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第959章

就算是这样,夏墨曦也不能答应啊。

“我知道你这么做是为了要尽快解决这件事,可我不能让你冒险啊。你至少也该想想我的处境吧?如果我让你冒险,三哥知道,我还有活路吗?咱们还是想个别的办法吧。”

这人怎么这么笨啊?

“好吧,我可以不去。但是你找人盯好那个县令还有玉沐兰,你到这里的消息一旦被人知道之后,那些人肯定会选择有所行动。玉沐兰说不定还是会有危险。”

“嗯,放心!”

凌芷絮不能亲自去,现在就只能在这里等候消息了。“哎,光靠他们,我怎么还是有点不放心呢?说起来,我现在就算是再怎么不放心,也没有什么可以改变结果的余地了。”

她自己也知道,如果任性下去,对自己也是百害而无一利的!

之前的经历,还历历在目。她不能在遇到什么危险了。为了自己,为了墨尘。

“我忘了跟你说,我觉得你说的不错,那个县令真的很有可疑。面对我的质疑,他倒是一点都不紧张。好像已经想好了要怎么回答我一样,这要是真的是一个胆子不大的人,怎么可能会这样呢?”

“你说的不错,这个知县肯定是有问题的。家中的下人丫鬟很多。而且还娶了一个花钱如流水的小妾。”

凌芷絮说着,从自己的腰封里拿出了一块碎银子。

“这个是?”

“我今天混进去的时候,就看到了那个小妾,她给了我这个。”

夏墨曦皱着眉头,越发的觉得这件事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复杂。“万万没有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的!”

“怎么?”凌芷絮注意到,他的表情,变得异常难看!

这与平常那个傻里傻气的他,完全就不是一个样子了。

“没有想到,在我们不知道的地方,会有这种事情发生。说实在的,我真的很生气!”

他虽然常年游历江湖,而且对朝廷上的事情也不是那么的关心。但是没有想到,对老百姓的生活还是挺关心的啊。“你有什么好生气的?现在,我们不是来解决这件事了吗?难道说,你不相信你跟我,能够解决这个麻烦?”

“那倒不是,我只是心痛。这种事情,其他的地方一定也会有的!以前我游历江湖的时候,只在乎江湖上发生了什么事。去过了那么多的地方,还真的没有在意这些。现在想来,真是我自己太笨了!”

“你现在知道不是也不迟吗?”

“你怎么这么安慰我了?哎……其实也不只是我,像我身边的人,只能注意到同等的问题。像这些我们平时根本就不会注意到。换句话说,老百姓,一直都在水深火热中生活。”

“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

凌芷絮的问题人,让他觉得很奇怪啊。“我当然是这么想的了!可惜,太子是一个只在乎自己权位的人。要想让他下来看看这些,那根本就不可能!这一点,他比父皇差远了!”

语气中,表情里,他一点都不遮掩自己对太子的瞧不上。

“他还年轻,有些事情想不到那么周全,似乎也很正常,对不对?”

“年轻?我父皇当年比他还年轻,可是做的却比他好多了!”

“你对太子的意见这么大啊?”

“他?哼,眼中只有自己的地位,有什么好值得我尊重的?”

看来他们之间的事,不是一两句话能说的清的。而且,凌芷絮本能的会想要逃避这个问题。

可最大的困扰,便是她不想与这些人,这些事牵扯。可,她已经深陷其中,也没有过多的机会,能顾抽身离开。

“有些事情,不看到最后,是永远都没有办法看清楚的。你刚刚说的那些话,最好以后不要再跟任何人说了。”

“我知道,你是担心,有人会借用这件事来对付我吧。”

凌芷絮也懒得说什么了,接下来他们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已经完全没有必要花费时间在这方面。

夏墨曦听了凌芷絮的话,该做什么。

深更半夜的。

结果,从县令的府上,果然是有两个人鬼鬼祟祟的离开府上,偷偷摸摸的往一个方向跑着。

夏墨曦的人立刻追了上去,可是,这里的地形毕竟不是他们熟悉的。跟着一段路,结果还是被甩下了。

“怎么办?我们好像把人给跟丢了。”

