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第404章 结局

池秋想着这个回了医院,顾淮言一日既往嚷嚷着要出院,池秋之前还劝,现在都懒得搭理他了,反正不管她怎么折腾,他还是要在这里呆着的。

“行了,说够了吗,说够了就吃饭。“把饭菜放到桌上,走到旁边坐下,”顾淮言,你相信死而复生的事情吗?“

“什么意思?“顾淮言抬头看了她一眼,”你是不是最近又看什么鬼故事了,我跟你说,那都是骗你们这些小姑娘的,乖,以后还是别看了。“

池秋语噎,回过神来给了她一巴掌,“说谁小姑娘呢,我都是孩子她妈妈了。好了,不跟你扯皮了。我跟你说正经事了。其实上次我之所以去那个废弃的大楼,是因为我看到了夏牧,我原本以为我看花眼了,所以就没和你说,但是你猜怎么样,我今天又看到她了。他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你说恐怖吗?”

“你说的是真的?”顾淮言脸色微变,“你怎么确定他就是夏牧,你和她说话了吗?”

“没有,但是我看清楚他了,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那么相似的人。而且,我的直觉告诉我,他是来找我的。”池秋刚才想了一路,为什么别人看不到他,而她一直能看到。如今这么一说,所有的事情都说通了。是因为妍妍吗,她把妍妍弄丢了,夏牧找她算账来了?

“不行,我想在去确认一下,他回来了为什么不自己去找妍妍,一直缠着我做什么。”转身就要走,顾淮言一把抓住她的手,“等一下。池秋,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这么冲动。如果真是他,那他肯定还会再来找你的。”话音刚落,房门被人推开,一个男人走了进来,两人听到响声,同时抬头,随后愣住了。

“我就说是他吧,只是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找到这里来了。”池秋叹了一口气,“夏牧,你不是死了吗?还有既然你一直活着为什么不和我们联系。”

顾淮言把池秋拉到身后,一脸防备,“夏牧,之前的事情我们不清楚是怎么回事,至于妍妍的事情,我们也已经尽力了,你现在能和我们说说,你为什么要把池秋和易少康关起来了吗?”

“什么意思?”沙哑的嗓音响起,“我从来没有关过她。而且上次是她自己走丢了。我还找了她很久。”

“什么?”池秋觉得事情有些出乎她的意料,扯了扯顾淮言的袖子,“夏牧应该不会骗我,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那天把我关起来的又是谁。”

“其实想证明不是夏牧很简单,那天那个人受伤了,如果夏牧是清白的,他只要聊起袖子,让我们看看她手臂上是不是有伤就可以了。”顾淮言盯着夏牧说完,脸上带着神秘的笑意。

夏牧不傻,哪里听不出他话里的意思,直接撩开袖子给他们看。确定她身上没有伤后,两人才放下心。

“既然大家都说开了,夏牧你就说说你的事情吧。”夏牧拉过凳子坐下开始说起他自己这些天的经历,原来当天真的有人想要杀他,他是好不容易才从大火里跑出去的,也是后来他才知道大家都以为自己死了,后来因为没有抓到凶手,他担心那人再次对他下手,于是将计就计和所有人失去了联络。要不是这次妍妍失踪,他还不会出来的。

“原来是这样,那你现在知道谁要害你了吗?“

夏牧脸色阴沉,停顿片刻,“知道。所以我才担心妍妍的安慰。其实昨晚,我和易少康一起去了赵思妍说的那个小区,可惜他们去晚了,人已经被人带走了。不过我相信跟赵思妍肯定线索。”

这时,电话响了,顾淮言拿起来接了,不一会,笑着放下电话,“不用找了,妍妍回来了。”

“什么?你说妍妍回来了。她现在在哪里,有没有受伤,她现在还好吗?”池秋欣喜的拉着顾淮言的手。

顾淮言知道她开心,伸手拍拍他的头,“放心,她很好。她跟着赵琦去了国外。这个赵琦还真是好手段,让我们所有的人都以为他把妍妍藏起来了,却没有想到,是藏到了他自己身边。”

池秋闻言,下意识看了夏牧一眼,夏牧自嘲的笑笑,站起身,“没事,你们不必在意我,其实只要她过得好,我愿意祝福她。“

“夏牧,不是这样的,妍妍之所以去赵琦身边就是为了为你报仇。她不是心甘情愿的,你别误会她。“池秋担心夏牧误会,着急的解释。夏牧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狼狈的样子,自嘲的笑笑,“你不用说了,是我配不上她。池秋,答应我一件事,别告诉她,我还活着的消息。”

