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第三章 归来

近期余霏接待了一个病人,一个十四岁的女孩,重度抑郁症,检查结果出来之后,女孩的父母在她的诊室里抱头痛哭。余霏见过很多这样的家庭,父母忙于工作,疏离孩子,孩子心里有了问题也不及时去治疗,等到了孩子出现自残甚至自杀的行为时才来就医,一边不相信诊断结果一边又抱怨着世界太不公平,为什么偏偏是自家的孩子得了抑郁症?

余霏不禁想起自己至今还在疗养院接受治疗的精神分裂的母亲和曾经患有抑郁症的弟弟,会选择从事心理医生这个职业完全是为了母亲和弟弟,她必须撑起这个家。

这一切噩梦般的情景仿佛就在昨天,总是不断的在她脑海里一幕幕的重演。但她死也要撑住,不能倒下去。无论是亲自去确认父亲的遗体,还是面对一向温柔似水的母亲发疯似的咆哮,亦或是弟弟心理防线的崩塌,她从来都能够把自己伪装的很好,在正确的时候做出最正确的决定,亲手把母亲送进疗养院治疗,并一直耐心的引导余意。

就是真正开始从事心理医生的这些年,余霏还是会经常从噩梦中惊醒过来,耳廓时常都会充斥一阵令她崩溃的耳鸣声,不断提醒着她那段不愿想起的前尘往事。她的督导一直很担心余霏的情况,但余霏却一直表现良好,面对任何患者都能站在客观的角度去给出自己合理的建议,从来不会感情用事。

余霏在临近下班点的时候,接到好友江潭的电话,说约了裳锦一起吃晚饭,问她要不要一起?余霏、江潭、裴裳锦也算是青梅竹马的好朋友了,从小三人就一起长大,在余家出现变故之前,一切都很美好,直到那场变故发生了之后,余霏毅然决然的带着弟弟出国留学。

余霏回国后,裴续也曾力邀余霏去公司当个中层干部,余霏都以专业不对口的理由给回绝了。裴续也曾多次跟她提出要把原本她父亲那部分的股份转给她,余霏却很认真的拒绝了,毕竟父亲公司经营的业务她完全不懂,另一方面,这么些年,公司完全靠着裴续才得以运转,裴家又对自己有恩,于公于私这些股份她都不应该再收回来了。

也难得回国后江潭和裴裳锦并未因为余霏离开多年与她变得生疏,反而他们这个铁三角的关系似乎更加的牢固了些。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三人目前都还单着的关系,所以有大把的时间在一起厮混。

最常聚会的地点就是余霏那个不足八十平但是装修格外精致的复式公寓了,因为是顶楼,可以直接通到屋顶,屋顶上被余霏收拾妥当,种植了草皮,铺了石板小路,桌子,椅子、烧烤台、吊椅一应俱全,简直是个小型的聚会天堂。

三人没事就喜欢窝在余霏这里,看剧、打游戏、听音乐,余意自从出了事之后就一直不爱说话,余霏也一直担心他的心理问题,在国外接受过专业机构的引导和治疗之后,似乎一切都得到了良好的化解。

在国外留学的那段时间,余意一直成绩优异,在余霏独自先回国内之后,他还一个人在国外念完了大学,现在也回国了,目前在一家网络公司当程序员。每次三个人在玩闹的时候,余意还是和他们待在一起的,只不过还是不怎么爱说话,吃完饭也是一个人默默地回房间写代码或者看书,大家也渐渐习惯了。

裳锦总是抱怨着父亲管他太严,不许她独自搬出去住,江潭总抱怨家里催着他带个女孩儿回去,两人被唠叨烦了就总来余霏这儿躲着,谁都不见。

余霏写完最后一个患者的报告之后,不禁又想起今天那个患了重度抑郁症的小女孩,那女孩长得十分秀气,白白净净的像个瓷娃娃一般惹人怜爱。聊天过程中,余霏看见她左手腕上一道一道的伤疤,有些痊愈了,有些明显是近期才造成的新伤。她的眼睛明明大而明亮,却空洞无物,似乎害怕着周围的一切事物,显得异常的焦虑。

关上电脑屏幕之后,余霏去更衣室换回了自己的衣服,慢慢走出医院大门。刚出门就看见江潭的车,隔着茶褐色的车窗玻璃,看见里面的人正仰头靠在车座上打盹。余霏轻轻扣了扣车窗,江潭一下子坐了起来,把车窗放下来:“吓我一跳,上车!”

