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开通包月免广告

第二章 抑郁

原本成绩算是名列前茅的余意,但那段时间突然下滑的很厉害,班主任也反馈说余意最近总是精力不集中并且经常一整天都不跟任何人说话。之前余霏一直以为弟弟是不太能接受父亲过世和母亲崩溃的事实,属于正常的消沉现象,总会慢慢接受并且有所好转,却没想到这孩子除了变得沉默寡言以外,心理上已经出现了问题。

余霏完全不知道跟谁去说,犹豫再三最后只好打电话给孙乾,和孙乾一起过来的还有一名年轻的男子。之前两人就在警局见过,虽然对于余霏来说那绝对不是一段好的回忆,但她却对他印象深刻。

跟着孙乾一起来的年轻人叫沈阔,她记得他的眼睛,一如既往的深邃。那天,在警局门口,他叫住正要离开的她,紧紧地盯着她看:“师父说你父亲的死好像……。”

他的话还没说完,孙乾就从里面冲了出来:“沈阔你站在这干嘛呢?赶紧进去帮我桌上的材料整理一下,我回来要看的,今晚做好加班的准备。”

“好的,师父,我先回去了。”他最后看了余霏一眼,然后转身离开了。

余霏牵着余意的手呆呆的立在原地,拼命的思索着他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父亲的死已经被定性成意外事故了,但刚刚这个少年的话实在是让人觉得这中间还有什么她不知道的盲点存在,难倒这件事还另有隐情?并且就连孙乾也不敢确定的给出一个结论。

尽管此刻已是傍晚,可是被太阳炙烤了一整天的水泥地面还在往外不停地蒸发着热气,本该热到汗流浃背的,此刻余霏却觉得周身环绕着一股凉意,脚步也沉重的迈不开来。

直到余意在一旁嗅了嗅鼻子,拉扯了她的衣摆一下,她才回过神来。

孙乾看着她的反应,心想沈阔那小子是不是跟她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但自己也不好直接把所有事情都跟她说了,毕竟她现在还是个未成年的孩子,默默叹了口气,招呼了一声:“余霏啊,带弟弟上车,孙叔叔送你们去医院,那边来电话说你妈妈已经醒了,正好接上妈妈一起回家。”

余霏听见孙乾的声音,转过身面对孙乾的方向。他站在那里,身后是一片火红的晚霞,太阳的余晖虽还没有尽数散去,但已经柔和了许多。然而余霏却觉得那片夕阳格外的刺眼,泪水突然似开了闸一般在脸上肆意流淌,她和余意再也没有爸爸了,这世间再也找不到一个那么好脾气那么宠他们的人了,熟悉的耳鸣声再次充斥了整个耳廓,经久不息。

什么叫绝望呢?大概就是这种孤立无援的感觉了。谁又能给她救赎呢?不知道。

从余意确诊为抑郁症开始,到选好国外的医疗机构和学校,耗费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裴家和孙乾都大力配合着。杨霖和裳锦尤其舍不得余霏就这么带着弟弟走了,关键是还要离开那么久。

但余意抑郁症的事情余霏并没有跟裴家提过,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所以只告诉了孙乾,对孙乾,她是一百个的信任。孙乾、余海和姚楚韵三人算是从小到大的玩伴,余海经常约着孙乾在家里小酌一杯,姚楚韵也十分欢迎这位多年的好友。每逢孙乾来,总是亲自下厨做上一大桌好吃的饭菜,于是每次余霏都要撒着娇说一句:“孙叔叔,你以后每天都来家里吃饭吧,这样爸爸每天都会回来,我和弟弟就每天都能吃到妈妈做的这么好吃的饭菜了。”

余海就假装语气严肃地对余霏说:“你个臭丫头,胡闹什么?你孙叔叔那可是警局的支柱啊,缺了他警局就运转不了啦,岂是那么容易约的到的哦。”

“哥,在嫂子和孩子面前也给我留点面子啊,不过说句实话,只要是跟你有关的事,我就算再忙那也肯定随叫随到!”

“好小子,霏霏听见了吧,万一爸爸出了什么事,你尽管去找你孙叔叔。”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哥,你胡说什么呢?不吉利啊,赶紧呸呸呸,来,喝酒喝酒。”

那时候的余霏怎么也不会想到父亲酒桌上的一句玩笑话竟会变成事实。

余霏当天带着余意在机场准备飞美国的时候,除了孙乾和沈阔前来送别,其他人她一概没通知。其实她挺感谢沈阔的,这段时间他帮了不少忙。

“孙叔叔,谢谢你这段时间对我和小意的照顾,我们去到那边安顿下来之后会立刻跟你联系的,还有我妈妈,麻烦您多去看看她。”

“傻孩子,说什么呢?你和小意就跟我自己亲生孩子一样,你安心的带着弟弟在国外休养学习,你妈妈这边有我和沈阔这小子呢!”

余霏认真的看了看站在旁边一言不发的沈阔:“谢谢你!”

“照顾好自己,有什么事给我和师父打电话,反正飞过去一趟也挺方便的。”他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看着她,这么长时间接触下来,余霏也知道他是那种外冷内热的人,十分的慢热,也不太容易与人亲近,但做事总是尽心尽力,考虑周全。

这时一直不言不语的余意突然开了口:“沈哥哥,你和孙叔叔要来看我哦!”

不知道为什么,余意在抑郁症之后,一直不怎么说话,却唯独对沈阔很亲近,连认识很多年的江潭跟他说话他都反应不大。

沈阔突然伸出右手的小拇指,微笑的看着余意:“好,沈哥哥答应你,一定会去看你的,你要听姐姐的话,我们拉钩。”

“嗯。”

看着余意终于绽开笑脸,余霏的心也跟着颤动了一下,是啊,她不是一个人,还有弟弟和妈妈需要守护,所以她必须自己强大起来才行。

那天她似乎觉得一直压在心口的那块巨石稍稍挪动了一下,让她有了一丝喘息的机会。所以她并没有因为离别而哭泣,反而推着行李箱,笑着跟孙乾和沈阔告了别,带着弟弟头也不回的踏上去往异国的飞机。

那天余霏没有注意到在机场的某个角落,裴裳锦和江潭正默默地站在那里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止不住的流眼泪。

裳锦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她为什么不自己告诉我们她今天就要走?”

“大概是,不想看到我们现在这幅样子吧!”江潭吸了吸鼻子,抹了一把眼睛,“回去吧,又不是见不到了,她肯定会回来的。”

裳锦仍旧止不住眼泪,边揉着眼睛边默默地跟在江潭身后慢慢的走着。也许,有时候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也许这也是成长必须付出的代价吧。其实,她一直都很羡慕余霏,羡慕她的独立勇敢有主见,如果是自己发生了这种事,她一定会承受不住的。

目送着余霏和余意离开之后,沈阔和孙乾才转身准备离开,眼尖的孙乾一眼注意到人群中背着书包慢慢挪动步伐的裴裳锦和江潭,转头看了眼沈阔:“你告诉他们的?”

“无所谓的吧,毕竟下次见面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了。”沈阔把手抄进裤子口袋,看了孙乾一眼,径直向前走去。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