其中一个人想着,若是这样回去,便等同于空手回去啊。

等夏墨曦知道这件事的时候,第一时间,也不是去责怪自己的手下,而是马上去找凌芷絮。

“我就知道。”

“是啊,他们太狡猾了。”

没有任何悬疑,凌芷絮白了这人一眼。“你是笨蛋吗?我是说,你的人,跟丢了线索,这让我早就想到了。”

……

这不是鄙视吗!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虽然我也不想这样,但是,现在不是都已经没有办法了吗?你还是不要说这些插刀子的话了。”

“我早就知道会这样,所以也不指望你们真的能够查到这个知县想要告知的那个人是谁。”

“啊?那你想要做什么呢?”

“找不到那个人,但是现在,不是还有这个县令吗?我相信,不管会如何。这个县令都会有所行动。以你的身份,这人肯定会非常不安。先救下玉沐兰再说吧。”

凌芷絮想的东西很清晰,好像根本就不会在这件事上为难。想起来这人也是冷静的可怕,倒是跟夏墨尘真的成了一对了。

“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也没有啊,我就是觉得,这样看着你吧,还挺有意思的。”

“这样看着我,很有意思?你不是在鄙视我吧?”

“你想多了,我没有在鄙视你。我只是觉得,你这人,现在到还真有一点好玩。这么长时间了,难道你就一直都没有认清自己吗?”

他当然也知道,凌芷絮现在这么说,肯定是在挖苦讽刺自己了。

“你还真的不用这么说,我告诉你啊,我可真的一点都不怕。”

“既然你现在的决心还是如此强烈的话,那好啊。既然这样的话,你有一个非常好的选择,现在,你马上就给我,去看着那个县令。这个人身上一定会发生什么事,明白了吗?”

“那你呢?”

“你不是不让我一个人行动的吗?”

“你的意思是说,你要留在这里吗?”

“否则呢?”

其实这样也挺好的,也不至于,让自己到时候会分神。

“这样挺好的,不过你不能偷偷溜出去啊!你要做什么,你让人告诉我就行了。我一定会帮你的!”

“你说错了吧?”

“啊?”

凌芷絮笑着,这家伙是真的很笨啊。

“这是你们朝廷的事情,我是被你请来帮忙的。怎么,你还说是在帮我?”

也对,凌芷絮这话还真是没错。

不过这也不能怪自己,都怪凌芷絮嘴巴不饶人,让自己有理都说不清。

隔天。

知县亲自一个人去大牢里看玉沐兰。

因为之前确定凌芷絮回来救自己,所以她又重新燃起了希望。她更清楚,自己要为家人鸣冤的事情,终于有着落了。

“喂!县令大人来了,还不赶紧跪下参见!”

县令现在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心情去谈论自己身份的问题,他还是很怀疑,这个什么都说不出的女人,真的是十王爷派来的人。

“喂,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玉沐兰依旧不说话,事实上,她都不知道自己该说点什么。

“你,到底是谁派来的?”

她,还是保持着沉默。

“你是十王爷派来的吗?”

十王爷?

这个人,她不熟。

但是,至少她可以肯定的,十王爷肯定不是跟他们一伙的!

“你到底想说什么?”

这么多天,这也是玉沐兰说的第一句话。

县令听着也是一愣,这算什么?

合着,还要自己猜?

“你说是不说?”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要不然,你放了我,要不然,你就杀了我。”

县令真的被气到,胸口一起一伏,保持着让自己平静的心态。“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就算你是十王爷的人,你现在被人杀了,到时候我也有办法解决这件事。所以,你到底是什么人?究竟是谁派来的!”

“你不是都已经猜到了吗?还问这么多做什么?”

玉沐兰想着自己应该试上一试,这样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一点。

结果自己这么一试呢,还真的没有试错。

这人,果然是害怕他自己口中的那个十王爷的!

难怪,他还会亲自来审问自己。“十王爷派你来做什么?”

“你自己去问王爷吧。”

“你!”

县令这下子是真的为难了,现在,怎么办呢?自己能怎么办啊?

“老爷,这个女人,咱们现在要不要先做掉?那边的意思是,这个女人留不得。”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