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第四章 暧昧

江潭似乎有点懵,他的的确确是认识眼前这位年轻有为的警官的,却不知道他和余霏关系这般好。余霏出国那天,他接到的就是这位警官的电话,他在电话那头告诉他,余霏和余意今天下午两点的飞机,你们可以偷偷来送机,但是不要让余霏看见。

正说话间,裳锦正拎着大包小包的食材咋咋呼呼的过来了,看着眼前这一幕,有点艰难的开口,带着点戏谑:“男……男朋友?藏这么深?我们这些家属都瞒着!”

说着这些话的时候,裳锦似乎注意到一旁的江潭换上了一副戒备的神情,微微的皱起眉来:“沈警官,好久不见啊。”

“沈警官?”裳锦这才反应过来,忍不住花痴的叫起来,“沈,沈警官啊,哎呀,真是好久不见了啊!”

江潭无语的看了看裳锦的表情,低声咕哝了一句:“有那么熟吗?”

余霏打开门,裳锦倒是毫不客气的第一个闯进去,招呼着:“进来吧。沈警官,你可算是有口福咯,我们今晚吃火锅。”

沈阔礼貌性的笑笑算是应答,转头拉过自己的行李箱:“余霏,我今晚暂住一晚可以吗?”

余霏说着可以的时候江潭脱口而出一个不可以,于是三人齐刷刷的把目光投向江潭,江潭吞了吞口水:“余意不在家吧?你们这孤男寡女的,不太好吧,沈警官不嫌弃的话去我那里吧,我家比较大,也有空余的房间。”

“可我跟余霏好久没见了,想好好跟她聊聊。”

“明天白天也可以说嘛。”江潭发扬着自己一贯的厚脸皮风格。

余霏无奈的笑了笑:“江潭,你干嘛啊?去洗菜吧,我跟沈阔去把天台收拾一下。”

看着余霏并不向着自己这边,略微感觉有点失望的江潭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裳锦实在看不过去了,一脚踢在他小腿胫骨上,他这才疼的反应过来:“走,去洗菜啦!”

余霏和沈阔爬上天台,初冬的风着实有些冷,纵然是身体素质良好的沈阔都不禁打了个寒颤:“哇,上面还是有点冷哦,你赶紧去加件衣服。”

“没事啦,我就爱吹冷风你又不是不知道,不过一会儿还是直接在下面吃好了。对了,你怎么突然回来了?”余霏抱着双臂认真的低头踢着地上的小石子。

他轻轻转过头,盯着女生清秀的侧脸看了好一会儿,然后又不动声色的移开了视线:“我被调到这边的分局来了。”

余霏扬起脸来冲他绽开一个大大的笑脸:“真的吗?孙叔叔知道你调回来的事情了吗?”也许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对于他要回来自己究竟有多开心。

“还没来得及说,这不是想着先来给你一个惊喜嘛。”他顿了顿,笑着伸手把她被风吹乱的头发拨到耳后,“看样子,你过得还不错,这样我就放心了。”

余霏抬起头看着他眯起眼睛笑了笑:“嗯,我挺好的,不用担心我。”

天色慢慢黯淡下去,天空被厚重的云层覆盖住,看不到月亮和星星的光辉,但是从楼顶往下眺望,大半个城市尽收眼底的景色还是令人惊叹。不远处的立交桥上排列着一条条的车流带,缓缓地挪动着,红色的汽车尾灯和暖黄色的路灯交相辉映,闪烁迷离,构成这座城市的一景。

“下去吧,这儿太冷了,会感冒的。”沈阔拉了拉目光望向远处的的余霏。

余霏应了一声,跟在沈阔身后准备下去。

“对了,余意那小子呢?”他说这话的时候,步子顿了下来,反应迟钝的余霏直接一头撞在他常年锻炼宽厚结实的后背肌肉上,巨大的冲力疼得她捂着鼻子揉了半天,边揉边拿目光瞪着还在一边窃笑的罪魁祸首。

说到余意,也真是奇怪,那孩子自从变故之后就变得沉默寡言,不太爱说话,却唯独能和沈阔聊上许多,这也是让余霏觉得挺震惊的地方。除了震惊,更多的还是吃醋,自己的亲弟弟竟然不那么依赖她这个姐姐,反而对这个仅有几面之缘的男生特别的亲近。

不过说实话余霏还是非常感谢沈阔的,余意能那么快的恢复健康,跟沈阔也有脱不了的关系。当时机场离别沈阔说要飞去看她和弟弟的那些话,余霏原本只当作是哄小孩子的玩笑话,却没想到在他们过去半年不到的时间,沈阔就第一次飞去看了她和弟弟。

余霏不禁想起那天接到他电话的情景,两人几乎半年没有任何联系,他倒是干脆,在电话里言简意赅的表达自己的意思,说是正打算来美国看她和余意,打来是为了问询她详细的地址。余霏全程都是懵着的,见电话那头女生半天不说话,他才又加上了一句,是师父让我过去看你们的,他自己实在太忙了走不开,你母亲现在情况还算稳定,我和师父有空就会去探望她。电话那头低沉略带磁性的声音,一字一句的连成令她十分安心的话语,温柔而又坚定,竟然让她不禁哽咽出声,竟连句再简单不过的“谢谢”都难以说出口。

