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第一章 神秘的兽皮

林暮不断挥舞着手中柴刀往石竹上劈去,他的双手表面上的皮肤都不知道磨烂了多少,双手都感觉不是自己的了,终于是砍完这最后一根石竹,完成了今天的杂役任务。

砍这十根手臂粗细的石竹并不容易,这属于每天的杂役任务之一,为了尽早完成石竹的砍伐任务,林暮今天早上天还没亮就摸黑上山砍石竹了。

直到刚刚砍完这第十根石竹,此时天色已经接近了黄昏。

“很好,终于砍完了,我必须加紧时间修炼,下个月就是由杂役晋升为外门弟子的考核,如果我不能通过这个考核成为外门弟子,那么就要被赶出宗门了!”

林暮目光中露出一抹坚毅之色,他知道当初自己能侥幸通过天赋测试,其实是家中的父母几乎耗费了积攒了大半辈子的储蓄给自己打通关系,才得以让自己获得机会进入凌云宗的。

“爹,娘,你们放心,孩儿一定会通过考核成为凌云宗的外门弟子,不仅如此,孩儿以后还要成为凌云宗的内门弟子甚至核心弟子,成为凌云宗中年轻一代的佼佼者!”

林暮心中下定决心,便坐下准备按照凌云宗传授给自己的修炼法诀进行修炼。

可是正当林暮刚坐下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冷冷的笑声。

“呵呵,林暮,你身为我们杂役弟子中最没用的一个废物杂役弟子,不好好干活还敢偷懒?”

一个同样身穿杂役弟子服饰的青年走到林暮面前来,脸上一副高高在上的神气,用一种俯视的目光看着林暮。

“万浩,话不要乱说,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偷懒了?我已经砍完了十根石竹,今天的杂役任务完成了。”

林暮瞥了万浩一眼,淡淡说道,对来人万浩颇为没好感。

“哼,林暮,别以为我不知道,如果不是你家里人拼死拼活才拿出那一点老本钱给你打通关系,你以为你能进入凌云宗成为一名最低等的杂役弟子吗?如果我将这事告诉长老,你以为你还能留在这里吗?”

“万浩,你想怎样?”

林暮胸腔中一股怒意升腾而起。

“呵,我想怎样?”

万浩嘲讽地扫了林暮一眼,继续道:“我也是一个很容易说话的人,在凌云宗,无论是在辈份上,还是实力上,你都远远低于我,换句话说,在我面前,你就是一个废物而已。你再砍多十根石竹,然后回去交接任务的时候把我的名字也给报上,这样我今天就饶过你。”

万浩说到这里,林暮总算知道万浩突然找自己麻烦的原因了,原来是想要自己帮他完成杂役任务。

“如若不然,嘿嘿,林暮,我可不像你这么废物,进入宗门半年时间连炼体境一重都没达到,我实话告诉你,就在昨天我已经修炼达到了炼体境二重,在杂役弟子中也算是实力强劲的人物。如果你这个废物不按照我说的去做,今晚必定让你死得很难看!”

说罢,万浩朝着林暮虚空挥了挥拳头,竟带出了一股呼啸的劲风,然后眼神带着蔑视,又狠狠地瞪了林暮一眼,这才大摇大摆地转身走开。

看着万浩那可恶的背影远去,林暮双拳紧握,更是恨得牙齿都紧咬了起来。

万浩只不过是比林暮早一批进入凌云宗的杂役弟子,仗着家里有钱获得了不少修炼资源,便开始仗着实力比林暮强,经常在林暮面前耍威风并对林暮各种瞧不起了。

“万浩,我林暮从不怕别人的威胁,你炼体境二重那有怎样?总有一天我必定会狠狠把你踩在脚下,你就等着瞧吧!”

林暮咬咬牙,抱起地上的十根石竹便回去宗门交接任务而去,他始终相信自己绝不会比万浩弱,假以时日自己必定也能成为一名真正的修士!

所以林暮自从来到凌云宗,每天都会很早起床完成杂役任务,以便可以空余出更多的时间用以修炼,可是每天剩下留给自己修炼的时间都是寥寥无几的。

“林暮,先别走,你今天的杂役任务还没完成。”

林暮完成了石竹的任务交接,正想转身回去住处好好潜心修炼的时候,突然被登记杂役任务的师兄冷冷地叫住了。

“师兄,今天我已经砍伐了十根石竹,怎么会没完成?”

林暮心中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装作心平气和地问道。

“哼,我是师兄还是你是师兄?你今天的砍伐石竹任务是二十根,你却交接了十根,还差十根没砍,赶紧给我滚上山再砍多十根回来,否则就当没完成杂役任务处置!”

这个马脸师兄说罢就抬起头来冷冷看着林暮,嘴角在此时扯过了一抹嘲讽般的笑意。

林暮一下子突然都明白了,原来这个马脸师兄是和万浩串通好一起来为难自己的。

“可恶!”

林暮暗骂一声,他此时心中极度愤怒,但是为了不被抓住把柄,还是拿着柴刀再次返回山里面砍石竹。

直到林暮再次完成了十根石竹的砍伐任务,此时明月高挂,夜已深了。

拖着疲倦不堪的身体回到杂役弟子的住处,林暮直接倒在了简陋的床铺上,一时间感到心力交瘁。

这时林暮突然想起离家前父母那希冀的眼神,还有自己当着父母的面拍胸口夸下海口说一定要在凌云宗干出一番大事业来,再想想自己进入凌云宗遭遇到的一切不公平之事,林暮忍不住便心酸了起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林暮此时只觉得自己的前途一片渺茫,眼泪也忍不住哗哗地流了出来。

眼泪顺着林暮的脸颊落下,然后滴在枕头上的一块老旧的兽皮上,这块破旧、看似还有些脏兮兮的兽皮刚一接触到林暮的眼泪,突然渐渐发出了亮光。

“这怎么回事?”

林暮看着眼前的这块兽皮正在发出与月亮那般皎洁的亮光,不由得狐疑了起来。

这块兽皮是林暮进入凌云宗前父亲突然要求自己带上山的,说这是祖传下来的一块兽皮,无论怎样都要自己好好保管起来。

至于这是什么妖兽皮,那就不得而知了。

林暮也不把父亲的话放在心上,进入凌云宗后,他就把这块怎么看都很普通的兽皮当做枕头的枕巾,然后直接垫在了枕头上。

谁知道今天这块祖传下来的兽皮,在接触到了林暮掉落下来的眼泪之后,却突然发生了这样的变化。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