夏牧来的匆忙,走的匆忙,池秋满脑子都是妍妍,确定她没事之后,再想起夏牧的事情已经是两天后了。网上,电视上都在反复播放易家和赵家联姻的消息。池秋和妍妍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谁都没有说话。池秋不知道怎么说,妍妍却有太多话不知道从何说起。

“秋秋,看着易少爷结婚,你还会难过吗?”妍妍突然开口,池秋有些惊讶的回头,“没有什么感觉,如果他幸福我祝福他,如果他不幸福,我同情他。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了。”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我会不会有他这个勇气,到时候嫁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妍妍知道,易少康不喜欢赵思妍,不单她知道,很多人都知道,但是知道易少康不喜欢赵思妍又怎么样,最后赵思妍还是成了易夫人。

换成她,她能做到吗,不知道以后会怎样,但是现在她真的做不到。

池秋想了好久终于回过神来了,“妍妍,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没告诉我啊。”

“没有。“

从那天之后,池秋差不多一个月没有见到她,再次见面,实在易少康的婚礼上。看着昔日情人结婚是什么感受,秦丽丽没心没肺的问她这个问题,池秋伸手给了她一巴掌,“别以为秦氏的危机解了,我就原谅你了。我告诉你,当初的事情我会念叨你一辈子的。“

“念叨吧,反正又不少块肉。“秦丽丽又恢复了以前的没心没肺,见赵思妍走过来,翻了一个白眼,“她嘚瑟什么啊,整个A市谁不知道易少康喜欢的另有其人,就算嫁过去还不是活守寡。这样的日子白给我我都不要。”

“好了,你就少说两句吧,就你厉害,谁都不如你厉害好了吧。”池秋一转身看到厉总往这边看,伸手扯了扯秦丽丽的袖子,“你刚才说的那么信誓旦旦,那……旁边这位是怎么回事。”

“谁啊。”秦丽丽往旁边看了一眼,立马变了脸色,“鬼知道,我不认识他。”

厉总最后还是和他的未婚妻接触了婚约,对方见死缠烂打没用,不知道为什么这次这么痛快的就放弃了。解除婚约之后厉总没事就隔三差五的找秦丽丽,秦丽丽烦他,懒得搭理他,奈何那男人脸皮太厚,说了几次,以后该怎么样还怎么样。

“可是我怎么觉得你们之间的关系没你说的那么清白呢。”池秋笑完,继续说道,“行了丽丽,差不多得了,当初那个女人那么为难你的时候好歹人家还帮过你。看在人家这么有诚意的份上你就别矫情了。要是喜欢就跟人家好好说,要是不喜欢,那就说清楚。”

“池秋,如果真的这么简单就好了。你知道上次的事情吧,你觉得经过上次的事情之后我爸妈还会同意我们的事情吗?错过了就是错过了,这是你说的。”秦丽丽转身眼底闪过一抹不舍,“你能舍了易少康,我也能舍了厉总。你能得到幸福我也能。所以,我会和他说清楚的。”

“丽丽,话不是这么说的,事情也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你可要想清楚了,以后想后悔就晚了。”池秋明知道结果,还是忍不住劝她。这一路走来有多难,她比谁都清楚。所以她更不想让秦丽丽在走一遍她的老路。

秦丽丽无所谓的摆摆手,扭头看了一眼台上的两位心人,“看看他们,我突然觉得爱不爱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只要以后我结婚的时候我家老头能笑的和他们一样开心我就满意了。池秋,不是每个人都有你那么幸运,所以,你要好好珍惜属于你的幸福。对了,明天我就要出国了,以后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欠你的道歉,留着我回来再说吧。”

“你要走……”

不管池秋多惊讶,多不舍,第二天还是亲自把秦丽丽送走。那一天满城大雾,池秋却在这些白色的雾霾中看到了幸福的景象。

回去的路上,池秋拉着顾淮言的手忍不住感慨,“老公,我希望我们能一直一直这么下午……”

顾淮言扭头朝他笑笑,“会的。你的这一辈子我都陪着。等我们老了,也和现在一样好不好。”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