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第1章 突然出现

酒店大厅,奢华精美的水晶灯下,池沁一身纯白高定豪华婚纱,笑容甜美对在场宾客道:

“今天,是我的大喜之日,一会儿我想给我先生一个惊喜,还望大家配合,我要把我手中池氏集团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转让给我先生,从此之后,池家与顾家就是一家人了。”

她话说完,但旁边的律师团队却没有动静,似乎还有什么顾虑。

池沁被化妆品淹没的眉头微微一皱,正打算说话,却听到门口忽然响起“哐啷”一声,她被吓了一跳,立刻抬头看向门口。

一个同样身穿白色婚纱的人出现在了门口。

谁不知道今天横滨酒店被顾家包场,作为婚礼会场所用,身穿婚纱出现,不是故意犯人忌讳?

然而门口那人却像是感觉不到众人诧异的目光一样,沿着宾客中间的小路,缓缓走到了礼台前方。

这时人们才发现,这人身上的婚纱居然不是新的,婚纱边缘蹭满了泥土灰尘,连衣袖都是破碎不堪的。

身穿婚纱的人是个年轻的女子,即使没有化妆,那精致的眉眼也艳丽逼人。

看清这人容貌,池沁却面色大变,连退两步才堪堪稳住身形。

台下身穿婚纱的女子看到池沁一脸惊愕,却是露出满意的笑容,朗声道:“好久不见,我的好妹妹,你还认识我吗?”

池沁的表情像是见了鬼一样,颤抖良久,才磕磕绊绊吐出一句:“你、你是谁?故意穿婚纱过来,是想干什么?”

池秋设想了千遍万变自己回归时,顾祁准跟池沁的表情,却没想到池沁连承认她是池秋的勇气都没有。

她一下就笑了:“我可没有故意,一年前我从婚礼上被绑架走时就是穿着这身衣服,现在不过是回来了而已。”

这话一出,全场一片哗然。

大家都知道一年前顾祁准曾经跟池家的大小姐池秋订过婚,但是结婚前两人被绑架,池大小姐香消玉殒,一年过去,怎么又冒出一个池秋?

池沁的脸色更白,她整个人都开始颤抖了,却仍旧硬撑着道:“就算你是我的姐姐,也不能随意破坏我的婚礼,你失踪这一年,祁准已经跟我在一起了!”

“我可以没有破坏你的婚礼,毕竟一年前我被绑架时就是身穿这身衣服,你们没有去找我,现在我自己回来了,我又不知道你要跟我的未婚夫结婚。”池秋笑着,十分敷衍地对池沁道歉:“冲撞了你的婚礼,对不住了啊。”

听到池秋提到当年的事情,池沁的脸色越发难看,“什么叫我们没有去找你,分明是你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人好端端的,还不回池家。”

“是吗?原来你的逻辑就是这样的,难怪你会跟当初把我从救援绳索旁边推开的顾祁准变成一家人。”池秋笑笑,漫不经心地说出了当年惊心动魄的真相。

池沁的脸色一下变了,低声呵斥道:“明明是你自己掉下去的!你怎么能诬赖祁准!”

“是,我跟顾祁准一起被人绑架,看到救援之后,主动要求顾祁准把我推开,然后从山崖上跌落,侥幸不死后又不愿意回池家,故意等到你池二小姐结婚,我才出来搅局。”池秋笑笑,顺着池沁的意思说了下去,似乎不觉得这是一件多么荒唐的事情。

然而在座的人都不傻,听到池秋这么说,看向池沁的目光中纷纷添上了诧异跟质疑。

池沁的脸色越发难看,就在她掐紧了掌心,忍不住想要将池秋当众赶出去的时候,礼台旁传来了顾祁准诧异的声音:“池秋?真的是你?”

池秋微微一愣,目光落在刚从后台出来的顾祁准身上。

一年不见,他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身穿一身白色礼服,看上去跟池沁十分般配。

一见到顾祁准出现,池沁就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样,赶紧跑到了顾祁准身边,一把拦住了他的手臂,委屈道:“祁准,她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非要扰乱我们的婚礼。”

“你还活着。”顾祁准目光紧紧锁在池秋身上,上下打量一番,确定眼前的人确实是池秋之后,便皱起了眉头:“你既然没死,为什么不回来找我们?偏偏又要在这样的时候出现,为难你妹妹?”

这大概是池秋长这么大,听到最凉薄的话了。

她花了很长时间来给自己做心理建设,把自己伪装成冷漠自持的模样,然而听到顾祁准的这些话,心里还是像被谁狠狠捅了一刀:“顾祁准,我死里逃生出现在你面前,你想说的话只有这些?你怎么不问问当年的我是怎么活下来的?”

顾祁准微微一顿,眼底闪过一丝恐慌。

他不是不想问,而是不敢。

池秋笑着看着面前的的男人,时光似乎又回到了一年前,她身穿白色婚纱,准备嫁给自己的未婚夫,却不料婚车忽然改道,她跟顾祁准一起被绑架,绑匪打电话索要赎金顾家人却执意报警,她跟顾祁准被匪徒带到了郊外荒山山崖的一个洞穴内,被困了一天一夜,饥寒交迫时,救援人员终于赶到。

一条救命的绳索从山崖顶端缓缓垂下,就在池秋以为自己终于能得到救援的时候。

顾祁准却忽然伸手,将她一把从山洞中推了下去。

他抓住了那根绳索,她却从山崖上摔了下去,落地时头碰到坚硬的岩石,醒来时,已经变成了一个不知道自己是谁的疯子。

她恢复记忆几个月的时间,心里一直有一个疑问,想亲口问问顾祁准。

可现在,那问题还没有问出口,池秋就已经找到了答案。

她轻笑着,目光却死死钉在顾祁准身上,风轻云淡又充满恨意地问道:“一年前,你是故意的吧?”

“你……你别胡说八道。”顾祁准脸色突变,他下意识揽紧了旁边池沁的肩膀,仓皇道:“今天是我跟池沁的婚礼,你有什么问题,我们改日再谈!”

天大地大,新人最大。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