余霏绕到副驾驶那边,拉开车门坐了进去:“等很久了吗?”

等余霏系好安全带之后,江潭边发动车子边说:“还好啦,知道你忙。裳锦去超市买火锅食材了,我们决定一会儿去你家吃火锅。”

余霏一副早在意料之中的表情:“我还以为江大老板要带我们去吃大餐呢!”

江潭一个大白眼翻过去:“你少在那儿酸我啊!我开的这个小破游戏公司,全靠我爸前期投的钱勉强度日好不好?”

“勉强度日?看不出来,我们跟着江老板明明都在吃香的喝辣的。”

“牙缝里省出来的,要不要看一眼?”说着就作势要张嘴让她看个仔细。

“去,别恶心!”余霏笑着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

“我爸妈最近又给我安排了各种各样的相亲,烦都快烦死了。”

“去啊,你也老大不小的了。”

“我就是不想要相亲啊,搞得跟菜市场买菜一样,明码标价,比谁更实惠吗?”

“那也没办法,总不能违背父母的意愿吧!”

“说到这个,余霏,你说你也老大不小了吧,打算什么时候交个男朋友啊?”

“打住啊,别哪壶不开提哪壶。”余霏双手做出拒绝的姿态。

饶了半天弯子,江潭总算是问出了他早就想问的问题:“你高中那会儿是不是跟你们班一个姓沈的小子在谈恋爱?”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余霏明显愣了一下,眼神一瞬间似乎有些波动,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看似漫不经心的回了句:“你听谁说的?”

“我应该跟你提过啊,你出国那几年,姓沈那小子每天可算是踏破我们教室的门槛啊,一遍又一遍的来找我和裳锦,就为了问出你的下落,当时你虽然已经出国了,可全年级都在传你两的绯闻,鉴于你本人呢,也从没跟我和裳锦提过他,我们也只好保持沉默咯。”

余霏转过头看向窗外,沉默了一会儿,尽力隐去眼底一丝一毫的波动,淡淡地说道:“不记得了。”

余霏开了半截车窗透透气,这座由钢筋水泥堆砌而成的城市,总是那么的冰冷无情,初冬的风刮在脸上生疼,就如多年前得知父亲过世的那天,心一瞬间就死了的感觉,那是种冷到骨子里的寒,从脚底窜上来,迅速蔓延至全身,无助而又悲凉。

一旁的江潭穿的单薄,实在受不了,不动声色的把车窗关了起来。他知道她刚刚一定又在想些难过的事情,几年前余家出事的时候,等到所有的事情安顿好之后,余霏自己却不见了。就在所有人都找不到余霏的时候,最后江潭在这个城市最高的那栋楼楼顶的观光台找到了她,找到她的时候她还满脸挂着泪痕,但是仍然回过头来,眼中含泪的对他说:“我没事,吹吹风可以让我平静下来。”风牵起她的发丝,在风中肆意飞舞,泪在眼眶里打转,她却仍站在风里笑着,那个画面江潭至今都忘不掉。

长久的沉默之后,江潭忍不住重新开了口:“你说你为啥放着家里的大房子不住,偏偏跑到这市中心来买个小公寓,真的是堵死了,你看看,这短短两百米开了快二十分钟了。”

“市中心离上班的地方近嘛,方便一些,而且屋顶上那个平台,余意很喜欢。”其实回国后她刚开始还是住在家里的,但是因为每天一个人住在那么大的房子里,实在难免触景生情,最后还是决定在市区买个公寓住着,人多的地方,烟火气浓一些,不至于太过冷清。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