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第460章 看相,意料的刺客

妇人的丈夫则道:“这三户人家的生辰八字与我们家闺女都是合的,风评也还不错,但我们疼女儿,实在是担心挑错了会害了女儿,求高人指点一二,咱们一定好好行善,为闺女积德。”

三人的面前是一张桌子,桌子的后面坐着长发全白、白布蒙眼的流魂。

桌子一边放着一只功德箱,功德箱上有开口,凡来看手相的人可以选择投钱或者不投钱,投多少都随意。

在三人的身后则是长长的队伍,这些人都是听说前国师在普渡医馆摆摊看手相后,从四面八方赶来看手相的。

毕竟前国师流魂的名号实在是太大了,以前他只给先皇占卜、预测吉凶,莫说一般人,就连权贵想见上一面都难,难得他如今公开摆摊看相,谁不想让这位传说中的高人给自己看看?甚至,坊间有传哪怕只是碰到他的手也能沾到他的光,获得福气。

因此,每日前来普渡医馆找流魂看手相的人排成了长龙,尽管流魂每日最多只看三十人,但还是有很多排不上号的人不肯离去,希望能获得流魂的碰触和祝福。

流魂静静的听完以后,哑着声音道:“请问姑娘生辰八字?”

坐在他对面的女子报出自己的生辰八字。

流魂又道:“请姑娘放平右手手掌。”

女子将右手放在桌面上,掌心朝上。

流魂的指尖准确无误的点在女子的掌心上,细细摸索掌纹和手指。

没有人会怀疑或担心流魂在占女子的便宜,在所有人看来,这样的高人平素碰都不让别人碰一下的,要不是流魂死里逃生后要为先皇行善积福,他们这些人根本连见到高人一面的机会都没有。

约莫半刻之后,流魂将手指收回来,只说了一句:“这位姑娘最吉祥的方位是西。”

“多谢高人指点。”

那对夫妇大喜过望,还想说什么,但流魂身边的侍从就道:“下一位。”

那对夫妇于是不敢再多说什么,往功德箱里放了一枚碎银后离开。

下一位是一个老太太,是一名壮汉送她过来的。

“高人,我的母亲今年五十八了,我的父亲失踪二十多年了,”壮汉毕恭毕敬的道,“我母亲年纪越大越是想念我父亲,最近一两年还常常梦见我父亲,说我父亲还活着,天天哭着要去找我父亲。我想问高人,我父亲是不是还活着,我还能不能找到我的父亲?”

流魂并不说话,只是抬手用指腹点了点桌面,示意老太太将右掌放上来。

“好的好的。”壮汉捧着母亲的右手放在桌面上,将手掌摊开,放平,“您请。”

流魂将右手指尖放在老太太的掌心,细细点头,片刻后道:“你把你的左手手掌也给我看看。”

“好好。”壮汉毕恭毕敬的将自己的左手手掌也放在桌面上。

流魂的左手指尖准确的落在他掌心的纹路上,分别用两只手给母子俩看手相,看了一会儿问:“你们的生辰,还有你父亲的生辰。”

壮汉赶紧报出三人的生辰。

流魂又道:“老人家都梦到了什么?”

老太太似乎说话不太利索,壮汉都替她说了:“我母亲脑子不太灵光,梦醒后就不怎么记得了,只记得我父亲在梦里不断叫着她和我的名字,叫得挺苦的……”

流魂听完以后收回手,缓缓道:“你父亲应该还活着,他与你母亲缘分未了,你继续找下去总有一天能全家团聚,不过你若是继续找下去,可能会破财或折掉一些寿命。”

“真的?好好好,没事。”壮汉的眼里放出光来,激动得手脚都有些不知道该放哪里了,“只要能找到父亲,我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成!国师大人,哦,高人大人,小的和母亲多谢您了……”

他手忙脚乱的从身上掏出一把铜钱,全部放进功德箱里,然后扶着母亲,千恩万谢的离开了。

“高人哪,我五日前来过您这儿,您说可真神了,我们搬家以后就没再做过噩梦了,今日是来捐功德的……”

“后面的都回去吧,流魂先生已经看了三十个人了,需要歇息,后面再看也不准了,还请各位改日再来。”

“流魂大人,俺、俺们不要您给咱们看相,俺们就想让您给俺们说几句好话,让咱们沾点光就好……”

“咱们是从城外专门赶过来的,不敢奢求让您看相,只要您给咱们一个祝福就好……”

面对众人的请求,流魂点头:“行罢,你们排好队,一个个来。”

众人一个接着一个的走上前来,阖上眼睛,接受他的祝福。

流魂也站起来,抬起右手,将手掌覆在对方的额上,像吟诗一般说道:“愿上天保佑您老长寿平安。”

“愿你早日找到如意郎君!”

“愿你夫妻和睦,早生贵子!”

“愿你早日康复!”

在给第十七人祝福时,流魂的手忽然顿住了,覆在那人的额头上一会儿没动。

“高人怎么不说话?”那人小心翼翼的道,“莫非、莫非我流年不利,无法得到您的祝福?那高人您得救救我……”

“你似乎患有隐疾。”流魂慢慢收回手,“这里就是普渡医馆,你先进去坐坐,我忙完以后和大夫一起帮你看看。”

“多谢高人。”那人连连鞠躬,一脸感激。

但说时迟那时快,一把锋利轻薄的小刀从他的袖口里划出来,落进他的手中,他握紧了那把小刀朝流魂的脖子划去。

他的动作非常快,真的就是一个眨眼的功夫,快到他身后的人看都没有看到,他的刀子就已经贴近了流魂的脖子。

然而,却有一人的动作比他还要快。

只听得“叮”的一声,一样东西从旁边射过来,正中那把小刀,那人只觉得虎口一疼,手指一松,那把小刀就掉落在地上。

到底什么人,居然能在电光火石之间快、准、有力的打断他的攻击?

“抓住他——”也在这个瞬间,流魂身边的侍从侧身挡在流魂面前,挥着手中的刀朝那人砍去,“别让他跑了。”

那人知道自己没有机会了,转身就跑。

然而晚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