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第2章 笼中女子

水云间内雕梁画栋,轻纱幔帐、好不奢靡。

大殿之内,粉汗生香,颠鸾倒凤,好一副纸醉金迷的画面,这里不愧是金陵最有名的风月场地。

铮!

琵琶声落!

大殿内歌舞停止,花姐儿们也停止了调笑,水云间的老鸨花姑扭腰摆臀的走到舞台中央。

“呵呵呵,各位爷稍安勿躁,今晚奴家给各位客官看点新花样。”

“哈哈哈,爷什么新花样没见过?”

花姑捂嘴娇笑,笑的胸前白腻随之荡漾:“呵呵呵,奴家知道各位爷见多识广,但是今晚的花样您绝对没见过!”

“保证够刺激!”

“难道各位爷不想开开眼?”花姑说话的同时一双勾人的眸子向场内望去,只见众人一个个兽血沸腾、呼吸粗重。

“刺激!还等什么,开始吧!”

“开始没问题,不过姑娘们不在这里表演,恐怕要请各位爷移驾消金窟了。”

“消金窟?”众人一听更是兴奋。

消金窟内云顶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范金为柱础。

只见舞台中央放着一个巨大的铁笼,铁笼内关着一二十名衣衫单薄的少女,笼中还有七八匹流着口水的恶狼。

少女们集中瑟缩在笼中一角,面对那些虎视眈眈的恶狼,脸上全是惊恐绝望之色。

在场的男人看到这样一幕,全都兴奋的瞪大眼睛,好像期待的着什么的发生。

但是也人不忍的说道:“让这些娇滴滴的女娃被狼吃了,是不是太残忍了?”

“这位爷请放心,我们这里的狼全是训练过的,不伤人命!”

“不过这样看上去才刺激!”

“哦?怎么个刺激法?”

“嘻嘻嘻,爷您看了就知道了!”

女子话音刚落,那些拴着铁链的恶狼全被放开,放飞自我的畜生一个个眼中闪着绿色的光芒,向那些瑟瑟发抖的少女,飞扑过去。

“啊……啊……”

惊恐声哭喊声顿时响起,十五六岁的少女们齐齐尖叫,吓得四散逃窜,身后的恶狼也不着急,反而猫捉老鼠似的追赶戏弄。

刺啦!

刺啦!

铁笼内不断响起锦帛撕裂的声音,未着寸屡的少女双手抱胸无助的躺在笼中。

“这下真的开眼界了,真他娘的刺激!”

“哈哈哈,今晚这银子花的不冤。”台下宾客一个个看的兽血沸腾、鼓掌欢呼,完全不顾笼中少女凄惨绝望的叫声。

惨烈的叫声不绝于耳,脚步沉重好似千钧巨石,唐小七瘦弱的身体已经累的精疲力尽,但她还在拼命的躲闪。

她在想自己是不是得罪了老天,才会被罚到这个残酷的世界,经历这些非人的遭遇。

笼中的少女基本上全都被恶狼扑倒了,只有她一个还站在笼中挣扎躲闪,所以就显得特别惹人注目。

唐小七的呼吸越来越粗重,她觉得胸口疼的快要炸开一般。

一只恶狼缓缓的靠近,眼中冒着绿光狠狠的盯着她,嘴里发出低吼声。

突然,它一个飞扑将唐小七压在身下,就在众人觉得她也难逃厄运的时候。

只见少女眼中猛然迸射出一股犀利的光芒,雪亮如刀,没有半分刚刚的胆怯和软弱,利落的出手,分别扳住了恶狼脖子和头部咔嚓一拧,恶狼应声倒地。

“嚯……好手法……”大厅内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二楼的面具男子同样盯着笼中徒手杀狼的女子,眼中闪过一抹欣赏的光芒。

对,就是欣赏!

他欣赏所有不向命运低头的人,也包括他自己!

一群恶狼齐齐围攻,散发着恶臭的口水从嘴里滴落下来,很显然唐小七激怒了这些畜生。

它们不再戏耍,而是要将她生吞活剥。

唐小七一手捂着即将散落的衣襟,一手捡起地上的长裙飞快甩向笼外的火把。

轰隆一声,长裙被瞬间点燃。

只见她手持燃火的长裙甩向群狼,吓得它们齐齐后退,又迅速伸手从笼中穿过抓起一支燃火的火把。

唐小七快速后退,背靠铁笼,手持火把警惕对面的群狼,这样一来至少她的后背是安全的,她只用集中精力去应对前面的危机。

二楼的面具男唇角微勾,低声感叹:“好聪明的女子,可惜命运不佳。”

唐小七紧紧的握着火把,紧张的冷汗直流,台下的观众也都跟着屏住呼吸,仿佛下一秒笼中的女人就会被撕碎一般。

“各位兄弟,今天谁能救我一命,日后必定涌泉相报!”笼中突然响起女子清脆洪亮的声音。

众人一愣,见她没有哭泣没有求饶,反而发出铿锵有力的求救声,异常惊讶。

这女子行为举止有些说不上来的怪异,作为一个青楼女子竟然称呼在场嫖客为‘兄弟’。

“呵,有趣!”二楼的面具男子端起茶杯浅尝一口。

“主子要救她吗?”

男人薄唇轻启:“且看她如何应对!”

“是!”

等众人反应过来时,场中发出一片爆笑,仿佛听到了最有趣的笑话。

“贱命一条,谁稀罕她的回报??”

“哈哈哈,恐怕是用肉体报恩吧!”

“一个青楼贱婢,好大的口气!”

嘲笑声,讽刺声、羞辱声不绝于耳……

唐小七看着众人麻木不仁的反应,心中划过一阵绝望,这到底是个怎样的世界?

残忍、冷漠、麻木、阴暗……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