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第958章

“那里一定放着什么重要的东西,可是,我该怎么进去呢?算了,还是等到晚上再来吧。”

想着现在可能也不是时候,所以,干脆还是先走好了。

她打算找个无人注意的角落,然后翻墙跑的。

但是,却再转身的时候,碰到了县令的那个小妾。

小妾看到凌芷絮,第一眼便是非常的陌生。

“你,过来。”

她伸出好看的手指,指了指凌芷絮,然后向着自己的那个方向勾了勾。

不能打草惊蛇,总不能什么都没有查到,就让那些人知道,这府上来了可疑的人吧。

“夫人有什么事?”

“你新来的?”

“是。”

“伺候谁的?”

这个……

凌芷絮还真没想到自己会被人问到这种问题。“是,伺候夫人的。”

夫人?

哪个夫人?

凌芷絮觉得自己很机智!

这么一说,这女人的心里,一定第一时间就有答案了。

“夫人?那你说,我不是夫人吗?”

嗯?

怎么问题跑偏了?

而且还是凌芷絮觉得很困惑的一个地方,这个问题,未免也太,奇怪了吧。

这个女人,到底在计较什么啊?

“说啊,在你心里面,到底是哪个夫人,会比较好看呢?”

这种问题,凌芷絮可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这种事情,果然还是离得远一点比较好。

可这个女人到不像是好糊弄的人。若是不投机取巧一番,到还真的不好解决麻烦了呢。

“自然是夫人。”

“哪个夫人?”

“奴婢面前的夫人。”

“既然你觉得我好看,那你为什么不抬起头来看我呢?还是说,你现在正在说谎,你担心看到我的眼睛,所以被我发现啊?”

“奴婢不敢说谎。”

“抬起头来。”

凌芷絮已经做好,如果自己被这些人发现的话,马上溜之大吉就好了。

当她抬起头,双眸看到眼前这个女人的时候,她此刻也在打量着凌芷絮。

“长得很普通嘛,果然,什么样的人,身边就会有什么样的丫鬟。”

这个小妾,怎么如此嚣张跋扈?

不过也不奇怪,这女人现在正年轻貌美,颇得那县令的爱护。能这么嚣张,这就说明,那个县令,平日里一定没少惯着她了。

“哼,真是寒酸。那女人,难不成都已经落魄到这种地步了吗?”

小妾得意的嘴脸还真有几分小人得志的模样。

啪嗒。

她随手扔了一块碎银子在地上,继续用鼻孔看人。“拿着钱,去买点像样点的衣服吧。穿这身衣服出门,老爷可丢不起这个人。”

好几个丫鬟跟着那人离开之后,凌芷絮看了那块碎银子,想想还是捡了起来。

果然有问题,一个小小的知县的小妾,出手就这么大方,给一个丫鬟的赏银,都有二两,看来,再别的地方,这女人花钱应该堪比流水吧。

相比之下,凌芷絮觉得夏墨尘好多了。她还真没见过夏墨尘有什么花钱大手大脚的坏习惯。

想到这,她的嘴角微微上扬。

不管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只要能够想到夏墨尘,她的心,永远都可以如此幸福。

衙门前厅。

夏墨曦查看着关于玉沐兰一案的口供。“孙大人,你这供词里,可是存在颇多的疑问啊。”

“请十王爷多多指教。”

“你这供词写到,这女人杀了户部侍郎,是用的匕首。可是,那个女人手里本就有长剑。为何不用长剑直接杀人,还要留下一把匕首在现场呢?”

“这……或许是这贼子故意这么做的吧。下官也不懂这贼子的心思,也许,就是这个女人想要这么做吧。”

县令自然是有自己一套辩解的话,听出问题的夏墨曦也不着急继续追问。

“为何没有三堂会审?直接这样定案?”

“回王爷。当时有好多的人都看到了那刺客从侍郎大人的房间里出来,那刺客看到我们之后,非常的慌乱。然后慌忙逃走,我们也是追查了好多天才抓到了这个女人。”

“哦?可有人看到这女人亲手杀了户部侍郎?”

“这,亲眼看到的,没有。”

县令现在越来越谎,他都搞不清楚现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为什么,现在事情会变成这样?

