风挽起他的长发,衣决飘飘,尽显苍凉。

……

霍清风没有不识趣的跟着顾清浅她们上楼,他知道,这个时候的红夫人心里很复杂,她需要时间让自己静一静,或许有顾清浅在她身边陪着,能让她早些放下。

顾清浅跟着红夫人回了房间,她以为她会哭,可是她没有,反而出奇的安静。

此刻,那个曾经活泼开朗的女子,就坐在那儿,呆呆的看着桌面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见状,顾清浅叹了口气。

她知道,她撑的一定很辛苦,不过在今天,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之后,有些事,她大概也没有那么执着了吧?

该放下的始终都要放下,一直强撑着,只会让自己活的很累。

顾清浅没有打扰红夫人,她走过去,在红夫人身边的位子坐下。

然,就在她刚坐下的时候,只听对方开了口:“小丫头,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

红夫人的话不禁让顾清浅心里一疼,她抬眸,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子,忽然间发现,她身上的那股子气场如今都消失不见了,她就像是个做错了事的孩子般,那模样不免让人看着心疼。

顾清浅叹了口气,握住了对方有些冰凉的手。

她一直以为,自己的手已经很冰了,可没想到,会有人的手比她的更冰。

她也是在这个时候才发现,原来有一天,自己的手对一个人来说,或许也是温暖的。

顾清浅紧紧地握着红夫人的手,正当她想要开口说点什么的时候,只听对方先开了口:“小丫头,你是不是觉得,是我该放下了?”

闻言,顾清浅有一瞬间的愕然,但随即,她还是点了下头,“嗯!”

这个头,她点的很重,意思是:在她看来,早该放下了。

红夫人见状,垂下了眼帘,整个人仿佛被抽走了浑身的力气一般,显得很是无力,“或许,我应该坚强点,过去的事都已经过去了,我再去计较又有什么用呢?”

红夫人似是想开了,不等顾清浅安慰她,她便自己说服起自己了。

有些事,她也是在那一瞬间才明白过来的。

“就算真的让他砍去双手又能够怎么样?还是抵消不了当年他一句话也不说就离开一事。”红夫人叹了口气,“原来,这些年里,固执的那个人一直都是我自己。其实想想,我真的没有必要为了一个男人怨恨这么多年,这不是在给自己找不适吗?”

听着红夫人的一番话,顾清浅心中微动,她就像是一下子在红夫人的身上看见了久违的太阳一般,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激动。

她点头,“嗯!”

红夫人瞥了她一眼,忽然间就松开了被她握着的手,不悦道:“小丫头,你除了点头还会点别的吗?”

顾清浅皱了皱眉,一脸的疑惑,似是听不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红夫人吸了吸鼻子,声音里带着几分哽咽:“你怎么这么没良心?”

顾清浅很是无辜的眨巴了一下眼睛,“姐姐,我冤枉啊!我怎么就没有良心了?”

顾清浅很是配合着她。

虽然顾清浅不知道,她是否真的从伤心的往事中走出来了,但不管她做什么,她都会陪着她。

……

李言一个人在后院里站了良久,这才抬脚要离开。

经过酒楼一楼的时候,他的脚步一顿,不由得抬起头来往楼上望去,却也只是一眼,他就收回了视线。

然,就在他要走出这家酒楼的时候,身后却突然传来一道声音:“请留步!”

闻言,李言又停下脚来,回头,循声望去,只见酒楼里的一名小厮正站在那里。

小厮手中端着一个托盘,那托盘上面盖着一层布,所以并不能让人看到那托盘里放了些什么。

小厮有走过去,对着李言说道:“这是我家夫人让我转交给您的东西。”

李言皱了皱眉,“什么东西?”

小厮直接将手中的托盘交给了李言,什么话也没说就转身走了。

李言看着手中的托盘,思量片刻,才掀开上面盖着的一层布,然而,当他看清楚托盘中的东西时,一下子就愣住了!

托盘里,正安静的躺着一个钱袋,而那钱袋,赫然是他当年走的时候留给她的东西!

此刻,李言静静地看着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钱袋,他已经数不清过去了多少年。这些年来,他一直以为她过得很好,所以这才放下了,娶了别的女子。

哪怕过去了数年,可这钱袋却还保留着当初的样子,就好像,时间已经永远都停留在了那一刻一般。

只是他们,再也回不去了。

李言不知道自己此刻是怎样的一种心情,他看着那袋钱出神了很久,到底还是离开了,只是他走的时候,留下了那袋银子。

事到如今,他还有什么脸面去要这银子?这银子,本来就是留给她的,即便她现在已经不需要这点银子了,但,他也不会收回。

李言走了。

当红夫人看到小厮拿回来的那袋银子时,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情绪再次起了波澜。

她不知道,他留下这袋银子是为了什么,大概是因为他如今的身份,已经不再需要这些钱了吧?

既然他不要,她也不需要,便对着小厮挥了挥手,说道:“拿去扔了吧。”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透着她的决心。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