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第五章 隔阂

余霏把她的手拿下来,叹了口气说道:“我有分寸,你放心好了。”

两人关好灯从厨房出来就看见江潭和沈阔像两尊大佛一样端坐在客厅沙发上,一个坐在沙发最左边一个坐在沙发最右边,气氛十分的诡异。见她们从厨房里出来,江潭站起身来,“好无聊啊,要不打打牌?”

想到第二天早上有个晨会要开,余霏本想说下次再约的,没想到裳锦已经第一个跳出来,“好啊好啊。”

沈阔看了余霏一眼:“好啊,玩两局呗!我跟余霏一组。”

“凭什么你跟余霏一组?”江潭斜睨了沈阔一眼。

“额,沈警官,要不我们女孩子一组,你们两一组算了。”

江潭脱口而出:“凭什么?”

一向耿直的裳锦白了不知所以的江潭一眼:“凭什么凭什么的,你是小孩子吗?”

江潭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余霏赶紧出来打圆场:“江潭,沈阔可是高手,跟他一组,你们两是稳赢的。”

“我也不差啊!”江潭小声咕哝着,顺手接过裳锦手中的扑克牌开始洗牌。

牌局进行到第三轮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沈阔一直放水的缘故,一直都是余霏和裳锦在赢。这下江潭倒是不乐意起来,第三轮结束,江潭依然剩了一手的牌打不出去,有些不耐烦的把手里的牌全扔在桌子上:“不玩了不玩了,沈警官你到底会不会啊?”

“江潭,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输不起咯!技不如人还好意思怪人家沈警官,再来一把再来一把嘛,我刚刚来了点手感,你快点洗牌啦!”说着便把牌都推到江潭面前。

大家都继续按照次序抓着牌,裳锦眼睛咕噜噜的转了一圈,朝余霏的方向看了一眼,余霏被她这一眼看的心里直发毛。

“沈警官啊,你有没有女朋友?”

余霏差点把手里的牌甩出去,抬起头死死地瞪住裳锦。不过这句话倒是引起了江潭的注意,四人纷纷停下抓牌的动作,余霏恨不得一把掐住裳锦的脖子让她把话收回去。不知道为什么,其实沈阔不太愿意提起他的这个女朋友,孙乾算是知道一点的,但余霏也不是什么八卦的人,沈阔不主动说,她也就从不打听。

沈阔笑了笑,放下手里的牌,抱起手臂倚靠在后面的椅背上,眼神里带着一丝不友好的色彩。

空气一瞬间仿佛凝固了,一时间谁也不再说话。余霏瞥了眼沈阔的脸色,发现很不好看,想说些什么缓和下气氛却又一时想不到要说些什么。

裳锦举起手腕看了眼表,突然夸张的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拍着一旁的江潭说道:“呀,都这么晚了!江潭,我们赶紧回去吧,再不回去我妈就要打电话催我了。”

“沈警官有什么不方便说的吗?”江潭也倚靠在椅背上,抱着手臂盯着他看,话音一出,似乎把气氛推向了更冷更尴尬的边缘,沈阔原本还挂在脸上的一丝笑意彻底消失了。

余霏一瞬间感到万分的头疼,抬手捋了捋鬓角的头发。

“说什么说,你今天吃错药啦!赶紧送我回去,快点!”说着小跑着拿好包包和外套回头拉住江潭的一只胳膊,硬是把他拖出了门外,“霏霏,我们先回去啦!改天再过来哦!拜拜!”

江潭也实在没什么理由再留在那里,便由着裳锦拉着自己,但难免心里还是有些生气,不由得朝裳锦发了火:“你干嘛这么着急拉我走啊?”

“你没看见刚刚那个气氛吗?还不走等着过年呢?”

“不都是因为你嘛!”

确实是她说话不过脑子,可是也不完全是自己的错啊,江潭自己火上浇油现在倒全怪在她身上了:“是,全都是因为我,都是因为我行了吧?”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江潭突然反应过来,上去拉住她的手腕。

裳锦狠狠地甩开他的手:“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余霏是跟我们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朋友,你就一点都不担心余霏吗?”

“余霏是个成年人了,有自己选择朋友的权利,再说沈警官又不是什么坏人,有什么可担心的。你今天真的很奇怪,从看见沈警官开始就一直不对劲,对人家态度恶劣不说,现在还把气撒在我头上。余霏是你朋友,我就不是了吗?你是不是还喜欢余霏?”裳锦想想实在是委屈,皱着眉头一股脑儿把想说的话全说了出来。

江潭被她吼得一愣,吹了吹风慢慢冷静下来,意识到自己的态度有问题,于是态度先软了下来:“你胡说什么?就算我喜欢余霏,那也是以前上学那会儿的事情了,我现在就是把余霏当成很好的朋友而已。”见女生脸色一直没有缓和,江潭舔了舔嘴唇,“裳锦,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可能我今天情绪不太对,这么晚了,先送你回去吧。”余霏曾经很认真的拒绝了自己的事儿他打死也不会说出口的,在他心里,这虽然算不上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可是他还是不想让第三个人知道。