“这有时候啊,眼见未必为实啊。”

夏墨曦的语气,倒有几分悲哀。

“你们一没证据,二没认证。只凭猜测,怎么能行呢?若是这事传出去,到时候这老百姓不就说,我们没有证据乱抓人,没有仔细查案就乱杀人?你可知,这样做,后果什么?”

夏墨曦的语气中,没有明显生气的样子。但是他现在却也是面容越发的严肃。

知县万万没想到,在这个时候,跳出来搅局的人,竟然是十王爷!

这个身份,让自己很是尴尬!

这个身份,那是他这种小官就可以随便搪塞过去的。“王爷,其实这件事,看上去是没有问题的。那个女人一直都含糊不清,她说不出为何要深更半夜去找侍郎大人。所以……”

夏墨曦瞥了他一眼,在看着时间也不早了,差不多也该要说了。

“孙大人,既然你这么说,那本王就与你说了吧。其实,这个女人,是本王派出去的。”

“啊?”

“至于本王为何要这么做,细节你不用知道。你只需要知道,本王这么做,完全是因为公事。户部侍郎最近得到了新的消息,需要向本王禀告。但是奈何本王之前几日不在这里,所以只好派人来找他。”

这样的言论,听上去很让人吃惊。但是仔细一想,还是有问题的。

这县令虽然脑子不是顶好的,但是至少,也是能动点东西的。“十王爷,请恕下官愚昧。为何十王爷要让人去找侍郎大人,要大半夜,偷偷地去找?”

“我们要谈的事情,可不是能随随便便被人知道的?这是一个秘密,也是本王让户部侍郎侦查已久的秘密。哎……只可惜啊,有人坏了本王的大事!”

夏墨曦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看上去真的好像很难受。

“王爷,这,那下官应该?”

“你说呢?你要杀本王派来的人,你说,你要怎么办?”

这似乎是没有悬念的。

这直线要是不放人,摆明了要得罪夏墨曦的。他的身份,其实他敢得罪的?

但是这人若是真的放了,哪得罪的人,可就更是他得罪不起的啊!

“可是,这都已经定罪了。要想翻案的话,只怕,也不是那么容易。下官若是这样直接放人的话,也不知道这下面的人会说出什么样的话来。”

“那你的意思是?”

“十王爷,您看,能不能给我点时间,毕竟这次被杀的是户部侍郎。我这要是一点交代都没有就放了那个女人,那……下官这知县也不能当了。”

凌芷絮交代过,话说到这里就可以了,其余的,就不用再说什么了。

“好吧,本王就不为难你了。不过,这被你关在大牢里的人,可是本王的人。记住,这人若是在大牢里吃了什么苦头,你这县令,本王还是要找麻烦的。”

“是,下关一定谨记王爷的话。”

从这里出去之后,夏墨曦显然是有些忐忑的。

因为他自己是真的不知道,这样做是不是真的有效果。

“哎……凌芷絮,你可不能坑我啊,这要是没用,我的身份和行踪也暴露了。这样下去,可怎么行呢?”

他这一路忐忑,就算是等到了回去,心里还是不免想到这个问题。“你真的打算今天晚上还去一趟啊?虽然我觉得你说的挺对的,但是,有些事情还是让下面的人去做比较好吧。”

他是真的很担心,担心凌芷絮出事,自己咋办?

“我只是暗中看那些人到底想做什么而已,你不必紧张。”

“我要说我现在不紧张,我肯定是在骗你。我怎么可能会不紧张呢?你还去大牢?那些人知道我来了,肯定不会轻易放过玉沐兰的。你再去,他们肯定会对你下杀手。”

“怎么,你现在已经确定,我说的话是真的了么?”

那县令确实可以。

再加上今天他看到的那些,还有凌芷絮的推论,不难判定了。

“你真的太聪明了!这些事情都能被你想到,我真的是佩服你佩服得五体投地!”

他说的是真的,因为他的双眼,透露着满满的敬佩!

可凌芷絮却还是不改变自己的想法。“我会想这么做,是因为我认为,我这么做有必要。”

凌芷絮绝对不含糊,她认为有这样的必要,就不是谁多能劝得动的。至少,夏墨曦真的做不到!

他气到蹲在地上,两只手抱着自己的脑袋!

指甲扣紧头发,整张脸都变的委屈的不行!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