那之后他几乎每隔半年就飞去看他们一次,每次都给余意带很多新鲜的小玩意儿过去,余意每样都视若珍宝。余霏渐渐也对他有了改观,他这人吧,虽然外表看着高冷疏离,不那么容易接近,但其实内心非常的柔软善良。

余霏曾经也侧面问过余意为什么那么喜欢沈哥哥呀?余意想都不想就打断她的话,这是我和沈哥哥两个人的秘密,不可以让第三个人知道。越是这样,余霏就越想知道,可是这么些年,余霏也始终没有把这个问题弄明白。

鼻子上的疼痛好不容易才缓和了些,余霏这才慢慢回答他:“余意他们公司拓展培训,要去一个星期,这周末就回来。”

“那我岂不是周末还得过来啊。”

“你住这儿我都没意见,在余意那小子眼里,你可是比我这个亲姐姐还要亲呢!”

沈阔不说话就看着她笑,好看的眸子像是被染上了璀璨的星光似的,显得特别的好看,余霏被他盯得有点不好意思起来,绕过他自己先爬下去了。

等两人都回到下面的时候,江潭和裳锦已经基本上把菜都洗完了,裳锦已经打开音箱放她最爱苏打绿的曲子,正蹲在地上调试,看见从二层下来的两人:“收拾好了吗?”

余霏缩了缩肩膀:“啊,那个上面风太大了,今天就在下面吃吧!”

裳锦沿袭着一贯咋咋呼呼的风格,站起身就往厨房方向小步跑过去:“也行,那我去烧水插火锅。江潭,你还在厨房里干嘛呢?出来帮忙啦!”

“哦,来啦!”江潭郁闷的应了一声,挽起袖子把洗擦盆里的水全部倾倒在水槽里,端着洗干净的菜盆走出厨房,确认余霏正在跟裳锦两人准备着火锅锅底,并没有一直在跟沈阔聊天,顿时长舒了一口气。

当火锅热腾腾的香气盘绕在整个屋子里的时候,几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神色,唯独江潭一直笑得有些勉强,明显的有点心神不安,连玩笑话也不大说了。

裳锦一直是活跃气氛的担当,说着各种段子逗大家开心,说着说着就开始打趣余霏和沈阔,被余霏一次又一次的挡下来:“够了啊,又没喝酒在这儿耍什么酒疯啊?”

“我就是简单的八卦一下嘛!”裳锦一脸委屈的退回来,开始撒起娇来,语气娇嗔的让余霏不禁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你打住啊,我这儿可没有八卦。”余霏无奈的拍拍她的脸,企图让她清醒一点。

等大家吃饱喝足之后,裳锦帮着余霏一起在厨房洗碗筷,江潭和沈阔则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着无聊的电视节目。江潭拿着遥控器漫不经心的调着台,时不时的拿余光瞄一眼沈阔的方向。

就这么几个回合之后,沈阔忍不住先开了口:“你对我很有敌意啊!”

“没有啊,大家都是余霏的朋友。”说完这句话他自己都有点心虚。

沈阔嘴角牵起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江潭看着他的反应,着实有些生气,但又没理由发作,遂又补充说道,“我和里面那傻子都是余霏的发小,从小一块儿长大的。你呢?你什么时候跟余霏关系这么好的?”

“你说的,大家都是余霏的朋友,你很介意她多我这么一个朋友吗?”这回答倒是让江潭一瞬间回答不上来,心中更是郁结。

厨房那边裳锦更是把八卦精神发挥到了极致,问出的问题个个犀利果断一针见血。

裳锦坐在水槽旁边的流理台上,一边看着余霏洗碗,一边上下仔细的打量着她,突然将手虚握成拳伸到她眼皮底下,假装自己是正拿着话筒采访别人的记者:“余小姐,说,你两是不是有奸情?我这双睿智的眼睛早已看穿了一切。”

余霏才没空搭理她这套小把戏,甩了甩手上的水渍:“我两呢,就是小葱拌豆腐,一清二白。”

“额油,说出来谁信呢?反正我是不信,请余小姐诚恳的回答我的问题。”裳锦依旧发挥着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精神。

“我很诚恳的在回答你啊!你不帮忙就躲远点儿,碍事。”余霏侧过身子避开她,把洗净的碗筷放进碗柜里。

“哼,没劲,我的好姐妹有事瞒着我哦!”她倒是开始“恶人先告状”起来。

余霏看着她这副泼皮耍无奈的样子,实在是没办法,伸出手轻轻招了招,裳锦立刻从流理台上跳下来把耳朵凑过去,只听见余霏刻意压低了声音说道:“你行了啊,我两真没什么,人家沈警官有女朋友的。据我所知,两人在一起都快十年了。”

“十年?”此刻裳锦震惊的下巴都快掉地上了,要不是她这会儿稳稳当当的站在地上,准能吓得从流理台上摔下来,一时间倒是再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给读者的话: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