“不用劳烦您江大老板了,我自己打车回去。”说完转身就走,似乎周围空气还留着她头发上甜甜的味道,江潭有一瞬间的失神。

他站在车门一侧,懊恼的挠挠头,喊了她两声,女生却毫无回头的意思,倔强的身影离得越来越远。

风吹在脸上实在够冷,江潭钻进车内,却没有立刻发动车子,透过车前窗抬头看了看余霏家的窗户,暖黄色的光源透过窗户被黑暗吞噬化作小小的一团,他感觉自己的心久久无法平静下来,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他想起余霏刚进入初中那会儿,被隔壁班校草递情书的事情,情书还是他亲手接过来交到余霏手上的。

“喏,隔壁班一个男生让我给你的。”他看着那个粉红色信封,略显嫌弃的扔在余霏桌子上。

余霏正和裳锦聊着八卦,看见桌上的信封问他:“这什么啊?”

裳锦抢先一步把信封拿过来,体内的八卦因子让她眼睛都亮了起来:“哇哦,江潭,不是我说你,你一个大男人怎么那么婆婆妈妈的,喜欢我们家余霏能直说吗?还写情书,土不土啊?”

“裴裳锦,你别闹了!”他伸手轻易地就从她手里把情书拿了回来,“这不是我写的,是刚刚隔壁班一个男生让我转交给余霏的。”

“谁啊?”

“不认识。”其实他算是认识那个男生的,甚至还一起打过几次球。

“江潭,你帮我还回去吧,这个……”

“好,我去帮你还给他。”江潭并没有听完余霏的话就直接应下来,其实听到余霏这么拒绝他心里是欣喜的。

江潭找到隔壁班校草的时候,他正和同班的几个男生在操场打球,江潭也没多想,招呼了一下,那男生就过来了,等他把那封信拿出来的时候,校草突然变了脸,似乎感觉被拒绝了很没面子一样,很没风度的吼了起来:“她什么意思啊?我追她那是我看得起她,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男生接过信来撕成两半直接扔在了地上。

江潭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心中怒火中烧,完全不顾后果的一拳招呼在了对方脸上,两人迅速扭打在了一起。旁边原本在打球的人虽然不明情况,但也都加入了这场斗殴中,江潭当然丝毫便宜都没有占到。不巧还被主任抓了个正着,所有人全部拎到办公室去罚站,通知家长来认领并且都记了一次小过。

余霏直到第二天看到男生乌青的脸颊时再三询问之后才得知了昨天的事情,记过的事情江潭怕她太过内疚,就没透露。

也许那时候的喜欢就是这样,不问代价不问结果。江潭就这么一直守护着余霏,从来不敢奢望什么,裳锦说得对,在这件事情上他就是婆婆妈妈的不像个男人。其实更多的是怕坦露心意后再被拒绝,这样就连朋友也没得做了吧。

直到初三毕业那年,像往常一样,余霏、江潭、裳锦三人一起躲在学校最高的教学楼的楼顶上吹风,尽情的享受这初夏的风拂过脸颊的感觉。

裳锦突然提议:“你们要喝点什么吗?我去楼下买来。”

其他两人异口同声道:“老样子。”

“好!”裳锦一蹦一跳的下去买饮料,俨然一副心情极好的样子。

两人并排站在围栏边,江潭时不时的偷看余霏一眼,他听见自己砰砰砰的心跳声,内心里有千言万语想要告诉她,却又不知从何说起:“余……余霏,你是怎么看我的?”

“嗯?”余霏疑惑的转过头来,眸光清亮,柔软的发丝被风吹向身后。

江潭立刻转过头来:“没,没什么。”他一边在心里骂着自己没用,一边整个手却垂在身侧止不住的颤抖着,整个手心早就被汗水濡湿了。

呵,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

跟个懦夫有什么区别?

“江潭,你是不是有话要跟我说啊?这里没人,你说吧。”女生突然转过身子来认真的看着他。

他酝酿了一会儿,最终鼓足勇气说了出来:“我,我,我是想说,我……我喜欢你。”

余霏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男生,一瞬间画面仿佛定格了一般。

耳边除了呼呼的风声再无其他。

“你,你不要有任何负担,我从来就没有奢望什么,只是想告诉你而已。你如果真的觉得困扰的话就当我没说过这话,我们还是朋友,行吗?”他小心翼翼的询问着女生的意见。

“江潭,谢谢你,我们这么熟,我真的从来没有往这方面去想过,你让我……。”余霏脸上的表情前所未有的严肃认真。

“没事,你不用多想,我们还是朋友嘛。”

“当然。”

男生有点羞愧的挠了挠头:“被拒绝还是挺没面子的,帮我保密啊。”

余霏看着他笑着说了句:“好!”

谁也没想到那天,买好饮料归来的裳锦正巧听见了整段对话,手里拎着的饮料差点掉在地上,那一刻仿佛有什么尖锐的东西一下子刺入了心脏的感觉,像是蛇带有毒液的獠牙,那毒液慢慢的侵入全身血液,让她有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去拉门把手的那只手抬起又放下,如此反复,久久不能平息。

给读者的话: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