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第001章 洞房,新郎变奸细

风衔珠目光迷离的看着君尽欢那张宛如白玉浸清泉的面容,觉得这世上再也没有比他更完美、更温柔的男子了。

“衔珠,春宵一刻值千金,”君尽欢拿起桌上的合卺酒递给她,目光蕴着无尽的火热,“我们喝了交杯酒,早些洞房罢。”

“是。”风衔珠羞涩的接过酒杯,与君尽欢手勾着手,将那杯合卺酒一饮而尽。

酒入腹中,醉意生春。

君尽欢将风衔珠推倒在床上,一改往日温文尔雅的君子作风,没有前戏就攻城略地。

“好疼……”风衔珠咬着牙,任由夫君为所欲为。

不知过了多久,红烛燃尽,新房黯淡下来。

得偿所愿的君尽欢放开风衔珠:“衔珠,你先歇息,我出去一会。”

风衔珠浑身痛楚的阖上眼睛:“嗯……”

幽暗中,君尽欢出去了。

幽暗中,君尽欢回来了。

他爬上喜床,钻进喜被,搂住风衔珠。

风衔珠迷迷糊糊的贴在他的怀里,只求这夜再长一些……

突然,房门“砰”的一声被踹开了,一群黑衣蒙面人如狼似虎的冲进来,他们手中的火把映亮了整个房间,也惊醒了床上的新人。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擅闯私宅?”新郎迅速坐起来,挡在风衔珠身前,冲那些人怒吼,“还不快快出去,否则我们要报官了!”

这个声音怎么这般陌生?

风衔珠困惑的抬头一看,惊得魂飞魄散:这个男人哪里是她的夫君君尽欢?根本就是一个她不曾见过的陌生男人!

“你是何人……”她刚要斥喝对方就发现咽喉沙哑得厉害,吐字宛如割喉,一时间发不出声音来,身体更是虚软无力,根本推不开对方。

“区区一介该死的敌国奸细也敢这般嚣张!”在她惊骇万分的时候,闯入者中唯一一名没有蒙面的黑袍头领冷冷的发话了,“将奸细拿下,带回去审问!”

“谁敢动我?”床上的男人大吼,“我的娘子风衔珠乃是泽国归隐名将风鸣安的女儿,这里又是风鸣安的地盘,谁敢动我?”

“没想到鼎鼎大名的风鸣安凤大将军竟然与敌国奸细勾结!”黑袍头领阴恻恻的大笑起来,“难怪本座找你找了这许久都没有消息,原来你的背后有风鸣安风大将军庇护哪!哈哈哈,真是得来不费功夫,这下本座便能将敌国的奸细连根拔起,永除后患!”

风衔珠听得血色尽失,也顾不上咽喉如何疼痛了,哑着声音大叫:“你是何人?你到底在胡说什么!我父亲忠君爱国,天下皆知,绝对不会与敌国奸细勾结!我也不认识身边这个东西,我是被他陷害的……”

“本座乃是乌衣卫副指挥使,奉朝廷的命令捉拿敌国奸细。”黑衣头领冷笑,“风衔珠,你身为名将风衔珠之女却与敌国奸细成亲,物证人证俱在,本座看你还怎么狡辩!”

乌衣卫?风衔珠听得又是一阵晕眩。

乌衣卫乃是皇上直辖的秘密情报机构,专门查处、暗杀各类对皇上不忠、不利的官员豪绅,拥有先斩后奏的权力,朝野避之唯恐不及,风家怎么就被乌衣卫给盯上了?

她还没反应过来,黑衣头领又大喝:“将风衔珠拿下,押去风府作证,风家若敢反抗,杀无赦!”

数名乌衣卫冲上来,将风衔珠和那个男人拽下床,重重的摁压在地上。

风衔珠挣扎,嘶吼:“这里是君家,我今夜出现在这里,乃是为了与我家的教书先生君尽欢成亲,我父亲并不知道此事,你们不能如此冤枉我和我的父亲!”

“事到如今你还敢狡辩,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黑衣头领冷笑着从怀里掏出一卷文书,展开,丢到她的面前,“风衔珠,睁大你的狗眼,看看画像上画的是谁!”

风衔珠定睛一看,惊得眼前发黑:这是一份通缉敌国奸细的通缉令,通缉令上的头像赫然正是她身边这名陌生男子,而通缉令的底部加盖朝廷印章,应该不是作假。

这个奸细怎么会潜进她和君尽欢的新房,并和她睡在一起?

“这一切都是误会!”她用力摇头,拼命为自己辩解,“我要求我的夫君君尽欢,还有君家全家为我作证,大人只要问过他们便知我所言不假!”

“本座现在就让你死得心服口服。”黑衣头领大手一挥,下令,“把君家人全部带进来。”

乌衣卫立刻分出一条通道,让等候在门外的君家人进来。

风衔珠一眼就看到了走在最前面的君尽欢,灰暗、惊惧的眼珠里燃起希望,哑声求救:“尽欢,你快告诉这位大人,今夜与我成亲和洞房的是你,这个男人我们根本不认识!”

然而君尽欢看都不看她一眼,冲黑衣头领拱手,郑重的道:“回大人,我与风衔珠并没有任何私情。风衔珠前几日写信给我,说她想与她所爱的男子成亲,但她的父亲嫌弃那名男子身份不高,不同意这门亲事,她便想借我家一用,打算与那名男子生米煮成熟饭后再逼迫父亲同意。大人请看,这就是风衔珠写给我的信,我绝无半句谎言。”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